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备受宠爱

    野蛮娇妻宠不得,备受宠爱

    从浴室出来的南宫莲华带着一身的寒气,当殷溪桐扑过去的时候,他长臂一伸,往她额头上轻轻一推,将她推离他。∥ !?爱殢殩獍

    莫名被推开,殷溪桐哀怨瞪着他。

    南宫莲华边用毛巾擦拭湿淋的黑发,边跟她说,“我身上冷,你先别靠近我。”

    殷溪桐恍然大悟,知道他是洗了冷水澡,而为什么洗冷水澡这个问题显然不用多说。

    她摸摸自己的鼻子,愧疚中嬖。

    南宫莲华擦拭着头发往沙发走了过去,坐下后继续擦着半干的头发。

    殷溪桐走过去接过他手里的毛巾,亲自帮他擦拭头发,一种自然而然的亲密滋生。

    南宫莲华也闭上眼眸享受来至于她的服务,感受着她一双柔软纤细的手指在自己头发上穿梭的感觉,嘴角忍不住微翘酪。

    殷溪桐边帮他擦头发,边靠在他耳边轻声询问,“对了,你这阵子到底在忙什么?不是都让你在家里好好休息的么?”

    除了开头几天,他后面的时间根本都没有休息过,究竟忙什么她也不知道,因为他从来都不会告诉她关于他工作的事情。

    她也不是非要问根究底,毕竟他跟她说了她也不懂,她只是很想知道让他休息的时候究竟有什么事情非得他亲自去处理。

    南宫莲华闻言,睁开眼眸看向她,“没什么,公司的事情,已经忙完了。而且我的手也好了,不用担心。”

    他晃了晃自己的右手,殷溪桐这时候才发现,他手上的伤口已经拆线。

    “你什么时候拆线的?”她惊讶的看着他。

    早上她好像还见到他的手缠着纱布啊,别是她眼花看错了吧?

    殷溪桐已经慢慢陷入了自己的猜想当中,如果她真的眼花的话,那么她还真该死,连他什么时候拆线都不知道……

    还好,南宫莲华的话解救了她,“刚刚才拆,已经好了。”

    殷溪桐扔下毛巾,走过去坐在他的身边,握住他的手端详着,只见他的右手上原本的伤口已经变成一条淡淡的伤疤。

    “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她抬眸看向他,询问着她最关心的问题。

    屈指一算,他们回到住已经好久,虽说她也在习惯当中,但是她还是更愿意跟他两个人单独住在一起,想怎样就怎样,不用有所顾忌。

    当然,她所谓的想怎样就怎样绝对不是要跟他怎样!

    南宫莲华舒适的往沙发上一靠,侧头挑眉看着她,“不喜欢住在这里?”

    “你喜欢住在这里?”殷溪桐反问了一句。

    她就不相信他喜欢住在这里,做什么都被人关注着。

    南宫莲华无可否认她答得对,他更愿意跟她两个人独处,爱怎样折腾她就怎样折腾她。

    想到这,他就想到刚才被打断的事情,目光有些哀怨。

    “你亲戚什么时候走?”

    “啊?!”他莫名的说了这么一句,殷溪桐还一愣一怔的,过了那么几秒钟才明白他的意思,耳根也红了。

    “不知道!”

    她不看他,故意回答了这样一句话。

    南宫莲华闷笑,当然知道这丫头这是在害羞,他也没再逗着她玩,长臂一伸就将她搂进海里,抚摸着她的背,“明天,我们回去。”

    他们要搬回去的事情公诸于世,南宫老爷子蹙眉,明显不高兴。

    他更希望他们两个人一直都住在家里,让他能够天天都见到。

    当然,他也明白,年轻人想要的是两个人的甜蜜世界,而不是跟他们这长辈天天见面。

    再怎么不愿意,南宫老爷子还是放他们回去,只是嘱咐好他们要常回来,别是一头半个月都没见到踪影。

    殷溪桐欣然答应,反正到时候会怎样谁都不知道。

    终于回到久违的家,殷溪桐在这里深深呼吸,全部都是家的味道,很怀念。

    即使他们这阵子都不在这里住,但是南宫莲华每天都有让人过来打扫,不然单凭殷溪桐这个小妻子,他们的家只会越来越脏。

    现在已经是晚上,家家户户中传出饭菜的飘香。

    南宫莲华看向那正在傻乐的丫头,“桐桐,我们去逛超市么?”

