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长不大的小孩

    野蛮娇妻宠不得,长不大的小孩

    肩膀上的刺痛感让南宫莲华蹙眉,不用猜都知道那个丫头将怒火都泄愤在她的牙齿上。( ?#爱殢殩獍

    但他依旧没有转过身去哄着她或者安慰她,他依旧背对着她。

    既然要狠下心来,那么就要做到底。

    只做一半根本就不是他的作风,不然这丫头又怎么会得到教训?

    他要她以后再也不要给他惹是生非,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嬖!

    殷溪桐只知道他好狠的心!

    竟然连她咬他,甚至用哭来威胁他,他都不管她!

    呜呜,她就知道这厮根本就不疼她,爱她,关心她,不然怎么就只惦记着自己生气,都没关心过她究竟有没有被那个猪头吃豆腐牢?

    果然,就如同虞美人所说的,先爱上的那个人先输么?

    那么她也不要喜欢他了,讨厌他,让她哭的混蛋!

    说是要哭,其实殷溪桐的眼泪也没有流下,只是倔强的红了眼眸,愤愤不平的转过身也背对着他。

    他能做到的她一样能够做到,他要生气她也没多高兴,他在折磨她的时候她也要折磨他!

    谁先示弱认输,她倒是要比比看!

    这一次,她死都要向他低头,反正她都求了他这么久了,他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南宫莲华只是听着声音也能够知道她必定是背对着他。

    而且,她嘴里还不停的碎碎念着。

    他细心一听,就有些想笑,这丫头啊!

    “混蛋!坏混!咸鸭蛋!臭鸡蛋……”她都将各种蛋骂完了,还不过瘾,一把火堵在胸口没能发泄,继续嘟嚷,“谁喜欢你了?讨厌你!超级讨厌你!”

    耳边一直都传来她的碎碎念,可南宫莲华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静静的听着她的声音,直到……她的声音再也没听到为止。

    不一会儿以后,身后又传来了温热的触感。

    他侧头一看,就见到刚才还在骂着他的丫头又滚到他身边来,像是怕冷的孩子,整个人都紧贴着他温热的身体。

    如果她现在清醒的话,估计她一定会滚得离他远远。

    南宫莲华将空调遥控拿了过来,将温度调高了几度,又给她盖好被子,这才重新躺下,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睡脸。

    他对她冷漠,不接受她的道歉,不轻易原谅她,就是想要让她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做错了什么,可她每一次都总是反过来怨恨他对她的冷漠。

    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孩,觉得自己已经说了对不起,就是能够得到原谅。

    他不原谅她,就是他的错,学不会什么是反省!

    如果他继续纵容她,溺爱着她的话,她永远都还只是个长不大的小孩,这种事情以后还是会频繁发生。

    他保证不了自己每一次都能够救她,他更加不能任由这种危险的存在,她绝对不能在他的眼底下受伤!

    只可惜,他的苦心,这丫头从来都不懂。

    南宫莲华微微叹了一口气,伸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

    她已经十八岁,可不是八岁,什么时候才懂事?

    又或者,即使到了二十八岁,她还是一名惹事精?

    想到这,南宫莲华突然觉得很头痛,因为她殷溪桐还真的有这种可能……

    就她那种性格,根本就没有一秒钟是安分的。

    果然如同魏莫一所说的,养着比自己小很多的小妻子,就像养小孩一样辛苦,甚至更加辛苦,至少小孩子还不会这么闹心!

    “丫头,究竟什么时候,你才会听话一点呢?”他轻轻的捏捏她的脸,跟她呢喃细语。

    殷溪桐像是挥苍蝇一样将他的手挥开,皱了皱眉头,然后继续呼呼大睡。

    南宫莲华看着她,有些无可奈何的笑笑。

    虽然这丫头是惹事精,但是她还是有一点比较好的,那么就是不管有多难过的事情,她都很快就没事,恢复能力很强。

    他喜欢她开朗的笑容,直爽的性子。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有得必有失。人无完人,她也只不过是普通人。

    隔天醒来的那瞬间,殷溪桐就在自己心里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求得他的原谅,不能挑衅他的权威,不然就没好果子吃!

    可是,当他继续对她冷漠的时候,她就什么都忘了。

    什么柔情攻势,什么讨好攻势,全部都没用武之地,南宫莲华根本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她的脸皮也没有这么厚,厚到用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更重要的是,他根本就没跟她机会,被他冷眼一看,她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无措的把玩着手指委屈可怜的看着他。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低气压家里其他人当然也没能忽视,毕竟那太明显了。

    除了南宫老爷子,也没有其他人敢多管闲事。

    南宫老爷子是看不得殷溪桐这模样这表情,这根本就是来折磨他的!

