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贾诩毒计

    夜凉如水。

    星空,纤尘不染。

    马文鹭低着头,嘴里哼着欢快的小曲,走在静悄悄的河道边。月光柔柔的,洒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美得不可思议,却也让人更加柔肠百转。

    “爱你是孤单的心事,不懂你微笑的意思,只能像一朵向日葵,在夜里默默的坚持……”

    马文鹭缓缓抬起头,仰望着星光闪烁的苍穹,想起郭嘉曾经唱给她的情歌,心里感到无比的甜蜜。她是如此简单却又深刻地思念着他,而这种思念,仿佛已经成为了她生命中很重要的习惯,一种深入骨髓的习惯。

    “我要去找他……无论他在哪里!”

    马文鹭咬着红唇,大大的美眸在瞬间亮如白昼,充满了坚定和期待。她微笑着张开双臂,尽情地奔跑着,长长的美腿极具美感,曼妙的身影在寂静的夜里像是朵盛开的蓝色妖姬,性感又妖冶,神秘又美丽。

    ……

    ……

    经过一阵小跑,马文鹭轻笑着回到了客栈之中。

    等她打开房门时,嘴角的笑容却骤然凝固!

    眼前的景象很诡异也很吓人,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竟然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她的房间里!

    老人披着一身黑袍,坐在轮椅上,腿上还盖着厚厚的毛毯。他低着头,满头的白发有气无力地垂了下来,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一只肥硕凶悍的黑猫蹲在了他的怀里,发光的瞳孔在漆黑一片的房间里显得十分恐怖。

    老人缓缓抬起头,枯瘦的老脸死气沉沉,脸颊深陷,眼神阴鸷而又犀利,让人不敢直视。他撇了撇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柔声道:“你好,马文鹭。欢迎你回来。”

    “你……你是谁?!”马文鹭大惊失色,一张俏脸瞬间褪去了几丝血色,害怕地睁大了瞳孔。

    “呵呵,我叫贾诩,是奉孝先生的朋友。”贾诩淡淡笑着,原本阴森的眼神也随之变得温柔起来,充满了友善平和的光辉。

    “哦?是吗?”马文鹭警惕地向前走了几步,忽然从怀中抽出一把尖刀抵在了贾诩的喉咙关节处,压低声音道,“可我的直觉怎么告诉我,你很危险,特别特别危险。”

    尖利的刀锋在静夜中泛着慑人的寒光,任谁都会觉得恐惧,何况是架在性命攸关的脖子上?

    可贾诩却安如泰山,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只是摊开长满老年斑的手指,缓缓地摸了摸怀中黑猫的体毛,微笑道:“马姑娘,我不会武功……都快六十三的人了,也许明年就入土长眠了。”

    马文鹭怔了怔,沉吟了半响后,收回尖刀,不好意思道:“对不起老先生,我不是故意对你不敬的,实在是太突然了,一个女孩子……很怕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一个陌生人的……”

    “呵呵,是我唐突了。因为奉孝先生曾经吩咐过我,要我密切关注你的行踪,如果你再次回到了许昌,就一定要把他的行踪转达给你。我相信这对你来说很重要……”贾诩低着头,声音开始变得沙哑,而后他重重地咳嗽了几声,显得十分苍老虚弱。

    听到有郭嘉的下落,马文鹭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待看到贾诩可怜衰老的模样时,又对刚才自己的鲁莽产生了极大的歉意,连忙恭恭敬敬地长揖到底,抱歉道:“老先生……真是对不起,刚才是我冒犯您了,还请您不要见怪……”

    贾诩剧烈地咳嗽了一阵,好不容易才停了下来,枯瘦的老脸浮现出几分悲天悯人的神情,柔声道:“呵呵,马姑娘千万别这么说。奉孝先生机智多谋,算无遗策,老夫非常敬仰,能成为他的好朋友是我的荣幸,能为他做点事情在下理当义不容辞。你先喝点茶吧,看你满天大汗的,喝完我就带你去见他。”

    贾诩微笑着推动轮椅,从桌上端起一杯清茶递了过去。马文鹭感激地点了点头,伸手接住。刚才她一路小跑,确实已经口干舌燥,加上喝了那么多酒,更觉饥渴难耐,于是想也不想地仰起脖子,准备倒入口中。

    就在此时,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奇异地袭上心头!

