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建个后宫,全都是美男,给你宠

    野蛮娇妻宠不得,建个后宫,全都是美男,给你宠幸

    在南宫莲华来到之前,大明星kim倒是先来到了。∷ !?爱夹答列

    殷溪桐在见到他的时候,眼眸就瞪得老大。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没有化妆的kim,原来就是一漂亮清秀的男生,如果安于没有介绍说这是kim的话,她还真的没法子将两个人联系起来。

    毕竟,舞台上的kim一直都是化妆烟熏妆,特别是眼睛的妆容很重,将他原来姣好的外表都遮盖住了。

    现在,见到了没有化妆的他,殷溪桐都觉得很别扭,这不像是她所认识的kim棼。

    安于知道她很喜欢kim,于是跟他们介绍,“小池,这是桐桐,她是你粉丝,很喜欢你的呢。”

    kim原名叫池歆,他跟安于很熟,安于一般都叫他小池,而不叫他的艺名。

    池歆当然也知道殷溪桐,即使是很久之前见过,他还是很记得,那是个特别的女孩圭。

    所以,他对着殷溪桐一笑,殷溪桐脸都红了,赶紧跟他打招呼,“你好,我,我是你的粉丝,我真的很喜欢你的歌!”

    池歆有礼貌的笑道,“谢谢,很久不见了。”

    殷溪桐一听,眼前顿时一亮,“你还记得我?”

    他们也就只是两年前在宴会上见过那一面,没想到他竟然会记得。

    池歆点头,“当然记得,你是南宫老板的妻子,我的老板娘呢。”

    “啊?!”殷溪桐一脸茫然,她什么时候变成他的老板娘了?

    慕霄在一旁好心给她解惑,“南宫最近进驻娱乐产业,开了经纪公司,池歆是新签的艺人。”

    所以,南宫莲华是老板,她就是老板娘么?

    殷溪桐挑了挑眉,指指自己,“那么,我是你老板娘,是不是以后都可以免费去你的演唱会了?”

    池歆有些惊讶,魏莫一他们倒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殷溪桐有些恼羞的蹙眉,她可不知道自己的话有这么好笑。

    魏莫一笑着嘲弄,“桐桐,就你这出息!你就算现在要他当着你的面给你清唱都行啊,你都是老板娘了呢!”

    殷溪桐撅撅嘴,“我就这出息!”

    池歆微笑道,“可以啊!老板娘赏脸,我可是很高兴。”

    殷溪桐也对着他笑,“谢谢啊!那么,你最近有开演唱会的打算么?”

    算起来,她都很久没有听过他的歌了,更不要说演唱会,也就只有那一年跟南宫莲华一起的那一次。

    “这个么,就要看公司的安排了。”池歆如实回答。

    殷溪桐已经在想着晚上回去要怎样磨着南宫莲华,反正他是老板,一切都是他说了算。

    慕霄单手托腮,感叹道,“桐桐,你看南宫对你多好,知道你喜欢池歆,还去开经纪公司把池歆挖过来哄你高兴呢。你啊,也要对他好一点。”

    殷溪桐也是满腔的甜蜜,丝毫不介意在他们面前流露出自己的欢喜之情,“我对他一直都很好啊,我都不怕痛的给他生了个女儿呢!”

    当然,以后她也要继续对他好,比现在更好。

    “说到孩子,我都已经很久没见过妞妞了,真想她啊!”慕霄是真的很想那个小小的肉肉的丫头,很可爱,很惹人怜爱。

    每当看到可爱的妞妞,他都有一种也想要个女儿的冲动。

    “想她你就去看她啊,妞妞现在都开始长牙,比之前更可爱。”殷溪桐说着,自己都有些想念小丫头了。

    “那我让南宫回去把孩子抱来吧,让我看看过把瘾。”慕霄说了就做,立即拿出手机打电话。

    殷溪桐在一旁揶揄,“我女儿又不是玩具,什么过把瘾嘛!”

