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因为爱情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天空,下起了滂沱大雨。

    山边的桃林,两个长身玉立的年轻男子,撑着纸伞,静默在雨水中。

    这里的桃林十分密茂,桃花如火,花树枝头。不知道是种刻意还是自然,桃花浓淡相间,有的鲜红如碧血,有的艳丽如胭脂,千树万树,织就花的云锦,远远望去,仿若人间仙境。

    两个男子装着同样的素色裘衣,同样纤细好看的手指,同样俊美无双的脸庞。

    雨越下越大,两人俱都缄默不语。

    沉闷古怪的气氛还在持续,过了好久,雨才渐渐小去。

    一片桃花散落。

    田温摇了摇手中的羽扇,不浓不淡的剑眉下,狭长的眼眸似潺潺江水,温润得如沐春风;鼻若悬胆,如黛青色的远山般挺直,薄薄的唇颜色偏淡,嘴角微微勾起,更加显得风流无拘。他沉吟了片刻,才淡淡地轻笑一声,对着身旁的男子柔声道:“表哥,别来无恙。”

    牧珂皱起眉头没有说话。墨玉一般流畅的长发用雪白的丝带束起来,一半披散,一半束敷,他是如此的风流自在,优雅贵气,如果此时有怀春少女在场,必定会被他迷得神魂颠倒,芳心大动。

    “唉……”

    一声叹息,突兀得响起。

    牧珂提了提手中的宝剑,英俊的脸上失去了往日的笑意,沉声道:“你怎么来了?”

    田温依旧笑着,道:“表哥,你是一个那么喜欢笑的人,为什么对着我,总是板着脸孔?”

    牧珂冷峻的面上毫无表情,哼了一声,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田温摇摇头,苦笑一声,道:“我是来看你的。”

    而这次,牧珂却是笑了。

    他转过身,深深地看了田温一眼,含笑道:“怎么,武艺有精进了?”

    田温把玩着手中的羽扇,眸光深远,似乎勾起了从前的回忆,压低声音道:“多年前,有个从小与我一起长大的家伙在桃花林中悟道……一剑东来,寸草不生。而剑道之真髓,是昊天赐予凡人的珍贵宝物。他以一柄三尺长剑,夹着秋风扫落叶之势纵横南北、几无对手。三剑结束,不是他结束,就是别人结束。血雨扫七城,千里不见人;渡北战黄巢,百地无鸡狗。从此,他开创了属于他的时代,成就堂堂江南第一剑圣之赫赫威名……”

    言罢,田温霍然抬起头,双眼直视着牧柯:“我曾立下誓言要击败他,但是十多年过去了,我发现我与他已经渐行渐远。只是外祖母曾嘱咐我,无论如何也要找个机会,试试他的剑气是否真的如传说中那般浩然无双,惊鸿凌霄……”

    牧珂抬了抬英挺浓密的眉梢,摸摸鼻子,脸上的笑意更甚,兴奋道:“哦?看来这么多年来你并没有偷懒。那么,是现在试吗?还是……”

    田温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俊脸上掠过一丝无奈之色,想了想,涩声道:“虽然不甘心,但是,还是算了吧。”

    牧珂的脸上满是不屑之意,怒哼一声,拂袖道:“怎么?未战先怯了?”

    “你知道我一向无法无天,又怎么会害怕与你一战?只是,我已经输了。”田温蹙起了眉尖,指了指自己手中的羽扇,继续道:“你的剑,三尺;我的扇,三寸。你的剑未曾沾水,而我的扇已经……”

    牧珂没有说话,手中一提,一道白光闪过,片片桃花如纸絮般缤纷而下。

    他拍了拍田温的肩膀,柔声道:“总有起风的清晨,总有绚烂的黄昏,总有流星的夜晚;不管昨天、今天、明天,能豁然开朗就是美好的一天。”

    田温愣了愣,无头无脑地来了一句:“你觉得郭嘉怎么样?”

    两个表兄弟都是同样的天马行空。

    牧珂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说话方式,和煦如风地轻笑一声,道:“不知道,没见过。”

    “有人想杀他。”

    田温不紧不慢地说着,这时候,雨停了。他扔掉了手中的纸伞,张开双臂,贪婪地吸允着空气中的清香。

    牧珂定定地望着他,仿佛找到了两人童年时的美好回忆,眉目疏朗的脸上升起一团暖色,轻声道:“杀不了。”

    “为什么?”田温闭着眼睛,神情十分悠闲写意。

    “有北凝在,有我在。”

    田温睁开眼睛,古怪地笑了几声,好奇道:“他应该和你没什么关系。”

    空中,飘下一朵艳红的桃花。

    牧珂缓缓地伸出手,温柔接住,漫声道:“我是个重情义的人。”

    “所以,你朋友的朋友,就是你的朋友?”田温的笑容凝固住了。

    “是。”

    “如果,是我要杀他呢?”田温低下了头,语声冰冷。

    牧珂摸了摸鼻子,压低声音道:“那就把你打扁,送给外祖母好好管教。”

    “哈哈哈……”

    田温仰天大笑着,白皙的手指抚上了自己俊美的脸庞,扁嘴道:“我长得这么俊,你舍得?”

    牧珂潇洒至极地舞了个剑花,轻笑道:“长得好看的人,都是这个世界上稀缺的资源。少你一个,我更容易找的到媳妇,有何不可?”

    “你!……”

    桃花散落,美轮美奂地铺满了地面。

    牧珂神情忧伤地弯下身,拾起一片,拿在手中,凝声道:“你该知道小娅是怎么死的……”

    田温收起了玩笑之意,幽幽地吐了一口浊气,沉声道:“我知道。”

    “所以,对于我来说,能不杀江东孙家的人,已经是我的底线。如果没有外祖母……我怕我的剑会不听使唤。你应该还记得,当初你从仕,我有整整五年没跟你说过一句话。现在你是孙家的臣子,我不和你计较,但是想要我为他孙家的人卖命,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牧珂冰冷的面上,刻满了深沉的疼痛。

    田温缓缓地低下头,心里感到一丝莫名的难过。

    他不再言语,迈开步子,轻轻离去。

    ……

    ……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桃林,又下起了小雨。

    而田温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渺渺地回荡着……

    -----------------------------------------------

    第一卷还有几章就要结束了

    关于战争将在第二卷陆续展开

    下了一个月的雨,今天终于出了太阳

    希望你有个好心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