    马文鹭假装在喝,却把嘴唇紧紧闭严,而她眼角的余光也小心翼翼地瞥向了贾诩,正看到他慈祥的目光中闪过一丝阴险的得意之色!

    “你!这茶有……”马文鹭勃然大怒,刚想出声斥责时就觉得脖子一酸,旋即浑身失去了知觉,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一个神色倨傲的中年人从她身后如鬼魅般走了出来,冷漠的眼神中带着戏谑,薄薄的嘴唇没有一丝血色。整个人就像一头嗜血的野兽,冰冷无情,残忍歹毒。

    “呵呵,九先生的轻功果然是无影无踪,令人防不胜防,连马文鹭这样的年轻高手都察觉不到。”

    贾诩望着躺在地上沉沉晕去的马文鹭,柔和的目光骤然变得阴鸷无情。

    九先生面无表情地闭上了眼睛,似乎也懒得和他废话,抱拳道:“下次这样无聊的事情就不要来找我了,金子你明天差人送来,我先走了。”

    说完,身影一闪,只留下一袭淡淡的龙延香。

    贾诩无奈地摇了摇头,一边摸着黑猫柔顺的毛发,一边细细地打量着马文鹭,叹息道:“这么一个美丽动人,重情重义的姑娘,怎么就会看上郭嘉这个短命鬼了?和我作对的人,是从来都没有好下场的……啧啧,可惜,真可惜。”

    说完,贾诩慢慢地拍了拍手,陈昭和几个壮汉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陈昭瞪大了眼睛,望着地上昏迷不醒的马文鹭,得意大笑道:“哈哈哈!贾伯伯!您真是太厉害了!这马文鹭很难缠的,想不到给您三两下就摆平了!厉害厉害!贾伯伯真是大才!”

    贾诩冷哼了一声,皮笑肉不笑道:“好了,你可以去和你爹复命了,这里就交给我了。”

    陈昭愣了愣,满脸谄笑道:“贾伯伯……我知道您拿这贱人有重要的用途,可问题是……能不能给小侄先尝尝鲜?反正我只是上了她,和您的大计并无冲突吧?”

    “放肆!”贾诩忽然雷霆震怒,沙哑地咆哮着!

    他眯起了眼睛,阴狠的眼神泛着杀人的寒光,盯得陈昭双腿发麻,汗出如浆,竟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

    “陈昭,你要明白,你不过是一条没用的狗,下次再敢在我面前污言秽语,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你滚吧,一个只想钻女人裤裆的家伙,老子看不起。”贾诩扭了扭脖子,枯瘦的老脸在漆黑的夜中如厉鬼般恐怖,沙哑的声音像是催命的音符,吓得陈昭根本不敢抬头。

    陈昭听着贾诩毫不留情的教训,强忍着心底的怒气,暗暗地攥紧了拳头。他依依不舍地看了看马文鹭笔直修长的美腿,面色狰狞地冲出了房门。

    “哼,垃圾就是垃圾。”

    贾诩生气地敲了敲桌面,凝视着马文鹭秀丽白皙的脸庞,喃喃自语道:“岁月催人老,年少总真情……马姑娘,我曾听说,这世上最不容易的感情有两种:一种是一个一向只知流泪的男人为你流了血。第二种,是一个只懂流血的男人,竟然,为你流了泪……郭嘉为你做了些什么?你要这么痴痴地对他?呵呵,你是个好姑娘,可惜你跟错了人……唉,何必呢?”

    他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随即打了个响指,几个壮汉神色恭谨地走了进来,迅速抬起了地上的马文鹭……

    片刻后,偌大的房间恢复了宁静,只是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幕,又有几人会知道?

    人心,永远是你想象不到,还有,触摸不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