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化身为野兽

    野蛮娇妻宠不得,化身为野兽

    南宫莲华从来都不会亏待自己的女人,即使有时候自己会被她气得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对她的好,从来都没有改变,就像现在。( 。@1

    怕她饿,南宫莲华很快点满了一桌都是殷溪桐喜欢的食物,之后还亲自服务。

    虽然刚才她是在假哭,但是眼泪不是假的,南宫莲华现在是有点补偿的意思。

    而殷溪桐,在见到满桌的美食的时候就已经忘了自己在生闷气的事实,非常享受来至于他的服务。

    现在,天天都接受他对自己的宠爱,殷溪桐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棼。

    如果以后某一天他不再宠爱她的话,估计她会很失落,而且会伤心。

    当然,她也相信不会有那么一天。

    吃饱喝足以后,殷溪桐满足的摸摸饱胀的肚子,跟他在一起,从来都不怕吃不好搓。

    最后,上了一个水果盘,用来消化消化。

    殷溪桐一边用叉子叉了一颗圣女果,一边抬眸偷偷打量着面前喝着茶的男人,还在绞尽脑汁想着要怎样才能让他答应让自己跟闺蜜一同出游。

    南宫莲华只是看着她的表情就能知道她现在心里所想,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他知道,这丫头会憋不住的。

    果然,过了一会儿以后,殷溪桐就旧题重提,“南宫莲华,你真的不能答应我么?”

    南宫莲华没有看她,将杯子放下以后,开口说道,“答应什么?”

    明明是懂,却假装不懂。

    殷溪桐瞪着他,知道他是故意的,所以她一字一句的跟他说明白,“我要跟阿紫她们出去旅游的事情。”

    南宫莲华等她说完以后,就回了她两个字,“不行。”

    还是那么的冷酷无情啊,殷溪桐真的想哭。

    但是她这一招已经用过了,根本就没用,这个男人还真可以这么绝情!

    南宫莲华看着她耷拉着脑袋,接着说,“别再想了,你再怎么说我都不可能答应!”

    他一说完,殷溪桐就瞪着他,南宫莲华又补充了一句,“别再瞪了,你再瞪我都没用!只要我是你老公的一天,你就别想我会答应你!”

    殷溪桐气呼呼的回了一句,“那是说你不是我老公的话,我就可以去了吗?”

    话一出口,殷溪桐就后悔,她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这种话又怎么可以乱说?

    果然,南宫莲华的脸色一变,凤眸都冷了几分,冷得殷溪桐都不敢与他对视,赶紧将头低下。

    南宫莲华在她看不到的时候抿嘴冷笑一声,看来,是他太纵容这个丫头了,让她都变得有些无法无天,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敢说出口!

    果然,不给她点教训,她都不会记得,她的丈夫叫做南宫莲华!

    殷溪桐虽然没有看他,但是都能够感受到来至于他那双冷冽的凤眸中传递过来的冷光,只知道自己终于将他真正的惹怒了!

    怎么办?

    她心里忐忑不安,真想回到过去,就那么几分钟之前,赶紧将话都收回去啊!

    “桐桐,你真厉害,厉害到我都忍不住要为你鼓掌!”南宫莲华的声音传来,殷溪桐却胆怯不安。

    他又说,“我不是你老公?我告诉你,你一辈子都别想!”

    话音一落,他就招手让侍应过来结账。

    殷溪桐全程都低着头,他身上的火苗都往她身上烧了。

    呜呜,她真的不是故意说错话的!现在说对不起还来得及么?

    很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离开的时候,南宫莲华都没跟她说一句话,直接起身就离开。

    殷溪桐是感觉到他走了才赶紧追了上去,苦着脸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心里一阵惆怅。

    这男人不生气的时候很和蔼很温柔,但是生气了就完全变了一个人,对她的冷漠真的让她狠难过,但是这是她的错,她真想给自己一巴掌,怎么可以说出那种话了?她是笨蛋啊笨蛋!

