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喝酒聊天品人生

    野蛮娇妻宠不得,喝酒聊天品人生

    圣诞夜,就如同南宫莲华所预想的,他根本就赶不回去。「 ??爱殢殩獍

    殷溪桐跟赵紫槐还有夏乔三个人在家玩了一天,三个人疯疯癫癫的,她也没多少时间去想他。

    只是当夜幕来临,赵紫槐跟夏乔都离开以后,她的心就开始寂寥。

    南宫莲华,究竟什么时候回来呢?

    夜色璀璨迷人,星光闪烁,该是夜游的最佳时机嬖。

    可惜宋唐虞只能跟殷溪桐两个人坐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无聊得发疯。

    他调整了一下姿势,忍不住开口,“大魔王到底是怎样跟你说的?他什么时候回来啊?”

    南宫莲华不回来,他就不能解脱,那么他美好的日子就离他而去朗。

    越想越觉得前路迷茫,找不到突破口。

    殷溪桐耸肩叹息,“不知道!”

    那厮只是说会尽量早点回来,谁知道他工作什么时候完成什么时候回来。

    “你是他老婆你怎么会不知道?”

    “你还是他的下属呢,你怎么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殷溪桐伶牙俐齿的反驳一句。

    宋唐虞啧了一声,摸摸鼻子,小声嘀咕,“他那种事情又不是跟公司有关……”

    “嗯?”殷溪桐狐疑的看着他。

    宋唐虞放下手,摇头,很快转移话题,“没什么。你不给他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么?”

    “他工作完以后就回来,我催也没用。”殷溪桐摆手耸肩,“反正我是能等,如果你等不了的话你自己去给他电话!”

    他是嫌还不够麻烦么?还去跟南宫莲华打电话?

    宋唐虞翻白眼,继续瘫坐在沙发上叹息。

    他的美人儿还需要他的滋润,他的呵护呢,他那宝贵的时间全部都浪费在他们夫妻两身上了。

    殷溪桐双手抱腿坐在沙发上,目光其实也一直都紧盯着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上。

    不用宋唐虞提醒,其实她一直都想南宫莲华给她打电话,只不过愿望一直都落空罢了。

    或许,他还在工作吧,昨天不是到了十一点都还在忙么?

    所以,她该静下心来等他的电话?

    “桐桐,我们两个人这样子很无聊啊!”宋唐虞哀怨的看着她。

    两个人什么事情都没得干,傻愣着坐在这里真的很闷。

    殷溪桐好心抬眸看向他,“那你就带我出去玩啊!”

    不肯带她出去的是他,嫌弃在这里闷的人还是他,他究竟是想怎样?

    “我带你出去大魔王会杀了我!”

    “那你还有什么资格喊闷?”

    简直就是欠揍!

    “我们来找点乐趣啊!”不能出去,当然是要在这里找点乐子。

    殷溪桐直接往沙发上一躺,一动不动,“怎样找?”

    她都懒洋洋的,脑袋也打结,想睡觉了。

    宋唐虞摸着下巴一脸沉思,一时之间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点子。

    虽说他总是能够跟女人非常有格调的度过一晚,但是这女人可是大魔王的女人,而不是他能动的女人,什么点子想法都没了。

    “宋唐虞,我们来聊聊吧!”殷溪桐突然开口。

    宋唐虞挑眉,“你要聊什么?”

    殷溪桐想了想,“南宫莲华平时工作都很忙的么?”

    他最近不是都很忙么?受了伤都还要天天帮工作,等她以为他终于可以休息一下陪她的时候,他又出差去了。

    她也不是想要埋怨他没时间陪她,他是大总裁,要养一个企业几百口人,兢兢业业工作是应该的,她只是想要知道他忙到什么程度,有什么是她可以帮他分担的。

    宋唐虞闻言揶揄轻笑,“怎么都懂得去问他忙不忙了啊?原来我们桐桐已经长大了?”

    殷溪桐从沙发上坐起来,白了他一眼,“啰嗦什么,问你你就回答啊!”

    宋唐虞耸肩,“还好吧,他一直都是这么忙的。”

    “为什么他这么忙,而你却这么闲?”殷溪桐反问了一句。

    宋唐虞无奈叹息,“我怎么就不忙了?我都被委派重要任务啊!”

