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我不准,你不能,懂么?

    野蛮娇妻宠不得,我不准,你不能,懂么?

    赵紫槐现在已经是宋唐虞未婚妻的身份,但是她从来都没有这个自觉,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已经属于某个人,而她也没拥有某个人。( ..1

    她每次跟宋唐虞回来也只是两个人的戏码,装也要装得像一点。

    不过,这是他们两位当事人的想法,身边的长辈们当然绝对不会这样子想。

    饭桌上,南宫老爷子发话了,目光直逼宋唐虞,“唐虞,你跟阿紫丫头也订婚了,婚期也订好了,还有几个月的时间,我想你们也应该努力了,希望年后不久就能够抱上你们的孩子。”

    宋唐虞立即就将口中的红酒喷出口,而赵紫槐也差点被口中的食物咽到榍。

    坐在她身边的南宫安晴赶紧帮她拍拍背,顺顺气。

    宋唐虞也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这才看向南宫老爷子,“外公,你也太着急了吧?我们才订婚,你就想让我们生孩子了?我先说,我们还没有想过要孩子,怎么都得名正言顺的时候吧!”

    当然,这话也是敷衍,他跟赵紫槐可是没想过要真的结婚呢独。

    现在,他们两个人虽然是住在一起,但是两个人各自睡在各自的房间里,而且平时两个人碰上面的时间也不多,赵紫槐上课,而他就工作,晚上的时候,他也经常很晚才会回来,赵紫槐有时候也找朋友晚上出去逛街,两个人过着自己精彩的人生。

    如果,这事情被长辈们知道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而赵紫槐听完宋唐虞的话以后,赶紧点头附和,“就是啊,外公,我可不想结婚的时候顶着个大肚子,太难看了!”

    南宫老爷子有些不高兴,“那不就是白白浪费这几个月了?”

    “外公,也不差这几个月的!现在一个妞妞就够你玩儿了,不差我那一个的!”宋唐虞讨好的笑笑,将妞妞搬出来,老爷子是没话可说了。

    说真的,妞妞是个很活泼的孩子,一个她就已经让家里人有得忙了,再来一个,家里头一定会更热闹。

    现在,南宫老爷子也就只能失望了。

    危险的过了这一关的宋唐虞跟赵紫槐立即吁了一口气,还真怕被他们监视着要生孩子呢。

    殷溪桐盯着眼前两个人,撇嘴笑了笑。

    她是知道实情的人,她真的很希望他们两个人戏假成真,而不是像现在这种情况呢。

    饭后,老爷子就回房间休息,其他长辈也各自去做他们的事情,就只剩下他们四个年轻人坐在客厅里。

    殷溪桐跟赵紫槐两个人坐了一会儿以后,也就抱着孩子上楼去,因为孩子想睡觉了。

    一下子,客厅里就只剩下表兄弟两个人。

    宋唐虞一个晚上都拿着手机那里玩着,也不知道到底是在玩什么。

    南宫莲华睨了他一眼,放下茶杯,状似不经意的说,“我之前听桐桐说,赵紫槐跟学校一名教授关系挺亲的,你老婆都要被人抢走了,你还在这里空闲的玩游戏,我真的很佩服你。”

    宋唐虞闻言,手上的动作立即停下来,紧蹙着眉头看着南宫莲华,“表哥,我怎么不知道你是这么八卦的人了?”

    南宫莲华耸耸肩,“你觉得我会是这么八卦的人?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是我表弟你的老婆的话,我绝对不会这么鸡婆!反正我也就只是提醒你而已,至于你在不在乎都跟我没关系,只是到时候你别哭!”

    宋唐虞立即撇撇嘴嘀咕,“我跟那丫头又不是玩真的,我干嘛要哭?”

    南宫莲华哼了一声,“记住你说过的话,到时候真的被抢走了,你可要记得大方一点。”

    宋唐虞不满,想要反驳,但是一想到那个时候,自己不就变得很可怜,在他还没有出轨之前,那丫头就出轨了,别人会怎样看他?

    越想,脸色就变得越难看。

    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面子。

    面子对于他来说,真的太重要了,所以他立即坐好,认真的看着南宫莲华追问,“表哥,你还知道什么?那是什么人?长得怎样?跟那丫头的关系真的很值得怀疑?”

