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逢场作戏

    野蛮娇妻宠不得,逢场作戏

    她的意思,南宫莲华又怎么会不懂?

    他强压下心底的厌恶感,俊脸上漫开一抹淡笑,单音回答,“好。『 .。爱殢殩獍”

    南宫莲华的回答让她笑意更灿烂,满目都是掩饰不住的爱慕。

    酒店房间内。

    这时传来敲门声,南宫莲华走过去打开,客服推着餐车走进来,将美味的菜肴一一放在桌子上纡。

    等客服离开以后,南宫莲华就招呼着她坐下,打开红酒的瓶盖,给她斟了半杯红酒,“尝尝菜色合不合你胃口。”

    林艺岚点头,端起红酒饮了一口,笑意一直都挂在嘴角,一直都没有散去。

    她抬眸看向南宫莲华,目光留恋的打量着他让她着迷的俊脸,慢慢开口,“莲华,我们也认识这么久了,有些话我们不妨打开心窗来说。蜈”

    南宫莲华放下手中的酒杯,嘴角似笑非笑的翘起,“你说得对,有些事情,我们是该说说亮话。”

    “那么,你是真心想要跟我好的么?”林艺岚直奔主题。

    就算她再迷恋南宫莲华,被他迷得晕头转向,但她也不是笨蛋,该要弄清楚的问题还是要弄清楚。

    要知道,她跟他相处的这段日子里,他们两个人从来都没有过多的身体接触,就连一个吻都没有,所以她心里一直都存在疑问。

    南宫莲华如深潭一样幽深的眸光紧盯着她的脸,“难道艺岚你没感觉到我的真心么?”

    林艺岚被他这目光紧盯着,灵魂都像是瞬间被吸走,眼眸中只有他,却不忘开口,“可是,你都没亲过我。如果你对一个女人真心,难道你不会想要吻她么?”

    就像她,她可是一直都想要跟他更亲密,做尽一切能做的事情,让自己完全真实的拥有他。

    尽管他已经结婚,有妻子,那又如何?

    南宫莲华闻言,俊脸上露出一抹哀伤,垂下眼梢,状似在掩饰着眼眸深处的伤痛,“我……对不起你……”

    林艺岚一怔,“对不起我?你为什么这样子说?你……”

    “难道你都没听说过么?”南宫莲华抬眸,打断了她的话,“我……身体一直都有毛病……”

    林艺岚经他这样一说,骤然恍然大悟,想起了什么事情,脸色微变,“我,我以为那只是谣言……”

    南宫莲华苦笑,“我也希望是谣言……只是,我不能骗你,我碰不得你,这样的我,你嫌弃了?”

    “不!没有!”林艺岚看着他的脸,根本就说不出嫌弃两个字。

    只是一想到传言中的事情,她又有些难以接受,眉头紧蹙,想了想,接着询问,“那么,你也没有碰过你的妻子?”

    南宫莲华点头,眉宇间流露出淡淡的哀伤,“因为这事情,我跟她关系不好,她嫌弃我,你呢?你嫌弃我么?”

    “她怎么可以嫌弃你!”林艺岚完全被他牵着走,忍不住为他愤愤不平,数落着,“不珍惜你的人你根本就不应该跟她在一起!莲华,你值得更好的人!”

    “你会是哪个人么?”

    林艺岚被他用这种眼神紧盯着,脸色骤然染上一层绯红,如果能够跟他在一起,就算他真的传言中那样不能人道她也愿意。

    他这般出色,她才不相信那毛病没得医。

    思忖间,她有些迫切的回答,“我也希望我是那个人!”

    南宫莲华嘴边弥漫笑意,“可我上次也跟你说过,殷氏现在跟我们还有些很重要的合作,我不能跟她离婚,除非……”

    林艺岚随即接着他的话说下去,“如果我让我父亲帮你的话,你是不是就没有阻碍,可以抛开她而跟我在一起了?”

    南宫莲华刚要回答,一阵敲门声将他的思路打断。

    林艺岚也有些不高兴的蹙着眉瞪着那扇门,“又是客服么?”

