第三十六章 王者归来

    七月初九,郭嘉至八贤庄。

    高祖彻夜不眠,千里相迎,终得见。

    高祖喜极,念及太祖病情,泣曰:“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国破山河,存亡生死刻;兵围中原,唯先生可解。”

    嘉心中悲切,仰天长啸:“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我必捐躯赴艰险,与尔视死忽如归。”

    至此,相隔一年几余,郭嘉复还。

    后人有诗赞曰:“鬼才郭嘉义云天,腹藏经史百万兵;遥想曹公知遇恩,王者归来天下惊;谈笑胸中换星斗,大展经纶补天手;龙骧虎视安乾坤,万古千秋名不朽!”

    ——《魏史?高祖本纪》

    洛阳南郊,八贤庄山脚下。

    阳光火辣辣的,连带着天气也跟着闷热起来。咸而涩的汗水顺着老子的后脊背一直滑到了菊花深处,滑得老子又痛又酸,差点忍不住就想骂娘。

    我皱了皱眉头,望着身旁一袭雪白衣衫、美若天仙的林能静时,顿感心旷神怡,比喝了什么雪碧可乐、哈根达斯冰激凌还给力。

    当日告别金石馆,高晁这个王八蛋岳父什么话也不说,就把夏知知这么一个大活人甩给了老子。瞧他那淡定沉静的神情,让老子不得不怀疑夏知知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我的丈母娘夏茵虽然长得还算年轻,可说话跟个南极企鹅似的,教训完一顿又接着教训完另一顿,没完没了,烦不胜烦,尼玛口干舌燥有木有?火气旺有口臭有木有?要不是看她是丈母娘,老子都想放毒气熏死她。

    好在最后她总算是良心发现,送给我了一柄“夜明剑”。“夜明剑”据说是夏茵她姥姥的姥姥传给她的,剑身外的材质取自渤海深底的沧海夜明珠,能在夜间发光,呈淡蓝色。剑长二尺三寸,通体碧绿,吹毛断发,十分锋利,兵器谱排名第九。

    我很喜欢这把剑,当晚就拿它做实验,放入被子里看书,别说,效果还真不错。半夜尿急,拿来当“手电筒”也很牛逼……看着浅蓝色的“小弟弟放着水”,那一刻我忽然泪牛满面,感觉就像回到了前世一样……老子好怀念有电的日子,怀念上玩电脑的感觉,怀念一边含着杨梅玩《梦幻西游》,一边扣着脚窝子看《康熙来了》的美好时光……

    还有激情的苍老师,许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那天林能静并没有出来,可能是不好意思吧,也有可能是落不下少女的矜持。我们一行人本都要走了,可我突然发了疯似地往回跑,我觉得我应该带她走……人家这么好的一个大姑娘把最宝贵的身子都给了我,我就混蛋到拍拍屁股走人?还有没有一点担当?还有没有一点点男人的气魄?大丈夫要顶天立地啊。是自个儿脱下的裤子,就得给婆娘重新拉上,不然你脱什么脱?畜生也得讲究个良心。

    当我气喘吁吁地跑到林能静房时,她哇地一声就冲了出来。原来她已经等了我整整一天一夜,紧张地手心都抓破了。她怕我不来找她,她虽然很想跟我走,却也想被人呵护被人宠爱,她享受被我领走的感觉,因为那代表着:爱。

    林能静很高兴我能来找她,应该是喜极而泣吧。所以她哭得很伤心,很大声,很夸张,连眼睛都肿了……当时,她哭得稀里哗啦,却让我更加珍惜她。

    我知道我不是什么好鸟,处处留情,处处惹女人,见一个爱一个,大有当年乾隆下江南的架势。

    可我不是滥情,懂我的人应该明白那是博爱。种马也讲究个档次,种的好,那可都是“赤兔马”。我绝对不允许出现大明湖畔夏雨荷的那种悲哀,我的女人,我一定负责到底。

    北凝和牧柯留下了,并没有和我们一起走。至于原因,他不说;只是要我照顾好林凡和陆少游。

    我幽幽地低着头想着心事,林能静牵着夏知知的小手有说有笑地走在最前面。连诚推着庞影的轮椅,霍原则和我并排走在最后。

    走了大半天,终于来到了紫竹林。

    落英缤纷,凉风徐徐,紫竹林还是那样的美,幽静得像是人间仙境。

    一行人忙着找地儿休息,突然连诚神色复杂地走了过来,沉声道:“先生,影卫传来重要情报,请你过目……”说着,就把密函递了过来。

    我蹙着眉尖缓缓打开,越看越是心惊,忍不住拉着他的手,郑重道:“丞相病情如何?”

    连诚一脸凝重,涩声道:“忧心如焚,彻夜难眠,不吉……”

    我颤抖着攥紧了拳头,心中骤然疼痛难当……

    虽然我离开曹操已经有一年多了,可我对他理不清的牵挂还是时隐时现……十多年的君臣相知,十多年的日夜相伴,那种深入骨髓的深情厚谊怎么能说断就断?

