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惹急了

    艳阳高照,炙热的阳光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然而比起阳光,霍原与七先生缠斗在一起的如梦似幻的飞快身影,则更加令人目不暇接、头晕目眩。

    一个走得是刚猛无双的硬派功夫路线,另一个则是阴柔的类型。两人的动作俱都快得不可思议,电光火石间只能看到层层虚影。

    七先生如一只轻盈的燕子,时上时下,忽左忽右,手中一柄软剑运用得炉火纯青,稍有不慎就会给他找到致命的破绽;他的轻功绝佳,一掠就是丈远,一退就能如鬼魅般悠悠荡荡,根本令人防不胜防。

    霍原面沉如水,方天画戟带着无双的霸道气势大开大合、前突后刺,虽然场面上并不落下风,却让他感到无比的恼火。每次他刚想发力,却总是找不到目标,好比对着一盆水,细吞吞软绵绵的根本就找寻不到一个实实在在的着力点!

    他知道七先生在短暂的硬拼几招后果断得调整了战术,想借力打力、以柔克刚。霍原不是笨人,当然猜得出七先生是在拖,他在利用自己诡异的巧妙身法避重就轻,等霍原力竭之时方倾力一战、偷袭得手。

    又是数十个回合后,霍原望了望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貂蝉,眉毛一扬,终于下定决心!

    他大喝一声,巨塔般的身型如飞鹰展翅般飘出数米之远。只见他虎目用力一睁,双脚如木桩般深深插入地面,带起一片尘土飞扬,而在他周围的空气忽然十分怪异地振动了一下……

    霍原全身的骨骼如炒豆子般噼里啪啦的剧烈直响,澎湃浓郁的真气激荡如雷。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方天画戟插在身前,口中喃喃自语,分不清在碎碎念叨着什么。一股惊人的滔天战意霎时如黑夜般笼罩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彻骨的冰冷。

    七先生紧锁着眉毛眯起了眼睛,沉稳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惊慌之色,声音沙哑道:“难道……这就是失传已久的《霸王一怒》?”

    《霸王一怒》是一项惊天动地的武学,源自西楚霸王项羽的盖世神功。当年项羽号称千古第一猛将,除了天生神力外,其武学造诣也是究为天人。可惜后来他在楚汉战争中为汉王刘邦所败,于乌江(今安徽和县乌江镇)自刎而死……

    西楚霸王的精妙武学没有传承下来,说起来也是令人十分的遗憾。想不到阔别多年,竟然再次重现天日!

    霍原身上陡然升腾的无边气势几乎让人情不自禁地下跪膜拜。这就是霸王的威仪,辉煌壮烈、气吞山河!沧海横流,尽显英雄本色!

    七先生用力地咬了下嘴唇,双腿微分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他皱着眉头将软剑横于胸口,额头的汗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他很清楚他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是什么,那无疑会是场性命攸关、凶险异常的恶战!《霸王一怒》可以让使用者在瞬间将战斗力提升两倍,不仅是力道、体力、反应,连速度都会大幅度增幅。尽管结束后的反噬力也比较强,但是真遇上了生死关头,没有人是不愿意拼死一搏的!

    此时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微妙时刻,霍原深吸一口气,正要奋力一战时,却听一道关怀急切的声音突兀地响起:“霍原!我的好兄弟,快住手啊!”

    我忧心如焚地赶了过来,已经顾不得满头大汗,飞快地喝止住欲玩命的霍原。开玩笑,真要是搞出人命来,还怎么收场啊?丫的,泡个妞总不至于连命都要搭上吧?

    霍原神情不豫地看着我,想了想后,还是哼了一声,退到后边默不作声。

    我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辛苦你了,晚上请你吃烤乳猪。想要几头都没问题,关键是不许放闷屁。”

    我进来的时候已经看到倒在地上的貂蝉了,虽然她面色看起来有些古怪,但总算是没有什么性命之忧,因此我心里的不安早已经放下了一大半。目前的关键是要先稳住霍原,免得再发生什么不可收拾的意外。毕竟既然我已经来了,那么曹丕根本就没有理由再死磕了,真闹到曹操那里去,谁也别想讨着好。

    离霍原不远的带着口罩的英挺男人古怪地看了我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只有老友才会拥有的熟稔笑意,对着我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虽然想不起来是不是真的认识此人,出于礼貌还是微笑着点头回礼。霍原瞧见这幕,凶狠地逼视着我,牙齿咬得咯咯乱响,惊得老子菊花一紧……

    ***,对男人笑下都不行啊?

    我挠着头闷闷不乐,发现曹丕正阴鸷地盯着我,那冰冷无情的眼眸中充满了仇恨的光芒,而他身边雍荣华丽的女人则轻哼了一声,对着我冷冷道:“郭嘉,你好大的胆子!难道你忘记了作为一个臣子的本分了吗?竟然敢带着下人硬闯丞相爱子的府邸?!你当真放肆大胆!无礼至极!难道,你想造反不成?!”

    尼玛!老子还没发飙你倒抢先喷粪了啊?你个月经失调引起黄褐斑、乳-房肿块、子-宫肌瘤、更年期临近的无耻女人,难不成还以为老子会被你吓得屁滚尿流,抱着狗头没有尊严地跪下来流着鼻涕苦苦哀求?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连造反的大帽子都扣下来了,我问候你祖宗十八代!