    就算是坐在车上,南宫莲华都没有跟她交流。

    那种压抑的氛围让殷溪桐的心越来越难受,偷偷的看着他,但是他真的没往她瞄一眼,殷溪桐顿时很失望。爱夹答列

    她不喜欢他用这种态度对她,因为她的心会痛。

    为了讨好他,她咬了咬下唇,然后伸手去轻轻的拉扯他的衣摆,用软绵绵的声音跟他撒娇,“你生气了?别生气好么?我知道错了……南宫莲华……”

    可是,她的撒娇讨好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回报。

    南宫莲华不仅没有看她,而且还跟她说,“松手,我在开车,没空跟你闹。”

    殷溪桐一肚子的火气,但是又不能发泄出来,只能咬住下唇瞪着眼前的男人。

    太可恶了,连她的示弱都不看在眼里,怎么可以这样子对她?

    这种压抑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回到他们的家,殷溪桐往车窗外睨了一眼,又忍不住跟身边的男人说,“我们不用回去大宅把妞妞接回来么?”

    有妞妞在,他的态度应该不会那么冷漠了吧?

    切,生气的男人还真可怕!

    南宫莲华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解开安全带直接下车。

    殷溪桐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眉头紧锁,也跟着一同下车,跟着他回家,心里还在想着要怎样才能让他不再生气呢?

    只是,当她走进家门,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就已经被南宫莲华整个人压在了大门上。

    那一下的撞击,差点就将她撞懵了,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他炙热的吻突然就落下,带着一点惩罚的味道肆意吮*吸轻咬着她的唇。

    殷溪桐傻了,愣着的被他压着亲吻,不明白明明还在生气的人怎么突然发情了?

    “唔,痛!”唇瓣突然被咬,痛得她痛呼出声。

    南宫莲华捏住她的下颚,边吻边说,“在我吻你的时候,你给我认真一点!”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南宫莲华根本就没有给她思考的机会,让人窒息的吻再次落下,仿佛要夺走她的呼吸,让她全身的感官都围绕着他的唇,他的手走。

    这样子,太疯狂了吧?!他们现在还在客厅里呢!落地窗的窗帘放下了没?

    虽然这种时候是不应该想这种问题,但是当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开始脱自己的衣服的时候,殷溪桐不得不这样子想。她可不想被别人免费看一场激情戏,而且,他就算发情也温柔点好么?

    哗啦一声,南宫莲华直接将她的衣服撕了。

    殷溪桐默然,过了那么几秒钟才回过神来,微微挣扎,“你……把我衣服弄坏了!”

    谁知道她的话刚说完,南宫莲华就将头埋在了她的颈项,用力的在她白嫩的脖子上咬了一口,痛得殷溪桐想要流眼泪,挣扎的更厉害。

    “你干嘛?!痛!”

    等南宫莲华抬起头来的时候,殷溪桐已经泪汪汪,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希望他别化身为野兽啊!

    但是今天南宫莲华很显然就是要化身为野兽,见她痛了,他不仅没有停手,直接又大力的啃吻上她的唇,那略带粗暴的动作把殷溪桐弄痛,但是隐隐约约又觉得很爽。

    那一刻殷溪桐才知道,原来自己是抖m啊!

    随着衣服被撕毁,然后从自己身上落下,殷溪桐已经懒得挣扎,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是不会放过她的。

    只不过,她就只有一个要求而已!

    “能不能,进房间?”殷溪桐略微颤抖的声音传进他耳中。

    南宫莲华闻言,那埋在她胸口上忙碌的动作顿了顿,抬眸睨了她一眼,在殷溪桐以为他要带自己回房间的时候,他却直接将她迈着走向阳台前的那一排落地窗。

    那一刻,殷溪桐吓懵了。

    如果窗帘不是好好的都放下来的话,她一定会大声尖叫,但是,南宫莲华接下来的动作更让她想要尖叫!

    因为,她竟然将她压在了落地窗上,隔着窗帘感受着落地窗的冰凉触感,就着这姿势将她占有!

    他疯了!

    这就是殷溪桐现在的感觉!

    南宫莲华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削瘦强劲的腰身开始卖力的摇摆了起来,大手将她的腿抬起来,扣住自己的腰身,让自己跟她更加紧密的靠在一起。

    强劲的力度将她撞得连落地窗都啪啪响,窗帘也有种被挪开的感觉。

    疯了,要疯了!