    南宫莲华也不清楚谁在敲门,他好像还没有叫其他东西。

    但是敲门声一直传来,让他不得不站起来走过去开门。

    开门之前,南宫莲华真的没想过门外的人竟然是殷溪桐,所以当他开门以后想要后悔已经来不及,就连他想要挡住身后的女人也来不及,殷溪桐已经将一切尽收眼底。

    宋唐虞显然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他还以为他现在跟那女人在外面,所以他才将殷溪桐带到他居住的酒店,想说等下没见到人就回去。

    但是天下就是有这么巧的事情,被注定撞破也没办法躲开,他也就只能在心里为南宫莲华祈祷了。

    “桐桐……”南宫莲华想解释,但是现在都快要成功了……

    后面的林艺岚也见到门外的两个人,眉头紧蹙,往这边走过来,“莲华,他们是谁?”

    殷溪桐瞪大眼眸紧盯着他,显然没想到迎接自己的会是这种画面,咄咄逼人追问,“她是谁?你跟她什么关系?你所谓的工作就是在这里陪女人?”

    南宫莲华很头痛,暂时没办法跟她解释,都已经事功半倍,不可能现在就放弃,功亏一篑。

    他抬眸看向那正幸灾乐祸的宋唐虞,警告的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先将殷溪桐带走。

    宋唐虞当然很清楚他在做什么,于是微微点头,伸手拉住了殷溪桐,跟她说,“桐桐,我们先走吧。”

    殷溪桐转头瞪了宋唐虞一眼,她为什么要先走?眼前这究竟是什么状况?!

    “莲华……”林艺岚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噙着敌意的眼神落在殷溪桐的身上。

    她已经猜测到殷溪桐的身份,当然没给她好脸色看。

    殷溪桐很不满,她都还没有瞪她,她怎么可以就率先用这种眼神看她了?究竟谁才是可恶的小三啊!

    宋唐虞继续劝说,“桐桐,我们先走吧,嗯?好么?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殷溪桐没理会他,目光一直都紧盯着南宫莲华,深深的盯着他那双漂亮好看迷人的凤眸。

    良久,她突然将目光收回,转身就走。

    “桐桐,等等我!”宋唐虞瞥了南宫莲华一眼,随后赶紧追了上去。

    南宫莲华在心底微微叹息,身后就传来了林艺岚的声音,“她就是你的妻子?还真像个孩子呢。”

    南宫莲华将神思收回来,侧眸看向她,目光有些抱歉,“对不起,刚才那么好的气氛都被破坏了。”

    林艺岚微笑着摇摇头,“没有,你不用去追她么?”

    南宫莲华盯着她,“你希望我去追她?”

    林艺岚同样与他深深对视,“她配不上你。”

    南宫莲华点头,“所以,我很需要你的帮忙,你会帮我么?”

    林艺岚像是被殷溪桐刺激到一样,原本的不确定到了现在的肯定,“我会的,我现在就回去跟我父亲说。莲华,她真的配不上你,你根本就不该跟她在一起,那种像是小孩子一样的女人最讨厌了!”

    “你真的愿意帮我?”南宫莲华脸上已经开始露出笑意。

    林艺岚同样微笑着点头,“我,比她更适合你。”

    话音一落,她就想去触碰南宫莲华。

    可南宫莲华却往后退了一步,眼里尽是抱歉,“对不起,我没办法……”

    林艺岚咬咬下唇,掩饰着心中的失落感你,再次荡漾笑意,轻轻摇头,“没关系,我明白的。等我们在一起以后,我会努力让你把病治好的!”

    “谢谢你,艺岚,你是我的福星。”

    林艺岚闻言,笑意更灿烂,给了他一个飞吻,“莲华,我现在就回去跟我爸爸说,明天我给你好消息。”

    “好,谢谢,明天我等你的好消息。”

    林艺岚有些依依不舍,现在完全被南宫莲华迷住了心,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跟他在一起。

    南宫莲华将她送到酒店门口,目送她坐上车子离开。

    待那车影消失在眼前以后,南宫莲华脸上的笑意骤然消失,眉头紧锁,拿出手机拨通电话,“在哪里?”

