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杀神不留情

    几个丫鬟狠心地按住貂蝉的樱桃小口,任凭她如何苦苦哀求,俱都寒着脸全无反应,铁石心肠地将毒酒悉数灌入。

    酒至腹中,貂蝉剧烈地咳嗽起来。她大口地喘着粗气,不甘心地睁圆眼睛,然而身上却是绵绵软软、困乏无力,迷迷糊糊间她看到一个英俊的男人坏笑着走了进来。

    他的笑容充满了淫邪、饥渴、恼怒、不屑以及点点的哀伤。

    卞夫人紧闭着嘴唇沉默不语,纤手一挥,丫鬟全都低着头告退而去,偌大的厢房里只剩下寥寥三人。

    曹丕深深地看了貂蝉一眼,眼眸微凝,轻声道:“你……何必呢?郭嘉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

    貂蝉抱着肚子在地上惨痛地翻滚着,她感觉到很疼很痛,可是下体却有一股奇特的燥热感……那是种最为原始的呼唤,是种最最本能的**。

    望着脸颊上渐渐浮现出红晕的貂蝉,卞夫人鄙夷地哼了一声,冷冷道:“貂蝉,你不要怪我。既然你如此不识好歹,也休怪我辣手摧花!实话告诉你,你喝下的是种药性极强的春-药,三个时辰内如果找不到男人和你交欢,必会筋脉受阻、七孔流血而死!那痉挛抽搐而死的悲惨死相我相信你是绝对无法想象的!所以,你还是从了吧。”

    她望了眼曹丕,无奈地长叹了一口,继续道:“得不到她的心,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得到她的身体了。丕儿,今日过后再也不要留恋这个贱女人了,知道了吗?!”

    曹丕恭敬地点了点头,将卞夫人拉至一旁,附耳道:“多谢母亲大人……只是那之后……是该放她回去吗还是……”

    卞夫人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凤目中寒光乍现,一字一顿道:“你说呢?杀!”

    曹丕忍不住地颤抖了一下,胆战心惊道:“可是奉孝先生那……他毕竟是父亲最喜爱的谋士……”

    “你以为郭嘉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被人奸污,会放过他吗?哼!真是妇人之仁!与其如此,倒不如彻底地毁尸灭迹,来个瞒天过海之计。到时候只要我们矢口不认,他就算再气恼,也苦于没有证据而拿我们没有一点办法。”

    卞夫人轻飘飘地吐着字,脸上没有任何波动的情绪,就好像在说晚上是喝鸡汤还是鸭汤一样随意自在。她望了眼一脸苍白的曹丕,训斥道:“丕儿!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将来可是要继承百年霸业的雄主,一定要学会心狠手辣!只有死人才是最可靠的!不然,留给你的只有无尽的悔恨!刚才屋里的那几个丫鬟,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曹丕紧绷着脸,后脊梁已经湿透。

    他抬起了浓密的眉毛,沉声道:“多谢母亲教诲!孩儿知道了!”

    卞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盯着地上的貂蝉凝视了好一会儿,嫣然笑道:“好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可惜,红颜薄命哟……”

    她就那样云淡风轻地浅浅笑着,随后缓缓走出屋门。

    然而就在这时,杂乱的喧闹打闹声由远至近地传来!

    曹丕大惊失色!来不及细想,猛地冲出了厢房。他的府邸外围可是驻扎了二十多名训练有素的护卫的,是谁可以不通报一声就胆敢擅自闯进来?!

    他眯起了眼睛,终于看到一个身如巨塔的大汉精赤着上身,浑身肌肉如怪石般嶙峋,乱石崩云般的青筋粗粗勃-起,一张杀气腾腾的黑脸没有一丝表情,那古板木讷的奇特神情配合那眼眸中摄人心魂的冰冷寒光,仿佛他就是一个来自九幽地狱只知道收割人命的冷血杀神!

    沿路试图阻挡的护卫、下人全都给他打得人仰马翻,毫无招架之力,他也不需要如何费力,只是简简单单地一拳一腿,立时就有人应声而倒!一个精壮的护卫企图从背后偷袭,被他一拳砸烂了满嘴的牙齿,倒在地上嚎啕不已。

    眼看着“怪物”无可匹敌地越来越近,卞夫人终于花容失色。她蹙起了眉尖,急问道:“丕儿,此人是谁?!”

    曹丕拔出了腰际的长剑,寒声道:“霍原!郭嘉的人!”

    卞夫人怔了片刻,怒声道:“赵鼎呢!快叫他杀了他!”

    “赵鼎……应该不是他的对手!”

    卞夫人望着咬着牙的曹丕,破口大骂道:“那你还犹豫什么!快快下令让后院的弓箭手出动啊!他就算再强,也要给我射成刺猬窝!”

    话刚说完,凶神恶煞的霍原已经径直冲了进来!

    他紧闭着嘴唇,黝黑的方脸上冰冷无情,什么话也不说,挥起大掌就斜斜劈向曹丕的面门!

    卞夫人肝胆俱裂,她根本想象不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会如此肆无忌惮、胆大包天,一出手就要伤害权势滔天的当朝丞相的嫡生爱子!

    曹丕自幼习武,反应较一般人自然快速很多。可饶是这样也躲不过那一记看似很缓慢却势大力沉的一掌!

    “嘶!”

    一声闷哼传来,危急关头却是赵鼎伸出双手死死地挡住了霍原的手掌!

    无数鲜血从赵鼎的手肘上流了下来,他的虎口竟已尽裂,血肉模糊!

    曹丕迅速地向后退去,护在卞夫人身前,大声怒斥道:“霍原!你当真不想活命了吗?你可知道犯的是死罪!”

    霍原冷冷一笑,也不答话,“喝”的大叫一声,用双手拖住他一掌的赵鼎再也抵挡不住,身子一矮,已经半跪在了地上!

    咔嚓!

    他的膝盖已经崩碎,地上承受着千斤大力,赫然已经裂开了几条隙缝!只是那双手兀自死死地按住霍原的大掌,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脸色异常苍白。

    霍原见赵鼎忠心护主,眼眸中闪过一丝敬佩,摇了摇头,大腿如迸射的强弩般猛烈地飞出一脚,重重地轰在了他的胸口上!

    砰地一声巨响,赵鼎如遭电击,身子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向后远远飞出三丈之远,口中的浓血止不住地喷涌而出,在空中洒出一团凄美的血雾!他绵软无力地倒了地上,胸骨竟齐齐断了好几根,那昏暗的眼神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

    曹丕母子面如死灰,哆哆嗦嗦地抱在一起。他们本就是惜身之人,更兼身份异常尊贵,享尽荣华安逸,何曾想过有天会面临这等残酷无情的生与死的危险。

    霍原咧开大嘴古怪地笑了一声,压低声音冷冷地吐出一个字:“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