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占据了她的心

    野蛮娇妻宠不得,占据了她的心

    “喂,南宫莲华……”思念,占据了她的心。∑ !.爱殢殩獍

    耳边响起南宫莲华醇厚磁性的嗓音,让她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桐桐,你找我么?抱歉,之前忘记带手机在身边,不知道你给我打电话,有重要的事情么?”

    听着他的啊,殷溪桐觉得心里暖呼呼的,到了嘴边的话,最终还是被她咽回去,转了一个话题,“你很忙么?什么时候回来?”

    很想他,很想现在就能够见到他,但是她知道自己这是奢想而已骅。

    “嗯,是挺忙的,别太想我,等我忙完我就会回去。”

    他含笑的声音让殷溪桐的心都暖了起来,笑意在嘴边漫开,“别太自恋了!你才别太想我呢!”

    “你还没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呢。”南宫莲华将话题拉回来,别跟他说是因为太想他而已稻。

    殷溪桐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不告诉他,“没事,就只是想要听听你的声音而已。”

    这话也没错,听到了他的声音,她的心也安稳了不少,没那么慌。

    反正魏莫一他们都说了由他们来处理,她也相信他们一定能够处理得很好,而南宫莲华现在还忙着呢,她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让他更忙。

    别人能够处理好的事情,那么就不要麻烦他了。

    “真的没事?”怎么会有一种不太可能的感觉?

    南宫莲华蹙着眉看着窗外让人身心舒畅的蓝天,追问她,“桐桐,你可不能说谎骗我。如果真有什么事的话,你得告诉我。”

    “真的没事!我就只是很想你,想要听听你的声音而已。你呢,给我努力快点将工作完成,早点回来,家里没有你,我不习惯!”话到了最后还是忍不住破功。

    想他,这是恒久不变的事实。

    好像越跟他说话,她就越想要见到他,心都揪成了一团,苦涩的。

    南宫莲华的心也柔软下来,脑海中浮现她俏丽的脸,说不想她那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在听到她说想他的时候,他就更加想现在将她拥入怀。

    他也想尽快回去,只不过事情还没有完成的时候,他没办法回去。

    “乖,我会尽量。你现在还在上课吧,我晚上再给你电话。”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腕表,这个时候应该还没有放学。

    虽然有些不舍,但殷溪桐知道他很忙,也不想打扰,耽误他做正事,有些依依不舍道别,“那拜拜,晚上记得给我电话。”

    最后还是忍不住嘱咐一句。

    “好。”

    南宫莲华等她挂了电话以后几挂断,然后翻出宋唐虞的号码,给他打电话。

    会给他打这么多通电话就表示必定有重要的事情,刚才殷溪桐说没事,可他不怎么相信。

    就算那丫头没闯祸,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刚才听她的语气就能够察觉出一丝不寻常。

    如果没事的话,她的态度应该更雀跃才对,而她刚才显然有点不在状态的感觉。

    而这一切宋唐虞应该很清楚。

    当宋唐虞接到了他的来电的时候,原本头痛着的他终于松一口气,“老大,你终于给我电话了!”

    那些记者真难缠,死死咬住这件事情不放,而且那个自杀的女生虽然醒来了,可却是一副受尽了委屈被人威迫的样子。

    就算她什么都没说,但是她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那些记者就会懂得该怎样报道。

    宋唐虞可不愿意明天的头条更劲爆,而且还都是不利于殷溪桐的,就算大魔王放过他,他也不会放过自己!

    他这时候刚从医院离开,终于接到南宫莲华的来电,也就不用这么头痛了。

    南宫莲华听他的声音就忍不住紧蹙着眉头,沉声询问,“发生什么事了?”

    “发生大事了呢!上次伤了澜景的那个女生昨天自杀了!”

    “那又怎样?死了?死了又怎样?”

    他听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别人自杀是别人的事情,好像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别想他会愧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原本就算死了也没怎眼,但是她却留遗书,说是被桐桐逼着去跳楼,你说这能不是大事么?现在记者都将桐桐祖宗十八代都扒出来了,而且还在学校围堵她,烦死人了!”宋唐虞也将刚才他去医院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他,最后询问,“你说,现在要怎样做?那些小的杂志社我们可以将稿子拦回来,但是b周刊和几家其他的大杂志社都拦不住

    。还有,那个女人也一直装着受害者的姿态,这样对桐桐很不利,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是桐桐的错呢!”

    虽然这种不实的污蔑不会怎样,但是却损害了桐桐的想象,被人误会她是个恶女人的话怎么办?

    他们家的人才不能受这种委屈!

