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天下第一剑

    随着沉闷的响声,巨大的石门被缓缓打开。

    无数火把点燃了起来,将整个大地照得一片光明。

    梅敬轻笑着走了出来,没有想象中的老迈阴狠,也没有臆想中的咄咄逼人。她的身材又细又高,虽然全身笼罩在灰色的大袍子里,可裸露在外的颈脖、双手,脸庞都还是比较白皙的,丰腴光泽的面上始终挂着慈祥的笑容,是个保养得很好的老人家。

    北凝微感错愕,摇了摇头,又叹息了几声,布满皱纹的老脸上浮现出一种令人很难琢磨的神情。难道这老家伙贼心不死?

    梅敬淡定从容地仔细打量着我们,待看到打扮的十分古怪的夏知知时,眉头不自觉地抬了抬,随后微笑道:“原来是鬼才大人,呵呵,刚才失礼了,还请你不要见怪。”

    我抱了抱拳,回礼道:“梅老先生不必客气,我们远道而来,定有得罪之处,请多多包涵。”

    “呵呵,哪里,其实老身刚才那么做,只不过是要测试下你们的实力罢了。这是馆主定下的规矩,金石馆从不招待三种人:凡人、庸人、闲人。”梅敬淡淡笑着,眼眸中温润柔和,充满了友善的光辉,和刚才语声中的表现简直判若两人。

    “哼!难道,金石馆都喜欢把人分成三六九等吗?”

    牧柯面沉如水,薄薄的嘴唇牵起一丝冷笑,他向来谦逊有礼,想不到此时莫名其妙地动了真怒。

    “你是……”梅敬瞪大了眼睛,从牧柯的布鞋一直端详到了他纤细好看的手指中提着的木剑,忽然向后踉跄了几步,惊讶出声道:“你……你是江南第一剑圣,牧柯?高手榜排名第三的绝代剑客?”

    “什么排名,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牧柯闭起了眼睛,慢慢地将木剑端平于眼前,只见他周围的空气一阵剧烈的波动,然后形成了一片包围他身躯的凝滞空间。

    “剑之道,在于心。”牧柯轻飘飘地吐出几个字,满头的黑色头发无风自鼓,向后猛然飘去,渐渐地连衣袂也跟着在空中乱舞,一股凌烈的剑意霍然而出!

    “喝!”

    一道无色无行的剑气紧贴着地面如怒雷般向着前方电闪而去,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卷起黄沙尘土!所以人都没有想到牧柯会突然发难,这与他平时的恬淡性格完全不符。

    梅敬大惊失色,慌忙向后狂退,片刻后她古怪地发觉这剑气根本不是劈向她的,而是她身后的……

    “轰!”

    剑气重重地轰在了远处的巨石上,凿出了一个骇人的大印。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堂堂江南第一剑圣!范某人佩服!”

    随着一道雄浑有力的粗犷男声,一个穿着宝蓝色长袍,面容英挺,高大强壮的中年男人大笑着从阴影处走了出来。

    男人神情疏朗,气派不凡,一举一动无不沉稳有力。

    梅敬见到此人,恭敬地作揖道:“首座。”

    男人含笑着点了点头,颇感兴趣地凝视着牧柯;牧柯将木剑收于身后,淡淡道:“范剑?”

    范剑摸了摸鼻子,难为情道:“这个名字我好久不用了,听着怪别扭的,你就叫我范首座好了。”

    “哈哈!”北凝灿笑着走了出来,抠了抠鼻屎,挑眉道:“范剑,我们都是老相熟了,也别整那套虚的了。高晁在哪里?叫他快出来,老子有重要事情和他谈!”

    “呵呵,北凝老头,你还以为你是当年的天下第一吗?岁月不饶人啊,我劝你还是别这么狂妄的好!”范剑拂了拂衣袖,脸上闪过一丝怒色。

    “就是!金石馆,也是你们随意撒野的地方吗?!”

