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庆祝那子虚乌有的宝宝即将到来

    野蛮娇妻宠不得,庆祝那子虚乌有的宝宝即将到来

    所以,当南宫老爷子的目光落在宋唐虞身上的时候,他寒毛都竖起来了。( .?爱夹答列

    第一时间,出现在宋唐虞心中的就是,他死定了!

    果然啊!

    “唐虞,你听到了么?莲华都说你跟阿紫丫头该生孩子,那么就趁着将要到来的暑假,你带阿紫丫头提前去度蜜月吧!”南宫老爷子的话可是不容置疑的。

    南宫老爷子在南宫家就是帝王一般的存在,任何人都必须要听他的樯。

    不管老的嫩的,都是一样,就连南宫莲华都一样,宋唐虞还能躲到哪里去?

    而且在宋唐虞想要开口的时候,南宫老爷子又说,“别想着给我找什么借口了,如果你还把我当你外公的话,你就听我的。我八十多了,已经没有多少日子可以活,我只是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见到你们一个个都成家立业,让我还能多看几眼我可爱的曾孙们。唐虞你说,我这要求很过分么?”

    这种话,又要宋唐虞怎么能说过分晶?

    南宫老爷子毕竟吃过的盐可是比他们吃过的米饭还要多,说出这话,就是要堵住他的嘴,让他说不出话来反驳!

    事实上,宋唐虞就是说不出话来反驳!

    他眉头紧蹙,刚才都到了嘴边的各种借口的话立即都咽回去,就算是真的很不愿意,但是这种时候根本就不能拒绝老爷子。

    除非他不想活想死了,因为就算南宫老爷子不责怪他,其他的长辈一人一句都已经用口水将他淹了,更不要说这里还有南宫莲华这个大人物呢!

    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南宫莲华,但是很显然,现在就是得罪了他!

    而且不是自己得罪了他,而是他那所以的未婚妻小姐得罪了他,现在想要逃都逃不掉!

    所以,他只好微微叹息着说,“外公,你别总是说这种晦气的话,你长命百岁,阎罗王都不愿意收你呢!所以啊,你一定能够见到我们的孩子出生的!不只是我的,还有澜景他们,你一定都可以看得到。”

    场面话,谁都会说,宋唐虞也不是笨蛋,他可也是一个有学识的人,他外公现在究竟想要听什么,他当然很清楚,清楚得不得了!

    而哄老人家开口,就是他现在要做的事情!

    尽管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是他脸上还是笑盈盈的,装作很乐意!

    天知道,这真的很难过啊!谁能来打救打救一下他?

    南宫老爷子深深叹了一口气,这才开口跟他说,“我也是这样子希望,但是岁月不留人,澜景现在还小,我就不期盼了,我现在就盼着你而已,你可不要让我这老家伙失望了。”

    所以,意思就只有一个,现在就是要你生孩子,就是在等你的孩子!

    压力还真是大,宋唐虞心里都在流汗。

    老爷子现在就是要整死他就是了,难道孩子是那么容易生的么?

    就算他努力一点,也要给个对象他来努力吧?

    但是……

    对上老爷子真诚的目光,他还能说什么?他除了点头,他什么都不能了啊卧槽!

    赵紫槐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也眉头紧蹙。

    她真的很想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应该是说没有她的事情,但是,在宋唐虞点完头以后,老爷子的目光就落在她的身上,分明就是要得到她明确的答案啊,这要她怎么办?

    她就知道南宫莲华刚才那笑容绝对不是没有什么,果然啊!这是要逼死他们么?

    果然,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南宫莲华!

    可是,她那也不算太大罪吧,老天怎么就这样子玩她了?

    而南宫老爷子这时候正对她说,“阿紫丫头,你呢?你也不希望见到老爷子我失望吧?你也会给我努力帮唐虞生个小胖子对吧?”

    老爷子这是怀柔政策,脸上噙着呵呵的微笑,装出一副慈祥的模样,让人没办法说出拒绝的话。

    赵紫槐笑容很僵,说好也不是,不好也不好,这要她怎么办?

    她赶紧看向另一当事人宋唐虞,让他赶紧说句话啊,难道真的要答应他们给他们生个小胖子出来么?

    怎么可能?!开什么玩笑了?!

    但是,宋唐虞现在也是头脑空白,什么办法都想不到,而且刚才老爷子还跟他说了那种话,他现在就只能装作妥协了,不然还能怎样?