    耳边,宋唐虞的声音传来,“房号709,快过来吧。”

    南宫莲华得到想要的答案以后就挂了电话,转身走进酒店坐上电梯按下7层键。

    而709号房内,宋唐虞想帮南宫莲华解释他那只是在工作,但是当他想开口的时候,殷溪桐就抬眸冷眼瞪了他一眼,让他闭嘴,不准他说话。

    他想冒死开口,但是殷溪桐却紧紧捂住自己的耳朵不听。

    宋唐虞也爱莫能助了,麻烦是南宫莲华自己找来的,那就让他自己解决吧。

    他呢,可是有心无力,谁让他家女人根本就不听他的话。

    殷溪桐就坐在沙发上抱着手臂沉着脸没说话,宋唐虞也坐立难安,宁愿站着一不要坐着,心里一直都祈祷着南宫莲华赶紧过来。

    所以,当南宫莲华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过了不久,传来敲门声,宋唐虞赶紧走过去打开门,门外的果然就是南宫莲华。

    宋唐虞拍拍他的肩膀,靠在他耳边轻声说,“你家女人不让我帮你解释,你自己好好跟她说,我先出去,你们好好聊。”

    话音一落,他就赶紧出去。

    他们夫妻俩的事情还是让他们两个人解决,而他这个旁观者呢,还是滚远一点,不然等下波及无辜就糟糕了。

    房门被关上,传来一声响。

    南宫莲华看着那边鼓着脸明显就是在生气的丫头,在心中微微叹息,然后大步流星走过去,“桐桐……”

    他才刚开口,殷溪桐就抬眸看向他,在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蓦地扑过去,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狠狠的咬住他的脖子。

    南宫莲华被那刺痛刺激得紧蹙着眉头,但是也没有将她推开,任由她在自己的脖子上留下一个带着点血迹的牙印。

    啧啧,这丫头还真的毫不留情!

    南宫莲华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的脖子一定是见血了,但是因为他理亏,所以就任由怀里的女人发泄怨气。

    在他的脖子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以后,殷溪桐太松开口,抬眸用那锐利的眸光紧盯着他,“你之前那所谓的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在这里陪女人?”

    “桐桐,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南宫莲华轻轻将她推开,按着她的肩膀跟她解释。

    殷溪桐却突然伸手揪住了他的领带,将他整个人拉到自己的跟前,两个人的脸靠得很近,眼眸中闪烁的明显就是不满,“你觉得我看到的是什么?”

    “我跟她什么都没有,我那只是……”

    还没等他说完,殷溪桐就帮他说完,“你只是在工作,那只是在利用她,你对她完全不感兴趣,你是不是想要这样子说?”

    南宫莲华略感意外,“你知道?宋唐虞告诉你的?”

    “不,我猜的。”

    “那你相信我么?”南宫莲华询问。

    殷溪桐挑眉,“那你觉得我该不该相信?”

    南宫莲华嘴边却弥漫开笑意,单手将她搂进怀里,“我很高兴你对我的信任!桐桐,谢谢你。”

    这丫头真让他惊讶,他还以为她会误会,心里都已经准备好说辞来跟她解释,可没想到这个丫头原来这么信任他。

    果然,是成熟了不少么?

    殷溪桐却一脸嫌弃的将他的胸膛推开,依旧很不满,“可是你到底是在做什么工作需要到勾搭女人?为什么是你牺牲色相而不是其他人?你明明知道你是有妇之夫,你干嘛不让虞美人去勾搭?说,你是不是没把我放在眼里了?觉得我就算生气了也不能怎样,对吧?”

    她边说话,边用手指戳着他的胸膛数落着。

    她相信他没对别的女人怎样,但可不代表她就不生气。

    勾搭女人这件事情本身就让人很来气,即使是为了工作需要,她还是很不高兴,凭什么就要他这样子牺牲了?他决定要牺牲自己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想过她了?

    越想越来气,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有没有占他便宜,蓦地又将他拉到自己跟前追问,“你老实说,她有没有占你便宜了?”

    南宫莲华看着她都快要喷火的眼眸,笑意在嘴边漫开,“没有,她连我一根手指头都没碰到。”

    “真的?”殷溪桐很怀疑。

    虽然刚才只是瞥了那么一眼,但是她还是能给清楚的看到那女人对她男人的迷恋。

    都迷恋到那种程度了,那个女人真的还能坐怀不乱?