    殷溪桐只觉得全身都陷入了疯狂的快*感当中,却又无比的甘心身后的落地窗会不够坚实,被他们这强度的动作撞得破碎,她又担心窗帘会移开,被别人从外面观看到他们在做什么。

    殷溪桐甚至紧咬住下唇不敢呻*吟出声,明明知道隔音设备很好,但是她就总有种会被别人听到的感觉。

    这各种感觉混合在一起,却又形成了一个字,爽!

    殷溪桐觉得,南宫莲华不疯的,她都要疯了!

    直到南宫莲华痛快淋漓的在她的体内发泄之后,他们这要命的运动才停下来。

    一直单腿支撑着身子的殷溪桐在他停下来的时候,她就全身发软,根本都站不住了,如果不是被他及时抱住的话,她真的会滑座在地上。

    这一刻,殷溪桐连一句话都没力气说,全身大汗淋漓,好累。

    但是她以为停止的运动,却在南宫莲华将她抱回房间放在大床上的时候再次开始。

    而且,他更加勇猛,更加没节操,各种从前因为她害羞而没有试过的姿势,南宫莲华这一次全试过。

    直到,殷溪桐快要被他玩死的时候,他才舍得停下来,压在她的身上微微喘息。

    殷溪桐已经连一根手指头都懒得动,就算想要追问他为什么都没法问出口。

    男人疯起来,真的是一匹狼!而且还是没有节制的狼!

    不过,让殷溪桐觉得欣慰的是,他完事以后还是懂得将她抱进浴室清洗了一番,不然,她真的不原谅他对自己的粗暴!

    刚才在镜子里头瞄了一眼,她全身都青青紫紫的,唇瓣都被他咬破红肿,明天都见不了人!

    南宫莲华一声不吭的将床单整理了一番,然后就将她抱着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之后他就走了出去。

    殷溪桐不知道他出去做什么,但是他对自己这么粗暴过后,难道不需要说一句对不起么?

    虽然,她也是乐在其中,但是她的唇现在很痛,她的腰更像是要断了,他真的不需要说对不起么?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南宫莲华又走了进来,手中多了一杯温水。

    他坐在床上,扶着她坐起来,将杯子递给她,然后就从抽屉中拿出一瓶药,倒了一颗递给她,“吃了它。”

    殷溪桐瞪着他,还以为他给她温水是要讨好她,结果是让她吃避孕药!

    南宫莲华也没啰嗦,直接捏住她的脸颊,让她张开了嘴,然后就将药丸扔进去,这才放手。

    殷溪桐真的要气坏了,他就算要她吃药,也不需要用到强迫吧?

    南宫莲华见她还是等着自己,就说,“快吃,你现在还不是怀孕的时候。”

    殷溪桐听完以后,顿时咬牙切齿的,既然他知道自己现在不是怀孕的时候,那么他刚才做的时候就该带套啊!

    不!应该说,他就不该那么粗暴的对她,真可恶!

    但是,她还是乖乖的将药丸吞下去,只是觉得很委屈。

    南宫莲华在她吃完以后,就接过水杯,放在床头,让她躺下睡觉。

    殷溪桐一直都瞪着他,等他给自己盖好被子以后,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你难道不觉得你应该要说点什么?”

    但是谁知道南宫莲华却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拿着手机打电话,“喂,妈,今天妞妞就在大宅睡吧,我们明天再去接她。恩,有点事,很晚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再见。”

    殷溪桐就一直都在瞪着他的背影,看着他跟家里人报告,心里却越来越火。

    好歹也给她一句话吧?他现在还在生她的气?

    拜托,她都被他欺负得体无完肤了,他还不满意么?

    南宫莲华聊完电话以后,就将手机扔一边的柜子上,转身,就见到殷溪桐瞪着他。

    他说,“不想睡觉?那是不是还想再来一次?”

    殷溪桐顿时被气得鼻子都要歪了,这是人说的话么?

