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是结束也是开始

    六月末,太祖设宴,群臣欢贺。 唯军师祭酒郭嘉不豫。嘉独饮,大醉,抱头痛哭,众人皆不解。太祖惑之,问其何故。嘉哽咽,著《悲愤歌》,技惊四座。太祖叹息,留其过夜。

    至半夜,血案乃发,吴氏身亡。霍原畏罪潜逃,太祖震怒,誓杀之。郭嘉哀劝,太祖不从。

    平旦寅时,嘉忿然离去,不告而别。

    太祖痛失奇佐,追悔莫及。

    天下震动。

    ——《魏史?太祖本纪》

    丞相府,歌舞升平,喧哗吵闹。

    所有人都在大口地吃肉,大口地喝酒。文臣、武将,各个红光满面,有说有笑,觥筹交错间呈现出一派宾主尽欢的热烈场景。

    我低着头,闷闷不乐,只顾一杯接着一杯地往嘴里倒酒。偌大的府邸,只剩下我一个人落落寡欢的孤单身影,没有人管我也没有人搭理我。当年曹丞相面前香饽饽的大红人,如今已是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灾星……但是这些老子根本就不在乎!统统不在乎!我是穿越者,性格和他们是不合,我也懒得鸟他们!但是,我在乎那些鲜活的生命啊!那些无辜又无助的生命!

    我望着主位上神采飞扬的曹操,心里惆怅又低落。

    我的大老板曹操已经选定在建安十三年秋天——七月丙午日出师,起兵五十万,对外诈称百万。令曹仁、曹洪为第一队,张辽、张郃为第二队。夏侯渊、夏侯惇为第三队,于禁、李典为第四队,曹操自领诸将为第五队:每队各引兵十万。又令许褚为折冲将军,引兵三千为先锋。

    而这些,和历史上完完全全是一模一样的!所以,如果不出意外,我的主公——曹操曹孟德必将无可避免地迎来他人生里最为失败的一场战役!也是险些被擒,极其狼狈的惊险一战!如果不是关羽念及旧情,在华容道放他一马,那么曹操就有死无生了……

    面对着将来所要发生的一切,而我却帮不上任何忙!我抑郁,是因为我明明知道曹操即将兵败如山倒却没有能力阻拦;我难过,是因为我明明看着那些平凡又可怜的军士走向“断头台”,却不能挽留他们的生命……那可是整整几十万的鲜活生命啊!

    没有人愿意相信我,也没有人愿意听从我的意见,就连善于纳谏的曹操都是如此……我还有什么办法?

    我忽然感到很累很累,连肩膀都要被压垮了……那是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茫然感……我把自己关在房里苦思冥想如何破敌之策,却根本没有一滴点的头绪。“赤壁之战”的失利是有诸多原因的,总结起来有很多,比如曹军不善水战、水土不服、疾病顽疾、粮草辎重输送不易、没有合格的水战统御将领、人心不稳、后方隐患等等。然而最主要的还是骄奢之心,从普通的兵士到领兵作战的将领再到三军统帅曹操以及众多谋士,所有人都近乎盲目的过于乐观了。即使我跟着出征,我的意见他们能采纳吗?如今的我早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人微言轻,孤掌难鸣……

    想着想着,一抹沉痛势不可挡地涌上了心头。我端起酒就直直灌了下去……不知不觉已是酩酊大醉。

    莫名的,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曹军溃败的悲惨场景……那些因为战争而失去父亲的孩子该有多么难过?那些因为战争而失去丈夫的女人该有多么沉痛?还有步履蹒跚、满头白发的老人,他们再也见不到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宝贵儿子了……

    苦闷、难过、压抑、愁烦……我再也忍受不住良心的拷问,伏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所有人都被我吓坏了,他们俱都停止了玩笑,定定地凝视着正独自抱头痛哭的我……

    “奉孝,何故哭泣?”伤心欲绝间,我只听见一道威严有力的声音!