    曹操,我的大老板,盖世英雄,那个曾经待我亦兄亦友的当朝第一人,那个雄才大略、手掌百万雄兵的铁血男人,那个重情重义、才华横溢的绝代诗人……

    在你内忧外患之时,我岂能不闻不顾?!

    在你病体难支之时,我岂能袖手旁观?!

    在你经历危难之时,我岂能苟且偷生?!

    一想到曹操面色苍老,两鬓白发躺在病榻上的痛苦模样,我的心里就像被刀割般疼痛……

    “先生!老师!”

    正当我心神激荡之际,只见一个容貌俊美,睿智聪颖的少年大叫着从山上跑了下来!他的眼睛红红的,清秀的面上挂着深深的疲倦之色,原本白里透红的脸颊也凹陷了下去!

    是曹冲!

    我的徒儿!

    “仓舒……”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愣愣地呆立在当场,只能瞪大了眼睛,望着那道瘦弱的身影慢慢地离我越来越近……

    “先生!……冲儿好想你啊……”曹冲用力地扑进我怀里,小手紧紧地抱住我,生怕我会再次不告而别一般。

    我心中感慨,搂着曹冲也不知道该如何言语。一年多时间不见了,他的个子好像长高了些,俊脸上的线条也开始阳刚起来,眉毛变得浓密了许多,充满了蓬勃的英气。

    意想不到的师徒重聚,竟是在这种情况下毫无征兆地发生了。

    林能静,夏知知俱都一言不发地瞪圆了眼睛,根本摸不清发生了什么状况。

    霍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而树荫下的庞影则微微一笑,柔声道:“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身边的连诚情绪激动,仰了仰脖子,跪地抱拳道:“先生!是属下通知公子的!如果您要责罚,属下并无怨言!但请你看在丞相病重的份上,出手相助吧!先生,丞相需要您为他出谋划策啊!”

    我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拭去曹冲脸上的泪水,随后对着连诚轻声道:“你先起来吧。我不怪你……虽然我很想退隐,可我也知道我的内心始终是装着主公的……这个大争之世,又岂能是小酌之时……”

    “呵呵,说的好。”庞影缓缓地推动着轮椅,欠身道,“奉孝先生,倾巢之下,安有完卵?如今天下大乱,苦的只能是老百姓。世道乱,又怎么可能拥有真正的世外桃源呢?我很欣赏你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以战止战,方可迎来太平盛世。庞影人微言轻,望先生谨慎度之。”

    我闻言一怔,连忙还礼道:“是了,甚达先生所言甚是……”

    曹冲面色一喜,亲切地抓着我的手,兴奋道:“先生!你可愿意重新出山?”

    我微笑着摸着他的头,柔声道:“主公有难,嘉岂能无动于衷?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曹冲激动地点了点头,漆黑的眼眸亮若星辰,隐隐闪动着泪光……

    我心中一软,刚想安慰他几句,只见夏知知撅着嘴,大声道:“哥哥,你这是要去哪?一定要带我去啊!”

    我下意识地就想拒绝,开玩笑,宛城正在打仗呢,稍有不慎就是人头落地的事情,老子怎么可以带你这个小萝莉去?不行,我什么都可以做,就是不能做害人精!

    曹冲神情古怪地盯着夏知知看了半天,仰头疑惑问道:“先生,她是谁?”

    “这个……”我急得老脸一红,小声嗫嚅道,“呵呵,以后再告诉你……”

    靠!能傻逼兮兮地告诉曹冲,这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女孩……咳咳,事实上是你的师母……

    想想老子就觉得菊花巨疼,那还不给曹冲鄙视死?老牛吃嫩草也不能这样“无法无天”啊……

    我低着头尴尬不已,瞬间就已经满天大汗。

    林能静深深地看了我几眼,抿了抿嘴,慢慢地走了过来,忽然神秘兮兮地附耳道:“我知道你不想带知知去,她确实还太小了……但是,你一定要带我去!”

    “恩?”我突兀地瞪大了眼睛,皱眉道,“为什么?你知不知道很危险?我不是不想带你们去,实在是很不安全啊……战争,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轻松,到时候我可能谁都顾不了了……姑奶奶,你就不要给我添乱子了行不行?”

    林能静不满地咂了咂嘴,沉吟了半响,柔声道:“郭嘉,我知道你关心我,也对我好……可是我也想保护你呀……你知道我武功不错的。”

    我摇摇头,指了指霍原,挑眉道:“有他在,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他很厉害的,你应该明白。”

    林能静气得腮帮鼓鼓的,蓦地插腰大叫道:“他是很牛!可他难道还能和你睡一起?小心你在床上就嗝屁了!老娘负责保护你!端茶送水,洗衣做饭,披衣侍寝,统统都能做!还不美啊你?就这么说定了!还敢有异议,给老娘我跪洗衣板去!”

    ……

    ……

    山风吹过,所有人都“石化”了。

    --------------------------------------------------------------

    昨天停电啊,整个小镇都停了,老子只能拉着家人

    去逛公园,差点把拖鞋都拖坏了……

    明后天尽量补上,天气这么热啊,睡都睡不着

    我气得中指朝上:贼老天,来电啊!来电啊!你妹啊!

    一道天雷闪过,瞬间不敢猖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