    所以,他立即转过头去,不看她,因为他救不了她啊!

    赵紫槐顿时牙痒痒的,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点用处都没有!

    没办法了,她只好将求救的目光落在殷溪桐的身上,在这里就只有桐桐能够救她了。

    如果桐桐不帮她的话,她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先不说生孩子,就说一同度蜜月……卧槽,越想越觉得恐怖啊!

    要她跟宋唐虞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而且还是要待很长一段时间,她觉得很痛苦,真要命!

    但是殷溪桐才刚想说话,就被南宫莲华握住了手,轻轻一拉,分明就是在跟她说不要多管闲事。

    他的目光是那么的炙热,那么的专注,殷溪桐根本就没法子拒绝,所以只好用抱歉的眼神看着赵紫槐,她现在也是爱莫能助了。

    而且,她原本就非常希望她跟宋唐虞凑成一对,让他们两个人戏假成真,那当然是最好的!

    所以啊,阿紫,真的很对不起,她还是跟宋唐虞赶紧生个小胖子出来吧!

    赵紫槐牙痒痒的,这种时候原来连好朋友都没有用啊!

    亏她还把殷溪桐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还以为她能帮自己一把,结果还是失望了。爱夹答列

    呵呵,好朋友啊好朋友,结果都还是重色轻友的家伙!

    “阿紫丫头,你不愿意么?”南宫老爷子一脸失望的看着她。

    因为她没有开口说话,所以南宫老爷子不知道她心里所想,只不过他当然不可能给她机会让她说不,他老人家可是精明得很呢!

    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露出这种神情,阿紫丫头一定会妥协的!

    果然!

    赵紫槐觉得压力很大,拒绝的话说不出口,答应的话更加说不出口,只是哭丧着脸。

    一旁的南宫安晴终于忍不住开口,“爸,你也别把他们俩逼得太急了,生孩子是必然的,只是能不能怀上也不是他们说了算。我赵紫槐还以为她会这么好帮她说话,结果却还是要她跟宋唐虞两个人单独出去旅游,她不要行不行啊?

    南宫安晴又看着她,微笑道,“阿紫,我说的很对,是不是?你会跟唐虞一起去度蜜月的,对不对?”

    赵紫槐扯动嘴角动了动,想要笑都笑不出来。

    南宫安晴又说,“我们也不逼你们,生孩子的事情顺其自然。当然,最好就是在这次旅行中换上孩子了。反正,该怎样计划都是由你们,但是在你们俩正式结婚之前,我还是希望你们把孩子怀上,懂么?”

    她能不懂么?她真的很不想懂啊!

    结果说来说去还是要他们生孩子,就只是迟早的问题而已!

    她现在唯一能找的就是宋唐虞,要他别那么早就放弃啊,因为她绝对不要跟他生孩子!

    可是,宋唐虞原本早就已经放弃了挣扎了啊,就算赵紫槐现在求他,他都没办法!

    所以,他给她的眼神也是让她别挣扎了,反正这次所谓的蜜月之旅已经决定好,根本就没法子改变!

    生孩子什么的话都是他们在说,但是要生的人是他们两个人,只要他们两个人不屈服不久行了?

    他们总不能看着他们两上*床生孩子吧?

    所以,先妥协是对的!

    赵紫槐一脸郁闷,不就是怂恿了桐桐一句话么,南宫莲华怎么可以这么狠?

    明明知道他们是玩假的,但却还是设计让他们两个人去度蜜月,居心何在啊?

    现在,就是为了报复她对吧?

    这一刻,赵紫槐真的欲哭无泪了,哀怨的目光落在那边照顾着妻儿的南宫莲华身上。

    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这么狠呢?

    这时候,南宫莲华抬眸与她对视了一眼,抿嘴一笑。

    赵紫槐顿时一惊,身子都颤了颤,赶紧转移目光。

    她刚才绝对不是在责备他,更加没有用哀怨的眼神看着他,绝对!

    所以啊,别再来整她了,不然她就真的要哭了!

    而长辈们都已经在庆祝,庆祝那子虚乌有的宝宝即将到来。

    赵紫槐只想说,他们都疯了!

    就这样,赵紫槐的暑假就被安排好要跟宋唐虞出去旅行了。

    这话题过后,南宫老爷子还是紧抓住他们不放,这一次又落在殷溪桐的身上。

    “那么桐桐,你也努力点,争取快点怀上第二胎!”