    看好她不就是重要任务?比上亿的案子更重要!

    殷溪桐狐疑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宋唐虞接着说,“对大魔王来说,你就是最重要的,我看好你当然就是重要的任务了!”

    殷溪桐啧了一声,“把我说得好像是什么犯人似的,还看好我呢!”

    她又不是真的总是出去惹是生非,她很乖的,就只是麻烦总找上她么,怎么可以把她说成这样子?

    “你不是犯人,你是大魔王最重要的人。”宋唐虞补充。

    哼!这才差不多。

    因为他这句动听的话,殷溪桐嘴角弥漫笑意。

    “那你知道他去d市是什么工作么?还跟小慕子一起去,这是跟小慕子的公司一起合作么?”殷溪桐好奇询问。

    毕竟,他不是跟宋唐虞这个下属出差,而是跟发小出差,这就值得让人很好奇了。

    宋唐虞干笑几声,是什么工作当然不能告诉她,她还小呢,而且这些事情本来就是不应该被她知道的。

    如果真的被她知道的话,估计南宫莲华会直接杀了他!

    “你回答啊?笑什么?这有什么好笑的?”宋唐虞的态度让她很不满。

    宋唐虞轻声咳嗽了几下以后才开口,“是跟慕霄公司合作的一个案子,挺重要的。”

    “这样子啊……”殷溪桐点头,没什么好问的了,继续发呆无聊。

    宋唐虞觉得两个人继续闷下去也没办法,开口找话题,“对了,你也快高考了吧?考虑清楚考那间学校了么?”

    殷溪桐闻言,抬眸睨了他一眼,“就在本市随便找一家呗!”

    考哪一间都没有关系,只要不是离家太远就行了,她还想要继续住在家里,每天都能够见到南宫莲华。

    不然,考到别的城市,两个人分隔两地,她哪知道南宫莲华到底有没有背着她勾搭别的女人!

    宋唐虞摇摇头,轻笑,“桐桐,你对你的学业也太不在乎了吧?那你以后想做什么?你的梦想是什么?”

    梦想么?

    殷溪桐摸着下巴努力想了想。

    从前,她母亲想要她出人头地,不再让人看不起,所以对她的要求非常严格,事无巨细,全部都要按她的要求来。

    如果她没有嫁给南宫莲华的话,估计她一定会让自己考上最高学府,让她有面子,而且一定是要她学经济学,毕业以后就进殷庭山的公司,让她跟殷穆琦斗争一番。所以,对于梦想,她从来都没有想过。

    现在突然被他询问,她一时间还真没想到自己想要做什么。

    而且,她现在嫁给了南宫莲华,她母亲再也不能管她,那么她也没必要将自己逼得那么紧,能够考上大学就行,她相信南宫莲华也不会要求她必须要考上最高学府。

    “你都没想过你以后要干什么?”宋唐虞挑眉,“还是你决定当大魔王的贤妻良母,在家里照顾孩子?”

    “我才不要!”殷溪桐不假思索摇头,脑海中立即浮现了自己脸皮都皱皱的,胸前背着一个孩子,背上又背着一个孩子,怎么想怎么可怜!

    她绝对不要成为那么可怜的人!

    “不然你想做什么?别跟我说你连梦想都没有!”

    “才不是!”殷溪桐否认,又没想到自己要做什么,有些恼羞,“才不告诉你!”

    宋唐虞掩嘴偷笑,“没有就没有,我又不会嘲笑你,你担心什么?”

    “说了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你再怎样说我还是不会告诉你!”跟他做了鬼脸以后,殷溪桐就抓住手机站起来回房间。

    宋唐虞在她的身后跟她大声说,“别逃跑啊,就算是被我说中了我也不会笑话你的嘛!你到底在怕什么啊?”

    回应他的是一声关门声,殷溪桐已经走进了放房间。

    她将手机扔在一旁,往床上一躺,看着天花板发呆。

    梦想……一个人没有梦想真的不行么?

    她的梦想是什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只知道她想过着像现在一样幸福的日子。

    没有大风大浪,平平淡淡的跟南宫莲华过一辈子,这不会是奢求的对不对?

    当她发呆出神的时候,手机奏响音乐,她蓦地从床上坐起来,抓起手机立即接听,“喂!”