    所以,这就是殷溪桐刚才没告诉他,隐瞒着他的事情?

    南宫莲华叹息,不用想都知道那丫头该是知道他忙,所以就不告诉他。

    他该奖赏她懂得体贴他呢,还是该揍她屁股,遇到问题没想过要让他一起分担?

    但是很显然,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问题解决掉。

    “老魏给我打电话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南宫莲华询问。

    宋唐虞回答,“对,你读不知道我们找你找得多辛苦啊!给慕霄打电话又关机,真是急死人了!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他问出重点,再不回来他都扛不住了。

    “我暂时还不能回去,事情你来处理。”虽然他也很想回去,很想抱抱那丫头呵护她,安慰她,但是现在是关键时候,他不能走。

    宋唐虞有些诧异,还真没想过他会这样子回答。

    “你不回来?可桐桐真的很需要你啊!虽然她表现得很镇定,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我知道她心里一定很不好受,你舍得让她难受啊?”

    最重要的是他不回来他就不能脱身,这麻烦事情就是他的事情了啊!

    可南宫莲华的话让他希望破灭,“能回去我早就回去,慕霄在这边也残了一条腿,我更加走不开。总之,你按我的吩咐去做,继续给我看好桐桐。”

    这是污蔑,子虚乌有的事情也不会伤害到身体上去,他是真的没办法抽出身子来,这批货不尽快解决的话事情就大条了。他也只是为了大局着想,不得不忍住想要飞奔回去的冲动,耐着性子在这边继续处理这事情。

    “可是……”

    “没有可是,就这么说定。还有,不要让那些记者惊动爷爷他们,你按照我说的,尽快给我处理好。”

    “这事情都上报了,我怎么不惊动外公他们?那些人卖面子给你,可不见得会卖面子给我。你出面比我出面更好,你真的不能抽出一点点时间回来么?”

    宋唐虞越说越想哭,怎么他总是这么倒霉?每一次都是要他来处理这种烂事!

    南宫莲华都懒得回答他,自顾自吩咐,“我会安排好,你只要给我把桐桐照顾好,别让她受伤。那个女人说桐桐让她去死,那么就让她死得痛快点!”

    “啊?”宋唐虞听不懂了。

    南宫莲华又说,“我会跟老魏商量好,你听老魏的吩咐就行。总之,绝对不能让桐桐受伤。如果有必要的话,你将她带回去家里住几天,别上学,等风波平了再说。”

    宋唐虞有些吃惊,“你这是长远打算呢,那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什么时候回来你不用管,你只要管好我给你的任务!”

    “可是……”

    “就这样,我还要打给老魏。”

    “等等!”在南宫莲华挂电话之前,宋唐虞大声叫住了他,“能不能换个人啊?我过去帮你怎样?你再让别人照顾桐桐嘛!”

    现在,照顾殷溪桐,保护殷溪桐成为了最不讨好的任务!

    不然,如果她受到一点伤害的话,那么他也完了!

    这可是颗定时炸弹,他可不想每天都胆战心惊。

    “宋唐虞,我让你照顾桐桐那是看得起你,你以为每个人都可以的么?”

    现在除了他宋唐虞,哪里还有人很闲?

    他刚准备让贺深过来替代慕霄那个伤患,老魏在那边继续将那件事情处理好,就只有他宋唐虞是剩下的,不是她去保护桐桐还能是谁去保护?

    宋唐虞很不满,“难道我还要谢谢你呢!”

    “我没时间跟你废话,桐桐也快放学了,你赶紧过去接她!如果她有什么事的话,你就死定了。”

    南宫莲华警告了一番以后就挂了电话。

    宋唐虞牙痒痒的,没辙,谁让他身份地位这么低,就是只能当保姆,当司机,当朋友,当宠物了!

    放学的铃声响起,殷溪桐跟赵紫槐走在前面,而段澜景就在后面隔了一段距离慢慢的走着。

    赵紫槐偷偷的往后面睨了一眼,这才靠向殷溪桐的耳边跟她呢喃细语,“桐桐,你说澜景为什么对谁都冷冰冰的啊?我跟他说话,可是他总是一副懒得跟我说话的样子呢,真让人失望难受。他就只对你好一点,我好羡慕啊!”

    她的话里尽是羡慕又嫉妒,什么时候段澜景也能够对她好一点呢?是不是要她用热情去融化他?

    “还好吧,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也没对我有多好,不过也只是因为我是他小舅母嘛。”

    “但还是让人好羡慕!”

    见赵紫槐耷拉着脑袋叹息的模样,殷溪桐用肩膀推了推她,“你真的喜欢他的话就去告白啊!凡事都要试过才知道有没有结果不是么?”