    “你女儿比玩具更好玩!”慕霄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然后就跟他们说,“南宫现在正离开公司,等下应该会带着妞妞来的。”

    他们又聊了一会儿,大概大半个钟之后,南宫莲华果然是抱着妞妞一起进来。

    慕霄一见到妞妞就立即将她抱在怀里。

    小丫头也不怕生,一直抓住他的领带玩着,口水不停的流,但依然没能阻止慕霄对她的疼爱。

    南宫莲华直接坐在了殷溪桐身边,无视众人的目光,直接在殷溪桐的唇上啄吻了一下。1

    殷溪桐就没他脸皮厚了,即使大家对此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但是她自己就觉得非常的害羞。

    池歆见到南宫莲华,立即恭恭敬敬的称呼了一声,“南宫老板,你好。”

    南宫莲华有些惊讶他也在,安于给他解释,“池歆是我叫来的,我看桐桐好像很喜欢他,就让他过来给咱们桐桐瞧瞧了。”

    “是么?”南宫莲华侧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殷溪桐。

    殷溪桐被他的目光看得心惊,干笑几声,“呵呵,我就是很喜欢他的歌,不是喜欢他的人,你别介意啊!还有啊,我最爱你了。”

    南宫莲华有些好笑,“你这是在心虚呢。”

    “才没!句句都是真心话!”殷溪桐故意瞪大眼,表示她真的没说谎的。

    南宫莲华笑着捏了捏她的脸,“眼睛瞪那么大做什么?也不怕脱窗呢!”

    殷溪桐撇撇嘴,小声嘀咕,“还不是你害的。”

    魏莫一打趣道,“以后池歆就是你们家的艺人了,桐桐你开心了吧!还喜欢什么帅哥,赶紧告诉南宫,南宫帮你全都签了,建个后宫,全都是美男,给你宠幸。”

    殷溪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魏校长,我才没有你这么没节操!”

    还后宫呢!她就只要南宫莲华一位正宫就行!

    她还以为被人这样子揶揄,南宫莲华会不高兴的,但是谁知道他竟然笑脸迎人的看着她,而且还跟她说,“说说吧,还有什么喜欢的明星?我都把他给签了。”

    殷溪桐一脸惊悚的看着他,还特意伸手过去摸摸他的额头,看看他是不是发烧了。

    南宫莲华将她的手拿开,有些好笑,“你干什么?”

    “我看看你是不是发烧了!”不然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我好得很!”

    “那你干嘛突然变得这么大方了?”大方得简直让人不敢相信,他不是都不喜欢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么?现在竟然还把她喜欢的明星都往自家摆,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

    南宫莲华磨蹭着她的脸,认真跟她说,“把你喜欢的人全都放在家里,那么你就不能出去外面乱逛,全都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啧啧,原来还是自尊心作祟!

    不过,他也还真的太自信了,自信的男人,她很喜欢!

    “我说,你们俩也顾着这里还有孤身寡人,别总是表现得这么腻歪好么?”慕霄真是看不过眼,这两个人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呢,这就腻歪甜蜜起来,真是闪瞎他的眼睛。

    南宫莲华只是挑着眉睨了他一眼,殷溪桐就调侃道,“羡慕了?那就赶紧找个男人女人去好好爱一场啊!”

    慕霄黑脸,“我只会找会女人谈恋爱,谢谢!”

    殷溪桐才不管他的解释,突发奇想的帮他拉线,“要不,慕霄你跟kim在一起吧,我觉得你们两个人挺般配的!”

    这下子,就不只是慕霄黑脸了,池歆更是一副吃了大便的模样。

    他指指自己,非常认真的询问,“难道我长得很像g么?”

    慕霄也很想反驳,他长得也不像g啊!

    殷溪桐还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认真回答,“你长得这么漂亮,分明就是一小受!”

    她不会说,当初她跟乔爷都很喜欢他,他的歌声也很好听,但是她们更经常yy他,得出的结论是他就一傲娇的小受。

    池歆大受打击,长得好不是罪啊!

    他立即挽起衣袖,露出结实的二头肌,“我全身都是肌肉,我很男人的!”

    被人说是g不是问题,但是被人说是下面的那个就很有问题了,这可是关于尊严的问题!

    殷溪桐却一脸羡慕,“你皮肤好白啊!是不是也很滑了?”

    说着,她还想去摸摸,最终被南宫莲华阻止,将她的手拉回来。

    当着他的面,还想吃别的男人的豆腐呢,不准!

    池歆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他就知道晒不黑是罪啊!