    “在干什么?”南宫莲华磁性的嗓音传进她耳中。

    殷溪桐就像是中毒了一般,有些昏昏的感觉,“想你!”

    南宫莲华闷笑,“你在想我?”

    什么时候这个丫头都变得毫不保留的将自己的感情表达出来了?

    南宫莲华对此非常高兴,听完她的话他心情很愉悦。

    “我是在想你,你呢?”她落落大方,丝毫没扭捏。

    “你乖的话我就想你。”

    他的回答却有点不尽人意,殷溪桐都不满的撅撅嘴,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关心道,“你还在忙么?什么时候能回来?”

    直觉告诉她他现在就还是在工作,突然有些心痛他是不是太忙了?

    其实也不用赚太多钱的,够用就行了,不然赚这么多,等百年归老的时候也带不走!

    “对,我还要忙几天,总之我尽量早点回去。”

    听到他说还要几天,殷溪桐忍不住泄气,眼里闪烁着失望,“这样子啊……”

    “所以我不在的这几天,你要乖乖听话,别给我闹事,我回来以后有奖!”

    殷溪桐听着他的话,忍不住嗤笑一声,还真当她是小孩子呢!

    可殷溪桐嘴角却弥漫着幸福的笑意,即使他是当她是小孩子,但却是当她是小孩子般疼爱。

    “你快点回来吧,不然我跟虞美人都要闷死了。”

    南宫莲华有些愧疚,沉思了一会儿以后跟她说,“想出去玩了?我可以让你出去,不过一定要让宋唐虞跟着,绝对不能自己一个人偷偷溜出去。”

    殷溪桐闻言,眼前顿时一亮,“真的?”

    她还真没想过他会突然这么慷慨,太让她惊讶了。

    “嗯,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把电话给宋唐虞吧,我跟他说几句。”

    殷溪桐赶紧跳下床,走出去,一脸笑意的将电话递给一脸茫然的宋唐虞。

    当他听完南宫莲华的吩咐以后,脸都黑了,与殷溪桐的笑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靠!竟然还要他当好几天的专职保姆,还真当他很闲呢!

    他宋唐虞一个大好青年,竟然沦落到要当一个高中生的保姆?!他怎么就这么可怜!

    宋唐虞听完南宫莲华的吩咐以后,就哀怨的将手机还给她。

    殷溪桐完全无视他的眼神,拿着手机就坐在沙发上跟南宫莲华聊天,聊了好几句以后才依依不舍的挂电话。

    宋唐虞站在原地瞪着她,眼神都要喷火。

    殷溪桐抬眸看着他,嘻嘻一笑,“虞美人你干嘛啊?你想要当喷火龙么?”

    宋唐虞牙痒痒,咬牙切齿道,“我就是欠了你们夫妻的!”

    他除了认命,结果还是只能认命!

    这时候,南宫莲华跟慕霄两个人坐在酒店房间的沙发上,桌子上摆满了文件,两人刚商量完大计。

    慕霄将目光从文件上移到他的俊脸上,沉声询问,“真的要从他的女儿身上入手?你不怕你老婆……”

    南宫莲华打断他的话,却也让慕霄黑了脸,“我想你还没明白,我是让你从他女儿身上入手,而不是我从他女儿身上入手。”

    慕霄牙痒痒的,“你算盘还真算得很好!”

    南宫莲华端起酒杯,优雅的喝了一口,笑意在嘴角弥漫。

    “你就确定我没问题?我看你的魅力可比我大多了!”慕霄这可不是谦虚。

    虽然他自认也长得很不错,大帅哥一枚,可是跟南宫莲华一比就弱爆了!

    他身上那种王者的风范高贵的气质是他没有的,就像是有些人注定要成为群龙之首,有些人却怎样爬都爬不上去。

    他可不见得那老家伙的女儿会看上自己而不是他!

    南宫莲华认真跟他说,“你必须要让她对你着迷!”

    不然,又怎么能让她老爹答应他们的条件?

    林老对自己女儿的宠溺在道上早就传开,就算他的女儿要天上的星星,他都会去摘给她,所以如果让他的女儿迷上慕霄,那么他们想要的还不手到擒来?

    所以说慕霄说他的算盘算得很好!

