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霍原的下落

    太祖至南郡,得曹仁引大军接应,众人遂入城休整。 翌日,太祖分拨完毕,上马引众官员奔回许都,誓报仇雪恨。

    途中,遭遇刺客百人。太祖大惊,失马,曹洪舍命献马并率众殊死抵挡。

    太祖乃脱,安然返回许都,后闻曹洪壮烈牺牲。

    太祖悲痛难当,泣曰:“非子廉无有今日。”

    此后,太祖染病不起,无暇顾及江南。

    ——《资治通鉴?魏史》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时值建安十四年二月初春,幽州北面的渔阳郡像是风雪中的银城一般,被严实的大雪所深深覆盖,一眼望去,苍茫一片。

    郡中最大的一间客栈叫做“长乐”。掌柜虽然是个厚道人,却有着一个相当霸道的名字:项鼎。他有两个老婆,大的叫阿生,小的叫阿育,加起来就是——生育。也不知道这些古怪的名字是怎么来的,至少项鼎真的有十二个儿子,可谓生养众多。

    寒风怒雪,到了晚上,百业消停,路上行人更是寥寥无几,只有长乐客栈生意红火,人声鼎沸。“长乐”虽然客舍宽大,房间众多,但是此时找不到客栈的商旅过客像是彼此联络好似的一起涌了进来,顿时将整个大厅挤得摩肩擦踵、杂乱不堪。

    掌柜一时之间忙地不亦乐乎,粗着脖子不停地吆喝着几个苦逼的小二做事。不过饶是他费尽唇舌,每一间房中都塞满了五六个人,余下的十来个人实在无可安置,只得都在大厅上围坐。小二摸了把额头的冷汗,搬开几张发黄的桌椅,在厅上生了一堆大火。门外北风呼啸,严风夹雪,从门缝中挤将进来,吹得火堆时旺时暗。

    掌柜泡了壶好茶,堆满笑容地招呼着客人。忽然,他眼角一抖,就瞥到了一个清冷如霜的美丽女子。那女子不苟言笑,紧抿着嘴唇,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丰腴的身材包裹在厚实的毛氅之中。虽然不曾晃动,但胸前的凸起处还是格外的诱人,让人禁不止就想轻轻触摸。

    女子淡定地坐在一群魁梧男人中间,白皙的手指握着一瓶汾酒。尽管被那些一脸**之色的男人色咪咪地盯着,却连一点不好意思的神情都没有。她慢悠悠地仰起脖子倒了一口酒入肚,用手指妩媚动人地轻轻一擦,吐了吐樱红性感的舌头,叹气道:“哎哟喂,真无聊……有没个好心的哥哥给妹妹讲个笑话哟?”

    “咕哝……”

    男人们看着女子像变了个人似地做出了如此诱惑迷人的动作,俱都紧张地吞了吞口水,他们眼神中绽放出的饥渴凶光就好像要把女子身上的衣服狠狠剥个精光。

    过了片刻,一个留着山羊胡的高瘦男子微笑着走到女子身边,拱手道:“姑娘,在下有个很好笑的笑话,不知道你有没兴趣?”

    女子**地瞄了他一眼,嫣然笑道:“哥哥快讲,最好只说给我听……”

    高瘦男子顶着大堂里其他男人杀人的眼神,得意一笑,弯身附耳道:“姑娘,这个笑话是关于这家客栈的掌柜的!话说呢,长乐客栈的掌柜叫做项鼎,有十二个儿子。最小的一个儿子叫项顽,不仅非常调皮捣蛋,而且有一个坏毛病,特别喜欢摸自己的下体。在这里,我们管那玩意叫**鸡。项顽的母亲每次看到,都会打他的手,怒声开骂道:‘别摸**!’……有一天,项顽家来了客人,有个老大爷聊天的时候无意识地把手放在两腿之间。于是项顽很激动地跑过去,当着一家人的面,一把拍掉老大爷的手,喊道:‘别摸**!’……老大爷羞愧难当,竟然当场羞愤而死!你说搞笑不搞笑?呵呵……”

    女子含笑看着这个男子,一言不发,突然柳眉一扬,柔声道:“哥哥,这个可不太好笑哦,有没更搞笑点的?”

    高瘦男子阴阴地笑了笑,压低声音道:“当然有,不过要你陪我回房间后,躺在大床上,喝着美酒,我才能告诉你……”

    女子害羞一笑,嘟嘴道:“好呀,可是哥哥您也看到了,没房间了……”

    高瘦男子瞪大了眼睛,忽然仰天莫名其妙地狂笑几声……他笑的时候动作幅度很大,脖子夸张地倒向了后边,几乎与地面都垂直了。堂内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被他惊讶地无以复加。

    就在这时,只听“咻咻”几声,堂内原本坐着的十多个魁梧大汉,尽都一声不响地倒在了地上!仔细一看,他们的脖子上都已经触目惊心地插上了极其尖细的绣花针!

    一针封喉!淬有剧毒!

    高瘦男子云淡风轻地直起身子,微微笑道:“掌柜的,现在有房间了吗?”

    项鼎的两片嘴唇颤颤巍巍地发抖着,一张老脸早已经吓得没了人色,他锒铛一声跌坐到了地上,拼命地点头道:“有!……有……”

    高瘦男子满意一笑,伸出大手抱住女子的纤腰,邪邪道:“现在可以去房间里给你讲笑话了。”

    女子嘤咛一声,轻轻地捶打着他的胸口,娇嗔道:“你好坏……只会吓人家……”

    ----------------这是分割线------------------------

    房间里,伴随着粗犷的喘气声,剧烈的呻吟声,女子浑身赤-裸地坐在了高瘦男子的双腿之间,小脸绯红,肥大滚圆的双臀就像通了电的“大功率马达”一样急速地磨起了“豆浆”……

    高瘦男子闭上眼睛舒服至极地享受着,嘴巴不断地叫着他梦中情人的名字:“靡儿……靡儿……”

    就在他快兴奋地到达**巅峰时,一把锋利的小刀生生地抵在了他的喉咙关节处!

    高瘦男子惊惧地大叫一声,差点吓得永生不举。他苍白着脸,哆哆嗦嗦道:“你……你想干什么……”

    女子风情万种地一笑,臀下用力地扭了扭,娇媚道:“好哥哥,你快告诉我,金山馆究竟在哪?”

    高瘦男子的眼中霎时迸发出逼人的寒意,阴阳怪气道:“臭婆娘!原来你是专程来对付老子的!”

    女子温柔轻笑,手上却是加大了力道,高瘦男子顿时痛得狂叫起来,着急大叫道:“我说!我说!只是……你……你找谁?”

    女子眯起眼睛依旧人畜无害地笑着,另一只手不由分说地拿出了一把小刀猛地插入了高瘦男子的大腿之中,寒声道:“我找霍原!你们把他关在哪了!”

    高瘦男子一阵杀猪般的嚎叫,额头上青筋狂跳,痛得满头大汗!他终于知道眼前的女子毒蝎心肠,比起他来也不逞多让。他咬着牙,恨声道:“我说!不过你……你究竟是谁?”

    女子舔了舔舌头,嫣然笑道:“姑奶奶就是大名鼎鼎的大辫子……龟儿子,下次可别记错了哦!”

    说完,手起刀落,又是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屋外,怒雪威寒。

    ------------------------------------------------------------------

    好累啊,终于放假了

    祝大家节日愉快哦

    项鼎是书友提供的名字

    我记得他好像是15岁

    这样的客串会不会很那啥?

    让你提前当爹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