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哎哟喂,她的腰啊

    野蛮娇妻宠不得,哎哟喂,她的腰啊

    那边还糊里糊涂的赵紫槐突然听到她这句话立即清醒过来,赶紧追问,“什么意思啊?发生什么事情了么?桐桐……”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殷溪桐害怕自己会后悔,所以还没等她说完,她就赶紧挂了电话。‖ !!爱夹答列

    她在心里跟赵紫槐说对不起,也跟自己说对不起,愿望成空了。

    外面,躺在柔软大床上的南宫莲华突然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在了浴室那扇门上。

    其实,他刚才一直没有睡,只是在装睡骗那个丫头棼。

    虽然他听不到那个丫头在里面跟谁讲电话,也不知道说什么,但是他也能猜到几分,也知道胜利必定属是自己。

    那个丫头啊,其实心很软的。

    南宫莲华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她,但是没办法,他没法让她跟她那两位朋友出游,而且还是远距离的旅游村。

    他在心里暗自说,下一次,一定找时间好好补偿一下她。

    等殷溪桐出来以后,南宫莲华就继续闭上眼睛装睡。

    而殷溪桐的心思早就飘远了,当然不知道身边这个男人一直都在装睡。

    也许是解决了一件事,所以殷溪桐一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

    而南宫莲华在她睡着以后就睁开眼,轻轻的将她搂进怀里,靠在她耳边轻声呢喃了一句,“对不起……”

    可惜,睡着了的殷溪桐什么都没有听到。

    隔天一早,殷溪桐率先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被他紧紧抱在怀里,怪不得她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她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想要将他的长手长脚都推开,而南宫莲华在这个时候就醒来了,下意识就倾身过去要亲她。

    但是殷溪桐竟然躲开了!

    没错,她竟然躲开了!

    不只是南宫莲华有些错误,紧蹙着眉头,就连她自己都有点回不过神来,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躲开了。

    南宫莲华深深的看着她的眼睛,沉声询问,“你还在生气?”

    殷溪桐想到昨天自己已经打电话给赵紫槐告诉她不去了,心里就觉得失落,也就不想回答他的话。

    南宫莲华眸光一沉,伸手捏住她的下颌,抬起她的脸,与他逼近,“说话!”

    殷溪桐抿着嘴唇与他对视,在心里哼了一声,不知道昨天是谁也是这样子对她呢!

    她现在就是要反抗!都是因为他,害得她对暑假都没了期望!

    南宫莲华看着一脸倔强的她还真是觉得头痛,深深叹了一口气以后,还是放开了她,翻身,自顾自的起来走进浴室洗漱。

    殷溪桐整个人软绵绵的趴在床上,抓紧他的枕头抱在怀里,深深呼吸一口气,满满都是他那熟悉迷人的气息。

    不是故意要跟他斗气,就是觉得胸口有些赌,还有,她现在全身还在酸痛着,仿佛都在提醒着她昨天她遭受了什么可恶的对待!

    哎哟喂,她的腰啊!

    等南宫莲华从浴室出来以后,殷溪桐还是维持着刚才那个动作。

    南宫莲华走近一看,好家伙,又睡着了!

    他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再次进入梦乡的她,这丫头啊,还真是无时无刻都能够气死人。

    不过,南宫莲华也知道是因为昨天自己过了火的行为让她累着了。

    他将她的课程表拿出来看了一眼,今天早上的课程不多,他就亲自帮她打电话给辅导员请假,让她早上都在家里好好休息,下午才两节课,到时候再说。

    直到南宫莲华要出了,殷溪桐还陷入睡梦中,醒不过来。

    等她终于睡饱醒来以后,时间的指针都快要移向十一。

    当她睁开一只眼睛瞄了一眼以后,蓦地就从床上爬上来,抓过闹钟,还以为自己是眼花看错了!

    但是根本就没看错,就是已经快要十一点了!

    完了完了,已经迟到了!