    老人家还是希望家里孩子多一点,而且现在妞妞也大了,给她找个伴也是不错的选择。

    殷溪桐顿了顿,在心里说了句不要,但是表面上她根本就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对着南宫老爷子微笑,一句话都没说。

    心想她肚子上那道疤痕还很新呢,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想要第二胎?

    一个妞妞就够忙活了,还来第二个?她才不要,她还想要活命的!

    南宫老爷子是当她答应了,心情变得很好。

    他又跟南宫莲华说,“那么莲华,你可要努力一点了,我想我们妞妞也很想有人能够陪着她玩。”

    南宫莲华虽然还没有生第二胎的决定,但是为了不让老人家失落,他只好敷衍着点点头。

    现在一个妞妞已经让他跟殷溪桐亲热的时间减少了,再来一个的话,他觉得他的日子就更不好过。

    所以,第二胎?想都没想过。

    他们夫妻俩难道在一个问题上一致对外,真是可喜可贺!

    在场唯一最舒服的就是段澜景,这种结婚生孩子的事情当然还没有轮到他。

    他才二十岁,才刚慢慢成为男人,娶老婆这种事情还远着呢!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不代表南宫老爷子就放过他!

    南宫老爷子是谁?

    如果南宫莲华是大魔王的话,老爷子就是老魔王了,南宫莲华性格的一部分可是受南宫老爷子的影响。

    所以,老魔王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在场的任何一个人?

    这时候,南宫老爷子就笑呵呵的询问他,“澜景,你呢?都上大学差不多一年了,你有女朋友了么?有的话就赶紧带回来给我看看,知道么?”

    被点名,段澜景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跟他说,“我会的,但我现在还没有喜欢的人。”

    “现在没有没关系,但是再过一两年你也该有了。”

    “我知道。”段澜景很听话的应允,这才是硬道理。

    果然,南宫老爷子也没有追问,他是觉得,段澜景还没满二十岁,交女朋友这种事情,不用着急。

    段澜景就这样子被放过,宋唐虞顿时觉得非常不是滋味,很不爽。

    凭什么他被刁难得才差点要了半条命,段澜景就被问这么一句话就完结?

    这不公平!

    所以,他就故意调侃段澜景,“我们澜景啊,都要二十岁了,还是童子身呢,以后不知道谁会那么好运,成为给我们澜景破处的第一人呢!”

    段澜景闻言,横了他一眼,对于他这种低级的取笑,他没理会。

    明明也只是很普通的属于男生之间的调侃而已,但是有一个人的反应却很大,那就是段澜景的母亲南宫冷情。

    她瞪着宋唐虞,责备道,“唐虞,这种话你怎么可以说出来?澜景是你表外甥,不是你可以嘲笑的对象,他是不是童子身跟你这表舅没有关系!别再给我听到你说这种话诋毁他!”

    此话一出,宋唐虞愕然的瞪大眼,回不过神来。

    其他人同样紧蹙着眉头,不明白她怎么突然反应这么大。

    就连段澜景都蹙着眉头看着母亲,母亲激动得太过反常了,这不就是一件很小的事情而已么?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南宫冷情这才回过神来,也知道自己刚才的反应是大了点,她只是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一旁的段暄立即伸手握住她的手,给她力量支持着她,没事的。

    南宫冷情对着他笑了笑,然后就开口说道,“抱歉,我反应是大了点,我只是不想因为澜景身体不好而被人嘲笑。”宋唐虞闻言,顿时觉得自己犯了大罪,赶紧跟她说,“表姐,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开澜景玩笑的,我以后再也不会说这种话了,你可别生我的气。”

    “没关系,是我反应大了点,你也知道你错了就行了。”南宫冷情回答。

    气氛在他们的互相道歉下也逐渐变会正常,仿佛,刚才那件事情只是意外罢了。

    但是,段澜景一直都看着自己的母亲,心里总是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母亲好像在害怕什么似的。

    她能害怕什么?害怕他会死么?

    虽然他的身体还是经常会生病,但是,相对于从前来说,他现在不是已经很健康了么?这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段澜景想不透,而南宫冷情,只想将心中那种感觉抛弃掉,因为,什么都不会发生。

    南宫莲华默默的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同样有着疑问,但是他没有问出口,静静的将其压在心中。

    这时候,殷溪桐伸手戳了戳他的腰,靠在他耳边跟他说,“南宫莲华,你可真小心眼!”

