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想回到过去

    阳光明媚,然而丞相府的议事大厅,却“阴云密布”。

    曹操虎目含威,端坐于居中的太师椅上,两旁文武大臣左右而分,各自依序排列。

    曹操心情不佳,眉头紧锁着,指着泣拜于地请罪的一名武将,沉声道:“子孝,你自幼熟读兵书,这次怎能如此大意?损兵折将不说,连樊城都丢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仁神情悲痛地抬起头,缓缓泣声道:“是,主公……多日前,我发现刘备屯兵于新野,不仅到处招军买马,还散尽钱财积草储粮,野心实在不小,因此着吕旷、吕翔领兵五千,杀往新野。没想到被刘备用计伏击,二吕被杀、兵士多有被活抓……我心中气愤,于是尽点本部两万五千人马欲踏平新野复仇!不曾想过,刘备身边竟有高人,不但破了我的八门金锁阵,还料准了我夜半时分会来劫寨!刘备这招“瓮中捉鳖”运用的巧妙恰当,三军前后夹击,令我人马尽失……还趁机偷袭夺得了樊城……主公,仁自知大意轻敌,以致有此大败!羞愧难当,请您军法处置!”

    曹操重重地哼了一声,见曹仁痛哭悔过,心中稍软,叹息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你也不用过分苛责了……可曾打听到是谁为刘备出谋划策?”

    我一直闭着眼睛沉默不语,听到这句话时,心里忽地咯噔了一下。如果是按照历史上的正常发展,那么此时刘备身边的军师应该就是徐庶了。不过因为我的出现已经让历史发生了很多细微的变化,不知道这次会不会……

    果然,不出我所料,曹仁想了想后,吐出三个字:“诸葛亮。”

    靠!怪不得老子派人去隆中寻觅了那么久都没有孔明的消息,原来已经跑到刘备那去了……

    曹操皱起了眉头,询问道:“诸葛亮?未曾听说过,是何人?”

    曹仁颇为难为情地干咳了几声,涩声道:“只知道是个村夫,其它一概不知……”

    就在这时候,一直不说话的夏侯惇大笑了几声,嘲讽道:“原来不过是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乡下人,又有何可畏惧之处?子孝!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竟然会败给这样的乌合之众!你也不想想,新野的刘备,不过是个织席贩履之辈,手下才区区几千人马;而他的军师,也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乳臭未干的无知村夫!而你,丢盔弃甲,一败涂地!哼,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领兵作战的!丞相!给我一万兵马,我便可将他们收拾得一干二净!”

    夏侯惇洪亮的声音掷地有声,训斥得身为败将的曹仁红着脸不敢抬起头来。

    曹操宽慰地捋捋胡子,含笑道:“哦?元让如此有信心?”

    夏侯惇拍着胸脯踌躇满志道:“自然!决不辜负丞相的信任!”

    曹操面露喜色,点头道:“一万太少了,就给你五万人马吧,元让勇气可嘉,待你凯旋之时,孤必重重有赏!”

    “是!”夏侯惇高兴莫名,十分得意地望了我几眼。

    我摇头苦笑,出列拱手道:“明公,诸葛亮绝非百无一用的山野村夫。此人字孔明,道号卧龙先生。身长八尺,容貌甚伟,有经天纬地之才,出鬼入神之计,乃当世之奇才,诚然不可小觑。如若元让领兵,必定大败而归!”

    话音刚落,一干文武大臣尽都脸带讶色地小声议论起来。曹操面色不悦地看着我,蹙起眉尖沉声道:“奉孝何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你又是如何知晓此人?”

    我心中蓦地一紧,总不能告诉他我是穿越来的吧?***,真是“有苦难言”啊!

    我还没来得及答话,夏侯惇已经气红了脸,粗着脖子大声道:“奉孝先生!我夏侯惇虽然不是什么百年不遇的天才统帅,却也大大小小赢得过诸多战役!刘备不过是个鼠辈,他的部下也只是草芥!先生何以如此肯定某会大败?莫不要再来打个赌?”

