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生或者死(上)

    宛城之战,殊为惨烈。

    刘备久攻不下,从军师庞统之计,以霹雳战车为诱饵,引太祖亲率大军击之。时有张飞、黄忠、赵云各领大军伏兵以待。赵云神力加身,一枪一马单挑曹营三员虎将,尤占上风。太祖惊之,喟叹曰:“昔日战长阪,威风犹未减。不下吕布勇,常山赵子龙!”

    ——《魏史?太祖本纪》

    曹操的先锋中,夏侯惇的那只骑兵营跑得最快,挟着雷电之势,疯涌而去。

    李典性格谨慎,望着越趋越近的刘备大军,心中升了强烈的不安感觉,仿佛是天生的第六感,使得他全身的寒毛齐齐倒竖了起来。

    “呼!吭!”

    李典刚想出声叫斥候提醒夏侯惇,几块庞大无硕的巨石“呼啦一声”飞了起来,从高空重重地砸下,爆炸在了夏侯惇的骑兵营之中。

    顿时,血肉飞溅,惨叫连天,密集的骑兵被砸得三三两两,胯下的战马受了惊,嘶鸣乱跑,整齐的队伍迅速被砸散了,杂乱不堪地分散了开来。

    “杀!”

    不远处,震天的喊杀生冲天而起!

    霹雳战车旁的盾牌阵型中竟训练有素地跑出了上千名弓弩手,冲着夏侯惇的骑兵就是一顿爆射!还有些兵士悍不畏死地跑了出去,掀掉了一大片伪装的干草藤条。

    原来刘军早已经在此处布下了不少圆木削尖的巨型鹿角,放在了骑兵的前方处等着他们撞上来……

    这根本就是一场阴谋!

    一场彻彻底底、有预谋有准备的伏杀!

    夏侯惇目龇欲裂,只能挥刀抵挡,而他身后的骑兵笼罩在无情的箭雨之中,不少人应声而倒,不断地悲叫着摔下马。

    剩余的骑兵一股脑地往前冲,却完全收不住势头,竟生生地撞在了巨大尖锐的鹿角上,被刺了个透心凉。

    鲜血混着黄沙,将苍凉的大地瞬间变成了修罗地狱!

    李典和于禁一见不妙,大呼不好,连忙怒吼着拍马赶来驰援。

    魏延冷哼了一声,手中令旗一扬,五千兵士又迅速地结成了一个极其牢固的防御阵势。

    夏侯惇怒火中烧,回头查看下,自己的人马竟然已经折损了一半。他怪叫着喝止骑兵继续往前冲,忽然,只听一声狂暴至极的怒吼,前方尘土飞扬处,赫然杀出了三支全副武装的骑兵!

    “呜!呜!呜!”

    “咚!咚!咚!”

    嘹亮的军号声响彻天地,紧密剧烈的战鼓声敲打得曹兵心神慌乱,分不清被多少敌兵所包围,只觉天大地大,既已无可躲避之所!这是种十分奇特的无助感,在沙场中一旦军队出现这种情绪,就意味着溃败已经不远了!

    “哈哈!夏侯惇!你张爷爷来了!呔!”

    张飞虎目瞪圆,暴喝一声,夹住了马腹;大手一挥,全身青筋突起,干净利落地将丈八点钢矛高高举向天空。他胯下的战马嘶鸣了一声,像是感受到了主人浓烈的战意,忽地竟在原地人立而起!此时的张飞浑身上下爆发出了无比狂暴的气息,像是一尊来自远古的杀神,冷血、无情、不可一世!

    “冲!”

    张飞怒吼一声,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把丈八点钢矛在空中重重往下一挥,在那残留空中犹未散去的银色光芒中,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无边的马蹄声撕裂了大地的宁静,骤然而起的喊杀声此起彼伏,一条黑色的洪流像是把利剑一样疾速地插了过来!而在张飞身后的是整整一万多名身穿黑色盔甲的剽悍骑兵!他们手执长枪,腰挂长刀,头上还绑着长长的黑带,恐怖的可怕身影,生生吞噬了宛城大地上的阳光,让人生出了一种无法匹敌的挫败感。

    这是黑龙军!

    张飞亲自训练的黑龙军!虽然成军不久,却已经初具规模,光看此等不凡气势就知道必然是支战斗力不俗的精良部队!

    在张飞左翼,还有一支人数在五百左右的骑射营,他们的身后俱都背着长弓、箭囊,领兵的将领是老当益壮的黄忠将军。

    而在张飞右侧,赫然就是赵云领衔的一千白马骑兵。赵云一身白盔银袍,英气逼人,姿颜雄伟;气若山河,威风凛凛,一柄龙胆亮银枪闪闪发亮,像极莅临人间的战神。

    此次刘备竟然将麾下的骑兵赌命似的全部压了上去!这足以看出刘备拿下宛城的决心了!

    “撤!快撤!”

    夏侯惇粗着脖子拼命地狂吼着,沉稳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惊惧无比的表情。

    李典和于禁也不敢怠慢,连忙怒喝着让手下的骑兵勒马而回。此时不跑,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这些可都是曹操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优秀骑兵,绝对不能就这样埋葬在了这场精心策划的阴谋之中!

    冷兵器时代,骑兵可是非常难得的!

    “不好!”

