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怕死还是不怕死

    当貂蝉低着头正襟危坐之时,推开房门的却不是想象之中“如狼似虎”的曹丕,而是一个气质高雅迷人,容颜十分端庄秀丽的中年妇人。

    这妇人保养得非常好,鬓角未见白发,一双纤纤玉手更是白皙细嫩、修长葱莹,嘴边挂起的淡淡笑容温柔中又透露着一股看破人情世故的精明,充满智慧、含而不露,即使根本没有任何的刻意,却无时无刻不给人雍容华贵的感觉,让人忍不住生起亲切又敬畏的复杂情绪。

    貂蝉定定地凝视着这个妇人,心里坎坷又紧张,手中的帕子已经拧成了好几片。妇人掩嘴一笑,浅浅的鱼尾纹如花般绽放,声音又脆又轻,就像春风一样柔媚:“貂蝉姑娘,不用怕,我没有恶意。”

    “夫人你好……”貂蝉一向谦逊有礼,见妇人态度和蔼可亲,总算想起来要对长辈尊敬,于是强挤出一丝牵强的笑容,弯身微微一福。

    妇人缓缓地莲步轻移,暗红色的凤裙摇曳飘荡,她深深地看了貂蝉几眼,展颜轻笑道:“貂蝉姑娘,你不用这么拘谨。我是曹丕的母亲,你可以叫我卞夫人。”

    貂蝉美丽的眼眸中掠过一丝惊讶,尽管心中依旧难安,还是垂首恭敬道:“夫人金安,不知夫人有何吩咐?”

    卞夫人含笑着摇摇头,端起一杯清冽沉香的美酒置于唇口,神情恬淡又隐隐透露着点点忧伤。她微闭着眼睛,嗅着弥散的酒香,漫声道:“貂蝉,你和我都是开阳人,算起来咱们两人还是老乡,挺有缘分的……我身份卑微,出生于专门从事音乐歌舞的乐人家庭,呵呵,你也知道他们是怎么瞧不起我们这种人的,低贱、屈辱、没有自由、随意供他们玩乐取笑。我们是以声色谋生的歌者舞伎没错,但是,我们的内心深处也渴望真情,渴望被守护被珍惜,渴望……被尊重。”

    卞夫人的声音淡淡的柔柔的,看似漫不经意却让貂蝉如坐针毡。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人要和她敞开心扉地说这些隐秘的“心里话”……她可是位高权重、手掌百万雄兵的堂堂当朝丞相的正妻……

    为什么?究竟有何不可告人的阴谋诡计?

    貂蝉越想越是惊惧,秀丽的额上已经渗出了不少细密的汗珠,卞夫人还在笑,闭着眼睛,继续道:“貂蝉,一棵小草永远无法长成参天大树吗?我们这样的女人,难道真的就没有出头之日了吗?我们真的只能像渺小的蝼蚁一般卑贱地活着吗?”

    貂蝉低着头不敢接话,樱红的香唇紧紧地咬着,后背早已经湿透。

    “不,不会的!因为不甘心……呵呵,你知道吗?在我小的时候,我爹爹就跟我说过,他说我出生的时候产房中整天都充满了黄光,后来有个算卦的王半仙斩钉截铁地说我将来的前途必定不可限量……从那天起,我开始奋斗,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出人头地……结果,我后来机缘巧合地遇见了丞相,并且很顺利地成为了他的妻子……我默默地关心他疼爱他,为他生下了几个优秀的儿子,付出了一个女人所能做到的一切!如今他霸业既成,那么我将来……”卞夫人霍然抬起头,清澈的目光中夹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巨大威仪。

    她动也不动地直直逼视着貂蝉,柔声道:“貂蝉,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命运从来只眷顾有准备的人,或者说,是有牺牲意识的人。当初我为了嫁给丞相,亲手结束了与我青梅竹马的男人的性命,如今,你什么也不需要做,也不用割舍,只要心甘情愿地嫁给我的儿子曹丕,那么将来,你所能达到的高度谁也无法预测……怎么样,你难道不想和我一样吗?”

    卞夫人还在淡淡笑着,柔柔腻腻的声音却让貂蝉不寒而栗……她浑身止不住地发抖着!