    但赵紫槐却摇头,“我还没有那种勇气!而且明知道他不喜欢我,我还跟他告白的话,那我不就是脑袋扛木瓜了么?”

    殷溪桐忍不住掩嘴偷笑,“哟,你的头还真跟木瓜差不过呢!”

    “桐桐!”

    她们俩走了一半就没走,只因为远远就见到了那被挡在外面的记者,很显然一直都在等着她出现。

    现在出去的就是笨蛋!

    殷溪桐不是笨蛋,当然不会出去,往后走了走,不给那些记者见到她的机会。

    赵紫槐跟在她的身后一起走,在经过段澜景的时候,他的声音响起,“桐桐,你去哪里?”

    殷溪桐淡笑着回答,“我回去课室等虞美人来接我回去,你先回去吧。”

    段澜景点了点头,就继续往前走。

    而赵紫槐就陪同着她一同回到了课室,坐在她们的位置上边聊天边等宋唐虞的出现。

    殷溪桐也跟宋唐虞发了信息,告诉他她们在课室里等他。

    她们两个人胡言乱语扯了一会儿以后,赵紫槐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叹息。

    她还在想着刚才那个问题,想得头痛,“桐桐啊,暗恋着一个人真的好难受啊!”

    殷溪桐直接给她白眼,“都说了让你去告白了。还有啊,其实你现在喜欢的未必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爱情么,总是在遇上对的那个人的时候才会是甜蜜的。如果你现在很痛苦很难受的话,或许澜景不是你那命中注定的人呢。”

    她这完全是过来人的口吻,现在喜欢的人不代表会喜欢一辈子,当真正遇上那个对的人的时候就会发现,曾经所喜欢的成为了年轻岁月里的美好回忆。

    她一直都不懂爱,直到遇上南宫莲华,她才懂得什么是爱情。

    赵紫槐对她的话不以为然,耸肩回答,“他就是我的真爱啦,我非常肯定,我这辈子就只喜欢他,忒么的爱他啊!”

    “哟,你忒么的爱谁啊?”宋唐虞这时候刚来到,就听到赵紫槐这一声震耳欲聋的告白,忍不住笑着揶揄。

    赵紫槐还真没想到会被人听到,脸颊耳根泛红,而又觉得非常丢脸,不满的怒瞪着他,“偷听是小人的行径!难道你都不懂么?大变态!”

    之前对他那么一丁点的好感在他的揶揄调侃下殆尽。

    赵紫槐恨不得回到过去,将那句话咽回去!

    被桐桐知道是没关系,但是她可没想过让自己的情感暴露在别人面前,而且还是一个男人!

    宋唐虞觉得自己挺无辜的,不就是随口回了一句么?有必要用这么凌厉的眼神瞪他么?

    殷溪桐站起来打完场,“好啦,别闹了,该回去了。”

    赵紫槐还沉浸在被人听到她心事的噩耗中,心里又羞又怒,对宋唐虞一直都没有好脸色。宋唐虞都不明白自己那话哪里严重?竟然严重到她要用这种态度对他?

    果然殷溪桐的朋友都是怪胎,他这正常人真的难以跟她沟通!

    宋唐虞将车子开了进来,方便等下冲出去。

    殷溪桐招呼着让赵紫槐也上车,让宋唐虞送她回去。

    宋唐虞觉得头痛,“桐桐,她家不顺路吧?”

    明显就是不愿意送赵紫槐回去,那可是反方向呢!

    赵紫槐其实也不是非要他送,但是既然他是这种态度,那么她就非要他送不可了。

    她们两个女生坐在后面笑眯眯的聊她们的话题,宋唐虞却一头黑线,果然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没办法,他要听命于南宫莲华,也就是要听命于殷溪桐,只能乖乖的将赵紫槐送回去,这才带殷溪桐回去。

    他们家的门卫很严,而且南宫莲华也跟人打过招呼,进入别墅小区的主干道不准外人进,记者想在这里守着见到人也很困难。

    再加上宋唐虞一直都在换不同的车,那些记者也不知道那一辆车是他们的车。

    最终还是很顺利的回到家,殷溪桐一回去就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想找找有没有关于她的新闻。

    电视上果然在播,毕竟除了前工商局副局长的名头,还有南宫集团这个大名呢,又怎么可能不播?这可是大新闻啊!

    记者果然将她调查得很清楚,竟然连她跟梁静情的过节都略知一二,只不过跟事实相差太远罢了。

    宋唐虞见状,紧蹙着眉头走过去挡在她的面前,将电视关了,“这种报道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事实!还有,你别担心,南宫莲华会摆平这事情的。”

    殷溪桐抬眸诧异的看着他,“你告诉他了?”

