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梅敬婆婆

    等我们到达金石馆巨大的石门前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四周安静得可怕,简直连一根绣花针掉在地上都清晰可闻。远处若隐若现地漂浮着几点淡黄色的鬼火,尖锐的狼吼声此起彼伏,夹杂着毒蛇吐信的“莎莎”作响声,惊地老子情难自禁地紧紧抱住全身裹得跟个肉馒头一样的夏知知,也不管是不是在吃她“豆腐”了……老子真的很怕!

    这一路跌跌撞撞地走过来,实在是惊险万分。在破了四角四袭伦天阵后,我们又遇到了万箭齐发的“木暨坛机关”,当时那支箭矢是擦着我的裤裆过去的,要不是牧柯眼疾手快地救了我一把,我以后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家里的婆娘交代。

    滚木,飞刀,流沙,瀑剑,瘴气,毒水,迷雾,深宫……

    反正他娘的只要是害人性命的,都统统碰到过了,所谓的天下第一大凶地,原来就是这么个意思。高晁啊高晁,老子恨穿越时没带大炮过来啊,不然轰得连你娘都后悔生出你这个龟儿子,老子没见过这么折腾人的!

    “嘘……你们听。”

    一身白衣的牧柯紧锁着眉头,英俊的脸上布满了肃然之情。这家伙不仅功夫高得出奇,剑法高得出奇,人也帅得出奇,一开始老子还看他老不舒服,打从他救了我最要好的小弟弟后,我就瞧着这帅小伙越瞄越顺眼,恨不得找他签个名……(鄙视搞基)

    “吱……”

    巨大的石门中间打开了一个圆形的小洞,一只半闭着的苍白眼睛鬼鬼祟祟地探了出来,污浊的眼眸深邃又阴森,让人无端地升出了毛骨悚然的感觉……只见一道阴测测的声音轻飘飘地响起来:“嘿嘿,哪里来的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傻蛋,竟然有本事闯到了这里。说!你们是谁?”

    庞影微笑着颔首,弯身作揖道:“晚辈八贤庄庄主庞影,其它几位都是我的朋友。我们此次前来并无恶意,只是想来找高馆主商量事情,不知老人家可否通融下,放我们进去?”

    “哦呵呵……我道是什么人,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无影手,高手榜排名第七的年轻才俊!老身好久没会会江湖中的年轻高手了,不知你有没兴趣?若你能胜得了老身,老身倒可以放你们进去。”

    庞影微微一怔,回过头征求我们的意思。

    北凝嘿嘿坏笑了几声,抱拳大声道:“梅老太婆,你还记得我是谁不?”

    石门内一片沉寂,过了半响,才爆发出刺耳的惊呼声:“是你?北凝?!!!”

    “是啊嘿嘿!梅敬!二十多年不见了,想不到你还在金石馆里……你家老头子呢?怎么不出来见见我这个老朋友啊?”北凝捋了捋胡子,老脸上倏然地流露出了一丝悲伤和怀念。

    梅敬幽幽一叹,沉声道:“我家那个三年前就去世了……我一个老太婆,还能去哪呢?天大地大,却是没有我容身之所。金石馆住了半辈子了,不想走了,死在这里,也好跟我家那老头团圆喽……”

    北凝颇为难过地摇了摇头,柔声道:“你要是寂寞,就跟我去优人神谷吧,那里的日子虽然也单调,起码还有我这个老朋友陪陪你聊聊天,总好过你在这里睹物伤情。”

    “哼!免了!你个老色鬼,想不到老娘都老的掉了牙了,你还想着那些龌龊事!当年老娘差点就上了的当,这辈子都忘不了!”

