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叛逆期

    野蛮娇妻宠不得,叛逆期

    果然,vip病房门口有两名穿着西装的男子分别站在两旁看守。∥ ??爱虺璩丣

    苏晴也没有走过去,只是站在角落里目光往那边张望。

    “苏晴?!你怎么在这里?”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她掉头,对上了慕霄疑惑的眼神。

    她脸上表情没变,噙着淡淡的笑意,“哦,我过来医院看病,刚刚看到了宋唐虞,去问了一下,知道段澜景住院了,就想着过来探望一下。不过,看那仗势,好像不能进去呢。嬗”

    慕霄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有些了然,“你要过去么?我带你进去。”

    虽然他是清楚段澜景住院她为何要来探望,但是他还是下意识做好人,帮她一把。

    尽管她有些时候会变得太过激,但是他依旧把她当朋友恋。

    毕竟,他们也认识二十多年。

    苏晴微微摇头,将头发撩到耳后,“还是算了,我突然去探望,可能会让人很困扰。我只是觉得他是莲华的外甥,我过来探望一下而已。”

    说到最后,她勾动嘴角露出苦涩的笑意。

    “随便你。”慕霄也不强迫她,他刚才也只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

    毕竟,南宫现在可是在里面,如果他将苏晴带进去的话,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怪他多管闲事。

    “你来探望他么?”苏晴的目光落在了他手上拎着的保温瓶上。

    慕霄扬了扬手中的保温瓶,嘴角漫开笑意,“我当跑腿,澜景他母亲让我帮忙带着这个过来给他们俩舅甥喝。”

    听到这句话,苏晴秀丽的眉头下意识蹙起,追问,“莲华他在里面?”

    慕霄点点头,“对,今晚是莲华在这里陪澜景。”

    他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一眼,抬眸接着说,“那么我先进去了,再见。”

    苏晴看着他的背影,却有些后悔刚才没答应他一起进去。

    她想要见到南宫莲华,即使只是单纯的看一眼都好。

    每夜当她寂寞空虚的时候,她心里就很想他,想得心头宛如被无数的利刃反复刺伤一样的痛。

    现在,连多看他一眼都是奢侈的,因为他根本就不愿意见到她,这个认知让她很受伤。

    “慕霄!”她还是忍不住喊了一声。

    慕霄都要走过去了,突然听到她的声音,下意识蹙眉,转身看向她,“怎么了?”

    话动了嘴边,最终还是咽回去。

    苏晴淡笑着摇摇头,“没事了,你帮我跟段澜景问一声好吧!”

    慕霄点点头,畅通无阻的开门进去。

    苏晴目光呆滞的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以后,就带着疼痛难耐的心离开。

    病房里。

    南宫莲华将汤递过去给段澜景,“你都喝了。”

    段澜景看了看手里的汤,然后又看看放在桌子上的保温瓶,眉头紧蹙,“我不想今天一个晚上都跑厕所!”

    “这对你的伤口很有好处,就算是跑厕所你都得给我喝光!”南宫莲话沉声嘱咐。

    段澜景有些不悦的蹙着眉,撇撇嘴,“再有好处我也没办法喝下这么多。”

    慕霄也在小声嘀咕,“冷情姐也说是让你们舅甥俩一起喝的……”

    这话在南宫莲华的冷眼下越说越小,最终还是闭嘴。

    南宫莲华不容置疑的催促道,“别磨蹭,赶紧喝,喝完了就睡吧,你需要休息。”

    尽管很嫌弃,但段澜景还是乖乖将汤都喝了,喝得肚子很胀很不舒服。

    慕霄等他喝完以后就将保温瓶收起来,拿到洗手间去洗干净。

    南宫莲华抽了一张纸巾递给他,让他擦擦嘴就睡觉。

    段澜景却挣扎着要起来,南宫莲华有些不悦的抿着唇瓣蹙着眉,伸手将他按回去,“现在就睡觉,你还要搞什么?”