    她自己憋着不说,却被他这厮想都不想就说了?真是白白浪费她的表情!

    宋唐虞可不明白她有什么好诧异的,点了点头,“这件事情当然要告诉他啊,让他去安排处理的话会比较快的,你家男人有的是手段!”

    “可他不是很忙么?他要回来?”殷溪桐蹙眉,怕他太忙会累坏身子,但是想到他要回来,心里又忍不住雀跃。

    女人啊,果然是心口是非的动物。

    可宋唐虞却打破她的希望,“他没有要回来,也回不来,在那边忙着呢。他是跟魏莫一商量,让魏莫一处理。”

    “这样啊……”殷溪桐眼里掩盖不住的失望,突然又不满的瞪向宋唐虞,都是他说话不清楚害她想太多,白白给自己增添失落感!

    被她瞪,宋唐虞只觉得无辜,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转移话题,“你饿了吧?我们今天吃什么?吃披萨怎样?”

    不能在外面吃,只能在家里叫外卖。

    他们两个都不会做饭,除了叫外卖也就只能叫外卖了。

    殷溪桐忍不住叹息,如果南宫莲华在的话,他就可以给她弄美味的美食了!

    想到这,她突然就来兴致,抬眸看向宋唐虞,“虞美人,今天不用叫外卖,我来做!”

    南宫莲华单凭看料理书都能够做出美味的牛排,她相信自己也没有笨到那里去,一定也能够做出好吃的美食。

    “哈?”宋唐虞却被吓了一跳,跟在她的身后走向厨房,“你会弄么?”

    她怎么看都不像是会煮饭的样子啊,别是将厨房烧了!

    殷溪桐打开冰箱,看看里面还有什么食材,就见到几块排骨还有半只鸡,这样也够了。

    她也不知道排骨跟鸡肉能做什么料理,直接拿出手机上网搜索做法。

    宋唐虞担心她,也不敢走开,就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弄。

    “桐桐,你真的可以么?”看着她拿刀的样子,他胆怯怯啊!

    殷溪桐抬眸白了他一眼,抱怨道,“你好啰嗦啊,能不能给我滚远一点?”

    一直都在她耳边吵,她又怎样能够专心做菜呢?

    让他走开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可不放心她自己一个人在厨房,于是在自己的唇上做了一个拉链的动作,表示他闭嘴不说话。

    殷溪桐也将心思都放回眼前的料理上,按着步骤一步步的做。

    她今天要做的是酸甜排骨跟手撕鸡,做法看起来都很简单,她对自己很有信心。

    宋唐虞看着她,突然间发现专注做饭的女人也很吸引人眼球,至少眼前的殷溪桐现在就把他的目光吸引住了。

    果然是大魔王的老婆么?能够吸引大魔王还是有她不容忽视的魔力。

    当将做好的菜盛在盘子里,殷糖儿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非常满意自己做出来的成果。

    果然,她也不是太笨嘛!

    虽然是比南宫莲华差了那么一点点,但是也很厉害的!

    她在自己心里称赞了一番,抬眸得意洋洋的看向一旁的宋唐虞,“虞美人,我厉害吧?”

    宋唐虞回神,有些哭笑不得,顺她的意,“很厉害!”

    果然啊,她也还像个孩子般纯真可爱。

    啧啧,却成为了大魔王的老婆,真可惜。

    两个人坐在餐桌前,宋芯甜尝了一块甜酸排骨,酸酸甜甜的很开胃,就是稍微醋下多了一点,总体来说还是很好吃。

    下一次等南宫莲华回来以后,她一定要做给他吃。

    宋唐虞也吃得挺满足的,虽然只是一些很简单很普通的菜,但毕竟这可是殷溪桐亲手努力做出来的呢,他竟然还比大魔王率先吃到,又怎么能不满足?

    以后就抓住这事情来打击大魔王,想想就觉得很爽。

    殷糖儿摸摸吃得饱饱的肚子,抬眸斜睨了对面的宋唐虞一眼,“你别得瑟了!今天这顿饭只是试验品,而你啊,也只不过是白老鼠而已!”

    她正式认真做饭的第一次可是要留给南宫莲华的。

    宋唐虞哀怨的看着她,“桐桐,你就不能让我先得意一下呢!”

    这么快就泼他冷水,真无情!

    殷溪桐才不管他,跟他努嘴,“喏,你给我赶紧将碗跟厨房都弄干净吧。”

    “为什么要我去弄?”宋唐虞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激动。殷溪桐舒服的坐在椅子上,打了个呵欠才跟他说,“当然是你!我那么辛苦给你做了一顿饭,难道你还要我连碗都洗了?想都别想!”

