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卧龙出,天下乱

    太祖欲兴兵南下,一举扫平江南。 左右皆称善,唯太中大夫孔融谏曰:“刘备,刘表皆汉室宗亲,不可轻伐;孙权虎踞六郡,且有大江之险,亦不易取,今丞相兴此无义之师,恐失天下之望。”太祖大怒,叱之;孔融性执拗,刚直太过,死谏。太祖怫然,立定杀之,军师祭酒郭嘉苦劝无果。

    翌日,孔融被斩于市。嘉悲恸,染病不起。

    ——《资治通鉴?魏纪》

    新野,北依宛洛、南接荆襄,西临秦陇,东通宁沪,沃野百里,八水竞流,号称“百里平川”。

    此时正是半夜,天上月光清冷,照得新野城一片静幽。

    渺无人烟的荒山上,一个头戴纶巾,身披鹤氅,飘飘然有神仙之概的高大男子正凝眸鸟瞰着山下孤零零的城池。男子文雅清素、星眉朗目,宛如高贵无暇的美玉,他的一双眼睛不仅神采奕奕、温和平顺,还不断地闪烁着睿智通达的光芒,让人情不自禁地就生出强烈的依赖感。

    男子云淡风轻地笑着,手中的羽扇轻轻摇摆,远远望去,真的像极莅临凡间的神祇。在他身旁,有个黑衣女子正单膝跪着,她的神情很严肃,望着男子的眼光充满了十足的敬畏。

    女子深吸了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一片精致的竹简,恭恭敬敬地递过去,道:“诸葛军师,我们在许昌城散布的流言已经多有成效,曹操现在对郭嘉的信任度已经大幅度降低,加上孔融被杀一事,郭嘉对曹操也很失望,两人现在的关系已经大不如前。”

    诸葛亮淡淡地笑了笑,柔声道:“你们做的很好,日后再论功行赏。只是你们太低估曹操也太低估郭嘉了,他们两人之间的深厚情谊不是这么轻易就能瓦解的……算了,静观其变,总有破绽能够一击致命。还有,你去通知田温,他的任务已经完成,可以回江东孙侯那复命了。这次在许昌买通官员的费用,叫他自行垫付。”

    女子神色严谨地点了点头,肃然道:“是!军师!不过请恕属下直言。我观田温此人性情古怪、作风放荡,属于很难掌控的那种人,如果处理不当,极有可能被他反咬我们一口……这个人十分危险,希望军师多加留心。”

    诸葛亮深深地看了女子几眼,轻笑道:“洪水虽然凶猛,但是如果使用的恰当,就可以成为非常强劲的助力。你不用担心,铤而走险的事情我一般不会做的。对于他,我自然有绝对的把握。不然这招棋就下的太冒失了……”

    女子冷静的眼眸中掠过一丝崇拜,旋即就被她迅速地掩盖下去。她低下了头,压低声音道:“军师,二号棋需要开始行动了吗?”

    诸葛亮长叹了一口气,仰头瞭望着无垠的夜空,温声道:“可以,不过务必小心谨慎。如果真的成功不了,叫她自己注意安全,毕竟性命也是相当重要的。”

    女子皱了皱眉,却是不敢有所质疑,干净简洁道:“是!”

    “刘表的病情如何?”诸葛亮沉吟了半刻,才开口询问道。

    “据属下查访,应该挨不过这个秋天了。”

    诸葛亮沉默不语,掐指算了算,随之转身走入夜色。

    一道无奈的叹息声远远传来,女子站起身,遥望那离去的伟岸背影,双眼竟渐渐红了……

    ----------------这是大神登场的分割线------------------

    许昌,郭府。

    一身翠绿长裙的华仙儿寒着脸,从郭嘉的卧房中缓缓走了出来。她的面色有些苍白,秀丽如仙的瓜子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嘴唇紧紧闭着,显然心情不大好。

    柳颜心急如焚地上前抓住她的手,急声道:“华大夫,奉孝先生怎么样了?要不要紧啊?”

    华仙儿拨了下额前垂落的秀发,叹气道:“先生的身体倒没什么大碍,只是心中悲伤,加上劳累成疾,所以病得倒下了……他这个人太固执,我嘱咐他多少次了,心情不佳可以出去多走走,偏偏要和自己过不去,没日没夜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连饭都不吃!就算是铁打的,也撑不住啊……”

    柳颜抽了下鼻子,眼眶里已经隐隐有泪光浮现。她神情忧伤地低下头,软声道:“华大夫,这个你也怪不了他……先生曾多次苦劝丞相,不能兴兵南下,丞相不听,反而多次斥责……丞相身边的重要谋士,诸如荀彧、荀攸、程昱、陈群、贾诩等大人,都对南征持以非常乐观态度,先生孤掌难鸣,痛不欲生……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昼夜思想如何破敌之策,可惜终无结果。我每次看到他都是一副忧心忡忡的颓败表情,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华仙儿紧锁着眉头,疑惑道:“奇怪,为什么这次奉孝先生会这么固执地坚持己见呢?又是为什么他对此次南征会抱着这么悲观的态度呢?丞相雄兵百万,手下又是人才济济,按理说,没有赢不了的可能呀?加上丞相用兵如神,将士齐心,就算不能大胜,也不至于输得很惨吧?说句难听的,如果我是丞相,我也绝对不会听先生的……难怪丞相会勃然大怒了,这次是先生有点无理取闹了……”

    柳颜乏力地摇了摇头,轻声道:“军国大事,我这个弱女子是不懂的……我只知道这样下去,先生会垮掉的……华大夫,你有什么对策吗?”

    华仙儿望着一脸紧张的柳颜,忽然觉得有点嫉妒:原来,这就是全心全意爱一个人的感觉吗?……付出真心,至少应该很甘甜吧?为什么我不曾有过?我的真命天子,何时才会出现?

    华仙儿一阵出神,愣愣地发呆了好一会儿,柳颜轻轻推了推她,催促道:“华大夫?你怎么了?……”

    华仙儿“啊”了一声,蓦地小脸一红,想了想,沉声道:“没有办法,只能靠先生自己解决。这应该可以说是心魔了……除非他自己想明白了,不然谁都拿他没办法。”

    柳颜面色一黯,忧伤道:“先生原本还想托你照顾丞相的儿子曹聪……结果曹聪没事,他自己倒先病倒了……”

    华仙儿怔了怔,转过头看了看郭嘉卧房所在的方向,突然一抹悲伤袭上了心头——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

    路过街边的时候听到一首老歌

    张惠妹的《我最亲爱的》

    大家可以去听下,很感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