    南宫莲华挑着眉轻哼一声,“你不是不在乎的么?那么还问来做什么?你不是说反正都是演戏的,戏演好就行,管她跟什么人在一起?”

    宋唐虞干笑几声,往他挪了挪,讨好道,“我不过就是开玩笑么?再怎么说那丫头现在还是我老婆的身份呢,她怎么可以抛弃我而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暧昧!绝对不行!就算要暧昧,那也得跟我分手后!”

    南宫莲华就像是故意要逗他似的,似笑非笑的跟他说,“你自己现在都可以跟别的女人暧昧了,她怎么就不可以跟别的男人暧昧?宋唐虞,你这是双重标准!”

    “双重标准就双重标准吧!你是我表哥呢,我们关系可亲了,所以表哥你一定要帮我啊!”宋唐虞已经忘记之前几分钟前自己所说的话,现在正在跟南宫莲华狗腿着。爱夹答列

    南宫莲华抿嘴冷笑一声,“真没出息!”

    “出息是什么?能吃么?表哥,快跟我说说,那是个怎样的男人?”宋唐虞已经在脑海中将那个幻想出来的男人杀了又杀。

    在他跟那丫头还没有分手之前,他绝对不能让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他绝对不要戴绿帽,也不要成为冤大头!

    南宫莲华摇摇头,就知道这厮没出息。

    反正他知道的也不多,于是就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他。

    只是对于宋唐虞来说,他说了跟没说都一样,根本就没有一点有用的。

    他摸摸下巴,看来自己是有必要找个时间去t大看看,看看赵紫槐究竟跟什么人暧昧!

    南宫莲华看着他,嘱咐道,“宋唐虞,我不管你跟你老婆到底是玩真的还是玩假的,前提就是你绝对不能让爷爷知道这件事情!如果你让他老人家伤心难过了,你就把头摘下来吧!”

    老爷子年纪已经大了,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日子可以跟他们在一起,南宫莲华一直都很尊敬老爷子,老爷子从小到大给了他很多爱,所以,他不愿意见到老爷子难过。

    对于老爷子来说,孙儿们成婚立业就是他现在最想要见到的。所以,他其实很不满宋唐虞跟赵紫槐两个人之间的玩假,那是欺骗,所以绝对不能泄露半点。

    宋唐虞点头,做了个ok的手势,“你放心,我们会小心,也知道怎样做,绝对不会让外公知道的。”

    当然,前提就是要将赵紫槐那暧昧对象消灭了才行!

    他们就聊了这么多私事,话题立即转到公事上面,两个人讨论了起来。

    当晚,他们当然是各自回各自的家,一天又过去了。

    大概过了几天,殷溪桐终于看到了关于詹天的新闻。

    他们詹氏因为被人举报偷税偷税走私贪污,最近都被查得很严,股票一落千丈,陷入了麻烦当中。

    而詹天,所谓的著名演员,被人爆料是淫魔种马,玩遍了圈内的小嫩模大模特,各种不堪负面的新闻随即袭来,让他一个措手不及,焦头烂额的赶紧撇清,原本正值有风度的形象顿时一落千丈,成为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就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上传了关于他跟各女明星女模特的床照,那时候,他真正开始跌入了谷底。

    殷溪桐在见到那新闻的时候心情超级好,简直就是痛快淋漓。

    这种没节操的渣男就是该受到惩罚,看他以后还敢不敢随便玩女人!

    女人就算再贱也不是被他随便糟蹋的,就像殷穆琦,虽然是很惹人讨厌的人,但那也是他们殷家的人,怎么可以让一个外人欺负了?要欺负也是她来欺负才对的嘛!

    当然,那些床照没有一张跟殷穆琦有关系,虽然他们两个人之前是走得近,但是走得近的女人多的是,殷穆琦也不是很红,很容易就被忽视了,只要是因为其中除了没什么名气的小嫩模之外,还有线上比较出名的女演员。

    圈内只要一出现这种艳照风波,一定会造成一定的影响,演艺圈人人自危。

    殷溪桐想,这也是告诫殷穆琦,别再总是做明星梦,做尽了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可是没有后悔药可吃,后悔了,就只能自己硬撑着。

    那阵子,新闻报纸上都是在报道这件事情,最后甚至严重到要有嫩模状告詹天迷*奸,事情越发不可收拾。

    殷溪桐也跟赵紫槐她们闲聊过,一致认为,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所以人啊,还是要洁身自爱比较好。

    这天,她们刚对着杂志讨论完,赵紫槐就很好奇的询问,“那么那殷穆琦现在怎样?你不是说她流产了么?打击应该很大吧?”

