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老子累了

    勾起了诸多往事,莫名地让我的情绪变得十分低落。

    我心事重重地低着头往家里走着,还没到门口,就在半路上碰到了神色异常慌张的连诚。连诚大口地喘着气,豆大的汗珠布满了脸颊,他来不及行礼,直接拉着我的手急声道:“先……先生!不好了!貂蝉姑娘被人劫走了!”

    我如遭电击,瞪大眼睛厉声道:“你说什么?!消息可靠吗?是谁干的?木屋外的侍卫呢?!”

    连诚嘴唇发白,快速地拍着胸口平复下心气,估计是在来的路上匆匆忙忙跑地太快了。他见我面色狰狞,不敢有所隐瞒,沉声道:“属下今日原本想带些日常用物给貂蝉姑娘,还没到木屋,就发现方圆三里内几个站岗的侍卫都被人杀了!我知道大事不妙,连忙进屋一看,只看到黄妈凄惨地躺在了地上……她已经死了,喉咙关节处破开了一个大洞,应该是被高手一剑封喉所至,而貂蝉姑娘……则不见了踪影……”

    吗的!是哪个王八羔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我脸色铁青地用力拉住连诚,寒声道:“敌人可曾留下什么线索?知道是谁做的么?!”

    连诚愧疚地摇着头,嘴里的牙关咬得咯咯直响。

    我脑中一沉,瞬间觉得全身的力气都消失殆尽了……貂蝉,这个让我又爱又怜的苦命女人,难道我真的无法给她幸福吗?哪怕是那么一点点,平凡似微尘的幸福……

    蓦地,老子心里燃烧起了滔天怒焰!是谁,是哪个***挨千刀的王八蛋干的?!

    我紧抿着嘴唇,不断地提醒着自己越是到了关键时刻越是要冷静下来。

    我皱起眉头开始反反复复地推测着究竟是谁最有可能在背后捅了我一刀……陈群、曹丕、董昭……凡是与我有过冲突和过节的在理论上都存在着可能性。

    忽然,一个矮小精悍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那邋遢脏乱的模样分明是个乞丐!

    乞丐十来多岁的年纪,头发又长又卷,上面还零乱地夹杂着一些谷皮烂泥。他穿得破破烂烂的,膝盖处很奇怪地补上了红色的棉布,牙齿很白,被额发掩盖住的眼睛像黑夜中的星光一样闪闪发亮。

    他淡淡地笑了笑,看到浑身肌肉绷紧、一脸警惕的霍原时,十分乖巧地在几步外停了下来,抬起头柔声道:“请问是奉孝先生吗?”

    我神色不豫,锁着眉头不想搭理他,那乞丐羞赧地吐了吐舌头,挠了挠头,干脆利落道:“是我啰嗦了,抱歉!奉孝先生,事不宜迟请你赶紧去曹丕公子的府邸救人,劫走貂蝉姑娘的正是曹丞相的爱子曹丕!”

    我心中骤然一紧,虽然十分担心震惊,却也要盘问清楚,毕竟私闯丞相家人的府邸是可大可小的罪名,没有十足把握,万万不能马虎行事,更何况这个小乞丐来路不明,我怎么能轻易相信?如此有了一番计较,我蹙起眉尖询问道:“你是何人?又是如何得知的?”

    乞丐原本一直和煦如风地笑着,听到我盘问,忽然就拉下了脸,眼眸中的寒光异常冰冷,怒哼道:“是救人要紧还是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啊?是大辫子通知我来告诉你的!她是我的主人!”

    “大辫子?!”我瞪圆眼睛,情不自禁地惊呼出声道。

    原本我最怀疑的人就是曹丕,毕竟在珍宝阁我们就有过很明显的冲突,他又是如此的中意貂蝉……我只是没想清楚他是如何得知貂蝉的住处的,还有他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莫不是想金屋藏娇?……而刚才乞丐点出了大辫子,我就知道这件事情已经**不离十了……大辫子可是以消息灵通出了名的!完了,老子又欠了这个传说中钱到裤脱的骚婆娘一个大大的人情了!

    我深深地看了那乞丐几眼,见他神色肃穆地板着脸,抱歉地点了点头。再也不敢有所迟疑,猛然转过身,对着霍原极其认真地说道:“霍原,我的好兄弟!这里你武功最好,现在貂蝉陷入了巨大的危险中,我不知道她要面对的是什么……但是,无论如何也要救下她!事情紧急,你一定要立即赶到曹丕的府邸,不惜一切代价的将她救出来!好吗……”

    霍原冷峻的面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定定地看着我。他从来没见过我有过这么严肃认真的表情,想了想后,点头道:“好!”

    我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冷冷道:“如果有人阻拦你,不用废话,全都给我打趴下了,但是不要杀人,不然事情会闹的很大,拜托了!”

    这次霍原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随即抡起方天画戟拔腿就跑,几个起落就消失地无影无踪……

    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望着他离去的方向,想起他伟岸的身躯、义不容辞的坚定神情,第一次深深地感觉到了温暖无比的兄弟情谊……兄弟,谢谢你。

    我低下头,开始计算着各种利弊关系以及将来很有可能发生的各种突发状况。过了片刻,当我抬起头时,那眼睛很亮的小乞丐已经不见了。

    连诚小心翼翼地看了下四周,附耳道:“先生,我们要不要通知丞相大人?毕竟我们这是硬闯曹丕公子的府邸……如果到时候闹得太僵,恐怕不好收场。”

    我蹙着眉尖,沉吟了半响才沉声道:“暂时还是不要了,我不想因为一些私事而去麻烦丞相……更何况,我相信曹丕是个聪明人,如果我兴师问罪他都不肯放人,那他一定会想明白随之将要面临的是怎样不可收拾的下场!”

    “属下知道丞相的防护工作一直做得很细,如果我估算的没有错误的话,曹丕公子的府邸现如今最起码也有上百个弓弩手,寻常的护卫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我们必须尽快赶过去,免得节外生枝。”

    我见连诚面沉如水,不敢怠慢,压低声音道:“好!为了以防万一,你现在就去通知影卫!影卫全体人员出动,装备上连弩,没有我的命令先在暗中策应!如果曹丕真的不识好歹,那么到了千钧一发之时,我也不介意和他来个硬拼硬!”

    连诚点了点头,叹息道:“还是希望不要出现那样的局面,不然,最为难的恐怕就是丞相了……”

    我没有接话,抬起头凝视着一碧如洗的天空……

    乱世,当真又乱又死。

    为什么不能和平共处?为什么不能他好你好我也好?为什么不能我请你喝酒,你请我吃饭?为什么到处充满了阴谋诡计?为什么到处弥漫着硝烟战火?为什么每个人的内心都塞满了黑暗与邪恶?为什么人人都那么自私又恐怖?为什么私情邪欲引导着所有人走向了冷漠与孤独?

    三国的世界,真的没有温情吗?

    心里,忽然感到累了……

    ----------------------------------------------------

    怀念前世和心累是为以后的剧情埋下伏笔的

    今天林书豪表现不错,湖人也赢球了,心情不错

    大家给点力,鲜花是免费的,每天都来投几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