    当她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洗漱完冲出去以后,刚想要从冰箱里那瓶牛奶喝喝,就发现贴在冰箱门上的便利贴,上面是南宫莲华苍劲有力的字迹:已经帮你请了半天假,先把早餐吃了,再好好休息一下,中午我来接你回学校。1

    殷溪桐随即将目光移向一旁的餐桌,果然,在上面发现被盖住的三文治。

    她知道,这是南宫莲华亲手做的,独一无二的早餐。

    心里头那么一点的埋怨,在见到他的爱心早餐的时候,已经消失得差不多。

    好吧,她承认,这个男人就是懂得怎样让女人开心。

    那种宠爱,真的是她抵抗不了的。

    等她吃饱喝足以后,所有的不满埋怨都消失不见,而且还在渴望快点见到他。

    跟他闹情绪,真的是一件让自己心情难过的事情,所有,她还是乖乖的当他听话的小女人吧。

    在客厅打开电视坐了一会,她突然就想起昨天被自己关机了的手机,于是赶紧冲进卧室将手机找出来。

    一开机,电话就来了,要不要这么准时啊!

    电话是夏乔打来的,殷溪桐不用接听都知道应该是什么事情。

    “喂,乔爷……”

    她才刚开口,那边的夏乔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桐桐,你终于开机了!你知道你吓死人了么?干嘛关机啊!还有,你今天干嘛不回学校啊?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昨天把出国旅游的事情跟你男人说了?他反对?他揍你了?还是怎么样你?你现在还好吧?能下床么?”

    殷溪桐耐着性子听着她说了一大堆,都一头的黑线,真心无语中。

    待她说得差不多了,她才开口,“你能喘口气再说么?还有,你这么多问题,你要我怎样回答?”

    “慢慢回答啊!”夏乔理所当然的回答。

    殷溪桐很无语,但还是耐着性子一一回答,“我早上睡过头了,南宫莲华帮我请假,还有,你猜对了,他不准我跟你们去欧洲。”

    “我就知道我猜得没错!”夏乔洋洋得意,又接着问,“那他有惩罚你什么了吗?不然你干嘛会睡过头?”

    殷溪桐闻言,脸色不由自主的绯红,想起刚才洗漱的时候见到被咬的嘴唇结疤明显,她就很无奈。

    心想,这样子的她,还是连下午的课都请了吧!真心没脸去见人了!夏乔没听到她的回答,就知道自己猜得没错,随即暧昧调戏,“哦,看来有人昨天过得很滋润嘛!是不是都在筹备第二胎了?”

    “乱说什么啊!才没有!”就算是事实也不能承认,谁让她的脸皮就是这么薄!

    当然,那事实是说昨天过得滋润,而不是准备生第二胎。

    而夏乔也不用她承认,因为她知道自己猜得绝对没有错,于是八卦询问,“桐桐,你老实说,昨天你被欺负得很惨,今天见不得人么?”

    “乔爷!”怎么会有这么没眼色的闺蜜啊!明知道她脸皮薄呢,还总是开这种玩笑,好可恶!

    “哈哈,我就知道我猜对了!”电话里头传来乔爷得意的笑声。

    殷溪桐牙痒痒的,“我不跟你说了,再见!”

    也不管对方的反应,殷溪桐赶紧将电话挂了,免得再听到别人的嘲笑。

    她扔下手机,伸手摸摸自己的唇,然后就冲进了浴室,对着面前那面大镜子仔细的照了照,呜呜,真的好明显啊!

    不行,一出去被别人一看就知道昨天她经历了什么,那太丢脸了,她丢不起这个脸!

    所以,她又冲了出去,直接给南宫莲华打电话。

    那边,南宫莲华正在开股东会议,手机开了振动放在桌子上,现在正在听一名高管在汇报工作情况。

    就在这时候,手机震动了起来,连身边周围的人都注意到。

    他没在意,往手机屏幕上睨了一眼,一见到是殷溪桐的来电,他就举起手扬了扬,让那名高管停下来,然后拿起手机接听,“喂。”

    “南宫莲华,我下午也不要上课了,你帮我请假!”殷溪桐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自己的要求说了再算!