    “这次不需要了,不过不管夏侯将军信不信,请务必小心谨慎。”

    我看着夏侯惇义愤填膺的神情,无奈地摆摆手,心里的惆怅却是没有人能够懂……连我的大老板曹操都不相信我的“未卜先知”,那么我还有什么话好说的呢?确实,按照常理,我的话是没有人愿意去相信的。一方是兵强马壮的雄狮铁骑,一方是将寡兵弱的弹丸之地新野,这样悬殊的实力对比令曹操阵营的所有人都难免地生出了骄奢之心……

    曹操又征求了下几位谋士的意见,无论是荀彧、荀攸、程昱、陈群、刘晔还是贾诩,全都赞成令夏侯惇为都督,攻伐新野。而我第一次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感,即使曹操对我十分器重,却也无法做到言听计从。因为他是那么的雄才大略,如果我的大胆推断和他的正常臆测发生冲突时,他确实会很自然地去选择听从众人的意见……

    我可以理解,但是心里却还是无可阻挡地产生了很多别人根本无法想象的苦闷……历史已经发生了太多的改变,我再也没有当初乾坤在手般的淡定从容的心态了……夏侯惇提前攻向了新野,关于遥远未来的走向又到底会如何呢……

    军政会议很快就结束了,我闷闷不乐地走出丞相府,阳光肆无忌惮地照在我的额前。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到很疲倦……我想起了我的前世,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尽管没心没肺地活着,却不用背负那么沉那么重的压力……

    我明明知道夏侯惇会大败而归,却无力阻止。那么多鲜活的生命,那么多健健康康的兵士,他们也都有家人,有老婆,有孩子,有父母……可是,他们很快就会死了。死在了战场,死在了无情的火海,死在了无人问津的荒原……到时候,会有多少人会哭得撕心裂肺、痛不欲生……他们将失去最为宝贵的亲人,而人世间最大的痛苦,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在前世,我只需要呆着家里玩玩《梦幻西游》,吃着杨梅,看着《康熙来了》脱了裤子就放屁……我好怀念这些……原来,无知的活着是那么的开心,我只需要咧着嘴傻乐,其它统统不用管。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霍原则一言不发地紧跟在我身后。

    忽然,我看到一个疯疯癫癫的年轻女人披散着头发,远远地跑了过来。她一边手舞足蹈,一边很傻逼地张嘴笑着,见到人就冲他无头无脑地笑一下,还会时不时地撅起嘴唇装可爱。

    她其实长得不错,尽管脸上沾上了不少淤泥,穿得也是破破烂烂的,但是透过五官,依稀能想象她以前的标致模样。街边一家药店的老板指着这个女人,长叹道:“哎,真可怜,老公死了,被邻居骗到妓院卖了!得了失心疯,整天疯言疯语的,连妓院都把她赶了出来……”

    那疯女人听到有人在议论她,骤然拉下了脸,生气地大叫道:“我不是卖的!我不是卖的!我是良家妇女!”

    我弯下了腰,心中莫名地痛了起来。

    我想起前世拜把子的好兄弟小爱哥对我唱的一首歌,那首他因为听到有女明星说自己不是卖肉的而灵感爆发改编的《卖报歌》——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鲍的小行家。

    不等天明去等卖鲍,

    一面夹一面叫,今天的银水真正好,七个铜板就买两份鲍。

    啦啦啦,啦啦啦,你是卖鲍的小行家,

    导演老板家里满地爬,

    鲍鱼不够还有菊花,满身的胶水惹人笑,导演的坏只有我知道。”

    ……

    ……

    思绪不断阻挡着回忆播放。

    很想回到过去……

    -----------------------------------------------------------------

    这么具有讽刺意味的歌还不拍掌叫好?

    晚上还有一更

    求鲜花和票子,码子的动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