    他轻声咳嗽了一下才开口,“莲华,你是不是欺负桐桐了?桐桐是你的妻子,是让你来疼的,而不是让你欺负的。”

    南宫莲华没跟他们说过昨天发生什么事情,所以他们都不知道他们之间低气压是因为什么事情。

    南宫莲华抬眸往殷溪桐看过去,语气有点冷,“桐桐你说,是我欺负你了么?”

    突然听到他点她的名,殷溪桐还有点受宠若惊,但是一听他那语气,她又笑不出来了,轻轻摇摇头,表情还是楚楚可怜。

    南宫莲华这才抬眸看向南宫老爷子,“听到了么?我没欺负她!”

    南宫老爷子顿了顿,心想这究竟算什么?

    他清清嗓子,关心的询问着殷溪桐,“桐桐,你到底怎么了?怎么好像不怎么开心的样子呢?”

    殷溪桐哀怨的看着南宫莲华一眼,发现人家根本看都没看她一眼,她觉得难受,却又不能让南宫老爷子知道,脸上那笑容,牵强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我没什么,睡不好而已。”

    她被抓进警察局的事情当然不能说出来,不然丢脸的人还是她!

    南宫老爷子虽然很怀疑,但也没有追问,关心道,“那么要不今天就在家里休息,不要上学了?”

    殷溪桐还没开口,南宫莲华冷冷的声音就传来,“快要高考的人,该好好把握每一天的学习时间,没什么大事就不需要偷懒!”

    殷溪桐撅着嘴瞪了他一眼,怎么觉得他在骂她想要偷懒了?又不是她说想要不上学的。思忖间,她又觉得自己很委屈很可怜,总是被他训,他还当自己是训导主任呢!

    南宫老爷子听完他的话以后就闭嘴没有说话,他也觉得自己被教训了。

    郭婉儿见气氛有些僵,赶紧打完场,“好了,桐桐还要上学,快点吃饱,别等下饿肚子了。”

    殷溪桐对着她笑笑,然后就低头吃早餐,什么都不说的话,就不会有犯错的机会。

    宋唐虞这时候从外面回来,“饿死了,今天早上吃什么?”

    他直接走过去坐在了他母亲南宫安晴身边,佣人给他端上一碗白粥,清肠胃。

    南宫安晴睨了他一眼,“你又一个晚上出去鬼混了?”

    宋唐虞差点就喷了,他母亲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果然,南宫老爷子不悦的眸光落在他的身上,“不是让你不要总是在外面胡来么?你怎么总是不听?如果某天玩出事了,别想着家里会帮你出面摆平!”

    宋唐虞一头黑线,“外公,你放心,我没有胡来,也不会出什么事!”

    别总是说得他好像很没节操好么?他玩也是专业的玩,才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宋唐虞。”南宫莲华突然喊了他一声。

    宋唐虞受惊,眼眸瞪大,“是,有什么事?”

    南宫安晴白了他一眼,自己这儿子还真是没出息!

    南宫莲华盯着他,沉声吩咐,“以后,你每天接送桐桐上下学,不得在外面逗留。”

    “啊?!”宋唐虞愕然的瞪大了眼,指指自己的“我又要当免费司机?!”

    殷溪桐也瞪大眼看着他,他需要做到这一步么?

    南宫莲华的目光依旧专注在宋唐虞身上,“在我的手好起来之前你帮忙接送,我好了以后我自己接送,所以在这些日子里,你给我把她看好!”

    他不放心让司机接送,因为这个丫头鬼点子太多,机灵得很,他不能给她到处乱跑的机会。

    宋唐虞还能怎样?他根本就不能怎样,只能乖乖点头。

    南宫安晴摇摇头,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你就这么点出息!”

    宋唐虞委屈可怜的看着自己母亲,“我能说不呢?你儿子我可是会被他整死啊!”

    南宫莲华一天是他的上司,他一天就是受制于他啊!

    他哪里斗得过大魔王?不然大魔王就不是大魔王了!

    南宫安晴真想拍死这没出息的家伙,瞪了他一眼以后就看向南宫莲华,“莲华,你怎么都把我们唐虞当成司机在用了?家里面又不是没有司机,让老李接送桐桐不就行了么?”

    南宫莲华对她微微一笑,“姑姑,我让他帮忙接送桐桐是看得起他,其他人我还不放心呢。而且,他不是都同意了么?”

