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这种人就该下地狱

    野蛮娇妻宠不得,这种人就该下地狱

    这件事以后,殷溪桐也没有再多的关注。( .*爱夹答列

    如果不是被她偶然见到眼前的一幕的话,她还真的差点都忘了有这回事。

    南宫集团最近投资了一部电影,导演是国际著名大导演安于,得过不少著名奖项。

    南宫莲华跟他私交甚好,跟他聊天的时候知道了他准备回来拍电影,他立即就答应投资,而这部电影也已经开始筹拍。

    因为跟安于是朋友的关系,所以南宫莲华有时间就去片场走走,跟安于聊几句槊。

    殷溪桐也看过不少那个导演的执导过的电影,都很卖座,听说这个人是南宫莲华的朋友,她就很好奇真人是怎样的人。

    而且,安于可是一位年过半百的男人,她有些难以想象南宫莲华才刚三十出头的人怎么跟他成为朋友。

    当然,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部电影有她的偶像kim的客串器!

    南宫莲华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宋唐虞有偷偷跟她说,那个是南宫莲华提议的。

    殷溪桐听到这话的时候,心里立即甜滋滋的,她就知道南宫莲华对她最好,不管什么时候。

    所以,她今天才会来这里,说是要找她家亲爱的,其实是带着其他的目的。

    南宫莲华也知道她来找自己,刚才就接到了她的电话,嘱咐了她几句,让她小心以后就等待她的到来。

    安于一直都在国外,南宫莲华结婚的时候他也没有回来,南宫莲华早就想要介绍自己的妻子给他认识。

    别看他们两个人的年纪相差很多,但是他们两个人还挺能聊得来,就像是父子一样的感觉。

    南宫莲华在美国的时候也受了他不少的照顾,那是一种缘分,让两个完全不搭嘎的人走在了一起,成为了朋友。

    今天是棚内的戏,殷溪桐来到这里的时候就迷路了,有点找不着地方。

    南宫莲华说是在五楼,所以她现在已经在五楼,就是没找到最终的目的地。

    她在这走廊随意走着,看看自己能不能绕到那个地方,如果真的不行的话,她才考虑给南宫莲华电话,让他来接自己。

    也不知道kim会在那场戏客串呢?偶像最近都没什么活动,电视上都见不到啊!

    “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我?!”

    突然一把凄凉的女声响起,有点儿熟悉。

    殷溪桐蹙眉,将目光落在了那洗手间的方向。

    怎么各种破事好像都在厕所里发生呢?

    她原本不想理会,但是那把女声真的很熟悉,她就有些抵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往那边走了过去。

    走得越近,就听得越清楚。

    “我可是怀了你的孩子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我?你说要娶我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娶你了?你也不去照照镜子,你整张脸都是假的,我为什么要娶个假货回家?”

    “你这混蛋!你怎么可以骗我?”

    “你干什么?别给脸不要脸!”

    声音是从男厕传出来的,而且殷溪桐也终于想起这声音像谁了,殷穆琦……

    当她探头走进去,果然见到了殷穆琦正在跟她那所谓的要娶她的男人在争执,而殷穆琦早已经哭成了泪人。

    见到有人进来,那叫做詹天的男人明显有些慌张,但是在见到殷溪桐这一张不怎么熟悉的脸的时候,明显又放松了不少。

    殷穆琦也转过头来,当然也见到了她。

    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心情去理会现在的自己会不会成为别人的笑柄,更加不在乎殷溪桐会不会嘲笑她。

    詹天不要她,她只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疯婆子!”有外人在,詹天推了殷穆琦一把,咒骂了一句就想要出去。

    殷穆琦脚步有些不稳,差点就摔倒,殷溪桐看着忍不住蹙眉。

    “詹天你给我站住!”殷穆琦对着男人的背影低吼,下一秒就冲了过去,抓住了他的手臂,继续用泛红的眼眸对着他低吼,“事情都还没有解决,你不准走!你现在是要我怎么办?你要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放开!”詹天黑着脸将她的手甩开,嘴里说着恶毒的话,“你说孩子是我的,我怎么知道是不是我的种?像你这种女人,不是都已经把男人的床都爬光了么?”

