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前有鼻涕甩我脸,后有毒气喷我鼻

    当我迷迷糊糊醒来之时,就见到我的大老板,也就是被后人称为“乱世之枭雄,治世之能臣”的曹操,正趴在我病弱的身上,大哭着道:“奉孝死,乃天丧吾也!……”

    我菊花一紧,心中把曹操家的所有女人都问候了个遍,哭哭哭!哭你妹啊,大爷我不是好好的吗?

    不等曹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鬼叫着,我重重咳了几声。

    这一咳不得了,曹操还有在灵堂里所有的人都齐齐大叫了一声,像看鬼一样地看着我,那慌乱的神情别提有多紧张了。

    我慢慢地从灵柩中爬出来,苍白的脸上恢复了几分血色,摆了摆手,轻声道:“诸公不必惊慌,郭嘉福星高照,寿未尽也……”

    曹操踉跄一下,果然是个长得又矮又丑的家伙,不过不错,高帅富的男人我向来不喜欢,我的大老板越猥琐越好(但是一定要有脑子哦,不然我不跟着白混了)。

    只见他颤颤巍巍地走过来,似乎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忽然甩起大手就给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子,可能是感觉到很疼,终于相信自己不是在做梦,于是激动地抓着我的手臂,哭着说道:“奉孝,汝真乃吾之奉孝?”

    望着这个比我大了整整十五岁的老家伙如此真情流露,想起历史上两人情深义重,君臣相谐,我不禁颇为感动,拍了拍曹操的肩膀,沉声道:“明公!郭嘉今生只愿与明公策马疆场,横扫**!时值天下未定,郭嘉又岂忍独留明公于乱世之中?吾乃郭嘉,郭奉孝也!”

    曹操老泪纵横,可能是太过于高兴,一条青黄色如小虫一般粗壮的鼻涕恶心地流了下来……

    他重重拍了拍我的后背,豪气顿生,飞快地转过身,面对惊立在当场的文官武将们挥了挥手,激情四溢道:“吾重得奉孝,乃曹某之大幸!诸君之大幸!天下之大幸!传我号令,今夜设席摆宴,重赏三军!兴歌载舞,不醉不归!共贺奉孝死而复生!”

    可能,不,铁定是转身的时候用力过猛,曹操嘴唇上挂着的鼻涕因为地心作用,被他惨无人道、卑鄙无耻、恶心至极得甩了出去,正好甩到了我“清秀无比”的脸上!我刚才因为正忙着偷乐(重生到了郭嘉身上,还不意味着荣华富贵、妻妾成群?意淫中……),一不小心乐过了头,咧着嘴偷笑,想不到曹操这个王八羔子……

    那条又青又黄的鼻涕无声无息地、似一块过夜的大麦饼稳稳当当地盖在了我的俊脸上……我……

    老子因为太过羞愤,再次昏迷过去……

    ——————这是蛋疼的分割线——————————

    夜晚,我再次“坚强”地苏醒过来,转过头一看,我的床上多了一个人!

    正是曹操这“罪魁祸首”!

    我心中大惊,以为曹操有龙阳之好,想要搞基?!待看到他像死猪一样地打着呼噜,我才定了定心神。

    历史上关系好的君臣常有同卧共寝之谊,而郭嘉与曹操亦兄亦友、患难与共,却不幸英年早逝,令曹操老年无依,以致公元208年大败于赤壁,曹操曾叹道:“若奉孝在,不使孤至此!哀哉奉孝!痛哉奉孝!惜哉奉孝!”

    我披了件外衣,静悄悄地走出房门。

    屋外繁星点点,月光皎洁,大地一片清幽……

    我叫郭小柔,二十六岁,是名“天朝”大学生。因为比较女性化的名字,从幼儿园开始受尽嘲笑,但我渐渐麻木,读大学的时候还因为名字特别,泡到了校花。

    虽然最终我没能将校花推倒,但是我还是在吧通宵的包厢里成功地摸到了她的小小的粉红色的咪咪以及得到了人生第一次舌吻。这对当时还是处男的我来说,无疑是种大大的激励。

    可惜后来校花因为我没钱给她买“爱马死”包包和我提出了分手,我望着她一扭一扭挺翘的屁股,性感的黑丝长腿,美丽的背影一点一点淡出我的视线,而后她弯身钻入一辆车型为“别摸我”的豪华轿车,华华丽丽地扬长而去。

    那天我开始明白,真爱根本是种奢侈品,中国人民消费不起。

    后来我断断续续地泡了几个妞,我秉承着“男人是下半身动物”的天家至理,充分利用周末的黄金时间段,与她们转战宾馆,彻夜补习,特别认真,花了父母不少血汗钱,每次打电话要生活费的时候总说:教材贵啦,没办法啦。

    或许那时候我还真不明白生活的意义,每一次的堕落注定要为未来的前程买单。

    有人说,大学是恋爱的天堂。呸,我觉得,是为今后的婚姻生活提前预演的彩排。

    毕业后,我陆陆续续换了好几份工作,可惜都做不长。每个月拿着两千块工资,当着凄楚的月光族;如果不交女朋友,宅在家里玩电脑,不抽烟不喝酒,一个月可能还能存几百块钱。可惜买不起房子,动辄上百万的坑爹房价,让我到了二十六岁还没娶到媳妇。

    你想问我是怎么穿越来的是吗?

    我也一头雾水。

    大概是情人节的前天,下着大雨,雷电交加。我不顾这恶劣的天气,兀自欣赏着苍老师的精彩表演……忽然脑一晕,电脑被击成了稀烂,我迷惘地抬头一看天,窗外一道很光很亮很黄很暴力的雷电嬉笑着又砸到了我的脑袋瓜上……

    哦!看岛国电影果然是会被雷劈的啊!

    ……

    (以上是我的回忆部分)

    在屋外呆久了,还是感觉到比较冷的。郭嘉这厮的身体真得很不怎么样,我打了哈欠,有点困了,于是回屋准备躺到床上继续睡觉。

    我的大老板曹操可能是喝高了,正侧着身对着墙壁打着呼噜。

    我坏坏笑了笑,看着曹操正对着我撅起的屁股,很想恶作剧地踹几下。

    没等我使坏,我就听见刺耳的“嗤----”一声,旋即闻到一股恶臭,终于迟钝得反应过来:曹操这王八蛋在放屁!

    当时,我的英俊的小脸蛋离他的屁股不到五公分;他的菊花吹出的毒气使得他白色的亵裤鼓成一个山坡状;他吃酒的时候可能啃了很多鱼肉,所有他的屁味中带着浓厚的鱼腥味。

    前有鼻涕甩我脸,后有毒气喷我鼻!

    就算你是我的大老板,老子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善罢甘休。

    我大叫一声,愤怒地咆哮道:“曹操,我日你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