    殷溪桐有些惊讶,他竟然会问她要不要去逛超市?!

    当两个人真的来到了超市,像一般的夫妇一样推着推车在超市里穿梭买菜,那种感觉真奇妙。

    南宫莲华很认真挑选今天要吃的菜,而殷溪桐却一直都惦记着零食区的零食,对于买菜,她都是随手抓,抓到什么就是什么,赶紧买好就过去买她要吃的零食。

    南宫莲华一边摇头一边将她挑选的都放回去,这丫头都是乱买,买到的全部都是用不上的。

    “你到底要买什么?”殷溪桐见他们买了这么久车子还是很空,忍不住追问。

    她可没心思再这里逐一对比挑选,心思早就飘远了。

    南宫莲华抬眸睨了她一眼,将挑选好的牛排放在推车里,“跟你这样的老婆生活,如果不是很有钱的话一定会被你败光,一点都不懂得生活。”

    殷溪桐有些不满,“才不是呢!你要想懂得生活的话才不是来这里买菜,而是应该去菜市场才对,那里的菜才是最新鲜最便宜的!”

    别说得她好像有多笨,有多大小姐似的,她从小过的都是穷孩子的生活,因为殷庭山十天半个月才会出现一次,每次给的生活费都只是仅仅够用,再加上她母亲一直都没有出去工作,傻乎乎的待在家里做所谓的全职太太,天知道那只是全职的小三罢了。

    南宫莲华有些惊讶,原来她没有他想象中的笨呢。

    殷溪桐不高兴的瞪着他,“你那是什么眼神?”

    都把她当笨蛋看了啊?

    南宫莲华轻笑着捏捏她的脸,“原来我们家桐桐懂这么多,真厉害!那接下来的就由你来挑选吧!”

    殷溪桐顿时大吃一惊,其实,她也不怎么会的……

    两个人买好了蔬菜肉类之后,殷溪桐就直奔零食区,家里的零食早就吃光光。

    结果两个人买了三大袋的东西,其中有两袋都是她的零食。

    付了款,南宫莲华就拎着那三大袋的东西与她一同离开。殷溪桐见他一个人拎着这么多,有些过意不去,毕竟里面全部都是她的东西。

    她想要接过来自己拎着,南宫莲华却没有给她,催促道,“才那么点东西,不用麻烦你,你自己乖乖走路就行,别给我摔倒。”

    “我又不是笨蛋,怎么可能走路都能摔倒!”她愤愤不平抗议,他还真的将她当笨蛋看待呢!

    就是那么一瞬间她没有看路,目光紧盯着他,也就没见到前面有两级楼梯,一脚踩空,整个人往前面扑。

    南宫莲华想要叫小心已经来不及,她整个人都已经摔倒跌坐在地上。

    “不是让你好好走路的么?笨蛋!”南宫莲华紧蹙着眉头走过去,单手拎着三袋东西,另一只手去扶她。

    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殷溪桐在意的不是摔痛了的膝盖,而是被路人见到了她的怂样,太丢脸!

    南宫莲华放下手上的东西,蹲下身子给她拍拍裙子上的灰尘,目光落在她的膝盖上,果然擦破皮了。

    他往她的膝盖吹了口气,将上面的灰尘吹走,“疼么?”

    殷溪桐也在他询问的时候才感觉到膝盖麻麻的痛,刚才都只顾着丢脸的事儿了。

    她刚点头,南宫莲华就一手拎着三袋东西,一手拉着她的手,走进最近的一家的药店,给她买了止血贴,亲自给她的膝盖贴上。

    他轻轻的揉揉她的腿,慢慢站直身子,嘱咐道,“以后走路你给我小心一点,现在先贴着,回去消毒一下再弄。”

    殷溪桐傻笑几声,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亲吻一口,“就知道你最好了!”

