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何必惹女人

    我心中忧虑,想起了很多未解之谜,把酒葫芦还给北凝后,细声问道:“老丈人,为何你如此清楚?难道你与傀儡门有什么过节吗?”

    北凝闻言,剧烈地咳嗽了几声,一张老脸涨得通红,良久才叹息道:“老夫不瞒先生,我的第一任妻子谢媚,当年因为我移情别恋,愤然之下远走大漠,投靠了傀儡门。 妄图练就魔功,找老夫报仇雪恨……老夫当年确实沉迷女色,以致伤透了她的心……几年来我一直在找寻她的下落,最近才得知她到了许昌……”

    我再也按捺不住,惊呼出声:“你是说,许昌城内最近的连环血案,都是你的妻子谢媚所为?”

    北凝沉痛地点了点头,凄然道:“谢媚已经误入歧途,魔怔难除。数年前她找我寻仇,被我打击败后立誓雪恨。虽然我有错在先,但傀儡门的武功实在太过没有人性……多少无辜女子惨遭杀害!老夫宁愿死在她手中,也不想她再这样残害生灵……”

    我仔细想了想,问道:“昨夜杨老三没有被杀,是老丈人出手相助?”

    北凝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来的时候谢媚的傀儡已经跑远了,至于他为什么没有杀人灭口,老夫至今也是思索不出……”

    我紧锁着眉头,想了好久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作揖相邀道:“老丈人,此事太过诡谲异常,我们还需慢慢推敲。你就与我一起回府再叙,如何?”

    北凝点头应下,我们起身走出房门。

    我刚想招呼屋外的许褚一起离开,就看到十来个艳丽的身影破空而来。

    为首的是名高挑的中年女子,神情冰冷,脸带煞气。

    她的左手边站立着一袭白衣的年轻女子,虽然身形苗条多姿,但是长相不敢恭维,狭长的双眼带着几分刻薄,让人看了十分不舒服。还有个肥胖的悍妇,一脸凶相,看人的眼神就很欠扁,好像老子偷了她压箱底的私房钱似的!

    这一排十来号人物,俱都面色不善,锋利的宝剑横于胸口,一副来势汹汹的模样。

    许褚怒哼一声,虎目圆睁,大声喝斥道:“你等是何人!惊扰了奉孝先生,怕你们担当不起!”

    那中年女子抱了抱拳,声音清冷道:“我是旋旎门门主白蕙,不知是丞相帐下军师祭酒奉孝先生大驾,还请多多包涵。”

    我点了点头,询问道:“你们有什么事吗?”

    白蕙冷冷地瞥了北凝一眼,寒声道:“奉孝先生,我们旋旎门此次前来,与您无关。是奔着您身旁的北凝老贼来的!北凝老贼花言巧语,骗去我义结金兰的妹妹林凡!还望先生不要干预我等擒拿此人!”

    我愣了愣,看了看身边的北凝,见北凝虽然一直摇头苦笑,却完全没有将旋旎门一干人等放在眼里的意思。

    这风骚老头果然了不得啊,泡妞的功夫肯定不赖。

    我想了想,和气道:“北凝老先生是我尊贵的客人,于最近一宗血案大有帮助,还望门主能暂时放下个人恩怨,等破了案,你们再私下解决,你看如何?”

    白蕙皱着眉头沉默不语,旁边的年轻女子冷哼了一声,嚣张道:“姐姐,还和他们说什么废话!既然不肯放人,索性一起拿下!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们不成?”

    许褚勃然大怒,厉斥道:“放肆!莫想吃吃某手中大刀的滋味?”

    那年轻女子鄙夷地嗤笑一声,大声道:“来啊!谁怕你这个大笨熊!”

    许褚怒不可遏,被我伸手拦住,我抿紧了嘴唇,冷冷道:“门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们旋旎门再强,也不过只是个江湖门派。真把我们惹急了,你就不怕曹丞相的百万铁骑吗?!到时候,死得可就不是一两个人了……你们旋旎门,恐怕要遭受灭顶之灾!”

    我咄咄逼人,已经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对付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江湖人物,不硬气点迟早要吃大亏!

    老子可不是纸糊的!怕你妹!

    白蕙低头沉吟了半响,考虑到了种种利弊关系后,不甘心地说道:“我们走!”

    然而,那年轻女子兀自不肯,高声叫道:“姐姐!旋旎门没有孬种!恕妹妹这次不听你话了!”

    说着,竟然操起了宝剑,一个腾飞,向着北凝的方向怒气冲冲地刺了过来!

    我大惊失色,反应不来,北凝苦笑了一声,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右手衣袖一摆,一道猛烈至极的罡风随之激涌而出,带着开山斩海的气势向着年轻女子激射过去!

    嘭!

    年轻女子面露骇色,只能收剑横胸一档,于半空中堪堪抵住,身子却如一片飘落的枯叶一般向着后方远远飞去,直退了几丈远才渐渐稳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几乎摇摇欲坠。

    鸦雀无声。

    北凝面无表情,轻轻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旋旎门众人赫然而怒,身为门主的白蕙再也忍耐不住,横眉瞪目道:“老贼!休得猖狂!看剑!”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际,我朝着头上的天空重重地挥了挥手,百来个弓箭手从漆黑一片的屋顶上整齐地浮身而出,无数箭弩上弦声此起彼伏,在这静寂无声的夜里,凸显得十分可怕。

    白蕙脸色狂变,迈出去的双脚立时收住;旋旎门众人齐齐没了声响,无边的叫嚣声戛然而止。

    吗的,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啊!**真没忽悠人!

    我心中叹了一声,向前走了几步,冷冷道:“你们还不离开,想等死吗?!”

    白蕙眯起了双眼,胸口气得一阵起伏,看了看北凝,撂下狠话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走!”

    过了片刻,旋旎门十来个人走得干干净净。

    我拍了拍北凝的肩膀,叹息道:“惹什么不好,去惹女人。”

    北凝摸了摸鼻子,苦笑道:“不管先生信不信,真的不是我去惹她们的……是……是林凡哭着求我娶她的……”

    我勒个去!

    你当我是康宁精神科患者啊?!

    ------------------------------

    最近看了很多有意义的书,请有心的读者给我多提提意见!

    您的建议就是最大的财富,希望可以多多互动,相互交流!

    有交流才会有进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