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影卫出动

    出了丞相府,我紧了紧身上的大氅。 夜晚时分,总是有些清冷的。

    我抬头凝眸望向无垠的长空,雨水如针线般密密细细,宽阔的大街上,一片静默。

    万籁俱静,深巷内,隐隐约约传出几声断断续续的狗吠声,徒增了几分诡秘与森严。

    曹冲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俊秀可爱的脸上带着几分忧愁,清澈纯真的眼眸直直向我望来,拉住我的手,轻声询问道:“先生,我可以去探望下许怀仁吗?”

    许怀仁虽然较曹冲年长几岁,但两人之间颇有情谊。曹冲为人谦和友爱、平易近人,与许怀仁同窗以来,常有学业上的交流。

    我微笑着摸了摸曹冲的头,温声道:“你告诉丞相了吗?这么晚了,如果现在去等下就不要回来了,就住在我的府上吧。”

    曹冲灿笑着点了点头,亲昵地靠在了我的身上:“说过了,父亲他答应了。许怀仁受了重伤,我应该去看看他。”

    我淡淡地笑了笑,心里对这个孩子实在是喜欢到了极点。如此仁爱之君,当真是天下万民之福。

    几丈外的梨树下,霍原驾着乌蓬双辕的马车徐徐驶来。

    我摇了摇头,从门口护卫手中接过漆黑的纸伞,与曹冲一道走入雨水泥泞的大街之中,霍原如刀削般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驱着马匹静静地跟在了我们的身后。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我低着头想着心事,一行人渐行渐远。

    夜深人静,大街上昏暗寥寥,拐了好几处巷口,我终于在一家门前挂着黄色霓灯的店门前停了下来,轻轻敲了几下,大门吱呀一声打开。

    一个满脸虬髯的中年大汉警惕地探首查看了下,待看到是我,连忙长揖了一礼,恭敬道:“先生安好,快请进。”

    我含笑着点了点头,带着曹冲穿门而入,霍原动也不动地坐在马车上,冷峻的面上似乎有些不高兴。

    我发现霍原没跟上来,转过头轻笑了声:“还不进来,外面那么冷。来喝点小酒暖暖身子。”

    霍原哼了一声,却终究还是下了马车。

    到了内院,经过一段长梯登上了二楼,那中年大汉在一块发黄的石墙上有节奏地敲了四下,过了片刻又扳动了石墙上挂着的芯灯,芯灯触发了某种暗设的机关,石墙发出沉闷的响声,随后缓缓打开。

    里面,别有洞天。

    亮如白昼的房间内摆放着一张紫檀长桌,长桌边上依次坐着四个黑色劲装的年轻人。火盆堆满了地面,中间的青色熏炉内正散发出阵阵檀香,给人宁静安详之感。

    我淡笑着脱去大氅,拿在手中,牵着曹冲的小手迈步而去。房内的四人俱都神情肃穆地站立了起来,弯腰行礼道:“先生金安。”

    我摆了摆手,大大方方地坐落在主位上,曹冲坐在了我的腿上,一张小脸显得有些紧张,但还是颇为镇定,令我十分满意。霍原慢吞吞地走到我身后,从怀中掏出一个小酒瓶,抿了一口,一言不发。四人见了他,都迅速地点了点头,眸光中犹带着一丝敬畏。

    我按手示意他们坐下,沉声道:“我有一个重要的任务给你们。这可以说是影卫自创建以来第一次实质性的全体行动,容不得一点疏忽。”

    我顿了顿,指着左手第一个位置的年轻人说道:“龙,你负责收集情报,对近期出入许昌城的可疑人物进行逐一调查,特别是鲜卑和南匈奴这些外族。”

    龙点了点头,干净利落地回声道:“是!”

    龙是他的代号,也是影卫中排名第一的骨干成员,无论是心智、技能还是武艺,都是最出色的。影卫我谋划了好久,一直在暗中偷偷进行。他们中的绝大数人都是我从各地孤儿中选拔出来的精英份子,经过层层挑选,最后剩下了十六名,分成四组,各设一名组长。这些影卫不仅身世清白,而且性格坚毅,胆大心细,对我有很高的忠诚度。霍原负责传授他们武功,而连诚这个中年大汉则负责各项考核、联络以及诸多事务。

    说起连诚还有段故事,他原是曹操麾下勇猛无双的虎豹营成员,因为妻子被奸污,遂提刀杀害了行恶的大族子弟,被我全力保下,经过曹操的许可,现在已经成为了我的得力干将。

    我看了看右手第一个位置的年轻人,肃然道:“白虎,你负责保护我的朋友(没有家人),包括柳颜、马文鹭、华仙儿以及许怀仁。发现行为鬼祟之人,不用上报,格杀勿论。朝廷官员另作处理,但一定要确保他们的安全。”

    白虎点头应下。他是个长相平凡的少年,鼻子特别大,但耐力却是最强的。自小狩猎,精于跟踪寻觅之术,父亲死去后就开始流浪。曾经七天七夜不吃食物,躲在深山老林中,最终成功捕获一只四处逃逸的机敏野狐。

    “玄武,你负责暗中保护丞相以及他的家人,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出手。”

    玄武拱了拱手,郑重道:“是!”