    宋唐虞委屈的撇撇嘴,心想他不同意能行么?

    南宫安晴听着他这话还真不能反驳,人家这可是看得起她儿子啊!

    她有些无奈的摇头,看来想要帮儿子一把的愿望都成空了。

    这时,南宫老爷子也开口,“既然这样,那么唐虞你就帮忙接送一下桐桐。反正不是要你接送一辈子,再过阵子莲华的手也会好了,你就接送到那个时候吧!”

    宋唐虞撇嘴点头,“我知道了。”

    殷溪桐用勺子搅拌着碗里的粥,突然没了食欲。

    南宫莲华这摆明了就是要她禁足,除了学校跟家里,哪里都不能去。

    她很郁闷,虽然之前也没多自由,但是也没严重到这种地步,还不能再外面逗留呢!

    她抬眸,就对上了南宫莲华冷凝的眼神,下意识躲闪。

    她承认,她害怕与他对视,就是怕他又训她!

    可她不看他,不代表南宫莲华就不跟她说话。

    他的声音依旧传进她耳中,“殷溪桐,你给我听着,每天除了学校跟家里,你哪里都不能去。”

    殷溪桐下意识想要反驳,但是话到了嘴边还是咽回去。

    好吧,不去就不去!她也没多稀罕!

    只不过,她乖乖听话,他是不是就不会再生气?

    她偷偷往他瞄过去,可他却已经将目光收回,继续慢条斯理的吃早餐。

    殷溪桐在心里叹息,这日子,还有法子过么?

    草草吃过早餐以后,宋唐虞就开车送她会学校。

    一路上,殷溪桐都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

    宋唐虞边开车,边看她,关心询问,“怎么了?大魔王昨天骂你了?”

    殷溪桐叹息,如果他骂她就好了,事情还能骂一骂就过去。

    可他就是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摆着臭脸对她,真让人难受。

    她越是这幅模样,宋唐虞就越是好奇,“真骂你了?骂得很惨?不是让你跟他撒撒娇就好了么?”

    殷溪桐又叹了一口气,“如果能行的话就好了!”

    “到底怎么了?”

    她越是不说,他就越是好奇。

    殷溪桐哀怨的瞪了他一眼,数落着他,“都是你的错!你干嘛让他听到我跟你讲电话了?”

    如果不是他让南宫莲华听到的话,他又怎么知道他在警察局?又怎么会这样子对他?

    说来说去,都是他这个蠢蛋不好!

    宋唐虞只觉得自己无比的委屈,“我怎么知道你闹进警察局了?而且谁让你那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我当时就是跟他在一起,不想让他知道都不行啊,他都看到是你给我打电话了!”

    不然,他又怎么会看了免提了?如果他不开的话,估计大魔王都要在他脑袋上开个洞了!

    殷溪桐不满的哼了一声,“反正就是你的错!”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行了么?”宋唐虞认命,反正他就是欠了他们夫妻俩的!

    殷溪桐继续耷拉着脑袋,心情郁闷难受。

    “对了,下午你记得给我乖乖在学校等我,我可不想被大魔王宰了!”宋唐虞已经将她送到了学校,刚停下车就嘱咐。

    殷溪桐白了他一眼,“废话!”

    她可没有嫌命长,还去撩拨南宫莲华的怒火!

    她解开安全带下车,宋唐虞也跟着一起下车。

    殷溪桐侧头睨了他一眼,“你干嘛?”宋唐虞对着她狗腿的笑笑,“当然是送你进去啊!”

    殷溪桐一头黑线,“我自己可以回去,不用你送!”

    当她是小孩子呢,还送她进去!

    宋唐虞有些无奈的摆手,“你以为我想的么?我没看着你回到你课室里是不能放心的,我还要跟你家大魔王交差!”

    殷溪桐撇嘴,也不管他,他爱怎样就怎样。

    她刚走了几步,身后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桐桐!”

    她停下步子,下一秒,赵紫槐就出现在她的身边,对着她灿笑,“早啊!”

    她不经意抬眸往宋唐虞睨了一眼,眼神里尽是嫌弃。

    宋唐虞挑了挑眉,有些不满,这丫头竟然敢用这种眼神看着他?!

    不过谁让这丫头是桐桐的朋友,他忍!

    殷溪桐对着她牵强的笑笑,然后就继续往前走。

    赵紫槐关心的询问,“怎么了?你脸色怎么看起来这么差?”

