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老人与孩

    当清晨的第一抹温柔光线擦亮地平线时,许昌城北的门口,已经嘈杂一片,不少商队等着入城。

    巍峨坚实的城门在晨曦的照耀下,显得愈发庄严肃穆。

    天寒地冻,不少商贩搓着手呼着热气,焦急不安地等待着:城里有最温柔美丽的姑娘,有最好吃的鲜菜美食,还有最舒适温暖的客栈。

    一辆黑篷双辕的马车规矩地排着队。

    它的周围却安静地可怕。

    精致的车厢里伛偻着一个枯发深眸的老人。他穿着破破烂烂的裘衣,一顶脏兮兮的毡帽绵软无力地挂在额前,将他正自闭目养神的老眼堪堪挡住。老人的身边躺着一个清新可爱的男童,十来岁的年纪,一张粉粉嫩嫩的小脸光滑细腻,仿佛吹弹可破,乌黑慧黠的眼珠子骨碌碌直转,一看就知道是个机灵鬼。

    男童双手惬意地枕着头,清脆地咬了一口汝南大枣,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师傅,关羽厉害吗?”

    “杀颜良,诛文丑,千里走单骑,五关斩六将,乃当世猛将。”

    “张飞强吗?”

    “性如烈火,嫉恶如仇,燕颔虎须,勇猛过人。”

    “那曹操的谋士荀彧聪明吗?”

    老人似乎已经睡着,轻笑一声后,才慢悠悠道:“比你强一点点。”

    那男童却没有笑,更没有高兴,蓦地坐直身子,十分认真地询问道:“还有这等牛人?”

    老人花眉微蹙,污浊的双眼爱怜地凝视着男童,摸着他的头,语重心长道:“虽然你天资聪颖,惊才艳艳,可也不要小看了天下英雄。”

    男童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清澈的双眸中精光闪烁,兀自不甘心地问道:“那郭嘉呢?”

    这次老人没有说话,从腰间取出一个发黄的酒葫芦,深深地喝了几口。随后打开车窗,一道晨曦静静地洒了进来,耀眼的强光刺得男童睁不开眼。

    “萤火之光,安敢与日月争辉?”

    男童涨红了脸,握紧的拳头因为太过用力,手指皆已发白,亮白的牙齿狠狠地咬着嘴唇,瞪着老人,想要说却又不敢说。

    老人失声大笑,亲切地拉过男童的手,安慰道:“少游啊,你还小,等你长大了,谁又能保证你将来的成就不能超过曹操呢?郭嘉是鬼才,可我家少游也是天才啊,不要生气,师傅可是很看好你的。”

    男童展颜一笑,仰头问道:“那大师兄呢?师姐们都说他最厉害。”

    老人的笑容却忽然凝固住了,布满皱纹的老脸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他缓缓低下了头,声音轻微道:“你大师兄奇人异禀,天生神力,单论资质,确实比你还高。可惜不听我这个糟老头的劝告,如今身死命消,埋骨黄土,又还有多少人会记得他呢?你一定要明白,一个人再强,死了,就再也没有任何价值了。”

    男童嘟着嘴,仍旧不服,待看到老人仿佛一下子老去的苍白容颜,似是明白自己无意中勾起了老人的伤心往事,于是从背后轻轻地挽住老人的脖子,纯真道:“师傅,少游一定听你的。”

    老人欣慰一笑,阖着的双眼隐隐有泪光闪动……

    --------------------这是猜不出大师兄是谁的分割线----------------

    进了城,老人大手一挥,直直冲向许昌城内最好最贵的“花样”裁缝店,从头到脚,焕然一新;随后带着男童进了最好吃最昂贵的“千里香”酒楼,胡吃海喝了整整十来个时辰。夜幕降临的时分,老人又入住了最舒服最金贵的“拜月”客栈,师徒两人各一间房,随随便便打赏掉的小费让店小二差点跪下来喊爹,阔绰地让掌柜都以为遇见了一个下凡巡视的财神爷。

    师徒酒足饭饱,沉沉睡去。

    半夜,老人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得意地一笑后,就转身走向楼梯口。行到拐角处,突然发现有个小小的身影正靠在护栏上,翘着二郎腿,不是男童还是何人?

    老人像是被当场抓奸在床的偷情汉一般涨红了脸,待看到男童得意嚣张的神情后,终于恼羞成怒,怒喝道:“大半夜了,还不滚去睡觉!”

    男童刚想数落老人,却不料给他抢先发飙了,低着头嗫嚅道:“师傅……就带我去嘛……好不好?”

    老人抬手欲打,终究心疼自己的宝贝徒弟,弯了弯腰,软声道:“少游乖,等你长大了就带你去。”

    男童委屈地看了看老人,一脸不愿意。

    老人摸了摸他的头,旋即大步离去。

    ……

    北幽河边最大的赌场名叫“宣干”,此时依旧灯火通明,喧哗吵闹。

    老人怏怏地从赌场中踉跄而出,中指朝下,骂了几句贼老天后,又哼着黄段子,向着传闻中姑娘最美、服务最周到的**窟“如意楼”走去。

    醉生梦死如意楼,没有银子你别吼。

    老人这一去就是七天七夜。

    又是一个半夜,老人从肩膀上甩下几袋干粮后,动作极快的从男童腰间扒下一块精致的玉佩,伴随着男童的怒骂声,老人跳窗而逃。月色下的身影,狼狈地像个傻货。

    这是什么鸟师傅?

    三天后,绫罗绸缎的香床上,老人赤身**地躺在五个香艳的美女当中。美女玉体横陈,春光无限,那白皙滑嫩的肌肤似一块洁白无瑕的软膏沁人心脾,让人流连忘返。

    老人依依不舍地抓起一片酥胸,揉了揉,又捏了捏,最后坏坏一笑,询问道:“许昌城里最有钱的是谁?”

    那被调戏的女子花枝招展地吱吱一笑,纤纤小指点了下老头的额头,媚笑道:“这个你都不知道啊,当然是曹丞相喽。”

    老人怔了怔,继续问道:“那第二富的呢?”

    女子皱了皱好看的琼鼻,沉吟片刻,回声道:“应该是郭嘉,郭奉孝先生。”

    老人啄了一口酒,喃喃自语道:“原来是鬼才大人……”

    ……

    ------------------------

    大家可以猜下大师兄是谁?

    有花的给花吧,冲榜中!

    晚点带来2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