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你是懦夫吗

    马文鹭与许怀仁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两人从东家大院一直聊到了西河胡渠,从五谷杂粮侃到神魔鬼异,因为没有男女之情而只有同窗之谊,所以两人特别投缘,一发不可收拾地成为了好朋友。

    马文鹭自幼生活在大西北,性格奔放,豪气干云,聊到高兴处,遂提议去喝酒。许怀仁两袖清风,低着头没有接话。马文鹭蕙质兰心,心细如发,见许怀仁扭扭捏捏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没有钱,于是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爽朗笑道:“这顿我先请,下次再让给许兄你来做东,好不好?”

    许怀仁欣喜地笑了笑,点头称好。

    马文鹭轻描淡写地就化解了刚才的尴尬,也很好地保护了许怀仁的自尊心,能得朋友如此,当浮一大白。

    两人向书院大门走去,还未到门口,就听到阵阵撕心裂肺地马鸣声。

    马文鹭暗道不好,赶紧慌张地跑了过去,一眼就看到自己的胭脂马高蹬着腿在痛苦地呻吟,一个长相猥琐的青年正拿着鞭子狠狠地抽它!那长得贼眉鼠目的家伙,不是董缺还是何人?

    刚才董缺正要下山,忽然就撇见书院门口绑了一匹神骏无比的大马,他自幼娇生惯养、行为乖张,一见新奇,就欲骑马玩玩,没想到这匹胭脂马桀傲不逊、死活不肯让他上马,将他重重地摔下了好几次。气急败坏的董缺回院拿过鞭子就往马儿身上死命地抽。

    马文鹭心中狂怒以极,这匹胭脂马是她的父亲从羌王那得到的赠马,在她十五岁生辰的时候送给她的心爱礼物,与她感情甚笃。亲见爱马受虐,马文鹭气涌如山,飞起一脚就将董缺狠狠踹倒在地,柳眉剔竖道:“这是我的马,你凭什么打它?!”

    董缺猝不及防,被踢了个狗吃屎,狼狈地爬起来,待看到是马文鹭时,掸了掸屁股后面的污尘,阴阴笑道:“想不到小美人的身手不错啊。”

    马文鹭俏脸生寒,冷冷道:“还不快滚!要是再让我看到你作恶,休怪我无情!”

    董缺鄙夷地抬了抬眉梢,凶狠威胁道:“性格还挺辣的。你知道我爹是谁吗?”

    马文鹭怫然作色,大声道:“我管你爹是谁?不服的话,和我大战三百回合!”

    董缺怔了怔,仔细地打量了下马文鹭,他虽然是个狐假虎威的败家子,可眼力也是不差的,看得出马文鹭是个练家子,装模作样地摇了摇头,色厉内荏道:“好男不跟女斗!”

    说罢就欲转身离去,而许怀仁此时正好赶了过来,刚巧被他撞见。

    董缺看到两人走到一起说话,神情古怪地嗤笑道:“哟,好对狗男女啊,才不到半天的功夫就搞上了。我还以为你这个小美人挺纯的,想不到也是个荡,妇啊。啧啧……不过你这眼光也未免太差了,这许怀仁不仅又矮又丑,而且是个残废!你可知道他以前是干什么的吗?哈哈哈……是个乞丐啊!”

    马文鹭怒火中烧,趋步就想冲上去狂扁这个满口污言秽语的登徒子,却被许怀仁按住了肩。

    许怀仁重重地摇了摇头,那冰冷的神情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牙齿咬得咯咯响。

    董缺冷哼了一声:“算你这个残废的识相!大爷改天再来收拾你们!”

    随后得意地看了看两人,放肆地大笑着走下山路。

    马文鹭气得直跺脚,愤愤道:“你干嘛拦住我呀?!那人坏透了,不给他点教训,他是不会长记性的!”

    许怀仁盯着马文鹭的眼睛,半响才轻轻说道:“先生已经够忙了,我们不要再给他添乱了。我能入读青云书院不容易,不想为了这些琐事分了心。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这是先生说的,我信!”

    马文鹭依旧很生气,胸口起伏不平,她倔强地甩了甩头,沉声道:“你真是懦夫!”

    她用力地指了指门口矗立的高大石碑,疾言倨色道:“你仔细看看!这是先生立的院训!我希望你们有不畏强权的勇敢之心,有仗义执言的公正之心!你懂吗?!”

    马文鹭似乎怒其不争,说完就气冲冲地牵着胭脂马扭头走掉了。留下许怀仁一个人呆呆地站立着,如石化了一般。

    许怀仁瞪着石碑看了好久,一行眼泪忍了又忍,终于还是不自觉地滑了下来。

    “先生,我不是乞丐了……我再也不想做乞丐了……”

    一阵轻盈的山风吹过,卷起几缕尘土。

    人如微尘,多少烦忧。

    -------------------------------

    晚点带来第2更!

    已经是新书榜第4了!

    明天改为签约状态,

    谢谢大家支持啊,有花的来花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