    “唉,别提了。”那种伤心事,她一点都不想再提起来。

    赵紫槐有些担忧,挽住了她的手臂轻声询问,“是不是跟昨天的事情有关了?你老公骂你了?”

    殷溪桐还是摇头,表明了根本就不想说。

    赵紫槐也没再问,只是轻轻的拍拍她的背,给她打气。

    她们两个女生完全无视了宋唐虞的存在,即使宋唐虞所经过的地方都引起周围女孩子的注意,可根本就吸引不了前面那两个丫头的注意。

    他啧了一声,目送她们两个人走进课室以后,他也转身离开。

    离开之前,他还不忘对着四周年轻的小妹妹抛媚眼,听到了尖叫声以后,才满意的离开。

    殷溪桐一回到课室就趴在了自己的桌子上,发呆。

    赵紫槐很愧疚,昨天都是因为自己她才会去揍那个猪头!

    她轻轻的推了推她的手臂,轻声说,“桐桐对不起,都是我害你被骂的。”

    殷溪桐抬眸,对她轻笑着摇头,“跟你没关系!如果再重来一次的话,我还是会那样子做,因为你可是我的好朋友啊!”

    赵紫槐满眼的感动,伸手将她搂住,“桐桐,我太爱你了!”

    殷溪桐也笑着拍拍她的背,“还有我真没事,就只是有些郁闷,你不用管我的!”

    “你真没事?”赵紫槐还是很担心。

    殷溪桐微笑,“真没事!”

    有事都要当做没事!

    赵紫槐见到她笑也一起跟着笑,“那我们今天再出去逛逛好么?我礼物都还没有买呢。”

    殷溪桐却一脸抱歉的看着她,“阿紫,真的很对不起,我不能陪你出去了。我啊,很悲催的被禁足了,虞美人放学后回来接我回去!”

    赵紫槐表示理解的点头,眼里染着怜惜,“对不起,因为我,你昨天一定被骂得很惨吧?”

    殷溪桐扯动嘴角笑笑,没有回答。

    这个话题,还是到此为止吧,越说越伤心。

    “你们在说什么?”

    坐在她身后的段澜景从她们两个人一开始说话就一直都在听,只是他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

    “桐桐,你发生了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事?”

    殷溪桐转头看向他,摇了摇头,“没什么。”

    段澜景蹙眉,刚想开口追问的时候,就被门口一把女声打断。

    “殷溪桐,你出来一下!”

    门口,只见殷穆琦站在那边蹙着眉看着她。

    殷溪桐现在一见到她就一肚子的火,立即气冲冲的站起来走了过去。

    赵紫槐还有些担心的拉了她一把,想要询问她要不要陪她一同去的时候,殷溪桐就挥了挥手,表示什么都不用。

    殷穆琦还真没想到她会这么爽快的出来,她还以为需要她啰嗦一会儿她才肯出来呢!

    两个人走到了无人的天台,面对面站着。

    殷穆琦直接开口追问,“殷溪桐,昨天的事情你是怎样解决的?李先生不会找你麻烦吧?”

    殷溪桐可不认为她这是在关心她,抿嘴冷哼一声,“怎么,你怕我连累到你了?”

    “这你还用说么?我不想因为你而毁了我的演艺事业!”

    果然,殷穆琦的回答没让她失望,就如同她所想的一样。

    亲情啊,真是淡薄得让人心寒。

    殷溪桐早就料到她会是这种反应,也没多失望。

    毕竟,从来都没希望过,又怎么可能会失望?

    她看向殷穆琦的目光多了份冷意,“放心吧,那老色狼也不敢找我的麻烦!所以,你别担心我会连累你,你也不用再来找我!”

    因为她,她已经很悲催的被南宫莲华禁足。

    她也不想继续跟她来往而又会遭受到什么,毕竟她殷穆琦从来都没有那么好心,她所有的行动都是有目的的。

    殷穆琦依旧眯着化着浓妆的眼睛盯着她,“那么你跟我之间的关系,李先生不知道吧?虽然他是不会找你的麻烦,但难保他不会因为你而责备我!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个角色,绝对不能因为你而丢了这个角色!”

    “你想太多了!就算你丢了角色也跟我没关系,那是因为你没把人服侍好的原因!”殷溪桐毫不留情攻击她,揭穿她!

    果然,殷穆琦的脸色骤然苍白了几分,却依旧怒瞪着她,“你说什么?”

    她说什么难道还不够清楚么?