    南宫莲华也没废话,直接就回了一个字,“好。”

    殷溪桐等听到自己满意的回答以后就挂了电话,电话低头的嘟嘟声让南宫莲华眉头紧蹙。

    不过,他还是拨通了另一通电话,再跟殷溪桐请假。

    周围的股东高管纷纷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能够让他在会议上接的电话不多,那么就说明了打电话来的人很重要。

    其他人是不敢八卦,但是那可不包括宋唐虞。

    只见他等南宫莲华挂了电话以后,就挤眉弄眼的调笑,“是不是桐桐打来的?丫头又偷懒要你帮她请假啦?还是昨天被你折腾得到现在都起不了床?”

    坐在他对面的是段澜景,听到他的话之后都忍不住抬眸睨了他一眼,那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分明就是同情。

    而南宫莲华正冷冷的睨了他一眼,沉声道,“现在是工作时间,谁给你说私事的权利?说,上次吩咐你的事情做得怎样?”

    宋唐虞立即苦着一张脸,他这个当老大的在工作时间不都接了私人电话么?他不过就是八卦一下,就无辜的中枪了,真可怜!

    会议进行到中午休息,南宫莲华一说散会,众人就收拾东西准备去吃午餐。

    而南宫莲华也准备回家,带家里的丫头去吃点好吃的,免得她还在生他的气。

    但是,南宫莲华才刚从会议室出来,就被迎面走来的人弄得一怔,在看清是谁的时候随即紧蹙着眉头,“你在搞什么鬼?”

    来人是斐尓,只见他大热天的将自己整个人都抱起来,又是帽子又是口罩又是墨镜,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是哪里来的神经病!

    宋唐虞也在一旁取笑着,“我说斐尓,你这是去哪里当贼回来么?”

    斐尓才没空理会他的问题,目光一直都落在南宫莲华的身上,直接跟他说,“莲华,我是来帮忙的,你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做的么?”

    他满腔的热情,但是南宫莲华却泼冷水,“我什么都不需要你做,不想被亚当古伯勒抓回去的话,你就给我老实待在慕霄家里。”

    斐尓撇撇嘴,“我一直待在那里都不是办法啊!亚当那家伙不是已经知道我的去向了么?他如果直接冲上门将我带走怎么办?所以我想来想去,还是在你身边最安全!”

    “我不乐让将你待在我身边,滚远一点!”南宫莲华都懒得给他白眼,越过他准备离开。

    斐尓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不让他走,“南宫,别那么无情嘛,我就只能靠你了!”

    南宫莲华将手抽回来,往他睨了一眼,冷哼一声,“你自己明明很清楚,我让你待在慕霄家,只是把你当筹码,你还靠我什么?”

    斐尓顿了顿,却执着的说,“我知道你把我当筹码,但是亚当是不可能因为我而答应你的要求的,我在他心目中只是垃圾一样的存在,还不如让我帮你更有价值呢!”

    斐尓也不想贬低自己,看低自己,但是这就是事实,他也不想欺骗自己。

    南宫莲华轻哼一声,“帮我?你能有什么价值?你能让古伯勒家族答应跟我合作?”

    斐尓闻言顿时语塞,咬了咬下唇,接着说,“虽然我是没办法,但是我可以帮你别的……”

    “免了,我现在只需要这个。”南宫莲华在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之前就打断了他的话,拒绝了他的好意。

    斐尓有些泄气,“别这样子嘛,我还是有我的价值的,你就考虑看看呗!”

    “没必要!”三个字,简明扼要。

    斐尓却不死心,“那你是要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亚当抓回去?”

    南宫莲华突然对他一笑,笑得他毛骨悚然,然后南宫莲华的话就传进他耳中,“还是你要我打包将你送回去?”

    斐尓顿时一脸委屈,“帮我一把你会死么?”

    南宫莲华还真的认真的点点头,“会死!”

    斐尓霎时间说不出话来,眉头纠结着,良久才开口说道,“如果你不帮我的话,我迟早都会被亚当抓回去,你的绝情我也见识到了,但是我能不能跟你做笔交易?”

    南宫莲华原本都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是听到他这话以后,眉头一挑,有点意思,“做什么交易?”

    他深深的看着他,仿佛在提示他,如果不是有意思的交易的话,那他还是别开口了。斐尓说,“我跟亚当回去,努力说服他跟你合作,然后,你想办法让我离开古伯勒家族,到你身边帮你办事,怎么样?”