    全世界对她最好的人就是他了,那种备受宠爱的感觉,她也就只有在他的身上感受到。

    即使常常被骂被欺负,可她却越来越喜欢他。

    跟他结婚,是她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事情。

    “笨蛋!”南宫莲华弹了她的额头一下,拉着她的手与她一同离开。

    这一次,他可不敢再让她一个人走路。

    不然这笨蛋再摔一次,膝盖上的止血贴可要成双了。

    回到家,南宫莲华就拎着食物进入厨房,殷溪桐将自己那两大袋零食拎进客厅,摆满了一茶几。

    南宫莲华刚将今天要弄的牛排洗干净,一出来,就见到那丫头撕开一包乐事薯片正在啃着,边吃边看电视,好不惬意。

    他有些不悦的蹙眉,“饭都还没吃你吃什么零食?先给我放下,进来厨房帮我。”

    殷溪桐撅撅嘴,乖乖将薯片放下,依依不舍的将目光移开,跟在他的身后走进厨房。

    她可不知道自己能够帮他什么,因为她长这么大真的没怎么进厨房,她的三餐一直都是她母亲给她准备,而她母亲也就只有这一点比较好,从来都不会饿着她。

    南宫莲华吩咐她去剥洋葱,不给她找点事儿,这丫头都闲得慌,不停吃零食,等下都不用吃饭。

    等南宫莲华将所有的材料都准备好,走过去想看看她弄得怎样的时候就见到她泪眼婆娑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

    “你到底在干什么?!”他见她竟然还伸手去擦眼睛,赶紧阻止,“连剥个洋葱你都能将自己搞成这个样子,殷溪桐我真的很佩服你!”

    殷溪桐很不满,想要反驳,但是眼睛真难受,眼泪不停的流。

    南宫莲华轻轻摇着头,将她手上的洋葱拿过去放在砧板上,然后就拉着她的手过去给她冲洗赶紧,又帮她洗了一把脸,让她的眼睛没那么难受。

    “我说你是笨蛋,你也别真的笨得这么可怜,逗着我笑。”

    “我才没有!”殷溪桐反驳。

    她明明很认真去完成他吩咐的任务,谁知道眼睛会那么难受的了?

    南宫莲华没敢再让她做其他,不然都不知道这个丫头又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殷溪桐也没有出去,就站在一旁看他煎牛排。

    料理书就放在一旁,而他煎牛排的动作也很优雅,配上他让人着迷的俊脸,眼前这分明就是一副美景。

    殷溪桐看得有些入迷,有些羡慕,他怎么可以连做菜的样子都这么好看?

    “你要几分熟?”南宫莲华的声音突然传来。

    将殷溪桐飘远了的思绪拉回来,“八分吧。”

    话音一落,目光依旧紧盯在他的身上,舍不得将目光移开。

    等南宫莲华将煎好的牛排装在盘子上,用烫好的西兰花红萝卜做装饰,殷溪桐都不由自主瞪大了眼眸。

    这跟她们在外面吃的外表都一样的漂亮,这竟然还是他看着料理书做的?

    有些人的天分真的让人羡慕又嫉妒,譬如她。

    他怎么连这种事情都做得这么完美?突然就显得她好像一事无成了。

    殷溪桐有点郁闷。

    南宫莲华还做了个番茄肉酱意大利面,色香味俱全。

    两个人坐在餐桌前面对面坐着,他开了一瓶86年的红酒,配上今天的主菜牛排,特别有感觉。

    殷溪桐吃了一口以后就赞赏的竖起大拇指,真的很好吃,特别是配上这好喝的红酒,她有些停不了口。

    南宫莲华看着她满足的模样,嘴角漫开笑意,“今天是我下厨给你做,下一次,也该轮到你了。”

    殷溪桐一听,动作一顿,愕然的抬眸看向他。

    他这是在开玩笑吧?

    南宫莲华微笑着看着她,分明就是在告诉她这根本就不是玩笑。

    她霎时间食不知味,压力山大。

    南宫莲华又补充了一句,“放心,再难吃我都不会嘲笑你。”

    殷溪桐瞪着他,他现在这句话就是嘲笑她了好不好!

    他等说着,她一定会让他刮目相看!

    总体来说,这一餐饭殷溪桐还是吃的很满足,肚子少有的都涨起来了,就连茶几上那一堆她爱吃的零食都没有胃口吃得下。

    南宫莲花却当着她的面将她各种各样的零食都一一收起来,重新装进袋子里,然后就放在柜子里锁上。

    殷溪桐瞪大了眼看着他这一连串的动作,“你在干什么?!”

    南宫莲华晃动着手上的钥匙,挑了挑眉,“以后,你每天都乖乖没惹事的话,我会给你一样零食!从今天开始,这个柜子由我来保管。“你怎么可以这样子?!”殷溪桐不满的从沙发上站起来跳脚,有些急躁的看着他手上的钥匙,“那是我的东西……”

    “那是我的钱买的就是我的东西!”南宫莲华打断她的话。

    殷溪桐差点吐血,他那不是歪理么?