    殷溪桐撇撇嘴,“就字面上的意思,你是怎样得到你那角色的相信你自己最清楚!毕竟人各有志,你爱怎样也跟我没关系,但是我希望你别再想着要跟我炫耀还是什么的,我还真一点都不羡慕你,我更同情你呢!”

    为了出名而被潜规则,要陪跟自己父亲差不多的老男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也就只有她能够做出来!

    果然,殷穆琦因为她的话,脸色变得超级难看,紧握住拳头控制着自己的怒火,不然,她怕自己会失控!

    殷溪桐那看不起她的眼神让她胸口堵得慌,她是想要炫耀,想要得到她羡慕的眼神,想要让她知道,她嫁给了南宫莲华没有什么了不起,她能够比她更了不起,得到万人的敬仰,有名有利,而她只不过黄脸婆而已!

    可殷溪桐现在就是用这种看不起她的眼神看着她,殷穆琦差点就疯掉!她深呼吸一口气,压抑着自己快要崩塌的情绪,咬牙切齿道,“殷溪桐,你别得意!”

    殷溪桐淡笑,“我得意是我的事情,还没轮到你管!还有,如果你只是想要废话,那么我可不奉陪了!”

    “你给我站住!”殷穆琦低吼一声,将她叫住。

    殷溪桐有些烦躁的转身,“你到底还想怎样?”

    她现在心情真的不怎么样,所以她能不能别来招惹她?让她好过一点就这么难么?

    她才刚在家里吃瘪,回来还要忍受她的***扰,真是让人非常不爽!

    她可是怕她一直在自己面前晃,她会忍不住将南宫莲华给她造成的怒火发泄在她的身上!

    殷穆琦双手抱胸,冷眼看着她,“你,跟我一起去给李先生赔罪!”

    殷溪桐哈的一声冷笑,反问,“凭什么?”

    殷穆琦是疯了吧?要她去赔罪?凭什么?她还真当她是她是姐姐呢!

    即使她是她亲姐,她也不会听她的话,莫名其妙的去给那老色狼道歉?

    她还想要那老色狼给她跟阿紫道歉呢,殷穆琦真的疯了!

    “凭什么?你把人揍成这个样子,难道不应该去赔罪么?即使他不知道你跟我的的关系,但是他也知道你是我带进去的,他一定会责怪到我的身上来,你一定要去跟他道歉!”

    殷穆琦害怕的就是自己会受牵连。

    她带她去是为了炫耀,可不是为了让她连累自己!

    殷溪桐摇摇头,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她,“殷穆琦,我想你是疯了!痴心妄想的话你就别说吧,不然我真的很想让人送你进精神病院!”

    “你才发神经!”殷穆琦不满的回了一句。

    殷溪桐也懒得跟她这个疯子啰嗦,转身就走,跟她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

    “呀,你给我站住!”殷穆琦抓住了她的手腕不让她走,“你给我说清楚!”

    “放手!”殷溪桐像是甩细菌一样将她的手甩开,“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你做梦!”

    殷穆琦见她不肯答应自己,有些着急,“那可是你的错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子?!”

    她好不容易才能争取到这么好的一个角色,又怎么可以半途而废?

    今天不管怎样,她都要她答应去给李先生赔罪才行!

    显然,殷穆琦是真的太高估自己了,她的话,凭什么要殷溪桐听?

    她是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吧?而且,她跟她的关系好像还没有好到她会去帮她!

    见到她还想伸手来抓自己,殷溪桐往一旁一闪,“想要我去赔罪?行啊,你先去跟南宫莲华说,他同意的话我一定回去!”

    南宫莲华会不会答应?那么就看她的功力了!

    殷穆琦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我怎么跟他说……”

    殷溪桐耸耸肩,“那么我也没办法了!而且我现在被禁足,爱莫能助!还有,这都是你的错,这错误你自己要承担!”

    殷穆琦愕然,“关我什么事了?明明就是你自己将李先生打伤的!”

    “如果不是你非要我去那里看你拍戏的话,阿紫会遇上那种变态?我会揍那种变态?”

    所以啊,说来说去都是她的错,她还好意思要她去道歉呢,疯子!

    “你……”

    “别你了,反正你想我去赔罪的话你先去说服南宫莲华吧,就这样了,再见!”

    在这里待多一秒钟都是煎熬,殷溪桐赶紧转身往楼下跑。

    殷穆琦不服气,她完全不觉得这是她的问题。

    她也跟着殷溪桐下楼,对着她大喊,“殷溪桐你给我停下来!”