    北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当场揭了丑,老脸霎时一红,只能不住地咳嗽掩饰尴尬。在他身边的牧柯仰着头叹大气,一副深以为耻的表情;庞影微笑不语,连诚想笑又不敢笑,浑身憋得发抖……只有老子抱着肚子使了劲地狂笑,夏知知瞪大了美丽的眼睛,定定地望着北凝,好像是在说:“哇塞,爷爷你好不要脸哦……”

    北凝东瞅瞅,西瞥瞥,见所有人都在嘲笑他,终于恼羞成怒道:“咳咳……梅敬,你别乱讲,我不是那种人。好了,既然我们都是老朋友,也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放我们进去,改天请你吃喝酒。”

    “呸!你这个糟老头,忒得不要脸。老娘才懒得跟你废话!哼!我看你身边的白衣剑客武功没你低啊,我老太婆虽然自命不凡,也知道绝对斗不过你们这么多高手。实话告诉你,你们现在所站的位置下面是一个折叠机关,我只要轻轻拉一下铁索,你们就会掉入一个长达十丈,宽达五丈,装满毒蛇巨蜥的深坑!你们实在是太天真了!真以为金石馆是这么好闯的?哈哈哈……老实说,你们几个轻功高自然不怕,可还有两个好像根本就不会武功吧!”

    梅敬得意的大笑声过后,众人无不骇然变色。

    老子菊花一紧,尼玛!这死老太婆干吗这么歹毒?梅敬,真没劲啊!

    北凝面色一沉,冷冷道:“梅敬!你究竟想怎么样?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没必要做得这么绝吧?”

    “哼!我负责把守金石馆最后的大门,当然要负起自己的责任了!北凝!少说闲话了,只要你们能回答出老太婆几个问题,我就放你们进去!这几道题目都是我家那老头子留下的,你也知道他平时最喜欢弄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梅敬的声音沙哑又伤感,似乎是想起了挚爱的亡夫……

    北凝蹙起眉尖,对着我严肃道:“郭嘉,你这人脑筋转的最快,当然鬼点子也最多。我告诉你,梅敬老太婆的丈夫当年唤作‘好问居士’,只要他想不通的问题就会打破沙锅问到底……整天脑子里也不知道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反正等下你要慎重答题,这里就你最有把握了!你要是输了,后果你也知道了……”

    我忍不住地咽了下口水,为难道:“他……他的问题会古怪到什么地步啊?老……老子心里也没个底啊!”

    北凝鄙夷地瞥了我一眼,闭上老眼无所谓道:“我们都是为了你才来这里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靠!这话说的……

    老子咬牙切齿地狠狠瞪了北凝几眼,想了想后,还是鼓起勇气,大声道:“请出题吧!在下接下就是了!”

    “嘿嘿!好啊,想不到竟然会是你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书生!有意思,有意思哈哈!小白脸,你给老娘听好了!我每出一道题目,你必须在我喊三声之内就迅速回答出,不然,就视你为答题失败!你们统统就得死!”

    我紧张地深吸了一口气,夏知知用力地捏了捏我的掌心,打气道:“哥哥!你一定行的!用你家乡的话说就是,加油!go!”

    我苦笑着摸了摸她可爱的小脑袋,连诚走了过来,拱了拱手,沉声道:“先生,你智深如海,没问题的!霍原等着我们呢!”

    此时庞影也冲我淡淡轻笑了几声,温暖的笑容充满了鼓励与信任。

    吗的,老子豁出去了!

    我要像98年迈克尔乔丹绝杀犹他爵士一样的绝杀老太婆!

    什么叫男人的霸气,什么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那就是要有担当!

    我大喝一声,高叫道:“来吧!”

    “好!听好了!如果有一根木棍和铁棍,那么请问,哪个打头比较痛?”

    日,玩阴的啊!

    我挠了挠头,大声吼道:“是头比较痛!”

    “咦?竟然答对了……下一道题!”梅敬顿了顿,厉声道,“有一种东西,买的人知道,卖的人也知道,只有用的人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棺材!”

    “有一种水果,没吃之前是绿色的,吃下去是红色的,吐出时却是黑色的,那么请问这是什么水果?”

    “啊哈!西瓜!”

    “有一个胖子从高达千丈的大山上下跳自杀,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请问为什么没被摔死? ”

    “操!半空被吓死了!”

    “吃苹果时,吃出一条虫子,感觉很恶心,那么请问吃出几只虫子感觉最恶心?”

    “吃到半条时最恶心!”

    梅敬停了停,疑惑问道:“好家伙!你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可以如此轻松地连破我四道题目?!”

    我环顾左右,意气风发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是颍川阳翟人,郭嘉郭奉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