    殷溪桐耸耸肩,距离那件事情也过了好久,她之后都没有再关注过她,也没见过她,当然不知道她现在变成怎样。

    “怎么,没疯吧?我看电视上很多新闻都在报道,女人流产后很容易得忧郁症疯掉的!而且那女人还被人抛弃了,简直就是双重打击。”夏乔也好奇询问。

    殷溪桐摇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我都没关注过她,谁知道她怎样呢。”

    “你不是说她当时还把过错都推你身上么?谁知道她会不会真的疯了,会来找你麻烦了?”赵紫槐大胆猜测。

    殷溪桐蹙眉,应该不会吧?

    都过去这么久了,应该是没事了吧?不然,之前为什么都没出现?

    赵紫槐现在在下结论,“总之,桐桐你平时都要小心一点就是了!”

    殷溪桐点点头,“我每天都很小心啊,而且我想,那个女人应该没这么容易疯掉吧?”

    赵紫槐耸耸肩,“谁知道呢?总之放人之心不可无!”

    殷溪桐觉得她这话很对,万事小心就是了。

    这个话题就这样打住,三个人又聊了其他的话题。

    午休过后,她们就结伴回去上课。

    今天有堂华臣的课,但不是素描课,而是理论课,在大教室里进行。

    殷溪桐她们三个人总是会选择最后的位置,绝对不会选择离讲台很近的位置,一看就知道绝对不是认真上课的了。

    华臣这个人很好说话,不像欧阳老头那么严格,从来都不会去抓纪律,只要别吵得太大声影响他上课就行。

    不过他的学生们大多数都是非常认真的,而且大家都看在他是帅哥的份上,又怎么可能会打扰他上课?

    很多女生一整节课都在看着他帅气的脸,看起来像是很认真上课,实际上心都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当然,这些女生当中绝对没有她们三个人。

    华臣是很帅,但是对于她们这些已经看习惯了帅哥的人来说,早挤免疫了。

    而且,都是有主的人了。

    当然,赵紫槐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主,她只是觉得华臣不是她的菜,因为她不爱帅哥。

    课堂上到了一半,她们三个人一边听,一边在小声聊天。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坐在了赵紫槐的身边,害得她吓了一跳,心想怎么会有人这个时候来上课,还有,为什么要坐在她的身边,周围位置多的是呢。

    只是,当她的目光落在了对方那张熟悉的俊脸上的时候,她的脸都要扭曲,“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殷溪桐跟夏乔听到声音都转头过去,就见到了这个时候应该在工作的宋唐虞竟然出现在这里,这是要做什么?

    夏乔跟殷溪桐对视一眼,她们两个人都不明白。

    宋唐虞侧着头看着她,挑着眉认真回答,“陪你上课啊!”

    “你干嘛陪我上课?你脑袋有问题啊?”赵紫槐非常不能理解,这个男人所谓的陪她上课,为什么啊为什么?他们两个人又不是很亲密的关系,不是么?

    宋唐虞也没怎么解释,“你管那么多做什么?上你的课吧!”

    赵紫槐差点要吐血,“莫名其妙!我看见你就觉得很不顺,你给我滚远一点啦!”

    宋唐虞都没理会她的话,而是突然询问她,“上面那位帅哥叫什么名字?我以前都没见过他呢。”

    赵紫槐紧蹙着眉头瞪着他,看来这厮是听不懂人话了。

    殷溪桐在一旁弱弱的帮她回答,“华臣,我们教授叫华臣!”话音一落,殷溪桐顿了顿,这才接着问,“虞美人,你到底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啊?你不用工作的么?南宫莲华有没有跟你一起来?”其实,她这段话里,最重要的就是最后一句话,也是她最想要知道的。

    宋唐虞回答她,“这个问题你自己去问他吧,他又不归我管,我怎么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来!”