    她以为她不会停,但是殷溪桐却超乎她的想象,突然就停了下来。

    殷穆琦躲避不及,直接往她的身上撞过去。

    还好殷溪桐够灵敏,赶紧往旁边一闪,只不过眼睁睁的看着殷穆琦的身子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还好这也只是几级楼梯,不是很高,摔不死人。

    可殷穆琦也摔得不轻,整个人都躺在地上呻吟。

    殷溪桐好心走过去,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睥睨着她,笑颜如花,“要帮忙么?”

    殷穆琦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断了,痛得眼泪都要冒出来,“不用你假好心!”

    那更好!那么就不用烦着她了!

    殷溪桐大大方方跨过她就往楼下走,把殷穆琦的脸气得都变成红色。

    “你真的要走?!”殷穆琦忍不住低吼了一声,不想让她走,只因为她真的站不起来。

    殷溪桐边打呵欠边走回去,依旧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不让我帮忙的人是你,叫嚣着的人又是你,你到底想怎样?”

    殷穆琦红着眼眸瞪着她,“你以为我稀罕你帮忙呢,可是我的脚扭到了,站不起来!”

    “所以?”

    别说是想要她背着她走!

    “扶我起来,带我去校医室!”殷穆琦像女王一样伸出手,让她将她扶起来。

    殷溪桐还真的很想对着她的手吐口水,她还真当她是佣人呢!

    不过看在她痛得脸都苍白了的份上,她还是好心点扶她去校医室吧。

    从楼顶下去途中,殷穆琦嘴里还不停的啰嗦着,一会儿喊痛,一会儿又说她腿要断了。

    殷溪桐还真的很想把胶布贴在她嘴上!

    “拜托你能不能给我闭嘴呢!”她是忍无可忍才开口的。

    殷穆琦却特别的嚣张,“是你害我摔伤的,难道我想呻吟一下都不行?”

    “那你能不能说了一次就不要再说第二次?”

    “我就是痛,难道还不能喊痛呢?”

    殷溪桐一头黑线,真想直接将她甩开,让她自己滚去校医室好了!

    殷穆琦见她不走了,催促道,“你赶紧啊,还愣怔做什么?”

    殷溪桐瞪着她,“你催什么催?当我是佣人啊?”

    “当你是佣人还看得起你了!你倒是快点啊,我真的要痛死了!我等下还要去拍戏,你让我的脚废了,看你要怎样赔我!”

    殷溪桐听得一肚子的火,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凭什么用这种态度对她?

    心里火冲冲的同时,殷溪桐就甩开她的手,哼了一声,“关我什么事?我做好事送你去校医室还要被你骂?我这是莫名其妙的自虐啊?”

    “痛!”殷穆琦被她这么一推,重心不由自主落在扭到的脚,顿时痛得她没有都皱起来。殷溪桐也不管她的死活,直接往楼下走。

    殷穆琦哪里肯?单脚跳过去想要抓住她,却没想到用错力,直接大力推了她一把。

    即使殷溪桐已经第一时间去抓住扶手稳住身子,但还是将脚瘸了。

    那痛,简直让她想要骂人,眼泪都在眼眶上晃动。

    “殷穆琦!”

    殷穆琦也有些愧疚的缩缩脖子,小声嘀咕,“谁让你不管我死活了,活该!”

    好了,她们两个人现在都伤了,不拖不欠!

    殷溪桐还真很想走过去呼她巴掌,这个疯女人!

    她动了动扭到的左脚,那痛简直要她的命。

    她心里既生气又担心,担心的是被南宫莲华知道她把自己的脚扭到的话,不知道又会怎样。

    那厮现在还没有给她好脸色看呢,是不是见到她又做了这种傻事的话,更加不会对她和颜悦色了?

    殷溪桐仿佛已经见到了南宫莲华冷眼看着自己的表情,越想越沮丧,她怎么就这么倒霉?果然还是不应该做好事么?

    她沮丧得根本就不想说话,自顾自的扶着扶手慢慢下楼,可每走一步都是煎熬,那个痛啊,都要将她的眼泪逼出来了。

    “呀!一起走啊,你别丢下我不管啦!”殷穆琦在上面叫嚣。

    殷溪桐想,她会理她的话她就是有病!

    还好她们班在五楼,她也没用多久就回到了班级。

    赵紫槐见到她瘸着脚走进来,立即走过去扶住她,“桐桐,你的脚怎么了?”

    “唉,别提了!”提起来都是伤心事!

    段澜景也迎上去扶住她,眉头紧锁,“扭到了?怎么这么不小心?我带你去校医室看看吧,这样子下去也不行!”