    殷穆琦大受打击,满目难以置信,“你怎么可以这样子说我?我跟你在一起后,我有跟谁暧昧过了?你跟别的女人怎样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你怎么可以这样子污蔑我?”

    “我有污蔑你了么?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你现在的一切不是都靠爬别的男人的床换来的么?殷穆琦,我们好聚好散吧!”

    “好聚好散?谁要跟你好聚好散?孩子就是你的啊!你不可以不要他!”殷穆琦死死抓住他的手,一直都在哭喊。爱夹答列

    詹天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我给你两种选择,要么就去流掉他,要么你自己养,别摊上我!”

    “那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说出那么残忍的话?”殷穆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爱上的会是这样的人!

    这种无情无义的男人,她怎么就给遇上了?

    詹天冷哼一声,“不想听到我说更多残忍的话,你就赶紧给我放手!”

    “不放!打死我都不放!你不负责任我就一直缠着你!你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你这疯子!”

    殷溪桐着实当了一回观众,两位主角都不管她的存在,自顾自的拉拉扯扯。

    这种渣男殷溪桐真的看不过眼,即使那个受害者不是殷穆琦,不是她所认识的人的话,她还是会忍不住开口,话一出口就是讽刺,“真没想到所谓的大明星詹天就是这种随意玩弄女人的男人,真是长见识了!”

    詹天脸色一变,转头瞪向她,“我劝你什么都不要乱说!今天所见到的,你都给我带到棺材里面。”

    殷溪桐还没有开口,殷穆琦就率先开口,“殷溪桐,你说得对!我就是傻*逼,一直被这个混蛋玩弄!他现在不要我了,我一点都不介意你将这件事情说出去,就让我跟他同归于尽,我看他还怎样当他的大明星!”

    殷穆琦是被逼疯了,所以才会说出这种话,她是真的要跟他同归于尽,大家都别想再在这个圈子里混!詹天立即指着她的鼻子大骂,“殷穆琦,别给脸不要脸!闹大了大家都没有好处!”

    还有,他没想到殷溪桐会是她所认识的人。

    如果说不害怕这事情曝光,那是不可能的,他在外界的形象还算很好,如果这事情一旦曝光,他的演艺事业都要毁了!

    殷穆琦也已经是被气疯了,“我就是要闹大,这就是你不要我的后果!”

    殷溪桐勾起嘴角冷笑,“所以,殷穆琦,我早就跟你说了嘛,现在终于看清这个男人的嘴脸了?你啊,该谢谢我才对!等我帮你将这个人的丑陋都公诸于世之后,你可要请我吃饭才行!”

    詹天紧张的吞咽口水,慌张得很,“我告诉你们,别乱来!”

    殷穆琦眼眸泛着泪光,“那你说,你要娶我么?”

    “我不可能娶你!”詹天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

    殷穆琦笑了,眼泪却缓缓流下,她的人生,她的一切,都被这个男人毁了。

    为了要跟他在一起,她之前都已经什么都放弃。

    可是现在这个男人却又把她丢弃了。

    “那么,咱们走着瞧!我一定会让你身败名裂!以我殷穆琦的名字发誓!”因爱生恨,就是这样子的吧。

    殷溪桐有些唏嘘,这根本就不是爱情,这不是爱。

    詹天又大声咒骂了几句,“很好啊,那就看看谁先玩死谁!殷穆琦,你敢乱说话,我一样不会让你好过!”

    骂完之后,他就气冲冲的要出去。

    殷穆琦却突然又冲了上去,抓住他的手臂再一次苦苦哀求,“好了,詹天,我们都不要闹了,我们和好吧,我们不是很相爱的么?为什么要搞成这个样子?詹天,我爱你啊!”

    殷溪桐简直看不过眼,这也太不要脸了吧?这么快又变回这种懦弱的模样了?

    她觉得,殷穆琦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法看!

    果然,那得寸进尺的詹天根本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大力的再次将她甩开,“我让你滚开你没听到么?疯婆子!”