    一个魁梧大汉咆哮着冲了出来,手中提着两柄硕大的流星锤,他的胸前只用一块虎皮随意缠绕着,黑黑的胸毛十分浓密。

    “吗的,恶心死了,这傻逼性-欲一定超强。”

    我吐了吐舌头,心里一阵恶寒。

    “呵呵,大家都消消气,难得有朋友来嘛,我们应该欢迎才是哦。”

    一道娇滴滴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个瑰姿艳逸,仪静体闲的高个女子破空而来。这女子一身素白长裙,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如瀑布般的黑色长发更显清婉动人,更主要的是她的眼睛竟然是单眼皮,但是一点也不小,反而很大很迷人。

    “握操!这妞长得也太像韩国的全知贤了吧?”

    这次我连下巴都惊艳地快掉到地上了,想不到地处穷山恶水的金石馆还真是卧虎藏龙啊,连这等高质量的妞都有……

    最后个登场的是个面白无须的胖子,穿的人模狗样的,腰上一抖一抖的全是肥肉,指头上戴满了名贵的戒指,却难以掩盖那浓烈无比的猥琐气息。

    “啧啧,范剑、江乱、林能静、李傲,看来威名赫赫的金石棺四大首座今天都到齐了,不错,人多热闹。”北凝斜着眼,嘴唇不经意地撇了撇,似乎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意思。

    “臭老头!现在不是十几年前了,更不是三十年前了哈哈!你不服老也不行了啊!还敢这么猖狂,小心我江乱一锤爆了你的头!”胸毛繁密的江乱粗着脖子怒吼着,这家伙长得人高马大的,一看就是个力量型选手,只长毛不长脑。

    北凝也不生气,摆了摆手,淡淡道:“我是老了不假,也实在比不上当年了……但是牧柯在,庞影先生也在,呵呵,你们四个人还不够看。这样说吧,我们今天来也不是来捣乱的,叫高晁出来,我们和他谈完事情就走人。”

    “哦?可是我们馆主好像很忙耶。”林能静甜甜笑着,姣好的面容白里透红,瞅得老子一阵“鸡动”。尽管她咪咪不是很大,但是身材样貌都没得说啊,属于老子特别中意的苗条纤细类型。

    北凝皱了皱眉头,林能静摇头解释道:“北凝老先生,我可没搪塞你。馆主真的有事,他在和王越先生下棋。”

    “王越?!”这次出声的却不是北凝,而是牧柯!

    听到王越的名字,牧柯全身霎时迸发出惊人的战意,英俊无双的脸上立时冷若寒霜,浓密的眉毛深深蹙着,显得十分在意。

    我从没见过牧柯这个样子,用手肘推了推身旁的连诚,询问道:“王越是谁?为什么牧柯那么激动?”

    连诚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道:“先生,王越是高手榜现如今排名第二的高手,素有‘辽东大侠’之称。此人18岁匹马入贺兰山,只身取羌族首领首级而归,无人敢当其锋;30岁一骑一剑,在数万军中袭杀蛮王,独骑入荒原,一剑灭长空,杀人千里,全身而退,何其雄壮,何其英猛。此后他周游各州,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如果说现如今,有谁能担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称号,除了他,应该没有其它人更有资格了……而且,据说他被赞誉为‘天下第一剑’,而牧柯先生恰恰是江南第一剑……两人年龄悬殊颇大,因此从没交手过。所以,牧柯才那么激动,想来能与王越一战,是他夙夜盼望的重要事情吧……”

    我皱着眉头,不解道:“难道排名第一的还是北凝?”

    连诚点了点头,轻声道:“是这样的,虽然大家都说他已经大不如前了,可风云榜的排名还是第一……至于为什么,我也就不知晓了。”

    就在我和连诚唧唧歪歪时,牧柯提了提手中的木剑,仰天清叱道:“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江南牧柯,愿和天下第一剑一决高下!愿战否?敢战否?!”

    清亮的声音飘飘渺渺,却在瞬息后直冲云霄,震得耳朵嗡嗡乱响……

    -----------------------------------------------------------

    本章大多数人名都是书友提供的,感谢

    王越倒是真有其人,很多人应该听说过

    书友群持续招人,欢迎新老朋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