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恐怖傀儡

    到了晚上,气温逐渐降了下来。

    王寡妇家中,许褚端过一个火盆放到我脚边,我感激地笑了笑。

    静逸的房间中,只剩下木炭噼里啪啦的燃烧声。

    许褚见我正在翻阅卷宗思考,轻声说道:“先生,我出去买些酒菜来。天冷,您可别饿坏了身子。”

    我含笑着点了点头,这外表刚猛的大老粗,原来心很挺细的。

    许褚走了出去,却有个人走了进来。

    我低着头,微微笑了笑,柔声道:“你来了,老丈人。”

    老人摇了摇头,叹息道:“奉孝先生真是神机妙算,不愧为鬼才大人。”

    我摸了摸手指,问道:“还没请教老丈人高姓大名?”

    老人云淡风轻地笑道:“老夫叫北凝。北方的北,凝望的凝。”

    我拍掌道:“好名字。刚才为什么不进来?”

    北凝苦笑了一声,道:“有勇士在,不太方便。”

    我霍然抬起头,清秀的双眸中一道寒光闪过,冷冷道:“不方便?什么不方便?杀人不方便吗?”

    北凝镇定地看着我,想了想,拱手笑道:“外面的官兵都撤了……放眼天下,除了上次先生旁边那身如巨塔的猛士外,老夫已经鲜有对手。北凝是来找先生说几句话的,不想有人打扰。”

    我心中愕然,这老头吹起牛来一点不好意思也没有,仿佛在诉述一件再也平常不过的事情一般,好比太阳每天都会照常升起,完全不值得大惊小怪。

    我打了个响指,有人走了进来。

    正是假意出去买酒菜的许褚。

    北凝吐出一口气,苦笑道:“先生真是小心。”

    许褚怒目直视北凝,手上的青筋粗得跟粉条似的,一股冲天战意澎湃而出,浓烈的肃杀之气顿时充斥全屋。

    我走了过去,拍了拍许褚的肩膀,随后对着北凝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郭嘉一向不喜欢将自己的身家性命掌握在别人的手中。”

    北凝冷哼了一声,恼怒道:“既然先生信不过在下,老夫告辞!”

    我冷冷笑了几声,一字一句道:“你还走得出去吗?”

    话音刚落,上百把机弩上弦声整齐地刺耳响起!

    透过窗门,冰冷的箭矢在漆黑的静夜中散发出阵阵慑人的寒光。

    北凝面不改色,背负起了双手,破烂的衣袖无风自动,一种绝代高手的气度跃然而出,和刚才枯发深眸、伛偻着背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许褚忿然作色,如金刚般怒喝一声,伟岸的身躯迅速挡在我面前,摆出倾力一战的架势。

    我面无表情,双眼直直瞪着北凝,冷声道:“这是经过改装的连弩,是我青云书院巧工科的一名学生发明的。一次可发十二支箭,箭头都淬有剧毒。北凝,我知道你武艺甚强,修为惊人,但是人力终有其竭之时。一个人再强,也无法抵挡得住千军万马。现在我问你话,你要老实交代,不然,郭嘉不介意和你共赴黄泉。”

    北凝颇为失望地笑了一声,无奈道:“先生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何必以身犯险?为证清白,老夫愿以百折不断的铁索自缚,还望先生不要行此凶险之举。”

    说完,从怀中取出一条很精致的铁索,将自己五花大绑地捆了起来,打了好几个死结……

    靠!这倒弄得老子不好意思了!

    难道北凝这老头真的与本案无关?他是被我冤枉的?……

    我皱着眉头,想了好久,在房内不停地踱着步,看看引颈待戮的北凝,又看看和我面面相觑的许褚,实在太那啥了?!

    尴尬啊!

    自作聪明?

    许褚这蠢货还拿起了一把大刀,虎虎生威地走到北凝旁边,傻傻一乐,憨憨问道:“先生,还要宰了这傻老头吗?呵呵……”

    呵!我呵你奶!

    是你傻还是老头傻?!

    北凝直摇头,那翻白眼的表情根本就是在说:你的护卫是个**啊!

    我气得直跺脚,赶紧出去撤了弓箭手,叫许褚松掉绑在北凝身上的铁索。

    我作揖一礼,不好意思道:“老丈人多多包涵,是郭嘉鲁莽了。”

    北凝大方地摆了摆手,和气道:“还请许……许将军出去吧。接下来的谈话很重要,需要保密,老夫不想有第二个人知道。”

    许褚还跟只肥鹅一样地傻站着,我费了好大劲,才把他撵了出去。

    这“虎痴”有时候挺机灵的,怎么傻起来那么彻底啊?

    我赔礼道歉,恭敬地请北凝入座。

    北凝摇了摇头,叹息道:“不知先生可曾听过洛婆婆这号人物?”

    我紧锁着眉头,实话实说道:“江湖多有隐士,郭嘉未尝听闻。不知这位婆婆今年贵庚?有何奇事?”

    北凝沉吟了片刻,道:“先生何以确定洛婆婆就是个老女人?”

    我心中狂惊,急声道:“难道洛婆婆是男人?”

    北凝重重地点了点头,叹气道:“世人多有固定思维。以为洛婆婆就必然是个花白头发的老太太,所以也会理所当然的认为许昌城内最近发生的连环奸杀案,必定是男人所为……”

    我钳口挢舌,被震惊得无以复加,想了半天,才问道:“老丈人的意思,歹徒是名女子?”

    北凝幽幽地看了我一眼,沉声道:“虽非如此,却也和一名女子大有关联。在鲜卑首领轲比能的辖地里,有一个邪恶的门派,名叫傀儡门。他们是销声匿迹的魔宗里的一个分支。门下多为女弟子,豢养精壮男子为傀儡。沦为她们傀儡的男子需要挖去双眼,割去双唇。用秘法泡制,精淬骨皮,使其体质远超常人,而且忠心耿耿,一生只听主人的命令。”

    北凝说到这里,顿了顿,继续道:“傀儡门惨无人道,修炼的武功也多伤天和,需要先将女子杀死,然后奸污,吸收女子死后的戾气和阴气,方能成就大功。所以许昌最近发生的血案,多是如此。也正是因为傀儡门的武学太过霸道,灭绝人性,以致鲜卑首领轲比能当年用了上万大军才扑灭了傀儡门。想不到还有余孽逃入了中原……潜伏在了许昌城附近作案……”

    我不解,急切问道:“老丈人的意思,有一名女子先负责探查地形,寻找目标,然后见有机可乘,就将目标迅速杀死,然后唤来她手下的傀儡进行采补?借此豢养傀儡?”

    北凝点了点头,冷冷道:“这样做可以隐秘行踪,也没有人会怀疑到女子身上。可谓防不胜防……”

    我越听越惊诧,不由自主地望向了窗外……

    凤,你不会有事吧?

    --------------------------

    晚点带来2更,请大家有花来花,收藏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