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从此,你我同行

    我带着霍原来到一家名为“朝火阁”的酒楼,老板是个“厚道人”,有十二个老婆(三国多强人呀),厨房做的饭菜也很地道,我闲暇无事就会来这里喝喝美酒、听听小曲,顺便与老板交流下御女心得。

    这一路走来,老子的风头全给霍原这猛男抢走了。

    罕见的两米多“海拔”,魁梧有力的身材,还有那让无数深闺怨妇尖叫的爆炸性肌肉,让许昌南关大街上的路人没有一个不吝啬地给予回头礼。

    老子恨!

    可更让老子我郁闷的是,霍原这厮的饭量极其惊人,不仅吃掉了二十多碗香喷喷的白米饭,还啃掉了八头油亮亮的“淮南烤乳猪”、六只“乞丐口水鸡”,五盘素心大白菜外加两坛陈年老酒。

    把我立马吃穷了!

    要不是因为我和老板相熟挂了个帐,老子非得把“内裤”当了不可!

    霍原的“大开杀戒”引得无数食客惊叫连连,更有甚者,还跑到家中呼朋唤友地请人来驻足观看。

    我拨开将我们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望着拍着肚子打饱嗝的霍原,咬牙切齿道:“猛士既已饭足,郭嘉就此告辞!有缘来日……最好不相见!”

    霍原傻傻地憨笑着,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咧着嘴道:“见!”

    见你妈啊见……

    我一阵腹黑,摆了摆手,迈步离去。

    走不动?奇怪。

    还真走不动?

    我用力地往前挪了挪,纹丝不移,才看到霍原用他的大手拉着我的衣袖,说道:“我。”

    嗯?什么意思?

    我等了他半柱香的时间,他才又吐出一个字:“跟。”

    我一头雾水,正要发火,他才说道:“你。”

    我……跟……你……?

    我惨然变色,大惊道:“你跟我?”

    霍原重重地点了点头,抓着我的手死命不放。

    我一张颇为清秀俊朗的脸,刹那变得毫无血色……别啊大哥,我养不起你啊……你这么会吃,老子还要省钱去泡妞的啊……

    我像拨浪鼓一样地迅速摇了摇头,凄然道:“郭嘉上有八十老母要赡养,下有二十来个幼子要照顾。猛士,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

    霍原也学我一样摇头直晃,呆呆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只是冷漠的双眼一直紧紧瞪着我的脸,生怕我逃掉。

    我暗叹糟糕,心生一计,指着他身后的方向,兴奋地大叫道:“看!烤乳猪!”

    霍原眼中一亮,猛然扭头一看,待发现什么也没有之时,他如树根般粗壮的大手里只留下几缕破布——郭嘉早已经跑远了!

    老子不要命地拔腿飞奔,这时如果有一台清晰度颇高的摄像机,一定会感慨原来鲍威尔,博尔特其实并不是这个世界上跑得最快的地球人。

    终于跑累了,我摸着额头上的汗水,弯下身粗粗喘着气。

    霍原没有跟上来。

    我心里疑惑,以他怪物般的变态身体素质应该跑得过我的吧?

    出于好奇,我做贼般向着原路,小心翼翼地颠步回去。

    太阳正好下山了。

    凝眸望去,一个如山般伟岸的男子正一脸颓败地呆立着,夕阳的余辉将他的身影无限拉长着,此时的他,显得是那么的孤独、那么的寂寞、那么的……需要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我鼻子一酸,想起自己穿越千年回到三国,儿时的伙伴都已经消失,养育自己的父母也已经天人永隔……

    我情不自禁地冲了过去,踮着脚拍了拍霍原的雄壮肩膀,温声道:“霍原,跟我回家吧……”

    霍原慢慢地转过头,如雕刻般的呆脸上,渐渐展开笑容。

    他憨憨一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好……”

    原来,他笑得也不是很难看。

    原来,他竟如我一般,形影单只。

    夕阳下,两个一高一矮的身影并肩走着,向着红霞最光处,渐行渐远……

    明天,你是否依然与我同行,我亲爱的朋友。

    ——————

    毕业之后,又结婚了,发现儿时的玩伴都已经离去,大学里的同学也很少有来往。

    生活开始变得孤单乏味,除了亲人的温暖,再也很难让曾经豪情万丈的年轻心灵展翅翱翔。

    还记得住在你上铺的兄弟吗?还记得曾经你们一起躲过雨的屋檐吗?还记得你们晚自习后偷偷爬墙出来通宵游戏的疯狂吗?还记得你失恋痛苦时,他给你体贴递来的利群香烟吗?

    生活,如果真的一成不变,那么,我至少希望他曾经年轻过、辉煌过、默默地真心过……

    第三更送到,这一章少了点,但我不想为凑字数而多写。

    记住,我们永远的朋友。

    生命,因为朋友而伟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