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星下感慨

    优人神谷的晚上,凉风习习。

    在吃过柳颜精心制作的丰盛大餐后,我低着头一个人静静地徜徉在乡间的小路上。

    离开我的大老板曹操已经有半年多了,这段时间我过的很幸福,平时除了看看兵书战册,游山玩水,晚上的时间几乎全都奉献给了倾尽全力制造后代的伟大卓绝的事业中。我曾经看过一本书,书里说原始非洲人每到夜幕降临,最大的抑或说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搂着老婆“放大炮”。那时候不太理解,现在总算明白,不是他们性-欲太旺盛,实在是闲得发慌,没事情干啊……所以,只能男女两人,你干我,我干你,干到天明,干到日落……

    左拥右抱的齐人之福是我以前梦寐以求却根本得不到的最终幻想,好在穿越之后做的最聪明的事情就是把到了柳颜和貂蝉这两个倾国倾城、温柔体贴、色艺俱佳的“妹纸”。有次我心血来潮,做好了被爆打一顿的心理准备,厚颜无耻地和她们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能不能来个“双龙戏凤”?当时我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一对色咪咪的眼睛深情地注视着她俩,而身下的“ak47”再次很讲义气地上足了子弹准备火力全开……

    正当我满怀期待地等待着“审判”时,柳颜有点生气地白了我一眼,貂蝉娇羞地嘤咛了一声后,也美目一甩,两人步调一致地齐齐离开了我的房间……不管我在后面多么撕心裂肺、刻骨铭心的杀猪般嚎叫,她们都只留给了我绝情冷漠的背影……

    半夜,我“哭着”入了睡。迷迷糊糊间,我感到胯下的“小帐篷”一阵温暖,豁然惊醒,发现柳颜和貂蝉正脱光了妩媚地趴着,用自己樱红性感的小嘴为我洗了个“热水澡”……那天,我情难自抑、血脉喷张到极点,搂着两个体贴的娇妻,以空前强大的热情、完美融合的默契、超高水准的技战术发挥,打响了告别初哥以来最惨烈、最轰动、最激烈的一场“天王山战役”!

    第二天走出房门,意外地发现门口的桃花居然落满了一地,有根矮小桃树竟然被我们震得“骨折”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从那晚开始,每当我走在优人神谷的路上,那些一边洗着衣服一边拿眼睛偷偷瞟我的大妈,射向我的眼神尽都充满了强烈的饥渴、诱惑、羡慕以及赤-裸-裸的勾引……

    古有铁杵也能磨成针,今我功力太深——大妈主动献身。

    好在我定力了得,淡淡一笑,全部置之不理。开玩笑,给那些传说中的“淫-兽”压身,老子那把“乌金枪”不断也得短几寸,这买卖忒不划算了,再说我也不是饥不择食的人,泡妞也得讲个心动不动,弟耸不耸。

    我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心事,忽然感觉头上湿漉漉的,以为下起了雨,抬头一看,勃然大怒,破口大骂道:“**,楼上的那个死小孩别撒尿!我削你娘!”

    此时在我头顶右上方的阁楼上,有个长得人模狗样的顽皮男童正得意洋洋地晃荡着胯下的小虫,咧开嘴冲我叽里呱啦地胡诌一通,然后拍拍肥嫩嫩的屁股转身消失在了阁楼之中。

    格老子的!流年不利啊!

    这优人神谷什么都好,就是怪人牛人太多。

    我记得我刚进谷时,在溪边看到一个小屁孩傻笑着撅着屁股在尿尿。他长得很可爱,虎头虎脑的,胸口挂了一个红肚兜,小腿上绑着红线。他撒尿的样子很奇特,我忍不住地坏笑着伸出手指弹了下他的小**……那小孩冲我阴阴一笑,随后哇哇大哭起来,结果惹出了一屋子凶神恶煞的彪悍大汉,那场面,心脏不好的人决计是会休克的。好在北凝怎么也算是一谷之主,在老子稀里糊涂地被坑了五十金后,才结束了这场险被群殴的风波。后来北凝告诉我,大汉中有好几个在年轻时都是江湖中响当当的俊逸人物,风云榜单中高手榜里排名前三十名的。老子当时就被吓得不轻,从那天开始,再也不敢小看光着身体露出小鸟的小屁孩,都他娘的是坑爹的。