    城楼上,曹操脸色苍白,老眼内浮现出了深深的悔意。刚才他极目远眺,已经将前方的战况悉数纳入眼底,看来霹雳战车从头到尾根本就是个大大的诱饵,而自己显然已经陷入了彻头彻尾的骗局之中!

    “传我命令!剩余的一万骑兵,全部随我杀出!”

    曹操咬牙切齿,心里燃烧起了滔天怒焰。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刘备玩弄,曹操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冷静!他只想抓住那个卖草鞋的刘大耳,将其千刀万剐,活活打死!

    “主公!万万不可啊!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作为三军统帅,您怎么能轻出呢?”荀攸皱着眉头,哀声苦谏道。

    “公达,你不必再说了!我曹孟德纵横天下三十余年,何曾怕过谁来?我从未对一个人如此恨之入骨!我要亲手杀了刘备!再说了,元让、文则、曼成了都是我心爱的大将!我绝对不允许他们有所失!”曹操阴沉着脸,怒发冲冠道。

    ……

    ……

    战场上,夏侯惇、李典、于禁已经顾不得摧毁霹雳战车了,只能拼了命地往宛城跑。

    张飞、赵云和黄忠各自率领骑兵在后竭力追杀!张飞的黑龙军离得最近,马力也最快,不到片刻已经堪堪追了上来。

    “嗷嗷嗷!”

    黑龙军神色疯狂地拔出了长刀,无情地收割着一切落单的曹军骑兵。

    黄忠的骑射营也不甘落后,虽然人数不多,却各个弓马娴熟,稳如泰山地坐在迅猛奔驰的战马上,脊梁挺直,搭弓射箭,一气呵成!随着咻咻的箭矢声,不少曹军骑兵惨呼着摔落马下。万马奔腾,铁蹄飞溅,顷刻后他们就被踩踏成了肉饼,内脏鲜血洒了一地,死相尤为凄惨。

    人仰,马翻!

    血肉,横飞!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曹兵完全失去了抗争的勇气,只能狼狈地拼命逃跑。

    夏侯惇看着一个个不断惨死的部下,心痛如绞却也无可奈何。想回军勉力一战,却已经丧失了军机,目前的形势一边倒地站在了刘备大军那边,只能尽量拖至宛城城下,那里还有接应的人马,看看能不能挽回败局,再借机冲杀过去!

    夏侯惇打着如意算盘,可刘军又不是白痴,怎么能随他所愿!

    赵云挺枪抖擞,胯下的良驹“夜照玉狮子”嘶鸣一声,高高人立而起,随后撒开马蹄,狂奔向前!夜照玉狮子马力充足,奔如怒雷,只见白光一闪,如黑夜中的流星迅速划过天际一般,从黄沙漫天的后方猛地冲了上来,惊得张飞的黑龙军都以为是天神降临!

    “鼠辈!留下命来!”

    赵云怒喝一声,竟然已经拍马杀到!龙胆亮银枪带着赫赫风声,刚猛无双地刺向了夏侯惇的面门。夏侯惇面色狂变,惊得出了一身冷汗,只能下意识地抡起灭牙长枪抵挡!

    “叮!”

    兵器相交,迅速地擦出了一团火星,夏侯惇痛呼一声,只觉一股澎湃的大力自枪尖传来,虎口隐隐已经发麻!骇然之下,凝目一看,只见身旁的银袍战将头戴巫山白云盔,身穿烈焰崩雨甲,手提龙胆亮银枪,丰神俊朗,英武夺人!这等英雄气概,不是赵云,还是何人?

    赵云枪术精湛,左刺右绰间犹如灵蛇吐信,将龙胆亮银枪舞得像朵盛开的梨花,一团银光在夏侯惇上下飞舞,泼水不进,将他缠得动弹不得。

    夏侯惇汗出如浆,不到十来个回合已经险象环生!身上多有挂彩处!

    “将军!你快走!”

    身旁十多个亲兵眼见夏侯惇渐渐不敌,冒死前来支援。

    夏侯惇怒吼一声,虽然不甘,却还是将枪一收,裹紧马腹,全力突围!

    这时,赵云被缠住,后面的黑龙军又杀了过来!

    “呔!夏侯小儿!不许跑!你张爷爷来了!”

    张飞睁圆环眼,厉声大喝。夏侯惇不敢回头,只能催着胯下战马向前狂奔!

    李典和于禁的骑兵都离宛城较近,见后方的夏侯惇身陷重围,想救却又有些犹豫。忽然,只听一声振聋发聩的暴吼,许褚一脸铁青地挥舞着火云刀冲了过来!

    “男儿自当战死沙场,有何怯焉?!文则、曼成,随我杀回过去!区区张飞小儿,有何俱哉!杀他个娘的!”

    许褚愤怒地咆哮着,浑身肌肉爆起,霸气冲天,身后的三千骑兵俱都虎虎生威,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气概!李典和于禁面面相觑,渐露郝色。于禁想了想,抱拳道:“许将军!乐进、徐晃和曹真呢?”

    许褚怒哼一声,冷冷道:“文则是何意?莫不是惜身不成?!岂不闻奉孝曾言:‘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你若是怕,退去便是!我许仲康再也不与你往来就是!”

    于禁气恼地涨红了脸,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又考虑到战情危急,哪还有闲功夫聊天?他抱了抱拳,沉声道:“文则得丞相知遇之恩!必当誓死报效!且随将军杀回过去!必须救得元让!”

    许褚仰天怒吼,催着战马就头也不回地冲向了杀气滔天的刘备大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