    这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自小习武,最擅轻功,身材矮小却十分强壮,办事很认真。

    我沉吟了半刻,又对着影卫中唯一的女成员说道:“凤,你的任务最重,你需要去租一间民房,最好是在许昌城中比较偏僻的地方,负责引诱歹徒作案。我会派霍原暗中负责保护你。”

    凤如含春水的美丽双眸直直向我望来,想了一下还是轻声回应道:“是,先生,我会全力以赴的。”

    我颇为不忍地点了点头。

    这是个漂亮的姑娘,皮肤白皙,五官精致,一双会说话的大眼楚楚可怜,身材虽然瘦小,但是该有的地方也都有了。身世凄苦,因为很能吃苦,在选拔中脱颖而出,最终被连诚发现。当时我还不愿意她参加影卫,毕竟这是条很危险的不归路。但是她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她足以堪此大任。赤脚跑了几十里山路,背着五十斤重的巨石,肩膀都磨出了白骨,第二天还咬牙坚持来训练,最后晕倒时嘴里还不断念叨着:我要坚持……我要报仇……

    布置好任务,我又将张潘村的血案重新转述了一番给他们听。这四名影卫中的核心成员虽然都颇为惊讶,但是俱都面沉如水,没有发出任何惊呼声,这点我感到很欣慰。特别是凤,她这次担当的几乎是诱饵的角色,稍微不慎就是身死命消、残被奸杀的下场,但她连眉头都没皱下,表现出了极高的心理素质。都说凤凰需要经历地狱烈火的煎熬和无比痛苦的考验,才能获得重生。所谓的“凤凰涅磐”,我相信会在凤身上完美实现。

    我握紧了拳头,冷冷嘱咐道:“影卫自创立以来,还没有遇到过什么重大的挫折。这次是你们的一个机会,你们一定要把握住。只有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才能成为英勇无驱的战士!你们受训不久,武艺都稀松平常,千万不要意气用事,要和组下的成员悉心商量、通力合作,才能取得辉煌战果!”

    “是!”

    四人齐齐站了起来,高声回应道,清冷的面上俱都充满了义无反顾、视死如归的表情。

    我点了点头,指着曹冲说道:“这是丞相的爱子,曹冲。以后也会是影卫的实际掌权者,待你们成熟之日,也就是你们为曹冲誓死效力之时,你们待他也需要待我一样尊重,听明白了吗?”

    “是!”

    “很好!你们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找连先生,需要的银两、装备还有其他各项事宜都可以上报,不到千钧一发之时不要来郭府找我,既然被称呼为影卫,就要有在阳光下消声匿迹的觉悟!”

    “是!”

    我冰冷威严的眼神在他们身上逐一打量过去,沉声道:“五日内需要破案,务必一击即中!无论如何也要完成任务,如果失败,影卫就此解散!都听清楚了吗?”

    “是!”

    我抿了抿嘴,带上曹冲转身离去。

    一路上,曹冲紧紧抓着我的手,手心里都是细密的汗水。

    刚才太严肃了,气氛实在有点紧迫肃穆。不过这就是地下的残酷战场,容不得丝毫的嬉笑玩闹。

    门外的霓灯忽明忽暗,连诚走了过来,恭敬说道:“先生,其他影卫的住处我已经安排妥当。”

    我点了点头,沉声道:“凤的安全你要多加留意,这是个苦孩子,不能出事。”

    连诚叹了一口气,回答道:“是啊,她这样都能活下来,实在是……如果不是对方过于强大,我也想为她报仇!可是……”

    我冷冷看了他一眼,打断道:“此事休要再提,步步为营方可一战全功!还需从长计议,心急只能坏了大事。”

    连诚自知失言,赶紧低头道歉道:“是,先生,多谢教诲。”

    我又和他闲聊了几句,随后带上曹冲一起钻入马车。

    雨,越下越大,空阔的大街上已经没了人影。

    前方,一片漆黑,正如这乱世的无情,揪得人思绪难安。

    曹冲拉了拉我的手,抬头询问道:“先生,那个叫凤的姐姐很可怜吗?”

    我凝目端视着曹冲,缄默不语。

    打开车窗,一阵冷风斜斜刮了进来,冻得我赶紧缩了缩脖子。

    “要么赶紧去死,要么,精彩的活着……”

    曹冲睁着大眼,无法理解我没头没尾的胡言乱语。

    一个响雷炸响夜空。

    雨,下得更大了……

    ------------------

    凤是个十分凄苦的女孩,以后还会着重介绍。

    她的仇人十分强大,目前暂时保密,也再次埋下伏笔。

    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会努力创作。

    三国是个乱世,多少人的梦想与幸福被无情撕裂。

    让我们一起见证郭嘉所带来的改变。

    请收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