    是曹操!我的大老板,我曾经深敬深爱又深信的主公!为什么?到底是从何时开始,我们俩竟已变得如此陌生、生疏,缺乏沟通,彼此怀疑、猜忌,完全没有了往昔的君臣相知……曹操不再信任我,我的意见他不再采纳,我的谏言他也不再重视……

    我越想越哀恸,胸口似被一口大石沉沉压着……

    我霍然抬起头来,悲切地大声道:“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 不教胡马度阴山!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

    ……

    心,好累。

    头,好痛。

    我环顾着周围各种复杂错愕的眼神,凄然一笑。忽然,眼前一黑,竟已不由自主地晕厥过去……

    --------------------------分割线-------------------------

    当我迷迷糊糊醒来之时,我发现我已经躺在了一张格外舒适的大床上。

    我皱着眉头坐了起来,顿时感觉喉咙里好渴。

    就在这时,大门吱呀一声被人轻轻推开,迎面进来的是个披着紫色外衫的妖冶女子以及一个面色白嫩的侍女。

    那女子酥胸半露,丰满的身材玲珑有致,一张笑脸妩媚动人,正是与我有过一面之缘的吴婉。

    吴婉微笑着走到我身边,取过一杯热茶,温柔地递给我,娇羞道:“奉孝先生,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我蹙着眉头没有接话,手中也没有伸手接过的意思。这个女人给我的感觉很不好,就像是蝎子,随时随地、一不留神就会咬你一口。

    吴婉见我神色不豫,也不生气,掩嘴娇嗔道:“哟,奉孝先生,你难道是怕奴家下毒吗?”

    我轻哼了一声,寒着脸冷冷道:“这里是丞相府,你怎么会在这里?”

    吴婉风情万种地嫣然一笑,柔声道:“奉孝先生,难道你不知道我已经是丞相的人了吗?你既然知道,又何必多此一问?”

    吴婉的眼睛紧紧地瞪着我,眸光中的笑意渐渐褪去,寒声道:“当日我好心投靠于你,可惜你竟然不识抬举,怎么,你现在是嫉妒吗?哈哈哈,得罪女人是最愚蠢的,偏偏你就做到了!哼!”

    我咳嗽了几声,心里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轻声道:“你能得到丞相的照顾,我真心为你高兴……只是你……何必与我处处作对呢?唉……多个朋友不是很好吗?”

    “朋友?哈哈哈!笑话!郭嘉,我可是给过你机会的!是你不珍惜!我吴婉美貌聪颖,温柔贤惠,这样好的女人你竟然不知道视为珍宝?愚蠢!在我的心里,所有拒绝我好意的统统就是我的敌人!你也不列外!”吴婉冷哼了一声,眼中的眸色愈加冰冷。

    我倒吸了口冷气,疲倦地闭上了眼睛,摇头道:“既如此,我们也没什么好话的了……你走吧。”

    我缓缓地躺下身,突然耳中传来一道凄厉的破空声!我来不及睁开眼睛,只觉身子倏然一轻,一只强健有力的臂膀飞快将我往后一带!堪堪避过那致命的一击!

    鼻孔里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是霍原!

    我惊魂未定地睁开双眼,赫然看到吴婉身旁的侍女正残忍无情地看着我,她的手中握着一柄尖锐的小刀,神色异常狰狞,一股慑人的浓烈戾气扑面而来!

    原来刚才趁我不备,阴险偷袭的刺客竟然是她!

    吴婉惊愕地捂着嘴,眼中充满了恐惧,想要大叫却是不敢,哆哆嗦嗦道:“你……你不是翠儿……你究竟是谁……”

    那侍女没有接话,薄薄的嘴唇紧抿着,冰冷的眼神像极凶残的野兽,从我们身上一个接着一个地打量过去,没有一丝紧张也没有一丝慌乱,表现出了极其冷静的心理素质。

    她阴测测地咧开嘴巴,旋即捂着嘴一通怪叫,全身的骨骼竟一阵噼里啪啦地乱响……随后,身子一矮,居然变成了一个只有四尺高的侏儒!

    我心中骤然一紧,一个奇异的名字浮上心头……

    小孩子?!

    难道她就是杀手榜排名第一的高手?!

    小孩子狞笑着扭了下脖子,可能是怕会泄露真面目,并没有扯掉脸上的人皮面具,阴鸷地笑了一声,低声道:“郭嘉……你的命可真长!可惜,太可惜了……你身边的大个子可不是普通角色,呵呵……这次就先饶了你的狗命,下次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等着吧!”

    他的声音沙哑又尖细,让人异常难受。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可以瞬间将自己的身体变小变短……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缩骨功”?!

    霍原冷峻的面上布满了强烈的杀气,冰冷的眼神直直盯着小孩子。他很想杀掉此人,却又怕他会对我不利。

    小孩子沉默不语,古怪地笑了几下,忽然身形如最迅猛的猎豹一般向后急退,他狞笑着张开嘴,口中霎时飞快地吐出几枚毒针,向着吴婉爆射而去!

