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旷世对决

    千里香酒楼,人声鼎沸。

    一个宽敞的雅间里,许怀仁、李锋以及马文鹭三人正在聊天吃饭。

    今天这顿是许怀仁请的,听说他祖坟冒了青烟,竟然在街头捡到了很多钱。然而,没有人会相信他走了这样离奇的狗屎运。可更奇怪的是,却也没有人会打破沙锅问到底地追问他。因为所有青云书院的学子都知道,许怀仁半夜爬起来偷偷地去山上砍柴是为了什么。

    这一顿饭来得不容易,而李锋和马文鹭也都没有拒绝。他们当然想过这顿饭局背后所需要付出的艰辛与劳作,可他们都太了解许怀仁了,自尊是他不能被触摸的伤疤。与其心疼他的钱而不接受他的邀请,还不如大大方方地应承下来,不然,他会很难过、很气愤,甚至——无地自容。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李锋夹起一口菜,看了看身旁的两人,神秘兮兮地轻声询问道:“你们有没听说过江东吴侯孙权的使者田温大人?”

    许怀仁摇摇头,抓起一只鸡腿放入口中,口齿不清道:“不知道,呵呵。”

    马文鹭白了他一眼,抚掌欢快道:“我知道我知道,听说帅的不得了。”

    李锋没好气地扁扁嘴,嘟囔道:“你们女人就知道长相……我告诉你们,田温最近可是许昌城里的大红人。”

    “哦?”马文鹭一脸兴奋,美丽的眼眸中透射出精光,继续问道:“说来听听。”

    李锋装模作样地咳嗽了几声,挺起胸膛,意气扬扬道:“话说几天前,田温代表吴侯觐见天子。金銮殿上,他只身一人面对满朝文武而从容不迫,以一口三寸不烂之舌,语惊四座、出口成章;司空军祭酒董昭,曾厉声斥责他言语冒犯,对上不敬,不料田温才辩无双、舌灿莲花,三语两语就驳斥得董大人面红耳赤、毫无还手之力……他淡定俊雅的迷人气度不仅力压全场,连天子都对其赞口不绝,赏了他一瓶御酒,还设宴亲自接见。两人谈笑风生,殊为默契,听说天子甚至有意留他在许昌为官……”

    马文鹭越听越是着迷,俏脸上布满了兴奋之情,好奇道:“还有呢?你继续说呀!”

    李锋得意地笑了笑,也不吊胃口,侃侃而谈道:“田温身长八尺,羽扇纶巾,面如冠玉,脸如傅粉,是远近闻名的美男子。天子曾以手中酒杯为题,令田温作诗一首。田温才思敏捷、文采风流,竟然三步成诗,著《把酒》高声咏吟,惊采绝艳,冠绝诸人,在场官员无不低头叹服……”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妙哉妙哉!不愧为东南诗仙!当浮一大白!哈哈……”李锋举杯仰头一饮而尽,面上充满了崇敬之色。天下士子无不以文人自居,能见到有人以诗词扬名立万,确实十分高兴。

    而许怀仁是个十足的大老粗,对附庸风雅的事情向来漠不关心,他继续不管不顾地埋头啃着鸡腿,对李锋叙述的“光荣事迹”充耳不闻。

    马文鹭听得目眩神迷,双眼发光,待看到许怀仁浑然不觉的熊样时,霎时来了气,她抡起指头给他来了个爆栗子,娇声斥责道:“许怀仁,你就知道吃!”

    许怀仁傻傻地摸了摸脑袋,不知道为何无缘无故地挨了揍,嘟起大嘴,委屈道:“我……我饿呀。”

    “哈哈哈!”

    李锋抱住肚子乐得喘不过气来,马文鹭无奈地翻了翻白眼,长叹道:“唉,你个呆子,真不知道你关心的是什么?你还有没有一点猎奇心理?”

    许怀仁愤愤不平地哼了一声,皱眉道:“你们接着说,我会认真听的!”

    马文鹭不满地啾着他看了好长时间,良久才失笑道:“听说陈昭这混小子还来找过你?”

    许怀仁云淡风轻地笑了笑,不屑道:“那又怎样?他自从给丞相打了五十个大板子后,已经乖了不少。被我说了几句后,黑着个脸悻悻得走掉了。”

    马文鹭掩嘴轻笑,嫣然道:“不错嘛,我听说你还学了点武艺,怎么样,要不要和我比比?”

