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好剑好贱

    牧柯满怀期待地挺直身躯,如星光般灿烂的眼眸里迸射出昂扬的斗志。

    他紧紧地闭着嘴唇,褐红色的木剑在火光的照耀下呈现出了一种鬼魅的感觉,看着很真实,却又让人觉得很虚无。

    为什么牧柯要放弃原来那柄锋利无双的三尺宝剑?

    为什么他不再爱笑,反而显得严肃又刻板?

    没有人知道,就算是北凝。

    众人在紧张的情绪中等待了良久,最后有个看上去顶多五、六岁的小女孩畏畏缩缩地从巨门后钻了出来。她扎着醒目的“冲天炮”型大辫子,圆脸肥嘟嘟的,小酒窝又大又甜,嘴里含着胖乎乎的小指头,也不看人,只是低着头,奶声奶气地低语道:“老……老爷说了,你们这群混蛋别吵,他……他要下棋……”

    小女孩一边说话一边用柔嫩的脚尖踮着地,那样子非常可爱,逗得诸人全都忍俊不禁。

    北凝苦笑了几声,咂了咂嘴,粗着脖子不满道:“咳咳……小妹妹啊,你去告诉金馆主,我是北凝!他一定知道的!”

    女孩害羞地抬起了小脑袋,忽然憨憨地笑了笑,点头道:“哦!好,我去告诉老爷!嘻嘻!”

    说完这句话,小女孩转身就跑,可惜奇怪的是竟然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四周又变得静悄悄的,一群人也只能干瞪着眼傻等。

    过了片刻,小女孩微笑着重新钻了出来,这次她胆子大了些,挺着胸注视着前方,天真漂亮的眼眸一闪一闪的,懵懂又纯真地细声道:“老……老爷说了,北凝算个葱!天……天下第一很了不起吗?”

    “哈哈哈!”那小女孩居然还学起了成年人的样子,仰天狂妄地笑着,明明是一张小孩子童贞无比的脸,却做出了那么古怪的表情,实在令人啼笑皆非。

    老子惊愕地说不出话来,夏知知笑得浑身发抖,北凝的一张老脸瞬间就涨得通红了,皱着眉头不悦道:“高馆主是逼我硬闯吗?”

    小女孩缩了缩头,又恢复了刚才羞怯的神情,小声嗫嚅道:“嘻……嘻嘻,果然和老爷猜的一样。他说你要是敢犯贱……就,就别想再见到霍原了!乖……乖乖地住一晚,等他下完棋,明天找你们玩。”

    “可恶!……”

    北凝恼羞成怒,刚想发作就见牧柯怒喝一声,手中的木剑一阵疾速乱颤,惊人的冰冷剑意陡然升腾,将周围火把上的火苗弄得剧烈乱抖,忽明忽暗,众人无不骇然变色。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雄厚沉静的声音如晨钟暮鼓般清晰无比地敲响在每个人的心头……

    “剑者,乃兵器之君子。持剑者修技,修身,修心。牧柯,正如你所说,剑之道,在于心。所以,无敌之信念,无敌之勇气,方可有无敌之剑气。君子持重,当守信重诺。”

    牧柯面色狂变,脸上的煞气却更浓更重,冷冷道:“天下第一剑不愧为天下第一,只是光说不练怎么行?是胜是败,一战便知!”

    “呵呵呵……”

    那道声音飘飘忽忽,也不知从何处响起,充满了强烈的朦胧感与极端的神秘感……

    “牧柯,你现在心气太急,并不适合和我比试。你当晓得,剑之大道,当以雷电为锋,风云为锷,天为剑身,地为剑柄;下抵九幽黄泉,上临玉宵苍穹,开以阴阳,制以五行;出之无形,收之无神,纵横**,睥睨八方!如此这般,方可恍如雷霆之势,天地皆破,万物遁形!反观天下庸庸碌碌,寻常百姓之剑,不过区区剑击之技而已,哪敢称之为道。唯有此等天地人心之剑,方可称是剑之极道。”

    牧柯闻言,俊脸一白,身体几乎摇摇欲坠,半响后,他才涩声道:“昔年我在桃花林中领悟剑道之真髓,自从纵横南北,从无敌手。世人尽皆叹服我辈之剑术,却只有我自己知道,剑术之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几年来,我明显地感到我不但没有在进步,反而在后退。后来我坐禅七七四十九个昼夜,才明白必须弃剑之利,悟心之属,方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牧柯咬了咬牙,紧紧握着手中的木剑,大声道:“今日我以一柄无锋木剑,挑战于你,还望王先生不吝赐教!”

