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小妞眼里出潘安

    洛阳,北据邙山,南望伊阙,东据虎牢,西控函谷;左瀍右涧,洛水贯其中,山河拱戴,形势甲于天下。

    千年古都,华夏圣城。

    或许洛阳是一座在世界上唯一能号称国色天香的都城。五千年的文明史,四千余年的建城史,它承载过十三朝的文明,曾是光耀万丈的世界焦点。

    它繁华,受尽恩宠。

    它美丽,众星捧月。

    但是现在,洛阳,兵荒马乱。

    一家名叫“鸳鸯记”的小茶楼,我低着头,细心打量着大街上四处奔走的劳苦大众。

    宛城之战,胜负未分;鹿死谁手,无人可知。

    因此,虽然前方战事还没有波及到洛阳,却已经让惜命如金的百姓忙着到处逃难。

    战争,无疑是残酷的。虽然愚民嘴上都喜欢说刘备仁德,但是万一他的大军真入了城,会不会杀人越货,强抢民脂民膏,没有哪个家伙敢拍着胸口保证。

    人心邪恶,所以普通老百姓只能选择相信自己。有亲戚的就往远方亲戚家挪,没亲戚的就到处乱窜,哪里不打战哪里就是天堂,哪里有活命哪里就是乐土。

    当然也有选择留下来的。

    并不是不怕死,更不可能是傻逼地讲义气,留在这为曹操摇旗呐喊。

    只是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家,是他们的营生;这里有他们的亲人、产业、留恋,这里有他们挚爱到愿意拿生命做赌注的宝贵东西。

    鸳鸯记的二楼,还是比较清静的;可惜楼下逃命的人群大都面色惶惶,神情紧张。

    穿着人模狗样的北凝鄙夷地瞥了我一眼,坏笑道:“我说郭嘉,你需要那么小心吗?!瞧瞧你穿的什么鬼样子,老子都不敢说认识你。”

    我抬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将北凝的屁话全都置之不理。北凝这个风骚无比的糟老头,实在是烂到不行。一出优人神谷就玩了命的花钱,买最贵的衣服,吃最好的饭菜,半夜还偷偷爬出去找年轻女人“亲密接触”。

    爽的是你个没心没肺的老油条,花的是老子的血汗钱,老子看上去真的有这么像冤大头?

    于是我在几次被他卑鄙无耻地“空手套白狼”后,毅然决然地和他约法三章:“再敢偷老子的钱,我立马回谷告诉你老婆!”

    一说到林凡,北凝只能“举手投降”。虽然他无可奈何地变乖了,但对老子的怨气可是够深的。经常冷嘲热讽不说,我吃什么菜他就抢什么菜,老子去茅房,他就去烧厕纸;老子去尿尿他就在乱叫……要不是还有连诚忠心耿耿地护主,老子怕早已经送进康宁精神科当vip会员了。

    一路上,四处可见画有我大致头像的找寻告示,为了慎重起见,我只好将自己悉心打扮一番,“画个妆易个容”。

    我拿出了林老头特制的印有“√”标志的“名牌头巾”,穿上了印有美利坚共和国伟大“$”标记的外衫,布鞋上还绣了几缕金丝,形状是牛逼哄哄的——o里面加个人……

    北凝直骂我是神经病,连诚苦笑不语,只有“微笑女神”庞春枝美目中泛着精光,好奇地问我:“先生,这些图案都是什么呀?”

    我神神秘秘地一笑,轻声附耳道:“耐克、美元、奔驰!”

    庞春枝虽然听不懂我说的是什么,还是点头称赞道:“我从没见过这么有意思的图案,先生真是富有创意。”

    我沉默不语,心里恶作剧地想着:老子要是挂了,我身上这些文物以后能出土不?到时候那些“考古砖家“会不会惊地连蛋蛋都裂了……

    那个时候——

    人民日报:原来三国时郭嘉已经能预测未来!

    新浪微博:亲!三国时竟然已经有耐克了哦亲!还等什么亲!快来一起穿越吧亲!