    他揉揉太阳穴,接着说,“我说,你该有个后备方案,比如她看上人是你的话,你要怎么办?就算是只是逢场作戏,我想被你那小妻子知道的话,必定会掀起一股风波。”

    殷溪桐就像是一枚定时炸弹,可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而且还不知道威力如何。南宫莲华却冷静的跟他说,“所以,我要你必须让她迷恋上你!”

    慕霄一头黑线,他就是非要让他牺牲就是了!

    “慕霄,我看好你!”南宫莲华扬了扬酒杯,一口将里面的红酒喝光。

    慕霄啧了一声,虽然很不满,但也无可奈何,忍不住小声嘀咕着,“下次绝对要让老贺他们跟你来!”

    不然这种倒霉的事情总是会让他碰上,他很怨!

    南宫莲华不甚在意耸肩,补充道,“这次必须要快狠准,我可没有时间继续耗下去!”

    那么久没见到那丫头,他想要拥抱她的***越来越强大!

    也不知道他没在她身边的日子里,她究竟有没有真的乖乖听话。

    毕竟宋唐虞也不是一个很可靠的人,那厮一样的总是惹是生非胡作非为,他让殷溪桐跟他在一起是真的不知道对错。

    慕霄见他一脸沉思,开口调侃,“怎么,又想你家小妻子了?你啊,怎么都变成妻奴了?这种难得抛下老婆出差的日子,你应该是出去外面混一下才行!”

    南宫莲华往沙发上一靠,挑着眉看着他,“现在公事也已经说完,你想去哪里玩我都不会阻止你,只要你明天准时给我出现就行!”

    慕霄撇撇嘴,“你当我是老魏那家伙那么没节操呢!外面那些都不知道被多少人上过的女人,我一点想碰的冲动没有,也就只有老魏不嫌脏!”

    南宫莲华轻笑着挑眉,“被老魏听到你这话也该哭了!”

    “你真的不要出去喝两杯?”慕霄看看时间,刚好凌晨,这个时间段酒吧里气氛该是最好的。

    他们也很久没有一起出去消遣过,是该好好舒展一下压力才行。

    但是南宫莲华摇摇头,“不用,你想出去就自己出去吧!我要休息。”

    慕霄撇撇嘴,“这么早休息什么。”

    他将文件收拾好,站起来,“那么你就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南宫莲华点头,嘱咐一句,“你玩归玩,明天记得准时给我出现!”

    慕霄白了他一眼,“我说了我只是下去喝一杯!”

    他摆摆手,就带着文件一同离开。

    南宫莲华看看时间,这个时候那丫头也该睡了,也就没有给她打电话,不想将她吵醒。

    他要养精畜锐,快点将这件事情处理好,回去抱抱那丫头,不然那丫头可要想死他了。

    慕霄也没有走远,就来到酒店附属的酒吧,坐在了吧台,点了一杯威士忌。

    酒吧里音乐悠扬,气氛暧昧融洽,没有一般酒吧的吵杂。

    在这里进进出出的都是一些名流,或站或坐,喝酒聊天品人生。

    像慕霄这种自己一个人喝闷酒的人也不少,大家谁都没管谁,默默的品尝着孤单的滋味。

    “帅哥,赏脸喝一杯么?”身边突然出现一名漂亮的女子,举起酒杯向他示意。

    慕霄只是抬眸睨了她一眼,淡然道,“抱歉,我没兴趣。”

    即使这里比其他的酒吧都来得高级,但是这里也有不少寻找一夜晴对象的寂寞男女。

    但慕霄就算再寂寞也对这女人没兴趣,即使她长得很漂亮,他还是一点想要碰的***都没有。

    女子吃瘪,脸上也没有出现尴尬的神情,大大方方的微笑,“没关系,祝你有个美好的夜晚!”

    她说完这话就离开,寻找另外的目标。

    慕霄琢磨着那句话,美好的夜晚。

    也对,或许过了今晚,从明天开始就该是堕入地狱,想想就觉得头痛。

    他一口气将酒杯里的酒干掉,然后又跟酒保点了一杯。

    今夜,他就只想要喝酒,麻痹一下神经。

    当他离开酒吧的时候,人已经有点醉醺醺。

    他也没想立即回酒店,想要出去走走吹吹风。

    可这,根本就不是个好主意!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