    牧柯的请求诚挚又强烈,而王越却没有回答。

    良久后,那道声音复又响起:“牧柯,你还年轻,太过执着于胜负。你既然能舍利剑而用木剑,为什么不能更近一步?你当知道,手中无剑,心中方有剑;心中无剑,万物皆为剑。你好好想想,明日我们再战。”

    “手中无剑,心中方有剑……心中无剑,万物皆为剑……”

    牧柯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英俊的脸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身旁的庞影淡淡笑了几声,柔声道:“牧先生,我虽然不擅剑术,却也听我师父曾经说起过,这个世界上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天下无敌。昊天赐予我们一切,而昊天也注定是永远是高高在上的。他赐予了我们生命、智慧、勇气和仁爱,所以人若学不会谦卑,就永远战胜不了自己。战胜不了自己,即使敌人再弱小,你也无法可以胜出。剑道之极致,乃在于心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庞影不敢多言,只是希望能对牧先生有所帮助。”

    牧柯听后微感错愕,旋即点了点头,低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再看先前那小女孩,早已经不知道屁颠屁颠地跑到哪里去了。

    梅敬含笑着走了过来,抱拳客气道:“诸位,既然馆主有请,就有老身负责招待几位了。先去用膳,然后好好休息,明天一早老身再来传达馆主的安排。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庞影微笑颔首,北凝怒哼了一声,转过头问我的意思。

    这里可能就老子武功最差了,还能怎样?我耸耸肩,无奈道:“好吧,晚上吃什么东西?”

    梅敬摇摇头,苦笑道:“是小笼包外加炸油条……馆主最近极其喜爱吃这两种食物,都三个月没换过食谱了……”

    靠!这不是老子的“发明”吗?

    梅敬见我们没异议,跟我们交代了几句就转身离开了。

    北凝贼贼地偷笑了几声,口水流了一地,神秘兮兮地附耳道:“郭嘉,你觉得林能静那妞如何?”

    我忍不住地朝林能静那方向瞄了几眼,待看到那飘逸婀娜的完美身姿时,假装正经道:“啊哼!一般般啦!你有兴趣?”

    北凝生气地擂了我一拳,怒声道:“少他娘的装正人君子了!男人嘛,心照不宣!怎么,吃完饭后去溜达溜达?顺便给她摸个底?”

    “摸个底?”我瞪大了眼睛,惊呼道,“你想摸她裙子下面?”

    “擦!你妹!你个**!摸个底的意思就是打听打听她的消息!”北凝低声喝叱着,这老家伙跟我在谷里生活了几个月,把老子在前世的脏话全学会了,真他吗的“名师出高徒”啊!

    “哦……”我心中不爽,撇嘴道,“你不怕我告诉你老婆?”

    “哈哈哈!”北凝坏坏地笑了几声,拧着我的胳膊,挑起眉头,“你小子也不是什么好牛蛋,一肚子的坏水!你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的,有妞一起泡!有妹一起把!是洞放一炮,放完拂事了!你好我也好,***汇源大肾宝!哈哈哈!”

    尼……尼玛!

    太下流,太下贱了!

    我颤抖着难堪地用手遮住了脸……这老货难道也穿越了?

    我日!

    -------------------------------------------

    三国12出了,在著名的游戏站游民星空就有下载

    可惜还是体验版的,已经测试,安全可下载

    我玩过了,不过挺失望的,但是是体验版的,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希望完整版给力点啊,听说是最后一作了

    一起玩吧,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猛将兄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