    易新闻:史上最牛注册权之争——穿越千年,三国郭嘉要和美国以及德国打官司?

    韩国在线:阿尼阿塞哦,您好思密达,原来中国的鬼才郭嘉先生是韩国人思密达!

    美国推特:哦卖噶的!快出来看三国时的上帝!中国人好牛!好牛牛!

    ---------------------------这是无限yy的分割线-------------------------

    我脑中天马行空地浮想着,心里一阵暗乐,正当此时,几盆热菜已经端了上来。

    北凝夹着筷子动也不动地盯着我,那恶心的姿势显然是想“封杀”老子了。估计等会儿我夹哪个,他就仗着自己武功高肆意胡抢,不把老子活活气死,他就不依不饶!

    唉……都几百岁的人了!怎么那么幼稚?

    小时候奶水没吃够?缺钙?得不到母爱?没切除包-皮?

    老子恨得咬牙切齿,拉着个脸打算不吃了。

    我百无聊赖地望着周围的风景,忽然,我瞥见一个长得柔柔弱弱的小女孩,楚楚可怜地蜷缩在不远处的角落里。她的脸上脏兮兮的,黏上了不少污渍,全身的衣服也破了好几道口子……

    她的脸色有些苍白,面露饥色;眼睛很大,非常漂亮,正怯生生地盯着我们桌上的食物,喉咙处不住地蠕动,显然已经饿得非常厉害了。

    我心中蓦地一软,从桌上抓起几个肉包子,站起身走了过去。

    女孩有些害怕,畏畏缩缩地望着我,水汪汪的大眼睛流露出一些警惕和怯意。我微笑着蹲下身,将手中的包子递了过去,柔声道:“别怕,先吃点东西,你一定饿坏了吧……”

    女孩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想去接,偷偷瞅了我一眼,又皱着可爱的眉头缩了回去。

    我心里微疼,连忙不由分说地将包子塞进她小嘴里,温声道:“慢慢吃,如果还饿再来和伯伯拿,好吗?”

    女孩颤抖着用黑乎乎的小手拿着包子猛吃,美丽的眼睛中几滴清泪竟已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我难过地摸了摸她小小的脑袋,一言不发地回到饭桌上。

    “奉孝,先吃点吧。”

    意外地,北凝夹了些热菜放到了我的碗里。我心中突地一暖,含笑着对他报以感谢。

    “先生,你真是好人。”

    庞春枝淡淡笑着,那甜甜的笑容真的像极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我闻言赶紧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气,坚定道:“千万别这么说,我所能做的只不过是凤毛麟角……人之初,性本善;这话,我一直相信,也永远相信……”

    庞春枝微笑着点了点头,也夹了块鱼肉放进我碗里,赞许道:“先生,我相信你和我哥哥必定会成为好朋友的,你们的想法很一致。”

    我呵呵笑着,却见刚才那个小女孩缩着脖子,怯生生地走了过来。

    我刚想招呼她一起吃饭,上楼送菜的店小二甫一见到她,立马厉声喝叱道:“滚!快滚!你个臭要饭的,别打扰了客人用膳!”

    女孩被他一通怒吼,委屈的眼泪在眼眶直打转,我怒不可遏,挥起拳头就想给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店小二来几拳,仔细一想,他也不过是个可怜人,于是寒着脸,冷冷道:“她是我的客人!不得无礼!还不快退下!”

    店小二怔了怔,连忙点头哈腰地赔不是。我拉过小女孩的嫩手,取出手帕温柔地为她擦去了几滴眼泪,柔声道:“没吓着吧?一起来吃饭,伯伯请你。”

    女孩感激地望着我,大大的眼眸里亮晶晶的,想了想,终于害羞地开口道:“哥哥,我叫夏知知……”

    哥哥?

    嘿,老子有这么年轻吗?

    难道说,小妞眼里出潘安?

    ---------------------------------------------------------

    本周裸奔了,什么推荐都米

    大家有花的来花呀,免费的怒

    需要支持,祝你火力全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