    说着,他的目光就落在瞪着自己的赵紫槐身上,“你上你的课啊,都说了不用管我了。”

    “你脑袋是不是真的有问题啊?”赵紫槐忍不住脱口而出。

    宋唐虞不在乎的耸耸肩,“谁知道呢,或者我就是有问题吧!我只是,突然对台上那家伙很有兴趣罢了!”

    很有兴趣知道,那家伙是不是跟他未婚妻有什么暧昧关系。

    但是对于只听了他说出口的话的三个女人来说,脸色都变了变。

    赵紫槐一脸看到鬼的表情看着他,“我说,宋唐虞,原来你是弯的啊!”

    “什么是弯的?”宋唐虞第一时间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而当他明白赵紫槐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脸色大变,立即白了她一眼,“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可能是gay!我爱女人好不好!”

    “那你干嘛对我们教授按兴趣啊?还是你男女通吃?”赵紫槐还是很怀疑,一旁的殷溪桐跟夏乔都一同点点头,她们非常有同感。

    这一次就轮到宋唐虞想要吐血了,“你们到底在乱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了?我没那么变态行么?我说的感兴趣可不是那种感兴趣!”

    赵紫槐撇撇嘴,“谁知道呢?我又看不透你的心!不过就算你是真的喜欢男人也没什么的,没必要不敢承认,我不歧视同志,相反的,我很支持你的,真的,你要加油!要我帮你要华老大的电话么?”

    宋唐虞简直就很想掐死她,她都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了?

    赵紫槐还拍拍他的肩膀,做了个加油的动作,“我相信你,你一定能够一举攻下咱们华老大的!”

    “你还是给我闭嘴吧!”她不闭嘴他都很想捂住她的嘴了。

    殷溪桐跟夏乔在一旁听着,简直就是想笑又不敢笑,他们两个人真逗啊,怪不得是一对。

    自己的好意没有人领情,赵紫槐撇撇嘴,有些不满的开口,“不然你到底对华老大有什么兴趣啊?宋唐虞你把自己搞得很变态你知道么?”

    宋唐虞黑了脸,瞪着她威胁道,“你再给我乱说话我就在这里吻你!”

    “你!”赵紫槐还真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说这种话,脸色顿时绯红了一片,毕竟,她还是女孩子,听到这种话,第一反应就是脸红。

    赵紫槐跟夏乔在一旁起哄,“接吻吧,接吻吧!”

    “桐桐,乔爷!”赵紫槐不满的瞪着她们两个人,胡说什么呢。

    宋唐虞洋洋得意的笑了笑,“那么我就直接说吧,赵紫槐,你现在可是我的未婚妻,所以,你不能跟别的男人玩暧昧,丢光我的脸!”

    “你说什么?!”赵紫槐撩撩耳朵,很怀疑自己所听到的。

    宋唐虞又重复了一次,最后还补充了一句,“我听说你跟这个男人玩暧昧,那我现在告诉你,我不准,你不能,懂么?”

    赵紫槐瞪着他,就像是他是个神经病,“你脑子真的没问题么?”

    宋唐虞不满的蹙眉,“我正常得很!”

    “那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你自己可以跟被的女人暧昧来暧昧去,甚至都滚床单了,我就连跟男人暧昧一下下都不可以?你不是神经病你是什么?”

    赵紫槐真想呼他巴掌,真当她好欺负的啊!

    “我什么时候有跟女人滚床单了?你别给我乱说!”宋唐虞反驳。

    赵紫槐冷笑一声,“那我又什么时候跟华老大暧昧了?”

    “我听说的!”宋唐虞理直气壮的回答。

    赵紫槐也回了一句,“那我也是听说的!”

    宋唐虞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他们两个人互瞪了一会儿,宋唐虞率先别开眼,揉揉太阳穴,跟她说,“总之,我今天就是要来监视你!”

    “好啊,你等着,我下次也要去监视你,看你怎样跟你的小情人玩!”赵紫槐不服气的回了一句。

    宋唐虞又死要面子的回了一句,“来啊,看看我什么时候跟小情人暧昧了!”

    赵紫槐立即拉住殷溪桐跟夏乔,跟她们说,“桐桐,乔爷,你们都听到了,这都是他说的,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出去跟女人玩!”

    那一刻,宋唐虞觉得,自己是真的疯了……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