    “啊!”殷穆琦没注意,脚步踉跄,整个人被他摔在了地上,痛呼出声。

    詹天瞪了跌坐在地上的殷穆琦一眼,最后骂咧咧的离开。

    他是觉得,像殷穆琦这种女人,根本不可能将他这种事情捅出去,等她将肚子里的孩子流掉以后,她一定又会自动送上门来。

    所以,他离开的时候才这么的高傲。

    殷溪桐紧蹙着眉头看着那个男人离开,这种渣男,究竟爱他什么图他什么?殷穆琦是有被虐待的倾向么?

    “痛……”殷穆琦的一声痛呼声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低头看向还坐在地上的殷穆琦,只见她一脸痛苦,额头都流出喊来。

    而更让她被吓到的是,殷穆琦裙子下摆,已经被鲜血染红。

    “痛!好痛!救命啊,我的宝宝,啊!”殷穆琦整个人已经痛得躺在地上,捂住肚子,就是抵挡不住鲜血的流淌。

    殷溪桐回过神来,立即时间打电话叫救护车,跪在她的身边,将她扶着,有些无措,她也不知道怎样面对这种情况。

    “你怎么了?伤到宝宝了?殷穆琦!”

    殷穆琦已经痛得说不出声来,眼眸深处满是恐惧。

    殷溪桐整个人都慌得颤抖,赶紧将电话找出来,颤抖着手指拨通了南宫莲华的电话,“南宫莲华,快来,救命!”

    当南宫莲华赶来到的时候,就见到殷溪桐一脸慌张惊恐的跪在地上扶着殷穆琦,而殷穆琦,裙子下摆,满是鲜血,场面有些骇人。

    殷溪桐在见到他的那一刻,眼泪就从眼角流下来,“南宫莲华,怎么办?她流了很多血……”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南宫莲华现在根本就没心情去理清楚,赶紧抱起已经要晕过去的殷穆琦往外走。

    殷溪桐腿都有点麻了,但是她仍然紧咬牙关挣扎着站起来,赶紧跟在他的身后。

    这场面被很多人都看到,大家都被眼前那一幕弄得有些糊涂,有些疑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南宫莲华刚抱着殷穆琦来到楼下,救护车刚好来到,于是就抱着人上了救护车。

    殷溪桐一同坐了上去,车子扬长而去,留下围观的人们,一头雾水。

    医院手术室外,将人送进去以后,南宫莲华跟殷溪桐两个人都有些狼狈。

    特别是南宫莲华,因为抱过殷穆琦的关系,身上的衣服上都沾上了鲜血,很碍眼。

    殷溪桐站在他的跟前,红着眼眸抓住了他的手,拿着湿纸巾给他擦掉上面的血迹。

    南宫莲华看着眼前的小女人苍白了一张脸,满目的担忧遮掩不住,原本想要摸摸她的脸,但是一想到自己手上都沾了鲜血,脏了,才将那股冲动忍了下来。

    他问,“到底怎么回事?你跟她怎么会在男厕?”

    殷溪桐深呼吸一口气,缓和一下心情,“我看到她跟那个叫做詹天的男人争执,那个男人抛弃她,把她推倒,然后就这样子了。”

    她也是当母亲的人,看着一个生命就这样慢慢的从殷穆琦的身体内流逝,她觉得非常难过。

    她祈求,殷穆琦肚子里的宝宝没事。

    “不是让你别多管闲事么?”南宫莲华很想揉揉太阳穴,还好她没事。

    殷溪桐咬了咬下唇,“那个男人真的好可恶!这个世界上怎么就有这种人了?他玩弄女人还理所当然呢!这种人就该下地狱!”

    “没事的,你别难过。”见到她泛红着眼眸,一脸要哭的模样,南宫莲华很心痛。

    “南宫莲华!”殷溪桐突然紧抓住他的手,目不转睛的盯着他,“那种人太嚣张了,不给点教训他他永远都不懂得收敛!我要他为他所做的付出代价!你会帮我的对不对?你就让他不得好死吧!”

    如果他的手不是很脏的话,他真想捏捏她的鼻子,“你当我是上帝呢,想要谁不得好死就让谁不得好死!”

    “我知道你可以的!你要狠狠的教训他!”没揍那个男人一顿,没让他身败名裂,没让他失去所有,殷溪桐绝对不甘心!不是为了殷穆琦,而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宝宝!