    房间里,空荡无声。

    窗外,百鸟啼叫,裹不住春天的半分舒意。

    可谁又能想象此时的厢房里已是如堕冰窟……

    过了良久,貂蝉迎着那张充满了期待眼神的雍容脸庞,缓缓地抬起了头,然而她的眼神不再迷惘不定,她的神情也不再畏缩害怕。

    “夫人,很感谢您的欣赏和教导。您是个好母亲,没有因为我的卑贱而去否定您儿子的心意……”貂蝉朱唇轻启,望着窗外的那抹绿色愣愣出神,“我只是个可怜的女人,没有什么雄心壮志,也没有任何野心。我只想和我爱的人在一起……就算是粗茶淡饭,也没有多少关系。这个人,我遇到了,所以,对不起。”

    卞夫人嘴边的和煦笑容慢慢褪去,端庄秀美的脸颊渐渐浮上一股慑人的寒意……

    她显然没有预料到眼前这个柔弱的女人会拒绝在她看来根本不可能推辞的邀请!在她眼里,貂蝉不过是一个残花败柳,人尽可夫的下三烂货色,要不是为了顾及儿子曹丕的感受,她会大发慈悲,给予貂蝉野鸡变凤凰的宝贵机会?不,绝对不!

    这一刻,卞夫人怒了!

    她感受到了尊严被践踏的羞辱!她感受到了好心不被珍视的亵渎!

    亵渎!没错,她就是高高在上的神,一个平凡的贱女人,有什么理由拒绝她?!

    貂蝉望着那双愈深愈寒的冰冷眼眸,心里面残留的最后一丝期盼,终于化作不可阻挡的絮絮雪花,骤然跌入谷底。她知道,她再也见不到那张清秀俊朗的笑脸了,那个对她深情演唱《月亮代表我的心》的男人,那个爱她珍惜她舍不得碰她甚至连小手都没敢去拉住的男人……

    为何,情浓总有悔。

    还来不及牵着他温暖的大手漫步田野,还不及为他做一盘简单的素心小菜,还来不及哪怕拥抱一下,还来不及为他生个胖娃娃……

    “貂蝉,这里有两杯酒。”卞夫人冷峻的脸上已经没有任何表情,紧抿的薄薄嘴唇忽翕忽合,“一杯是毒酒,剧毒,很快就会结束,没有多少痛苦;一杯是美酒,和我喝的完全一样,味美甘甜,喝下去你就是我的儿媳妇。这是我给你最后的机会,你一定想清楚……不要辜负了我的好意。”

    貂蝉心中一紧,握着的五指越攥越紧。

    她忽然感到了害怕,她很怕再也见不到他……

    她很想再见他笑一次,那么温暖包容怜爱的微笑……

    她真的很想再听他说说话,哪怕是骂她笨骂她傻……

    她真的很想再问他一次,是不是真的爱她永不离开她……

    一滴眼泪,流了下来。

    好多眼泪,奔涌而出。

    貂蝉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哭得那么伤心,她只是觉得离开他是自己再也不能接受的唯一事情……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忽然变得那么疼痛,撕心裂肺,被人抓烂了啃烂了咬碎了的痛……

    为什么呼吸会变得那么艰涩困难,为什么自己会跪下来拼命地拉着那个女人凄厉地祈求……没完没了地大哭……

    “夫人!貂蝉只是个苦命的女人啊!完完全全微不足道的女人啊!求求您行行好,放了我吧……夫人!”

    卞夫人紧抿着嘴唇,望着嚎啕大哭跪倒在脚下的女人,心里无端地闪过一丝怜悯。那一刻,她颤动的泪花中想起了那个微笑着被自己亲手杀去的爱人,那个为了给她摘朵栀子花而摔断了五根肋骨的痴情男人,那个发誓永远爱她的英俊男人……

    几个年轻有力的丫鬟将貂蝉死死拖开,卞夫人望着貂蝉眼里那么坚定执着、那么渴望期待的眼神,突然感到很慌乱很烦躁……

    她拉着脸,冷冷盯着貂蝉,寒声道:“你为什么死也不肯嫁给曹丕?!为了心上人你就不怕死了?”

    貂蝉想也不想地轻轻地点了点头,却听到那道声音深入骨髓的怒不可遏!

    “把毒酒给她喝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