    “可我是你老婆,你的钱就是我的钱!”所以东西是她的,他没有权利这样子对她!

    南宫莲华有些惊讶,这丫头也没有他想象中的笨嘛。

    不过,他依旧笑着摇头,“我说这归我管就是我来管,想吃?你乖乖听话就行。”

    即使约束的效力不大,但是他仍然希望她能够乖一点,长点记性,别再总是惹是生非。

    他简直就是暴君!

    殷溪桐在心里腹诽,却又无可奈何,她从来都是斗不过大魔王的,好可怜。

    她都趁着他去洗澡的时候将家里翻了一遍,竟然都没有找到那把钥匙!

    别跟她说那厮连洗澡的时候都将钥匙带进去!真可恶!

    南宫莲华既然要用零食来牵制她,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让她将钥匙找到?

    她还真的是将他想得太简单了。

    就这么过了几天,殷溪桐都还在惦记着那把钥匙,都快茶饭不思的程度。

    她每天无聊的时候就是靠那零食度过,他怎么可以将她唯一的乐趣都剥夺?

    要不……

    “你给我钱!”殷溪桐终于忍不住向他伸出手。

    既然不给她钥匙,那么就给她钱吧。

    说起来她真的很可怜,堂堂大集团的总裁夫人,却是个穷光蛋,身上摸来摸去都没摸出几分钱,悲哀。

    南宫莲华将眸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向她的手,然后就落在她的脸上,对上她晶亮的眼眸,挑了挑眉,“钱?”

    “对!你给我钱!”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他就不能干脆利落一点?

    殷溪桐牙痒痒的,耐着性子跟他说,“我需要买参考书还有各种文具,你给我钱!”

    南宫莲华却当着她的面拿起电话,“你要买什么参考书?我让宋唐虞给你去买!”

    殷溪桐瞪着他,他绝对是故意的。

    “不必,我自己可以去买!”

    “有钱你就自己去买!”他凉凉的回答,顿时让她很上火。

    她双手往他桌子上一拍,瞪着他,“南宫莲华你别这么残忍!给我零用钱不过分吧?”

    南宫莲华却将目光移回电脑屏幕上,“你什么东西都有,根本就不需要零用钱,还差什么你跟我说,我让人给你准备好!”

    他怎么可以这样?连她唯一的退路都堵了?

    “没事的话就出去,我还要忙。”南宫莲华头也不回道。

    殷溪桐不满的走过去双手捧住他的脸让他与自己对视,让他看看她眼里的不满。

    南宫莲华只回了她两个字,“不行。”

    话音一落,他就将她的手推开,重新将目光专注在工作上。

    殷溪桐泄气的耷拉着脑袋,怎么她好像比从前更穷了?

    午休,阳光明媚。

    殷溪桐趴在桌子上唉声叹息。

    赵紫槐拿着镜子照了照,调整了一下辫子,这才将目光移向她,“桐桐,你干嘛了?”

    “阿紫,我是穷人啊穷人!”殷溪桐哀怨的诉说。

    南宫莲华不给她零用钱,又不准她吃零食的事情她已经从她的口中耳闻,见到她一连几天都是这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忍不住偷笑,“行了,别露出这么可怜的表情来。走吧,我请你去吃东西。”

    赵紫槐将她拉起来,拖着她走,两个人一起去小卖部觅食。

    殷溪桐这才高兴点,但是她必须要想个对策才行,不然每天都只能等着从南宫莲华的手中领那么一点零食真的太窝囊了!

    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赵紫槐的声音飘来,“桐桐,你知道澜景今天会回来上课么?”

    段澜景还是老样子,随时都会请假,好几天甚至一个星期都没见到他都是正常的。

    殷溪桐已经见怪不怪,只是对于他今天会不会回来上课这个问题她还真不知道。

    赵紫槐见她摇摇头,忍不住叹息。

    殷溪桐挑眉,有些疑惑,“你找他啊?有什么事么?很重要的话就给他打电话啊!”

    赵紫槐只是摇头,将喝完的可乐瓶放回去就率先走在前面。

    殷溪桐有些莫名,想了想,就跟上去。

    ********

    心情奇差,差点没心情码字。虽然清者自清,但被人用那种字眼形容,心情还是受影响,唠叨了。。。

    今天这夫妻的小生活还算甜蜜吧,咱受创的心也靠他们的甜蜜来治愈了~”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