    怎么可能只有收获而没有付出?不然以后又怎么可能还会有收获?

    宋唐虞却很想哭,他是大少爷,什么时候需要他去洗碗了?这不是佣人的工作么?

    但是在他们家,他们就是国王,他就是奴隶,让他干嘛他就得干嘛,没有说不的权力!

    越想越心酸,宋唐虞端着那些碗筷,很想哭。

    殷溪桐才不管他,坐在客厅沙发上边啃着苹果边拿出手机放在桌子上,目光一直都紧盯着。

    南宫莲华说要给她打电话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给她打。

    慕霄将碗洗完,刚走出来就见到她还是维持着刚才那个姿势,一直都盯着手机看。

    宋唐虞挑眉,“你在干什么?又等大魔王的电话?慕霄腿伤了,他忙着呢!”

    殷溪桐闻言抬眸看向他,“小慕子腿伤了?怎么回事?”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宋唐虞坐在她身边耸耸肩,“你家大魔王说的,所以他很忙,不能回来处理这事情。”

    殷溪桐点头,只希望他忙归忙,别让自己太劳累病倒。

    听完宋唐虞那话,她就更加想要接到他的来电,想要跟他说说话,听听他的声音。

    她的手机没响,宋唐虞的倒是响了。

    殷溪桐也将目光看过去,与宋唐虞一同看向手机屏幕。

    宋唐虞在见到屏幕上那个大名的时候吓了一跳,立即坐直身子才接听,“外公……”

    “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你怎么第一次都没跟我说?桐桐现在怎样?她没事吧?莲华让你照顾她你可要把她照顾好!她少了根寒毛我都要你的命!”

    南宫老爷子一开口就是责备,宋唐虞一头黑线。

    “外公,桐桐好得很,不告诉你是不想让你担心,这事情我们也会处理好,不想让你操心。”

    可惜他的解释南宫老爷子不买账,“处理好?你倒是跟我说说你们怎样处理好?处理好的话为什么新闻还在播?看看都把我们桐桐说成什么样子了?我们桐桐是能够受委屈的人么?”

    现在,因为梁静情污蔑,都将殷溪桐包装成了一个仗着自己身份乱伤人的恶人了。

    这种怨气南宫老爷子不接受,也不愿意让自家的孙媳妇儿受委屈!

    宋唐虞听得出南宫老爷子一腔的怒火,小心翼翼回答,“外公,我们已经在处理了,表哥也知道这事情,一定很快就会摆平的。”

    “哼!等你们摆平,桐桐都受尽委屈了!”

    宋唐虞撇撇嘴,现在受尽委屈的人好像是他啊!

    殷溪桐见到是南宫老爷子的来电,就让他将手机给她,让她来跟南宫老爷子说。

    宋唐虞赶紧将手机递给她,殷溪桐接过以后就对着手机甜甜的喊了一声,“爷爷。”

    南宫老爷子一听到她的声音顿时什么火苗都熄灭了,笑呵呵的说,“桐桐,这事情都把你吓坏吧?你别担心,爷爷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殷溪桐闻言,心里一暖,嘴边笑意更深,“嗯,我没事,爷爷你不用担心我的。”

    “你没事就好,这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根本就不值得你在意。”

    “我没在意,别人爱怎样说就怎样说,反正我自己没做错什么,还有我的家人都相信我就行。”

    “对,桐桐你保持这种心态就对了。”南宫老爷子对此非常满意,果然是他所选的孙媳妇儿,让他喜爱得紧。

    殷溪桐嘻嘻一笑。

    她一直坚信,会受到惩罚的,一定是那污蔑她的人。

    “桐桐,既然莲华这些天不在家,你回来家里住吧!”南宫老爷子突然提议。

    “回去住?这……”殷溪桐不怎么愿意。

    可宋唐虞非常愿意!

    他立即将手机抢过去,跟南宫老爷子说,“爷爷,我们现在就回去!”

    话一完,他就挂电话。

    殷溪桐瞪着他,真想掐死他啊!

    宋唐虞却抢先一步开口,“外公可想你了,难道你要让他老人家失望?”

    姥姥的!虞美人太可恶了,竟然拿爷爷来当挡箭牌?!

    殷溪桐可以不听虞美人的,但是不能不听南宫老爷子的。

    南宫老爷子可是除了南宫莲华之外对她最好的人,她不会想他失望。

    结果当晚,宋唐虞还是将她带回了南宫大宅。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