    更何况刚才还是在酒店房间里呢,分明就是做坏事的最佳场地啊!

    她用那怀疑的眸光紧盯着他,分明就是在告诉他她不相信。

    南宫莲华再次将她拥进怀里,认真解释,“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绝对没有半点谎言。我说过,我不会骗你的。”

    “可你也没有老实交代!”殷溪桐控诉。

    他在这里的这段日子里竟然一直都在勾搭别的女人,就算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想想她没能见到他的这些日子里他都跟别的女人见面她就觉得很来气。

    而且他都没告诉她他是跟一个女人在工作,这真的很可恶!

    当她傻乎乎的想念着他的时候,他是不是在跟那个女人眉来眼去?

    越是深想越是不满,她忍不住抓住他的手腕就啃,发泄自己的怒火。

    南宫莲华有些哭笑不得,“桐桐,你是属狗的呢!”

    哼!就算她不是属狗的,她也要咬死他!

    南宫莲华用那没被她咬的左手轻轻的揉着她的秀发,目光宠溺。

    殷溪桐咬了一会儿以后也就放开他,抬眸继续紧盯着他追问,“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南宫莲华微微叹息,“我们这次的项目很需要她父亲的帮助,我们跟他谈不拢,事情也比较紧迫,听说那老家伙很宠他女儿,他女儿要的,他从来都不会说不,所以我们才会想着从他女儿身上入手。原本的计划是让慕霄去跟她碰面,但是谁知道那家伙把自己的腿弄残了,我不得不亲自上阵。”

    “那你可以派虞美人去啊,反正虞美人风流惯了,他对女人分明有一套!”虽说是为了工作,但是殷溪桐还是很不满。

    南宫莲华轻笑着摇头,“没办法,谁让你老公我魅力大,那女人迷恋我,我是最适合的人选。”

    殷溪桐啧了一声,“你就不能别自恋了?”

    “我说的是事实。”南宫莲华微微叹息,“我跟那女人三年前见过,从那时候开始她就迷恋我,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出现在她面前。”

    殷溪桐哼了一声,话语都酸溜溜的,“很厉害嘛,人家都暗恋你三年了。”

    南宫莲华单手捧住她的脸,轻轻的用指腹摩挲,“如果你不喜欢,我现在就收手,不会再跟她见面。”

    殷溪桐蹙眉,“可你那什么项目怎么办?不是很紧急么?”

    虽然她是很不高兴他跟别的女人暧昧来暧昧去的,但是他都说那项目这么重要了,现在收手的话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她忍不住有些担心,不想因为自己而让他的事业陷入僵局。

    “什么都比不上你来得重要。”

    他这话真动听!殷溪桐心里是挺高兴的,但是那担心还是存在。

    “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小心眼。你那只是逢场作戏,都是假的,我……会当做没见到的。”

    她想要表现得大方一点,工作嘛,逢场作戏都是很正常的,只要他的身心都没有出轨就行了。

    殷溪桐在心里跟自己说,让自己不要太介意,懂他体谅他,做一名合格的贤内助。

    虽然,心里还是忒么的不舒服,但她想她是可以忍一忍的。

    南宫莲华忍不住捧住她的脸在她的唇上亲吻了一下,心底慢慢装满感动,“桐桐,谢谢你相信我,你真的太让我感动,太让我惊讶了。原来,我们桐桐真的长大了!”

    殷溪桐有些别扭的推开他的手,“我本来就长大了好么!”

    所以别总是把她当小孩,她会努力当一名合格的妻子,让自己有资格跟他站在一起。

    南宫莲华轻笑,“是啊,我们桐桐长大了。”

    “别总是提起这话行么?”她不自在了,转移话题,“那什么,你继续你的工作吧,真的不用在意我。我……没关系的。”

    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

    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嘱咐一句,“你绝对不能碰她一根手指头,也不能让她碰你一根手指头!”

    “好,绝对跟她保持距离!”

    这么懂事乖巧的老婆,南宫莲华忒么的想要将她压在身下狠狠欺负,表达自己内心的欢喜。

    ******

    粽子节快乐哟~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