    南宫莲华闻言,挑着眉看着她,等待她来说说他哪里小心眼。

    殷溪桐睨了他一眼,接着说,“难道不是么?就因为阿紫让我跟她们去旅游,你就设计让她跟虞美人去度蜜月,你真坏,明知道阿紫很不愿意!”

    南宫莲华哼了一声,伸手过去,环住她的腰,轻轻的捏了一下,“我坏?那你是不是想要我对你坏一点?”

    殷溪桐瞪他,“难道昨天你对我还不够坏?!”

    现在她的腰都要在酸痛着呢,这个没节操的混蛋!

    南宫莲华轻笑,靠在她耳边轻声说,“我昨天已经手下留情,不然你以为你还能这么轻易下床?”

    好不要脸的男人啊!

    殷溪桐立即用手肘将他推开,脸都要变成西红柿了!

    南宫莲华笑得高兴,调戏她,就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特别是见到这丫头羞得红了脸的样子,真是让人着迷!

    殷溪桐真是看不惯他这可恶的笑容,仿佛什么便宜都被他沾光了似的。

    殷溪桐在他身边坐不下了,匆匆的将碗里的饭都吃光以后,就率先离席,去找妞妞找存在感。

    另一边的赵紫槐其实早就想要离席了,见到殷溪桐率先行动,她当然也紧跟其后。

    刚才被决定了那么重要的事情,她想她还是要找个地方缓一缓才行!

    不缓,逼死的可是她自己!

    饭后,女人们哄着妞妞,男人们就坐在一起聊各种大事。

    老爷子比较年纪大了,吃过饭休息了一下就回房间休息。

    而宋唐虞也是在确定老爷子休息了以后,他才敢跟南宫莲华商量大事。

    他说,“表哥,看在我这么能干的份上,那什么,假期你不用给我批太多的!”

    最好就是三天两夜,让他跟那丫头熬一熬就过去了!

    南宫莲华原本就是故意报复他们的,又怎么可能会顺他的意,很显然他到了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所以,南宫莲华直接回了一句,“你放心,我会给你一头半个月的假期。”

    宋唐虞一听,愕然的瞪大眼,“表哥,你这是开玩笑的吧?”

    南宫莲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觉得我是会开玩笑的人?”

    就是因为知道他不是会开玩笑的人,所以他才惊悚啊!

    一头半个月?这是要将他逼疯的前奏么?

    他赶紧讨价还价,“其实,我不需要这么多假期的!而且,公司很需要我,没有我的话,可不行的!”

    但是南宫莲华却无情的告诉他,“公司有我跟澜景在,你的工作都交给澜景就行,没有你,都行!”

    一旁的段澜景也睨了他一眼,仿佛在说,他一个人都可以顶替两个他。

    这不是要将他逼得穷途末路么?宋唐虞现在简直就是欲哭无泪啊!

    他扑过去抓住南宫莲华的手臂哀求着,“表哥,你别这么无情嘛!我都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啊,你不能这样子对我啊!”

    “滚开!”南宫莲华一脸嫌弃的甩手,但是宋唐虞就是死死抱住他的手臂不放。

    最后,南宫莲华威胁道,“你再给我闹,我直接给你一整个暑假!”

    宋唐虞惊得赶紧往后退,这是什么让人毛骨悚然的话啊!

    南宫莲华整理了一下衣衫,接着说,“聪明的话,你就接受我的安排,不然,你跟爷爷商量去!”

    宋唐虞一脸憋屈,良久,才抛出一句话,“明明我才是你长辈,你怎么可以对我这样子?我可是你表舅啊!”

    南宫莲华斜睨了他一眼,那目光,明显的嘲弄,“表舅?你觉得你配么?”

    宋唐虞也不由自主的幻想南宫莲华喊他表舅的模样,顿时打了个冷颤,还真是无法想象!

    “总之,我给你选择,要么就半个月,要么一个月,要么一整个暑假!”南宫莲华一副很好商量的模样,只是宋唐虞到现在维持还是想哭。

    什么选择?这不都是摆明的么?他根本就不可能选择一整个暑假吧?

    南宫莲华见他耷拉着脑袋,好心跟他说,“宋唐虞,其实你应该感激我才对!”

    宋唐虞闻言,立即抬眸看着他,他为何要感激他了?