    她直接抓住一旁那属于他的枕头往他身上扔过去,“混蛋!你今晚不准上床睡!”动作太大,扯痛了腰,她顿时痛得嘶哑咧嘴的,见到眼前那一脸泰然的男人,她就更来气!

    凭什么她都成这个样子,他这个肆虐者却一点异样都没有?真的很不公平!

    南宫莲华稳稳的接住了枕头,听到她的话,他挑了挑眉,仿佛是要跟她作对似的。

    她越是不让他上床睡,他越是要爬上床,睡给她看!

    而且,他还直接将她搂在怀里,就跟平时一样,两个人亲密的靠在一起。

    但是这一次殷溪桐却没有像平时那样乖巧的靠在怀里,而是满腔的怒火,在他的怀里挣扎,“我说不准你上床睡!你上来做什么?快给我下去!”

    南宫莲华不仅没有听她的,反而抱得更紧,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低沉的声音传进她耳中,“别动!”

    凭什么叫她不要动?!现在生气的人是她好不好!

    可惜,他的力量很大,殷溪桐就算想要动都没法子动,被他搂搂紧抱在怀里。

    而她也累了,根本就使不上劲,全身都在酸痛中,眼眶突然就一阵酸热,只因为受委屈了。

    他不仅不答应她出游的事情,而且只因为她说错一句话而粗暴的对待自己,事后还没一句对不起,她觉得很难受。

    平时她都不爱胡思乱想的,但是今天的她特别的敏感,南宫莲华不像以往的态度让她很难受,他是不是没从前那样爱她了?

    所以,根本都不在乎她的感受了?

    南宫莲华是突然感觉到怀里一阵湿热,这才放手,将她的小脸抬起来,就见到她那双漂亮的眼睛早已经被泪水模糊了视线。

    南宫莲华蹙眉,“你哭什么?”

    殷溪桐气不过,伸手大力的捶了他的胸口一下,“你好可恶!”

    南宫莲华抓住她的手,眉头依旧紧锁,“是我可恶,还是你更可恶点?”

    殷溪桐立即用泪眸瞪着他,他竟然用自己的暴行跟她那小小的错误相比较?!太不要脸了!

    她大力的将自己的手抽回来,再狠狠的将眼泪擦掉,即使擦红了也没有关系,只要不再流眼泪就行!

    她觉得自己绝对不能在他的面前示弱,既然他说她可恶,那么她就可恶给他看!

    而她可恶的结果就是,背对着他睡觉。

    南宫莲华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小女人一连串的动作,有些无奈,又有些心疼,之前是有一点过火,但是他觉得她也是在享受的。

    现在却摆出了一个受害者的嘴脸,南宫莲华还真拿她没办法。

    这女人需要哄,南宫莲华很清楚,但是他这一次不会去哄她,因为他知道,只要他一哄,她绝对会抓住这个机会要求他让她出国旅游,而他,根本就不可能答应她,结果又是一场争执。

    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南宫莲华只好任由她生气,他相信,明天醒来,她就没事了。

    而殷溪桐等了老半天都没有等到他的道歉,终于有些忍不住了,转头一看,竟然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没错,是睡着了!

    殷溪桐瞪了他老半天,发现他是真的睡着而不是假装以后,她觉得要疯了!

    真想给他一拳让他醒来,但是,拳头都挥到他的跟前了,最后还是收回去。

    殷溪桐蹙着眉看着眼前的男人,只见他眼眶下一片阴影,必定是最近太过忙碌了。

    她微微叹息,开始审视自己,是不是太任性了?

    她知道的,他还是那么的爱她,她只是有些多愁善感罢了。

    如果,只是如果,他给她一点点的自由的话,她会很高兴的。

    最终,殷溪桐看了他很久,久到她眼睛都苦涩了,她才转身轻轻的下床,拿着自己的手机,走到了浴室,关上了门,这才给赵紫槐电话。

    现在,已经三更半夜,赵紫槐被她吵醒,火气都有点大,“桐桐,现在都几点了,你干嘛还给我电话啊!”

    殷溪桐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跟她说,“阿紫,是我想要跟你说,暑假去欧洲的旅行,我不去了。”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