    许怀仁瞪大了眼睛,装作无辜道:“姑奶奶,我那么点三脚猫功夫,怎么敢和您叫板啊?您行行好,放过我吧。”

    马文鹭蓦地一软,柔声道:“如果真的想学什么,可以来找我。我虽然打不过霍原这样的怪物,对付些普通角色还是没问题的。”

    许怀仁感激地看了她一眼,低下头默不作声。对于有些人来说,并不会善于表达他们内心最真实的感受,但是别人对他的好或是坏,心中明白的跟个镜子似的。不需要多说,只需要深深地藏在心里。

    李锋含笑着吞下一口酒,看着场面有些沉闷,扯开话题道:“田温是个极其难得的人才。”

    马文鹭又被他吸引过去,张着樱桃小嘴,迅速问道:“怎么说?”

    李锋卖弄地拿起筷子舞了几下,抬眉道:“他还是个武学高手!”

    这一说,连许怀仁都来了劲,他晃着脑袋呆呆地出声道:“小李啊,你难道跟他干了一架?屁股还疼不疼啊?”

    李锋气得菊花一紧,恶声道:“呸呸呸!你个乌鸦嘴!我告诉你,你们应该知道夏侯惇大人吧?那可是鼎鼎大名的沙场老将,常胜将军呀!要说他的武艺,就算打不过江湖顶尖的一流高手,比起手无缚鸡之力的白面书生,那可真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完全是大人欺负小孩的概念。可你们知道吗,就是这样从小学武、身经百战的夏侯惇将军,竟然会输给了田温!一个笑起来人畜无害,斯斯文文、面白须无的儒生!”

    有道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话音刚落,马文鹭柳眉一杨,瞳孔间神光乍现,扯住李锋的衣袖急声道:“这么帅!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锋望着专心致志等着他说话的两人,心里十分满足,沉吟了半响,惬意道:“事情是这样的,当日夏侯惇将军见田温光芒毕露,夺尽眼球,风头一时无两,军人惯有的痞气哪容得江东使臣如此肆意骄奢,遂嘲笑东吴轻武嬉文,只会吟诗作对,不知道如何领兵作战。真刀真枪肯定一点也不会,更不用说上场杀敌,连花拳绣腿都不过尔尔。哪里想到他此话一出,竟然激得田温忿然作色,约夏侯惇将军校场一试……”

    李锋顿了顿,继续道:“哪知道上了校场,夏侯惇将军连田温的一片衣角都没摸着,被田温戏弄地晕头转向,不知道东南西北。要说这田温,实在是一个奇人,轻功之高,诚难想象。待夏侯惇将军精疲力竭之时,他手中的羽扇鬼魅地轻轻一戳,夏侯惇将军竟然应声而倒!那天,真是丢死人了……听说夏侯惇将军从那一战后,都闭门谢客,足不出户了……这打击,实在是忒大了。”

    许怀仁愣愣地拉长了下巴,马文鹭更不用说了,瞪大了眼睛,伸长了脖子,一时根本无法相信。

    李锋很满意两人此时的反应,摇头叹息道:“唉,想不到江东竟是如此人才济济,这文武双全的田温实在是给吴侯长了不少脸面,丞相虽然拥兵百万,却也不能小觑天下啊……”

    马文鹭情难自禁地端起酒杯嘬了一口,感慨道:“放眼天下,卧虎藏龙之辈当真数不胜数……”

    李锋狡黠地笑了笑,兴奋道:“你们还不知道,听说田温主动要求在我们青云书院办一场盛大空前的诗赋大会,届时会有很多名流来我们书院!他还邀请了奉孝先生,到时候有的看喽!”

    “啊?!你说的是真的吗?”许怀仁和马文鹭居然难得的异口同声道。

    李锋朗声大笑了几声,神情期盼道:“对!就在明天!我们等着看好戏吧!鬼才对诗仙,绝对不容许错过的旷世一战啊!”

    “耶!”又是一道整齐的欢呼声。

    而千里香酒楼,比刚才,更热闹了……

    -----------------------------------------------------------------------

    早上还要上班,都是抽时间辛苦码出来的。

    这是第二更,求收藏。

    签约作品,请放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