    殷溪桐没有拒绝,她回来也就是想要有人能够带她去校医室,不然单凭她自己一个人单脚怎样能够去校医室?校医室可是在别的楼层啊!

    而段澜景已经在她的面前蹲下来,跟她说,“我背你吧!”

    殷溪桐却瞪大眼摇摇头,不愿意,“你身体都那么弱怎么可以背我?而且我很重的!”

    她不是看不起他,而是他的身体真的很弱啊,她担心他会受伤!

    但是段澜景却坚持,“我可以的,你上来吧!”

    殷溪桐还是一脸踌躇,目光往班里其他男生看过去,或许找其他比较健壮一点的男生?

    “桐桐!”段澜景不满的喊了她的名字一下,示意她赶紧上来。

    赵紫槐也跟她说,“既然澜景说可以的话,那么你就相信他一次吧,我会跟着你们的,没事的。”

    殷溪桐微微叹了一口气,点头,小心翼翼的趴在了段澜景身上。

    段澜景随即将她背起来,虽然不是很稳,但还是走得很快,赶紧将她带去校医室。

    殷溪桐还真没想到看似瘦弱的他力量也还不错,还能够背着她跑这么久,还真是她太小看他。

    将她送到了校医室的时候,段澜景已经气喘吁吁,撑着自己的膝盖不停的喘息。

    殷溪桐有些担忧的看着他,在校医过来给她看病的时候,她率先跟那校医说,“要不医生你先看看他吧!”

    段澜景的脸色是有些苍白,不过他只是挥挥手,表示自己没事,让校医去给她看扭到的脚。

    “你真的没事么?”殷溪桐不放心追问了一句。

    段澜景现在已经喘过气来,微微点头,“我没事,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殷溪桐撇撇嘴,她是需要管好自己了。

    脑海中不由自主又浮现南宫莲华那冰冷的眼神,她都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赶紧询问医生,“医生,我的脚还好么?是扭到了吧?你帮我弄一下会好起来么?我不能瘸了脚啊!”

    “桐桐,你那是什么话啊?”赵紫槐紧蹙着眉头看着她。

    这时候,校医帮她将鞋子脱了,将她雪莹的脚丫露出来,却也让赵紫槐倒吸了一口气。

    “天啊,都肿成这个样子了,你一定很痛吧?”

    殷溪桐也没想到会肿得这么厉害,怪不得这么痛了。

    校医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她都痛得想要尖叫,瞬间就变成了泪汪汪。

    “我给你擦药按摩一下,这伤起码要好几天才能好,我会给你开药,你回去以后每天早晚都要擦一次。”

    当校医将药涂在她的脚上的时候,她还觉得挺清凉的,可是当校医帮她轻轻揉着的时候,她就痛得很想杀人。

    段澜景紧蹙着眉头看着她痛苦的小脸,沉声询问,“你到底是怎样弄的?怎么总是这么不小心?你这样回去又是该挨骂了。”

    “我已经够惨了,澜景你就不要落井下石了!”殷溪桐泪汪汪的看着他,被笑意按摩完以后她都已经很想死。

    段澜景眉头依旧紧蹙,“你到底怎样弄的?”

    殷溪桐有些委屈的撅撅嘴,刚想开口的时候,罪魁祸首就出现了。

    殷穆琦也被同学扶着进来,在见到殷溪桐的时候立即不满的控诉,“你怎么可以将我扔下自己就跑了?”

    段澜景看了看殷穆琦又看了看她,那目光,明显在询问她究竟怎么回事。

    殷溪桐没好气的白了殷穆琦一眼,“我自己都残了难道还要扶着你这个凶手么?”

    “你说谁凶手了?”殷穆琦不满的瞪着她。

    “不是你是谁?是你推了我一把让我受伤的!”

    对,回去就这样子解释好了!就说殷穆琦推她下楼梯弄伤的,那么南宫莲华应该不会责备她,还会怜惜她的,对不对?

    只是,她心里虽然这样子自问,但是她根本就是一点自信都没有!

    “那我还是因为你而受伤的呢!”殷穆琦反驳。

    殷溪桐立即回了她一句,“不!你是自己笨弄伤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明明她就是自己往下面扑嘛,她只是躲闪了一下,跟她有什么关系?

    殷穆琦憋了一肚子的火,特别又被一旁的段澜景跟赵紫槐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她就更加不爽!