    慕霄也拍拍胸口解释,“我也超男人的,所以桐桐你别总是说这种话来气我好么?”

    殷溪桐委屈的撅撅嘴,她不就是为他们好呢,他们两个人看起来是挺配的啊!

    如果kim真的跟男人在一起,而且还是她认为很般配的男人的话,估计一定会乐坏她跟夏乔,她们都完满了。

    可惜啊可惜,眼前的状况根本就不是她所想象的。

    这时候,一旁被逗得笑意停不下来的魏莫一终于擦擦眼角,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意,跟殷溪桐说,“桐桐,这你就错了,他们两个人看起来都是受啊!两个受在一起能搞出什么来啊!”

    这一次,池歆跟慕霄不约而同的瞪眼,“滚!”

    “够了,都别闹了,她说傻话你们还跟着起哄呢。”南宫莲华出声总结。

    殷溪桐不满的瞪着他,她才不是在说傻话呢!

    安于呵呵的笑了起来,跟南宫莲华说,“最近的丫头还挺流行这个,总是把这个跟那个配在一起,莲华,或许你筹备个bl的剧,或许还真的挺卖座的呢。”

    殷溪桐眼前一亮,她也是这样子觉得。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南宫莲华捂住了嘴巴,不让她说话。

    他跟安于说,“你要当导演么?你当导演的话或许我还有点兴趣。”

    安于闻言,挑挑眉,“行啊,我当导演没问题,只要有好的剧本!当年的断背山不是挺红的?现在的人口味可是越来越重了。”

    话题越聊越往诡异的方向去了,慕霄闭嘴不言,这都算什么事?

    看来,他还是赶紧找个女人好好谈一场恋爱吧,不然都要被他们这些混蛋逼疯了。

    妞妞在他的怀里听不同爸爸妈妈叔叔们的话,只是一直都在傻笑,玩着领带都能够玩得不亦说乎。

    席间,殷溪桐去了一趟洗手间。

    刚从洗手间出来,往包厢走去的时候,就在路上碰到了熟人。

    而熟人也碰见了她,开心的跟她打招呼,“桐桐,还真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呢,你跟南宫来吃饭么?”

    来人不是别人,就是斐尓,而他的怀里,还搂住一名美女,想必跟他关系匪浅。

    对于他的问题,殷溪桐都懒得回答,撇撇嘴,就准备越过他离开。

    斐尓挑眉,挡住了她的去路,“别这么冷漠好么?我可是当你们是朋友呢!我也很久没见到南宫了,我想跟你一起过去行么?”

    殷溪桐抬起头看着他,“我劝你还是别出现在他的面前吧!他一见到你就不高兴的了。”

    斐尓有些哭笑不得,“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干嘛见到我就不高兴了?”

    殷溪桐也懒得跟他多说,往他身边的美女瞥了一眼,“你现在美女在怀,还是跟美女好好约会吧!”

    “桐桐,你怎么就这么不待见我呢?我应该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斐尓认真的跟她说。

    殷溪桐不想回答,只想离开。

    斐尓好像说些什么的时候,后衣领突然被人拎住了,下一秒,就被人呼了一巴掌,把殷溪桐吓了一大跳。

    那拎住他衣领的是个高大的棕发蓝眸外国男人,浑身膨胀的肌肉让殷溪桐都忍不住颤了颤,心想刚才那一巴掌可真厉害啊,斐尓脸上立即呈现出一个鲜明的巴掌印。

    “玩够了吗?没玩够的话要不要我再给你两巴掌?”那外国佬直接跟斐尓说中文,但那语气冷硬得很,再加上那暴戾的眸光,殷溪桐都想要找个地方将自己藏起来,太可怕了。

    但是斐尓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不痛不痒的,仿佛刚才被打的人不是自己。

    而原本被他搂在怀里的女人早就吓软了腿,只能扶着墙壁站着,满目的恐惧。

    “你怎么来了?”斐尓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那外国佬冷笑,“我不来,你是不是继续在外面乱逛?”

    斐尓撇撇嘴,“反正我待在那里也没有意思,我滚了,你不是该高兴的么?”

    回答他的又是一巴掌,这一次打了另一边,这一次倒是对称了。

    “我没时间跟你耗,现在马上跟我回去!”