    剧变实在来得太快太突然了!

    等我们反应过来时,吴婉的脑门正中央已经深深地插入了毒针!她不甘地瞪大了眼睛,似乎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美丽的脸庞也迅速地变紫变黑,不到片刻的功夫,眼眶中竟已流出了污血……

    须臾之后,吴婉重重地倒在了地上,而小孩子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

    “杀人啦……杀人啦!”

    一道悲戚的惨呼声恍如平地里的炸雷,倏然刺破了平静的夜空!

    我大惊失色,脸色已经苍白如纸,我拉着霍原的大手,极其认真道:“霍原!你快走!小孩子是要陷害我们了!我走不动,但是你可以啊!别管我,快走!”

    霍原冷漠的脸上闪过一丝暖色,摇了摇头,斩钉截铁地蹦出一个字:“不!”

    我气得直跺脚,刚想厉声斥责,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已经在门口响起,紧接着几个手拿枪戟、全副武装的相府护卫神色警惕地冲了进来!

    我单薄的身子几乎摇摇欲坠,心里升起了滔天恨意,***!这他吗的根本就是个有预谋的陷阱啊!

    我来不及多想,紧紧抓住霍原的肩膀,厉声道:“霍原!我现在命令你!马上给我走!老子要你走啊!不然我们两个都在劫难逃!你听到了没有啊?!算老子求你了!”

    霍原冷冷地逼视着我,手指握得咯咯直响!他什么也不说,用力地拥抱了我一下,双眼之中隐隐有泪光闪烁……

    紧接着,他把我推倒在地,纵身一跃,来到了已经凄惨死去的吴婉身边,从背后抽出方天画戟,放在了吴婉的胸口……

    “大胆霍原!你竟敢在本相的府里杀人!……”此时,曹操目眦欲裂地冲了进来,身后几员威风凛凛的大将俱都寒着脸。

    夏侯惇、夏侯渊、张辽、许褚、曹仁、张郃、于禁……还有七先生!

    我狼狈地爬起身,心里急得要死,用尽全身力气地大叫道:“明公!事情不是你看到的这样!吴婉不是霍原杀的!是小孩子!杀手榜排名第一的刺客啊!”

    曹操怒不可遏,鼻子里重哼了一声,拂袖道:“放肆!我有问你话吗!奉孝,你好大的胆子!”

    曹操一句怒吼,所有的护卫尽将手中锋利的枪戟对准了我!他身后的大将全都拔出了兵器,连许褚都面色不善地盯着我……

    我心中一沉,蓦地感觉心里有什么极其珍贵的东西在瞬间破碎了……

    “来人!给我拿下!”

    霍原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冰冷的眼神中掠过一抹不舍与留恋,随之仰天凄厉地长笑了几声……

    他闭上眼睛坐在了地上,看样子是要不作抵抗地束手就擒了。

    我心如刀割,望着那孤零零地坐在地上的伟岸身影,眼泪竟是再也控制不住地夺眶而出……

    是谁,心甘情愿地为你揽尽人世间所有的冤屈与无悔?

    是谁,危难之时,不顾一切地挺身而出?

    又是谁,在全世界都遗弃了你的时候,默然无声地为你背叛整个世界……

    我哽咽着低下了头,从怀中抽出“珍碧”,顶在了脖子上,毅然决然地大声道:“霍原,我的好兄弟……我郭嘉现在命令你走,马上!立刻!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

    霍原猛地转过头,眼中充满了愤怒、痛苦与忧伤,他大吼一声,额头上青筋爆起:“不!”

    在场的所有人俱都面带惊愕地看着我,我眼中一冷,手中不假思索地加了力道,削铁如泥的珍碧赫然在我的脖子上留下了一条深深的血印,几滴鲜血迅速溢了出来……

    “啊!……”

    霍原望着我异常坚定的冰冷神情,撕心裂肺地仰天怒吼……

    “砰砰砰!”

    顷刻之后,门窗破开,地上已经空空如也。

    曹操眉头一拧,大声喝叱道:“还不快追!”

    “诺!”几道破空声幡然响起。

    我见霍原已经离开,欣慰地惨然一笑,浑身的力气像是被人抽空了一般,再也支持不住,向着身后沉沉倒去……

    ----------------------------------

    第一卷正式结束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本书的书友

    今天是二章合一

    希望大家继续支持第二卷《龙战于野》

    我爱你们,再见——

    再见,不是再也不见,而是再次相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