    我从身边的连诚手里慢悠悠地接过一条干净的毛巾,气定神闲地擦了擦额上的汗珠,半响才拍了拍手,淡淡笑道:“卞夫人,我郭嘉也不是三岁小孩,你若真想拿这么白痴的一套来对付我,那我实在是要高估你的智商了。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曹公子偷偷摸摸地抢我的女人,我自然要光明正大地拿回来!我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你们这群歹人肆意地玩弄吗?当然不!绝对不!”

    我拉下了脸,看着曹丕母子愤怒阴冷的面色,寒声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猛必诛!你们若是聪明,咱们就息事宁人,今日之事全当一笔勾销。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你们别以为我郭嘉是好欺负的,谁要是再敢来拔我的毛,让我没好日子过,那么我也真的不介意来个鱼死破!”

    我的双眼全无惧色地紧紧逼视着他俩,卞夫人惊怒交加,苍白的脸色十足煞意。她的胸口气得一阵起伏,怒斥道:“郭嘉!我看你真是不想活了!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我不屑地撇了撇嘴,老子可是吓大的。你个奶-子巨小就像温州飞机场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我料定你不敢去和曹操打小报告,真把老子逼急了,我叫北凝强-奸了你!(这是气话别当真,怎么说也是老板娘)

    曹丕见我有恃无恐的嚣张神情,脸色铁青地对着身旁的口罩男沉声道:“七先生,你也看到了。郭嘉胆敢对丞相的夫人如此不敬!您可要好好收拾下才行!”

    七先生抬了抬淡淡的眉毛,不悦道:“奉孝先生与我有旧,而且他是丞相大人最为喜爱和最为倚重的谋士,不管是出于哪点我都不会对他出手的……还有,原来你抢的是他的女人!如果我早知道,根本就不会趟这顿浑水!哼!”

    曹丕的身躯止不住地发抖,一张俊脸已经气得成了猪肝色。他完全没有料到七先生会这么说,心里对权力的饥渴前所未有的强烈!

    我示意霍原去抱起貂蝉,霍原不满地哼了一声,却还是听话地照做了。

    霍原怀中的貂蝉看上去十分古怪,口里胡乱地嘤咛着,神志有些不清,平时文静的俏脸此时十分妖异的绯红一片,惊得老子出了一身冷汗。

    我心中一疼,怒不可遏,尖锐地大叫道:“你们对貂蝉作了什么手脚?!”

    卞夫人鄙夷地扁了扁嘴,啐了一口,冷冷道:“便宜你了!”

    曹丕有些颓败地坐在了地上,倒是七先生含笑着走了过来,柔声道:“奉孝,好久不见。我略懂医术,倒可以勉力一试的。”

    我搜肠刮肚地回想着思绪,还是记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认识了此人……

    难道,他是真正郭嘉的老友?

    七先生凝眉给貂蝉把了下脉,又打开她的小嘴查看了下,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心里已经有数。

    他神情复杂地瞥了眼曹丕母子,对着我附耳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位姑娘所中的毒是传闻之中名字最怪、传承最久的‘我爱芙蓉姐姐’,是一种……毒性极强的春-药!”

    什么?!芙蓉姐姐?我勒个去啊!难道是天朝里那个美丽得惊动了党-中-央、国-务-院的大屁股女人?

    春-药?可恶!

    曹丕母子俩也够卑贱下贱的啊!这么下三烂的手段都玩出来了,真不知道草泥马是怎么生出来的?

    我越想越气,如果不是霍原早来了一步,那貂蝉还不被……

    我冷冷地望着表情不自然的曹丕母子,心里发誓一定要将这两张丑陋的嘴脸记住,以后有机会,老子一定要复仇!

    床,钱,明月,光;

    衣撕地上,爽。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等着吧!

    我恨恨地咬了咬牙,怜惜地轻抚着貂蝉的脸颊。

    七先生嘱咐我必须尽快让貂蝉找到男人与之交合,不然毒性发作,后果不堪想象。我矛盾地暗乐了一下,对着七先生说了几句感谢的后,就招呼着霍原和连诚准备马上一起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常狄这个可恶的矮胖子带着百来号弓箭手,神情肃穆地从后院奔袭而来。

    弓箭手各个训练有素,动作整齐干净丝毫没有任何拖沓。他们半跪在地上,冰冷锋利的箭矢在阳光的照耀下曜曜夺目,虎视眈眈地对着我们。

    曹丕蓦然站起身来,脸色狂喜道:“哈哈哈!郭嘉,你还不给我跪地求饶!”

    卞夫人阴险地笑了几声,抬起下巴,盛气凌人道:“郭嘉,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你给我狂呀!还不给我跪下!如果你求得本宫舒服了,本宫倒不介意饶你一条狗命!……”

    我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着这两个狐假虎威、丧心病狂的母子,摇头冷笑道:“看来我不得不怀疑你们的智商了。我告诉你们,我现在就走,有种你们就下令放箭。到时候我死了,我看你们怎么跟丞相交代!”

    卞夫人脸上的肉不自觉地抖动了一下,她当然知道他们是不能杀了郭嘉的。只是太过气愤,想打压下郭嘉或者唬下他,没想到郭嘉根本有恃无恐,他吃准了他们根本不敢痛下杀手!不然曹操会多么暴怒,这是谁都可以想象的到的!而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人敢承受他的雷霆震怒!

    曹丕阴着脸,握成拳的手指都快攥得乌紫了!

    他作为曹操的嫡长子,何曾受过这样巨大的侮辱,而且是接二连三的打击!

    过分的骄傲让他短暂地失去了理智,一股热血直冲脑门!额头上的青筋根根暴起!

    曹丕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咬牙切齿道:“传我命令,放箭击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