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带你去吹吹风

    淡淡的月光下,一胖一矮的身影如轻巧的灵燕般上下交错,遍地翻飞,速度快得惊人,几乎一眨眼的功夫,就是数丈之远的距离。 而北凝和李傲俱是轻功绝佳的江湖高手,一时之间难分胜负。

    胖子李傲一边跑一边向后大叫道:“北凝!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何必犯贱自找麻烦?!”

    “放你娘的狗屁!你个死淫贼,人长得丑倒也就算了,偏偏还要学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门都没有!”北凝铁青着脸怒喝一声,足下加了些力道,顿时强行赶上,飞起一脚就狠狠地踹在了李傲的屁股上。李傲惨呼几声,肥硕的身躯如砧板上的猪肉般向前沉沉坠去,“嘭”的一声巨响重重地撞在了一棵大树上。

    “哈哈哈!好你个滚刀肉!我看你还往哪里跑?”北凝得意地大笑着,微驼的脊背看上去是那样的苍劲有力。

    李傲痛得咧了咧嘴,捂着鲜血淋漓的屁股,跪在地上求饶道:“北……北凝老大爷,您老人家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放了我吧?是我瞎了狗眼,蒙了猪肺,竟然敢动了歪脑筋。可……可小的不是没得逞吗?我发誓,我再也不敢了!我一定改!好吗?”

    北凝坏笑着摸了摸鼻子,摇头捉弄道:“啧啧……李傲啊李傲,怎么说你也是金石馆堂堂四大首座之一,按理说,一身武艺也会差的嘛,怎么未战就先怯了呢?打不过就跪地哀求?你小子也忒得没骨气了吧?!我从没见过你这么怕死的家伙!拿郭嘉的话说,人贱一辈子,猪贱一刀子!哼!真丢人!”

    “是!我是该死!我是丢人!老大爷……您就饶了我吧!”

    李傲哭丧着个脸,不停地往自己的胖脸上甩耳光,北凝冷哼了一声,待看到他悔过的态度十分诚恳,终于觉得有些于心不忍,刚想扶他起来时,却见李傲猛地抬起头,牙齿一开,一颗状如石子的歹毒暗器迅速地朝他面门激射而来!

    “哧!”

    北凝身如蛟龙,连忙侧脸躲过,饶是他反应惊人,脸上还是被擦出了一道血痕!

    “我日!敢偷袭?畜生!我要捏爆你这个死胖子的**!”

    北凝怒不可遏,红着眼睛探出十指暴起杀人!

    “轰轰”几声,两人如生死大敌般飞快地缠斗在了一起!北凝拉着脸,左拍右踢,招招生猛,不到十来个回合,就打得李傲鼻青脸肿!

    “撩阴腿!”

    “断子绝孙拳!”

    “抓奶龙爪手!”

    北凝连番暴喝,手中更是丝毫不留情。

    李傲仓促应接,胸前的碎布都给北凝扯得稀巴烂,两坨肥肥的大奶不断地摇晃着,上跳下窜,抖动不已,跟日本相扑选手如出一辙。

    北凝杀得性起,刚想来个“老汉推猪”,就听一道温柔慵懒的女声突兀地响起……

    “北凝,放了李傲吧。”

    “恩?你是谁?!”北凝蹙着眉尖,仰天大吼道。

    “呵呵,怎么?听不出我的声音了?我是你的老朋友,金石馆馆主夫人,夏茵。”

    话音落下,朦胧的月色中,突然传来了阵阵浓郁的郁金花花香,随后一个身材娇小苗条,容貌虽普通却胜在气质高雅的中年妇人浅笑着走了出来。

    北凝紧张地摸了摸鼻子,愣愣地望着妇人,半响后,摇头叹息道:“玉钗翠羽饰,挑鬟出意长,地衣红绣毯,龙脑郁金香……”

    他深情地凝视着妇人,声音沙哑道:“夏茵,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呵呵,过的不错。”夏茵淡淡一笑,指了指躺在地上狼狈不堪的李傲,皱眉道,“他究竟做了什么事情?竟然让你这个前辈如此不顾风度地痛下杀手?”

    北凝干咳了几声,见夏茵完全没有念及旧情的意思,挑眉道:“夏茵,我不得不告诉你,李傲是你们金石馆的败类!他竟敢对林能静姑娘下春-药!真是丧心病狂!如此荒淫无耻,不顾同门之谊的家伙,你还留他做甚?何不让我废了他!”