    不过殷溪桐也没跟她多计较,因为没心情。

    医生帮她处理好以后,给她一瓶铁打扭伤的药酒,她就准备回去上课。赵紫槐立即扶着她走出去,段澜景跟在她们身后。

    当她们两个人率先出去以后,段澜景突然又停了下来,转身往里面的殷穆琦看过去,如同覆盖上一层冰雪的声音传来,“别想着伤害她,她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人!”

    他说了这么一句话就离开。殷穆琦愣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当她反应过来自己又被人责备了以后,脸色都变了变。

    殷溪桐就这么了不起么?她殷穆琦总有一天会比她更厉害,看她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宋唐虞原本一整天的心情都很好的,但是当他见到被段澜景扶着走出来的殷溪桐的时候,脸色都变了。

    他赶紧下车,迎了上去,将殷溪桐搂过来扶住,“桐桐,你这又是怎么了?你的脚干嘛了?你别总是吓我啊!”

    殷溪桐白了他一眼,“吓屁啊!你以为我是自己想要这样子的么?”

    很痛的啊,他到底懂不懂?

    “你到底是怎么弄的?”宋唐虞很着急。

    等下回去被大魔王知道她又受伤了的话,估计他都要被煎皮拆骨了!

    她怎么总是发生各种各样倒霉的事情啊?可为什么她倒霉他总是跟着倒霉呢?

    宋唐虞真想哭,显然今天晚上自己又是被责骂的那个人了!

    “不小心弄到的,过几天就好。”殷溪桐没多说。

    “那你怎么就不能小心一点呢?你受伤了我们也不好过啊!”

    殷溪桐撇撇嘴,“我说都是我的自己的错还不行么?又不是要你怎样,你道心害怕什么?”

    他能不担心,能不害怕么?

    他可是怕得身子都在抖啊,她为什么总是出现各种状况呢?

    宋唐虞深深叹息,就直接将她背起来带到自己的车前,打开车门让她进去。

    段澜景也走了过来,抓住了车门,“我跟你们回去!”

    宋唐虞蹙眉,“你跟着回去做什么?找骂么?”

    段澜景没理会他,自顾自的坐上车。

    宋唐虞也没多说什么,他要跟着回去就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殷溪桐一直都在担忧着。

    对于南宫莲华的反应,她是真的很担心!

    如果他直接骂她还好,她就是怕他会像昨天一样用那种冷漠的态度对她。

    那种冷暴力,简直比直接揍她更让她难受,她真的不愿意再面对那样子的他!

    宋唐虞边开车边安慰她,“别担心,大魔王见到你受伤的话,应该会只记得怜惜你,而不会骂你的。”

    虽然他也没多大的把握,但是安慰的话还是要说。

    殷溪桐想笑都笑不出来,她心里可没有多大的自信呢。

    宋唐虞又说,“你记得撒娇就行了,你使劲撒娇,我看他连同昨天的气都会消了的!”

    段澜景闻言,有些好奇,“昨天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宋唐虞从后视镜瞥了他一眼,“你啊,就别好奇了,反正不是什么好事!”

    段澜景看向殷溪桐,殷溪桐也就只是干笑几声,没有回答。

    废话,那种进警察局不光彩的事情有什么好说的?

    让殷溪桐松了一口气的是,当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南宫莲华不在家。

    殷溪桐很想要欢呼,松了一口气,可她也没忘记南宫莲华只是一时不在家,而不是永远不在家。

    她赶紧跟家里人嘱咐,让他们不要告诉南宫莲华她脚受伤的事。

    总之,能够瞒得了多就就多久!

    郭婉儿见到她这个样子,眉头紧锁,“怎么会把自己弄伤了呢?快过来坐下吧!”

    殷溪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不小心弄到的,也没多严重,过几天就好了!”

    郭婉儿叹息,“是不能让莲华知道,不然他又得要生气担心了。”

    殷溪桐赶紧点头,非常同意她的说法!

    那家伙绝对百分之九十九会生气,所以说不能让他知道。

    而当南宫老爷子知道她扭到脚以后,赶紧让人去打电话把医生叫来。

    殷溪桐赶紧阻止他,她还没有严重到那种地步,而且她也已经看过医生了。

    南宫老爷子还是不放心,看着她肿了的脚面,眉头紧锁,“学校那种医生怎么能信得过?要不还是去医院一趟吧!”

    这比将家庭医生叫来更严重!

    殷溪桐赶紧摇头,“爷爷,我真的没事!还有,你要记住不能告诉南宫莲华!”

    不然她可是要死翘翘的!

    可南宫老爷子都还没有回答,身后就传来了一把熟悉而磁性的嗓音,“有什么是不能告诉我的?”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