    一个弱小的,还没有成型的宝宝,就这样硬生生的受到了那样的对待,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人!

    南宫莲华看着她愤愤不平的眼神,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还是点点头,“好,让我们桐桐难过了,我当然不会放过他!”

    殷溪桐这才扯动嘴角牵强一笑,真的笑不出来。

    南宫莲华也说,“不想笑就别笑,没人一定要你笑,在我的面前你根本就不用伪装。”

    那么,她就不伪装了。

    殷溪桐扑进他的怀里,也顾不得他身上都是血腥味,只想要找人依靠,而值得她依靠的,也就只有他而已。

    之后,何美凤闻信赶来,身后还有林翠仙跟殷庭山。

    何美凤一开口就追问,“琦琦呢?我们琦琦怎样了?宝宝怎样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殷溪桐与南宫莲华对视了一眼,这才开口跟她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还是等殷穆琦出来以后让她跟你说吧。”

    “是不是你对我们琦琦做了什么?”何美凤立即将矛头指向殷溪桐,指着她的鼻子大骂,“一定是你!也就只有你这种女人才会对我们琦琦下毒手!我告诉你,宝宝有什么事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殷溪桐只觉得好笑,“别乱扣帽子!我可不像你,对这种下毒手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也没心情跟你吵,所以你现在就给我闭嘴!”

    “我为什么要闭嘴?难道这事情跟你没关系?没关系的话你怎么会跟琦琦在一起了?”何美凤咄咄逼人,仿佛有一种要将人逼死的节奏。

    殷溪桐都懒得跟她说,清者自清,如果不是她跟南宫莲华的话,她以为她还能在这里等待她女儿平安么?

    何美凤还想大骂,像是要找存在感似的,但是还没开口就被殷庭山打断,“美凤,现在都还没有搞清事实,你别给我乱说话!”

    “我怎么就乱说话了?我说的明明就是事实!”她还在据理力争。

    大家都没再理会她,当她自己在发疯。

    殷庭山也很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她们会在一起,现在殷穆琦还受伤了,他心里尽是担忧。

    林翠仙见南宫莲华身上都有血迹,眉头紧锁,催促着他赶紧去将自己弄干净。

    殷溪桐二话不说直接拉着他去找厕所,她见到他深山过得血迹她也觉得很碍眼,而且,那味道真的很难闻,

    南宫莲华任由她拉着走,任由她将自己弄干净。

    殷溪桐也非常的细心,洗了一遍又一遍,直到他的身上不再闻到那股血腥味才停下来。

    这么一磨蹭,时间都过去很久。

    当他们回到了手术室的时候,刚好医生出来了。

    何美凤立即迎上去,抓住医生追问,“医生,我女儿怎样了?她肚子里的宝宝怎样了?她们都没有事的对不对?”

    但是医生一脸抱歉的跟她说,“大人没事,但是小孩,已经没了,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何美凤差点摔倒,殷庭山立即扶着她。

    “没了?我的孙子啊,怎么就没了啊!这要琦琦怎么办啊?”她靠在殷庭山的怀里哭喊,好不凄惨。

    南宫莲华侧头看着身边的女人,只见她眼眶泛红,他立即将她搂进怀里,亲亲她的额头,“我们都已经尽力了。”

    殷溪桐靠在他怀里点点头,她知道。

    她只是有些难过,当母亲之后,人也变得特别的感性,特别,那还是一个生命。

    殷穆琦被送到了病房,雪白的脸色很憔悴,虽然还没有醒来,但是也能预料醒来是怎样一种光景。

    女人没了孩子,那是一种打击,致命的打击。

    何美凤一直坐在病床旁边哭喊,殷庭山难得跟她好言相劝,安慰着她。

    南宫莲华看着身边的小女人,询问道,“我送你回家吧。”

    殷溪桐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殷穆琦,摇了摇头,“我想等她醒来再回去。”

    南宫莲华不再说什么,搂住她的肩膀,陪在她的身边。

    破天荒的,当殷穆琦醒来的时候,她的反应超乎想象的冷静,只是问了一句,“我的孩子怎样了?”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