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为你,老子愿意

    出了珍宝阁,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连诚含笑着沉默不语,霍原则神色不豫地背负着双手,目光冷冽地注视着我。

    完了,霍原这死脑筋肯定以为我刚才在房中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无耻勾当!可是,风花雪月有这么简单吗?老子又不是精虫上脑,只会用下面的小**来思考人生。

    我恼火地白了他一眼,懒得解释什么,低下头想着心事……

    吴婉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千方百计地接近我,究竟有何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一向不相信无缘无故的爱,也不相信无缘无故的投怀送抱……

    “奉孝先生。”

    正当我皱眉思索时,北凝左手捧着方天画戟,表情复杂地拍了拍我的肩。

    方天画戟不愧为威震沙场的利器,它的戟杆一端装有锋利无双的枪尖,一侧有月牙形利刃通过两枚小枝与枪尖相连,三锋两刃、可刺可砍,使用者需要极大的力量和技巧。

    我盯着方天画戟看了好一会儿,半响才淡淡地笑了笑,柔声道:“老丈人,这是爱徒的兵器,希望您能够喜欢。”

    北凝缓缓地抚摸着方天画戟,幽深的眼眸中透露着一股怜爱,他摇了摇头,沉声道:“太贵重了,多谢奉孝先生的好意。只是奉先已经亡故多年,我拿着他的兵器也只会睹物思人,徒增悲伤。还是还给先生吧。”

    我微微一愣,连忙推辞,待看到北凝坚定执拗的眼神后,不情愿地张了张嘴,对着霍原询问道:“霍原,你好像还没有趁手的兵器?”

    霍原冷冷地哼了一声,简简单单地回答道:“是!”

    我点点头,见他还生气,柔声安慰道:“好了,我刚才在房里什么也没有做,这兵器你若是喜欢,就拿去吧。不能辜负了北凝老先生的一番美意。”

    霍原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我,吐出一个字:“好。”

    北凝微笑着捋捋胡子,将方天画戟郑重地递给霍原;霍原破天荒地笑了笑,抱拳道:“谢!”

    说罢,霍原神情肃穆地拿起方天画戟试了试手,又掂量了几下,大喝一声,虎虎生风地舞了起来!巨大而又沉重的方天画戟,在霍原一双遒劲有力的大手中直如一条腾空的蛟龙一般来去自如,时而忽左忽右,时而忽上忽下,戟影翻滚,巧若银花,带起层层虚影,阵阵破空声猎猎作响,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北凝满意地笑了笑,抚掌赞道:“好!所谓宝物赠英雄!奉先若是泉下有知,定然欣而长慰!”

    “好啊!哈哈……”

    北凝大笑着摆摆手,老眼中隐隐有泪光闪烁,他转过身,伛偻着背渐渐远去……不到半盏茶的功夫,空荡荡的十里长街上却是再也搜寻不到他矮小干瘦的身影。

    北凝的轻功,当真是独步天下!

    “呀!”

    霍原吆喝一声,虎背一挺,干净利落地收回方天画戟,他爱惜地轻抚着戟杆,像个找到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高兴地咧开了嘴。

    这时候,一辆华美的马车从珍宝阁的后门缓缓驶出,在离我们三丈远的地方慢慢地停了下来。

    穿着青色布衣的马夫恭谨地行了一礼,对着我弯腰道:“奉孝先生,貂蝉姑娘就在这间车厢里。您现在是要回您自己的府邸呢,还是……”

    我皱了皱眉,这个问题还真没想到过。我和柳颜刚刚成为了露水夫妻,才半天不到的功夫,我就带个陌生的女人回去……这,好像有一点点过分哦?

    不,不!不是一点点,是相当、十分、非常过分!

    我着急地跺跺脚,拉过连诚低声问道:“你家还有没有闲置的卧房?”

    连诚古怪地瞥了我一眼,支支吾吾道:“有是有……只是我家里也还有个老婆啊……先生,您就行行好吧,这貂蝉姑娘长得这么美,我要是给带回家去,我家媳妇非罚我跪洗衣板不可……”

    瞧你这熊样?怕老婆?吗的,有出息!

    我尴尬地哼了一声,继续道:“那你去找个幽静典雅的住处,钱不是问题,关键是要把貂蝉的住宿问题妥善安排好了。治安要好,这点很重要……”

    连诚心照不宣地笑了笑,挤眉弄眼道:“是不是还要保密?不要告诉柳姑娘?”

    我罕见的“老脸一红”,故作严肃道:“这个事情我迟早是要告诉柳颜的。咳咳,你现在就去找住处吧,我先和貂蝉聊几句,就在这里等你了。快去快回。”

    连诚见我摆起了面孔,点头应下,拔起身形飞快远去。

    霍原傻乎乎地摸着方天画戟,一副专注入迷、旁若无人的神情,我也懒得理他,和车夫吩咐了几句,就弯身钻入了香气弥漫的车厢……

    我一眼就瞥见了端坐着的貂蝉,然而映入眼帘的一切却让我大为吃惊!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

    没有想象中的美轮美奂,也没有幻想中的倾国倾城。

    她大大的眼眸里没有一丝精芒,仿佛已经出了神,呆呆地凝视着自己的手,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了任何反应。她如云的秀发似奔涌的黑色瀑布般洒下,却让那张不施粉黛的小脸更显憔悴与落寞……

    这,只是一具没有生命的躯壳!

    卑贱的出身,沦为无数男人手中的玩物,时隔数年,还被当成最最低贱的货物在一群唯利是图的商贩手下不停买卖……这个无情冷血的世界就这样一步步将一个深明大义的女子逼到了绝望的地步。

    然而,多少七尺男儿不敢干的事情她用她柔弱的肩膀扛下了!

    多少自诩为国之栋梁的文臣武将无法做到的事情,她用自己宝贵的贞洁与尊贵的心魂换到了!

    她,是饱受无数男人嗤笑、鄙视的“贱人”……

    她,是最最不被理解的“功臣”……

    她,是比窦娥还冤的绝代美人……

    她,是这个无情乱世,一朵凋零的奇葩……

    我深深地凝视着貂蝉,从她漠不关心的眼眸中,读到了一种死志——隐隐地……活着比死了更痛苦的觉悟……

    那一刻,我哽咽了。

    我不知道我的心为什么那么疼、那么痛……

    就好像我当年在书里看到民族英雄岳飞被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害死时,那种发自内心的悲愤与愁苦……

    是怜悯吗?还是愤愤不平?

    貂蝉呆呆地看着我,美丽的瞳孔里根本没有一丝聚集的焦点,她冷漠的脸上也是毫无生气……仿佛整个偌大繁华的世间,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孤苦无依,随风飘零……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珍宝阁要给她蒙上面纱了。

    因为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大美人!

    而只是,一个丧失了生存**的可怜女人……

    车厢里,静若无声。

    过了半响,貂蝉转过脸,定定地注视着自己紧握着的手,害怕而又轻微地嗫嚅道:“大……大人,我已经又老又丑了……很抱歉令你失望了,您可不可以行行好,放我离开好吗……”

    在你最美的时候,我没有出现;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我还能扔下你不管吗……

    “大便”的离去,是马桶的追求,还是“屁股”的不挽留?

    为了你,老子情愿做一个“屁股”!

    我用力地抱住貂蝉,情不自禁地紧了紧,再也不想放开……

    “貂蝉,你别怕……我会对你好的。我郭嘉,发誓!”

    -----------------------------

    今天是周末

    祝大家愉快

    鲜花、票票拿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