    南宫莲华见他一脸痴呆模样,好心给他解释,“怎么说,赵紫槐都长得不错,配你其实还真浪费了。”

    宋唐虞听到这句话,立即想要反驳,什么叫做配他浪费了?难道他就长得很差么?

    但是又被南宫莲华打断,“我给你这种安排,其实是便宜了你,给你机会占她便宜,甚至是让你跟她培养感情!”在宋唐虞又要说话的时候,再一次被南宫莲华打断,“你着急什么,先听我说完!你想说你为什么要跟她培养感情?难道你不觉得既然要娶老婆,那么娶像她那种单纯的女孩子不是很好么?还是你想要娶个二手货回来?”

    “当然不是!”宋唐虞想也没想就否认。他就像很多男人一样,对一般交往的女人没什么要求,只要长得好身材棒就行,但是对于老婆就不同了,他只接受处*女当他的老婆,他承认他是有处*女情结!

    说真的,赵紫槐是很符合他择偶标准,但是,那个女人……会把他逼疯的啊!

    说什么占便宜的,他只怕自己才占那么一点便宜,就被她打死!

    南宫莲华继续给他洗脑,“反正最后你还是要结婚生子,现在又个不错的人选,难道你不是应该牢牢抓住?你以为像她那种女生很容易找么?你就看看你一直以来交往的都是些什么女人,能娶得回家么?”

    是不能,那些都是二手货,而且他都是逢场作戏……

    宋唐虞顿时一脸纠结,那他究竟要怎样做才对?

    南宫莲华见差不多了,又跟他说,“我是看你是我表弟我才跟你说这么多,不然你以为我会喜欢多管闲事?反正,要不要接受我的建议都是你说了算,没有人强迫你!”

    宋唐虞深呼吸一口气,觉得他说得对,赵紫槐就是很适合结婚的人选!

    而他现在除了她,就没有找到其他更适合结婚的对象了,外公是真的很希望快点见到他的孩子出生,而他当然也很想当爸爸,特别是见到南宫莲华跟妞妞的相处以后,就更加让他想要生个女儿出来玩玩。

    只是,赵紫槐那女人会那么容易被他降服么?

    那丫头,对他可总是一副嫌弃的模样呢。

    要那个丫头心甘情愿的嫁给他,好像真的很困难啊!

    宋唐虞一脸纠结,纠结得一头糟。

    南宫莲华很满意自己造成的结果,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跟他说,“加油吧!”

    而一边的段澜景轻轻的摇了摇头,他就知道宋唐虞是个大笨蛋啊!真是笨得可以,又被他小舅绕进去了,结果怎样死,他等着看!

    夜深了,南宫莲华就带着殷溪桐还有妞妞一同回家,而还在纠结着的宋唐虞也带着什么都不知道的赵紫槐回去,剩下的人也分道扬镳,回到自己温暖的家去。

    殷溪桐一直都在纠结着妞妞还没有叫自己妈妈这个问题。

    刚才她又教了几百遍了,妞妞就是鸟都不鸟她,真是太伤她的心了!

    南宫莲华洗完澡出来以后,就见到殷溪桐趴在床上装死尸,而妞妞早就在一旁的婴儿床上睡着了,小脸睡得香甜,口水都流下。

    南宫莲华从后面抱住了殷溪桐,靠在她耳边轻声说,“你在做什么?”

    殷溪桐翻转身,整个人窝在他的怀里,这才开口,“我们家女儿太偏心了!”

    南宫莲华轻笑,一听她这话就知道她在纠结什么。

    南宫莲华跟她说,“别太纠结了,妞妞很快就会喊妈妈的。”

    “你很得意嘛!”殷溪桐戳着他的胸口。

    南宫莲华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了一下,“我没得意,我只是说事实而已,别想了,睡觉吧,或许明天醒来妞妞就会喊妈妈了。”

    殷溪桐哼了一声,“怎么可能!你哄我呢!”

    知道是哄就好!

    南宫莲华搂住她,扯上被子,“睡吧。”

    他的声音,还真是很有磁性,仿佛有着魔力似的,他说睡吧,她还真很快就睡着了……

    隔天醒来,阳光早就照耀进来。

    她从床上起来,揉了揉眼睛,定眼一看,就发现妞妞已经不在她的婴儿床上。

    殷溪桐眉头一挑,下了床穿上拖鞋就出去。

    果然,她就见到了南宫莲华抱着妞妞坐在沙发上,两父女不知道在做什么,只见到妞妞被逗得呵呵直笑。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