    “哦?是吗?”

    夏茵深锁着眉头,缓缓地一步步走向李傲,待看到他胸前露出的恶心白肉时,尴尬地扭过头,怒声道:“李傲!刚才北凝说的是不是真的?!”

    李傲原本躺在地上装模作样地滚来滚去,挤眉弄眼地哀吼不已,见夏茵动了真怒,知道再也不能搪塞过去,于是痛苦地呻吟道:“夫……夫人,我,我没有啊……我怎么会对师妹如此无礼……”

    夏茵寒着脸,冷冷道:“李傲,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也是知道我脾气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要是现在还能说真话,我可以饶你不死;要是还敢满口胡言乱语,坑蒙拐骗,小心我立马要了你的命!不妨告诉你,我的‘寒魄天针’已经练到了最后一式,叫做生不如死……你难道想试试它的厉害?”

    李傲闻言浑身一颤,待看到夏茵严厉冷峻的眼神后,终于颓败地挠了挠头,惨呼一声,用力磕头道:“夫……夫人,是我该死!我不该动了色心……请你看在属下忠心耿耿多年的份上,饶我一条性命吧!”

    夏茵紧闭着嘴唇不说话,清冷的月光打在她的脸上,不但没有增添一丝暖意,反而更显冷漠与无情。

    “李傲,你从小就在金石馆长大,我还没嫁入金家时,你就已经在了。你的忠诚,我不会怀疑;但是,你却做了一件很糊涂的事情。我们金石馆从不接待凡人、庸人、闲人,也从不对自己人开战!可你,不仅做了,还做到了最坏!静儿那么端庄斯文!你也舍得下毒手!你这个没有人性的混蛋!”

    夏茵厉声怒斥,眼眸里升起了强烈的怒意!

    “咻咻!”

    只听两道清脆的破空声,李傲痛呼着倒在了地上。他的左眼上插着一支尖细的银针,右手的食指内也进了一支毒针!

    随着他杀猪般的吼叫声,他的左眼眶迅速地腐烂,渐渐变成了一个骇人的血窟窿,而右手掌也变得青紫一片,如不封住血脉,估计整只手臂都要马上废了。

    “哼!”

    夏茵不在乎地微眯着眼睛,将一个青瓷药瓶扔在了地上,冷冷道:“这是解毒的药丸,你服下后就滚吧。金石馆不收留庸人。若不是看在老爷的面上,我真的不会留你一命!”

    “是……是……谢……谢夫人……”

    李傲颤颤巍巍地爬着捡起了药瓶,一张苍白如纸的肥脸已经痛得扭曲变了形。

    北凝叹息着摇了摇头,刚才还是一个生龙活虎的江湖高手,顷刻之后就已经变成了可怜兮兮的废人。虽然自作孽不肯活,可人生的起起落落有时候实在来得太过不可思议,叫人一时实在难以接受。

    夏茵冷哼了一声,不悦道:“你该知道静儿在哪吧?还不带我去!”

    “恩我知道!额……”北凝话说到一半,忽然紧张地瞪大了眼睛!他原本是十分乐意去英雄救美的,却蓦地发现了一个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郭嘉那色家伙也在那啊!依那小子的作风肯定会……要是给夏茵这凶婆娘看到了,那他吗的还有命吗?!肯定会被她杀掉的!

    夏茵见北凝吞吞吐吐,挑眉生气道:“你快带我去啊!”

    北凝摸了把额头的冷汗,心里嘀咕道:“带她去吹吹风?顺便赏个月?还尼玛劫个色呢!不行,怎么办?带她去后山?还是随便找个地方敷衍下?可恶,这老女人武功太高,不然老子也想霸王硬上弓啊……”

    心怀鬼胎的北凝,一边在前面带着路,一边不断地拍着脑袋喃喃自语。

    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正如不远处树洞里的某两个人,一上一下的。

    ------------------------------------------------------------

    这章要感谢很多书友啊,朦雨如烟,蘑菇小点点,火焰蔷薇,

    凝眉夕月,shangnn,谢雨艺,猪八戒哥哥等等

    反正有那么多女读者很开心啦,我会用心写,感谢你们如此关注本书

    也感谢你们的贵宾打赏。

    如烟mm,生日快乐,祝你快乐。你应该是中国历史上第二美的女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