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这个可怜的世界

    翌日清晨。

    许怀仁刚从膳堂吃完早饭出来,就被三个高大青年截住。其间路过看到的学子指指点点,但看到那三个青年凶神恶煞,也就敢怒不敢言,俱都转身走掉。

    许怀仁知道来者不善,却也“双拳难敌四手”,被推推搡搡、不由分说地带到了一个人烟罕至的角落。

    为首的自然是一脸猥琐的董缺,还有长相英俊的陈昭以及一个锦衣华服的胖子,名叫郝胜。

    董缺上来就是凶狠地扇了两个耳光,随后一脚将许怀仁踢倒在地,怒声道:“你个死残废,敢和陈兄的女人来往!你这不是找死吗?”

    许怀仁面无表情,只是冷冷地瞪着眼,陈昭骂骂咧咧地说了句,大力地抓起他的头发,俊脸狰狞道:“你个臭乞丐,敢和我抢女人?老子以前就看你不顺眼了!给我打!”

    说完三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许怀仁只是紧紧地抱着头,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冰冷的眼神深藏着怒火,似乎要把这三个人永远记住。

    胖子郝胜抖了抖身上的肥肉,刚才一顿用力,显然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粗粗地叹了一声,道:“陈兄,这烂东西好像很不服啊?瞧那眼神,哟哟……想吃人那?”

    陈招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阴厉,从身后取出一条很粗的木棍来,抓在手里,凶狠道:“老子就废了你这只手!让你彻底沦为残废!看你以后还敢不敢!”

    董缺看了陈昭,似乎有所忌惮,劝道:“这样做会不会过头了?院长要是知道了,恐怕不好收场。”

    陈昭狞笑了一声,不屑道:“郭嘉不过是个军师祭酒,我爹可是司空西曹掾(丞相府中掌管司法的官员),官阶比他高多了!他就算知道了,还能把我怎么样?老子这就废了这个烂东西!”

    语毕,将木棍高高举起,向着许怀仁狠狠砸去!

    咔擦!

    木棍砸在许怀仁的手臂上,由于用力过猛,顿时应声而断!

    许怀仁痛得面色发白,却硬是没吭一声。他额头上的汗珠涔涔而下,牙关都几乎咬烂了,不久就因为疼痛过度,沉沉晕了过去。

    陈昭挥了挥手,唾了一口,招呼道:“我们走!”

    临走时三人还不忘踢了踢许怀仁,随后得意忘形地哼着小调扬长而去。

    过了一会儿,一个曼妙的身影惊呼一声跑了过来,待看到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许怀仁时,美丽的俏脸霎时吓得苍白如纸。

    马文鹭慌张地伏到了地上,连忙叫唤了许怀仁几声却全无反应,她柳眉倒竖,已经猜到了发生什么事情。她昨日对着许怀仁发了一通脾气后,回到家中越想越觉得自己过分了,早上来到书院本还想和许怀仁道歉的,却没想到怎么也找不到他。从几个支支吾吾的学子口中才得知被董缺这三个坏蛋劫走了,立马赶了过来,却不料还是来晚了。

    马文鹭当机立断,她自幼习武,臂力过人,背起许怀仁就向城中的医馆跑去。

    一路上风尘仆仆,待安顿好许怀仁后,她又经过多方打听,马不停蹄地驰向郭府大院。

    ——这是义愤填膺的分割线——————

    这几天我因为忙着操办各项事宜,忙得焦头烂耳、不可开交。

    平步书院的任务是最重的。

    当初发布纳贤令的时候,诚然没有想到天下会有那么多因为战乱而流离失所的孤儿。不仅个个饿得面黄肌瘦、皮包骨头,而且大都没有受过教育,连大字都不识几个,入读青云书院肯定是没戏了,那是精英式培养,不能因为泛滥的善心,而导致书院整体素质的下降。

    可又不能见死不救。

    于是只能在青云书院旁搭建了许多临时草房、粥棚,将那些孤独无依的孩子安排好,起码得让他们先吃饱饭。

    饶是这样,也已经收留了1000来个了,而且才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

    虽然冠名是平步书院,可哪里像个书院的样子?顶多只能算个“难民营”。

    我心里想着是不是应该停止接收,毕竟能力有限,我也不是“红十字协会”啊,更不是万能的上帝。

    可每当我看到那一双双可怜忧愁的纯真大眼睛时,却是再也狠不下心置他们于不顾。

    华仙儿倒是出人意料地不请自来,她是大夫,而平步书院里也确实有很多孩子需要医治,营养不良的肯定很多,大都还有些陈疴旧病。

    我没有想到的是,华仙儿对我的态度来了个360度大转变。

    她以前对我总是冷冷冰冰的,现在看到我倒是有了一丝笑容。她笑起来了的样子很美,就像冰雪开始融化一般,会让人有一种特别宁静的舒适感。有一次,我因为钱粮的周转问题摇头叹气时,她还给我递来了一杯清水。当时她脸红红的,羞涩地说了一句:“先生辛苦了。”

    我愣了好久,心里却忽然感到很暖。

    在前世郁郁不得志,没有机会也没有能力帮助太多困苦的人;如今穿越来到了三国,自己有了些实力,能做些善事,那种感觉确实不错。

    我开始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不遗余力地去帮助他人。不是因为想获得赞誉,也不是因为虚荣心泛滥,而是因为,这真的快乐。

    霍原很卖力。

    搬木头、搭粥棚,送粮食,运床褥,他那强健无比的身躯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很多孩子特别喜欢他,见到霍原时总是拍着手亲切地喊大哥哥。每当这时,霍原总会把嬉笑的孩子背到肩膀上,坐在他的脖子间,让孩子兴奋地哇哇大叫。孩子总会仰着头,望着辽阔苍远的天空,梦想着将来能够大鹏展翅、翱翔天际。这使得他们拥有了对未来更强烈的盼望和期待。

    而我总会乐呵呵地看着他们,霍原却都会走过来,向我竖起了大拇指:“好!”

    很多时候,我都被这样的小细节感动莫名,也更加坚定了我收留孤儿的想法。

    孤儿中年龄最大的几个都是15岁,全都是柳颜负责的。

    柳颜心地很善良,也非常认真努力。可惜有个叫张憨的孩子因为重病,不幸夭折。尽管华仙儿用上了全力,却还是没能留下他的性命。那天,我看到柳颜偷偷地抹眼泪,而华仙儿也是自责地哭红了双眼。

    我终于明白乱世的残酷,这个人命贱如纸的时代,想要活下去,该有多难。

    ……

    ……

    昨晚我忙到了夜半三更,还没起床就听到前厅一阵吵闹。

    披上外衣走了出来,却看到一个容颜美丽,双腿笔直修长的姑娘正很急地嚷嚷着。

    霍原档着了她。

    那姑娘一见到我,就急切地大叫道:“先生!不好了!许怀仁被人打伤了!”

    我肩膀的外衣轻轻地滑落了下来,屋内,鸦雀无声。

    -----------------------------

    我很喜欢这一章,写得时候也十分激动。

    这个世界,真的有太多的人需要我们的帮助。

    不管是伪善也好,是真心也罢,希望我们都能从善如流。

    这是身为一个人,所需要的最起码的品质。

    稍后带来第3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