    南宫莲华盯着他良久,询问道,“为什么你非要跟在我身边?你在打算着什么?”

    斐尓忍着翻白眼的冲动,跟他说,“我能有什么打算?我的目的一直都很明确的不是么?我想要离开古伯勒家族,我想过自由的生活!”

    如果继续留在古伯勒家族,他根本就没有自我,也没有人允许他有自我,他的人生早就被安排了一切,但是他真的不想过上傀儡的生活。

    南宫莲华打量着他,分析着他这话的真实性。

    斐尓见他的表情就知道有戏了,赶紧接着说,“怎样?要跟我交易么?当然,我不会让你吃亏的,如果我真的能帮你说服亚当的话,那时候你才遵守你的承诺,行么?”

    听起来,是没有什么损失,南宫莲华耸耸肩,“那就看看你的表现了。”

    斐尓立即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当然,他也不能保证自己能不能够说服亚当,他这也只是死马当活马医而已!

    反正结果都是要被抓回去的,那么就赶紧能有什么对策就有什么对策了。

    南宫莲华看了看手腕的腕表,就跟他说,“话都说完了?那就滚吧!”

    斐尓点点头,又将口罩戴上,整理好自己的仪容以后,这才离开。

    南宫莲华也准备回家去接殷溪桐,刚才在一旁听完了全程的宋唐虞忍不住询问,“表哥,你相信他?”

    南宫莲华边走边说,“我信不信都无所谓,关键是他能不能帮我,到时候就知道他值不值得相信。”

    宋唐虞摸摸鼻子,撇撇嘴,知道他自有分寸,他也不罗嗦了,但是他依然跟在他的身边。

    南宫莲华忍不住蹙眉,往他睨了一眼,“你跟着我做什么?”

    宋唐虞理所当然回答,“你不是去吃饭么?我当然是要跟你一起去啊!”

    “我要回去接桐桐,没空理你!”意思是让他哪儿凉快哪儿去!

    但是宋唐虞却跟他说,“反正你接完桐桐后都是要出来吃饭的,那么就大家一起热闹点啊!”

    南宫莲华闻言,斜睨了他一眼,“大家?”

    宋唐虞干笑几声,“还有赵紫槐那丫头么!我妈让我中午要多跟她一起吃饭,我这不是不想单独跟那丫头见面么?反正人多热闹点,你说对吧?”

    南宫莲华却冷哼了一声,想起了那两个丫头鼓吹殷溪桐跟她们出国旅游的事情,他脸色就沉了几分。

    如果不是那两个丫头的鼓吹的话,估计殷溪桐绝对不会想着要出去旅行。

    昨天那丫头又是哭又是闹的,全都是因为另外两个丫头的错!

    宋唐虞看他脸色不佳,有些胆怯的开口,“你脸色挺难看的,这是怎么了?”

    南宫莲华侧头睨了他一眼,“你说呢?以后让你老婆离我老婆远一点,别总是给她灌输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莫名中枪的宋唐虞无辜的看着他,“这跟我绝对没有关系!那只是未婚妻,绝对不是我老婆!”

    南宫莲华哼了一声,“你以为你还有选择?”

    虽然知道大魔王在生气,但是宋唐虞还是不怕死的八卦着,“到底怎么一回事啊?赵紫槐那丫头有跟桐桐说什么么?”

    南宫莲华都懒得跟他说,但是刚上车,他就想到了一些事情,就重新下车跟宋唐虞说,“你说一起吃饭对吧?行,你们先去订位,我等下带桐桐过去!”

    话音一落,他就坐上车扬长而去。

    宋唐虞一额头的汗,心想自己刚才应该没做错事吧?

    但是,他怎么会有不好的预感呢?

    虽然觉得感觉不对,但是宋唐虞努力忽视,然后也开着车去把赵紫槐接过来。

    四个人最终在餐厅里会面,而殷溪桐在见到赵紫槐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往身边的男人睨了一眼,他是不是想着什么诡计了?

    而赵紫槐在见到她的时候,什么都没想,还很热情的向她招手,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殷溪桐在心里摇摇头,她的第六感一直都很准,南宫莲华一定在盘算着什么!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