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熟女的风骚

    我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吴婉,这娘们怎么保养得那么好,前凸后翘的身材,玲珑有致的曲线,胸口那两座丰腴的雪峰也是异常的动人心魄,令人禁不住血脉喷张、神魂颠倒。

    我干咳了几声,询问道:“莫非是在蜀中掌握超过三成的盐铁、商行、运输队和手工作坊的百年第一豪族吴家?”

    吴婉娇笑着点了点头,头上高挽着的凤尾发髻一阵抖动,她眸带羞涩地瞥了我一眼,深陷的乳-沟像水蜜桃一样鲜嫩,那尽情展现的绝世丰姿当真妩媚诱惑至极。

    骚!相当的骚!

    脱了衣服我是禽兽,穿上衣服我是衣冠禽兽!

    老子就喜欢这样的骚娘们!

    我略微尴尬地收回眼光,柔声问道:“不知吴婉……姑娘,找我有何要事?”

    吴婉微笑着颔首,转过身以眼神示意,她的儿子吴熊傻笑着出了门;我旋即明白过来,招招手,霍原和连诚也陆续走了出去。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我们这对狗……噢不,孤男寡女!

    吴婉舔了舔嫣红的性感嘴唇,柔若无骨地靠在我怀里,她香气喷喷的玉手拂在我额前,轻声地嘤咛道:“奉孝先生……小女子早年丧夫,爹爹又只有我一个女儿,自他老人家升天后,是我独自撑起吴家的千斤重担……身心疲惫,每夜辗转难眠……那种无依无靠的感觉以及挥之不去的孤独寂寞,您能体会吗……”

    我故作拘谨地点了点头,这来路不明的野娘们实在是太骚了!才说了几句话就像饿虎一样地扑上来,实在是胆大到了极点,三国多猛人那!连女人都如此生猛!

    老子自从和柳颜开了色戒,尝到了那种**蚀骨的滋味后,抵御美色的能力大幅度下降。

    怀中抱着吴婉成熟迷人的娇躯,我下面的那杆“ak47”竟然不听使唤地翘了起来,生生地抵在了吴婉的两片肥臀之间!……

    “啊……先生……”

    吴婉情难自禁地呻吟出声,双目如含春水,此时她的俏脸上泛起无限的羞涩,竟已如彩霞般鲜红,樱桃小口微微一张,吐气如兰,鼻中轻轻哼出一气,仿佛一声如梦似幻的呓语,情动地撩拨着我……如火般滚烫的气息,迅速地燃遍了她整个身体……

    老子差点把持不住就要“大杀四方”!

    想到外面有那么多傻货在,万一给撞门而入,以后还有什么脸面抬起胸膛做人……

    老子恨啊!

    我以超凡的坚强意志强制咳嗽了几声,“依依不舍”地推开吴婉,转移话题道:“刚才好像你也在竞拍方天画戟,莫非对这件兵器有意?”

    吴婉面色通红地整了整衣衫,软言细语道:“区区一件方天画戟,我一个妇道人家要之何用?只不过想和先生套些近乎罢了。先生若想要,我拍下来赠与您如何?”

    哇塞,有富婆的大方作风啊!是个目光长远,能做大事的女人!

    我含笑着摇摇头,客气道:“那倒不必,不知吴姑娘今年贵庚?”

    这骚娘们长得这么嫩,儿子却那么大了,我心里实在是好奇。

    吴婉掩嘴一笑,回答道:“我十六岁嫁人,诞下熊儿已经有十七年了……”

    恩?三十出头?

    都说女人三十猛如虎!不知道她这些年有没性生活?

    我神游天外,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一些琐事。

    吴婉害羞地咬了咬贝齿,似乎下了某种决心,又动情地靠了过来,贴着我的耳朵,温柔道:“奉孝先生,我单身已久,十多年来未曾遇见使我心动之人……女人家总归是要找个好归宿的,你我年龄相仿,如果您不嫌弃的话……”

    啊?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有这等好事吗?

    我伸手打断吴娉,插话道:“吴姑娘,你我相识才不过尔尔,这终身大事岂能儿戏?如果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妨直说,郭嘉心胸坦荡,有能力相帮的则必定义不容辞。”

    吴婉见我一脸正色,收起笑容,双眼发红道:“先生目光如炬,吴婉心中佩服……实不相瞒,益州牧刘璋自上任以来,就对我们吴家觊觎已久。我们吴家家产丰厚,掌握着蜀地三分之一的经济要脉,要说刘璋不眼红,那也是殊无道理的。只是我们吴家每年缴纳的税赋甚多,官员也多有打点,所以一向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不曾想,有次刘璋竟在无意间见到我,他眷恋我的美色,起了贪图之心,我们孤儿寡母、无依无靠,又怎么抵挡地住他位高权重的一方诸侯……”

    说到这,吴婉美丽的眼眸里已经噙满了泪水,她顿了顿,小声垂泣道:“本来我一个寡妇能嫁给年富力强的益州牧刘璋,也不失为一桩美事……可是后来我经过多方确认,才知道当年我的丈夫是被刘璋的父亲刘焉秘密杀死的……我不知道这背后藏了多少隐秘诡谲的故事,也不知道我的丈夫是因为何事得罪了刘焉,但是杀夫之仇,不共戴天!我就算再不顾廉耻,也决计不能嫁给仇人的儿子……于是我敛聚了家财,买通了不少关隘的官员,一边假意迎合着刘璋,一边趁着刘氏祭祀大典,带着几个忠心的家臣和儿子吴熊,偷偷逃到了许昌……寻找可以安歇之处。乱世人命贱如狗,我一个弱女子不管多有能力,还是要寻得男人庇护的。请先生饶恕我刚才的无礼唐突……只是吴娉对先生的那份心意,是真的……”

    说完,吴婉含情脉脉地抬起头,怯里带羞地深情凝视着我。

    我沉吟了半刻,心里的淫念却已经完全驱散了。

    不管我有多同情吴娉,此次事情的发生终究来得太突然,不符合常理。

    许昌如此之大,她为何单单看上我?寻求庇护?

    我才不相信一见钟情的鬼话,这样一个风姿绰约又多情多金的熟女,走到哪里不是焦点。益州的防卫真的有那么差?能从益州牧的手下带着那么多人偷逃出来,绝对不是什么轻而易举的事情。疑点太多,容不得马虎。

    稍有不慎,就要陷入一条阴森重重、险象环生的“美人计”。

    吴婉见我蹙着眉头思考,娇羞光润的脸庞逐渐褪去血色,她的神情显得有些失望,想了想,敛袂一礼,告辞道:“平女就住在珍宝阁后巷的客栈,名叫八别楼,奉孝先生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来召唤婉儿……”

    她低着头,白嫩的脖子红晕一片,我明白她话里的挑逗之意,腆着脸皮呵呵笑道:“是了,改天我们再闲聊,来日方长嘛……”

    吴婉莲步轻盈地出了门,临走前还不忘给我抛来个风骚入骨的媚眼……

    骚!

    绝顶的骚!

    这个世界上令人难以自拔的,除了牙齿,还有熟女的风骚!

    ---------------------------------------------------------------------

    持续更新,求收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