    “我不想回去。”斐尓就这么不怕死的犟起来。外国佬眯起了冷厉的蓝眸,揪住了斐尓的衣领,将他提到跟前,“斐尓,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被我打晕带回去,要么自己弄晕让我带回去!”

    那语气,简直就是没得商量。

    殷溪桐虽然有些害怕,也很想离开这里,但是对这个男人又忍不住有些好奇。

    好奇害死猫啊,她不应该好奇的!

    “我不回去!我准备在这里找份工作,准备在这里生活。”斐尓却像是跟他杠上了似的,说出来的话都是让外国佬脸色变得难看的话。

    “哈!在这里找工作?在这里生活?你是不是忘记你叫什么名字了?有给你这个选择么?”

    斐尓脸上已经没有了一贯的从容不迫,也没有了笑容,眉头紧锁的瞪着他,“我为什么没选择了?你们可以选择我,难道我就不能选择自己想要的?你不是一直都很讨厌我的么?你不是都觉得我很碍眼的么?那么我现在滚了,你还出现做什么?来表现兄弟爱呢!很抱歉,我不稀罕!一点都不稀罕一见面就给了我两巴掌的哥哥!”

    没错,这个人就是斐尓同母异父的哥哥,亚当古伯勒,古伯勒家族的大当家。

    听完他的话以后,亚当直接了当的又给了他一拳,直接让他痛得说不出话来,抱住了肚子,蹲在了地上。

    亚当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他,“怎么,不稀罕我这个哥哥,所以就来这里找你那同父异母的兄弟?谁给你这个权利了?你一天姓古伯勒,你一天都是古伯勒家的人!没有允许,你那里都不准去!”

    “我不需要别人的允许,我自己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你是我哥就了不起了?我不是未成年的小伙子,我是成年人,我有我自己的抉择,你干涉不了我!”斐尓说完以后,就撑着墙壁站起来,原本没有情绪的双眸已经染上了愠怒,狠狠的瞪着眼前的人。

    亚当眯着冷冽的蓝眸盯着眼前的弟弟,那目光,仿佛要将他碎尸万段似的。

    殷溪桐只觉得眼前的情况仿佛一触即发,她好像不应该留下来的,虽然是看了一场很好看的戏没错。

    她没想到这个气场可怕的男人是斐尓的哥哥,不过仔细看看,还真长得有点像,就是性格完全两个样,太恐怖了。

    “那么,你是非要跟我犟了?”亚当的声音,听不出情绪,这样子才叫人恐惧。

    斐尓心里一颤,但是努力维持脸上的冷静,“我要选择我自己想要的生活!”

    亚当冷笑一声,在斐尓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扬手往他后劲一劈,他人就晕了。

    “啊!”斐尓带来的女人见状,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双手捂住嘴巴,一脸惊恐,仿佛见到了怪物。

    只是亚当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她一眼,目光却往殷溪桐瞥了一眼,殷溪桐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当他将斐尓整个人像是扛着货物一样抗在了肩膀上的时候,因为殷溪桐很久都没有回来而出去找她的南宫莲华出现在这里。

    他见到了被扛起来的斐尓,蹙着眉与亚当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个人各自越过,南宫莲华已经来到了殷溪桐的身边,而亚当也已经带着斐尓离开了。

    “发生什么事了?”南宫莲华将她搂在怀里紧蹙着眉头询问。

    殷溪桐感受到他温暖的气息以后才回神,摇摇头,她也不是很明白是怎么回事。

    南宫莲华也没多问,直接搂着她回去。

    殷溪桐走了几步,忍不住抬眸看着南宫莲华,询问道,“你说,斐尓那家伙应该没事吧?”

    南宫莲华看都没看她一眼,沉声道,“他哥将他带走,他能有什么事?”

    殷溪桐有些诧异,“你知道那个人是他哥哥?”

    南宫莲华这才看着她,点了点头,“亚当古伯勒,没有人不认识。”

    殷溪桐想想也是,他们都是商人,认识也不奇怪。

    而且斐尓是那个人的弟弟,能有什么事呢?再怎么样,哥哥也不会杀了弟弟吧?虽然看起来关系不怎么样……

    只不过,那个男人也真的太恐怖了点,现在全身都还起满鸡皮疙瘩呢!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