    优人神谷真的很好,美丽如画,清净幽雅,可以称得上是世外桃源了。柳颜和貂蝉都很喜欢,这里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勾心斗角,也没有阴谋诡计、挑拨离间。只要你真诚待人,友爱善良,不会有人欺负你,也不会有人半夜闯进你家,杀你儿子抢你婆娘。

    我爱这个地方,打算在救出霍原后,就此定居下来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我承认我是个没有雄心壮志的男人,什么封侯拜相、千秋万载、青史留名,对于我来说,统统都是浮云。只要有肉吃,有酒喝,有婆娘疼,日子就圆满了,再没啥奢求了。

    一阵微风吹来,我抬头仰望着犹如棋盘一样浩瀚壮丽的夜穹,心中充满了宁静安详的感觉。

    ……

    ……

    “先生!”

    突然,我看见连诚一脸凝重地从我身后赶来,他喘着粗气,抱拳道,“龙的消息已经到了,赤壁一战,鬼面骑兵全军覆没……于大炮生死不明,目前没有他的下落……”

    “什么?!”我面色一白,虽然心里早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却还是存在着一丝的希冀和期盼……想不到,终究未能出现奇迹。

    鬼面骑兵是我花了很多精力和钱粮用心打造的虎狼之师,意志坚定、刚猛无畏,秘密训练了几个月,冲锋的战法和技术都是一流的,我还别出心裁地给他们配备了马镫,就是为了给他们增加一些存活下来的机率……在三国这个冷兵器时代,骑兵的威力无疑是巨大的,我知道他们的任务很重,也知道他们九死一生,却还是有点难以接受无人生还的悲惨下场……他们都是坚贞勇敢的战士,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就这样永远地埋葬在了江南这块陌生的土地上。

    连诚见我神色不豫,沉声道:“本来他们先是冲击掉了东吴西梅将军的伏兵,救出了丞相,后来为了给丞相拖延时间,又杀入了第二只追兵部队的包围圈,不幸的是还遇到了刘备麾下赵云将军的白马骑兵……最后战至一兵一骑,无一人下马投降,更无人退缩……赵云将军很敬佩他们,下令厚葬……”

    连诚的声音沙哑又颤抖,我抬头望着他已经发红的眼睛,攥紧的手指渐渐发白。

    我一边为死去的忠勇之士难过,一边又心情复杂地想起了那个曾经日夜磋叹的名字——赵云。

    赵云,常山赵子龙,我深爱的神将——白马银袍、姿颜雄伟、浑身是胆。

    长坂坡一战,赵云为救刘备的儿子阿斗,七进七出,只身单马冲入曹操几十万大军中,左砍右刺,所向披靡,如入无人之境,砍倒大旗,夺刀三把,杀死曹营名将50余员,最后破围绝尘而出。那样绝世神勇的风采,豪气冲天的英雄气概,至今令我无法忘怀。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有首诗是这么说的:“血染征袍透甲红,当阳谁敢与争锋!古来冲阵扶危主,只有常山赵子龙。”

    赵云,我的大爱啊,那可是我在前世玩三国游戏时,必点的武将啊;该死的刘大耳,老子要是能够早点穿越回来,直接就先去收了赵云,哪里还有你的份。真希望能够见见他……

    我心中感慨,忍不住地长叹了口气。连诚见我惆怅失落,小心翼翼地轻声道:“先生,真的不打算回丞相那了?”

    我闻言怔了怔,虽然心中一直想在此安定,可对曹操的思念之情,至今未曾断过。未来的去留,连我自己也不明白究竟该如何……人有时候活着,真的就像一片飘零的树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路在何方,身在何处……

    我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拍着连诚的肩膀,轻声道:“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要解救出霍原,其他的都先放放吧。”

    连诚点了点头,提醒道:“先生,什么时候去见庞影庄主?”

    “再说吧,我在等大辫子的消息,很晚了,你先回去吧。”

    “是……”

    连诚弯身告退,我抬头仰望着头顶的星空,想起霍原呆板却诚挚的笑脸,喃喃自语道:“霍原,我的好兄弟……你还好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