    段澜景将他的手推开,还是坐起来下床,“我要刷牙。”

    “受伤了就不用太计较这种问题,你不刷牙也没有人会说你。”南宫莲华蹙着眉看着他顶着缠着绷带的脑袋下床,他也没觉得没刷一次牙会怎样。

    但段澜景坚持,他也就没再说什么。

    慕霄将洗好的保温瓶拿出来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目光往南宫莲华身上瞥去,“我刚才见到苏晴。”

    他一直都盯着南宫莲华的表情,却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出丝毫的变化。

    南宫莲华抬眸与他对视,“所以?”

    慕霄耸耸肩,“也没什么,只是会在这里见到她有点奇怪。她说想进来探望一下澜景,后来又说算了,然后就走了。”

    南宫莲华冷眼看着他,他说了这么一段废话,他可听不出他的重点是什么。

    慕霄忍不住失笑,摇摇头,“你干嘛瞪我?我只是陈述事实。”

    “难道你不是在说废话?”南宫莲华挑着眉看着他,“她的事情你不用跟我说,她不归我管。”

    “我真的很好奇,”明明知道这问题问不得,但是慕霄还是禁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不怕死的询问,“你们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分手?虽然这个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你们也已经不可能,可我们都要被你搞糊涂了,现在到底是还要不要把苏晴当朋友?不然你不想见到她,我们又跟她有来往的话,你不就责怪我们了?”

    南宫莲华黑眸如夜,在灯光的承托下,俊脸越发俊美立体,“不该你们管的你们就别管,你都说是过去的事情,没必要再拿出来说!还有,你自己喜欢跟她怎样来往都是你的事情,跟我没关系,我也不会去管你。”

    慕霄心里有着猜想,小心翼翼开口,“苏晴她……是不是……”

    “你们在聊什么?”

    慕霄的话还没有说完,段澜景的声音就将他的话打断。

    他重新坐上床,挑着眉看着慕霄,“怎么不说了?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

    慕霄眸光往南宫莲华身上瞥过去,选择闭嘴。

    就算南宫莲华没说,但是他也知道这种私事他不喜欢多说,特别还是在段澜景的面前说。

    南宫莲华冷眼看着他,“没事你就回去吧。”

    慕霄点点头,站起来,拿起那个保温瓶,“那我先走了,再见。”

    他离开以后,这里就只剩下他们舅甥两个人。

    南宫莲华沉声跟他说,“你也给我躺下睡觉吧。”段澜景耸耸肩,乖乖躺下,但是明显还是睁开眼睛,没有睡觉,目光往他身上瞥过去。

    “你们刚才在聊你的情史?”

    南宫莲华冷瞥了他一眼,“不关你的事,我让你睡觉你就给我睡觉。”

    段澜景闭上眼眸,可不代表他就什么都不说,“是不关我的事情,但是我想这应该跟桐桐有关系吧?桐桐必定很想听听你的情史……”

    “段澜景!”南宫莲华沉声打断了他的话,漆黑的眼眸暗燃危险的眸光,“别总是试图激怒我!”

    段澜景睁开眼睛,嘴角淡淡漫开笑意,清亮的眸子看向他,“小舅,我只是在陈述事实,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惹你生气。而且,你没做什么心虚的事,你根本就不必害怕。”

    “害怕?”南宫莲华冷笑,这小子还真越来越不要命。

    是不是他太纵容他,让他竟然不怕死的总是挑衅他?

    这小子是他从小照看到大,明明小时候是那么可爱,可是越大越让他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是不是少年总是有自己的秘密,青春期的叛逆已经到了?

    知道自己已经将他惹毛,但是段澜景脸上根本就没有惧意,笑意弥漫,“不害怕的话,又怎么会怕桐桐知道?你跟那个女人交往那么久,最终还是分手收场,我想桐桐也会对你们分手的原因很感兴趣。你不肯告诉我,那么我就让桐桐去问你吧!”

    南宫莲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了很久。

    段澜景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刚想要开口的时候,南宫莲华的声音传来,“澜景,你现在算是到叛逆期了么?”

    处处跟他作对,处处挑衅他,这就是叛逆期了吧?

    他虽然是他小舅,但是小时候他更多的时间是他在照顾,身份该是比小舅更亲。

    段澜景没有预料到他会突然提到这个,目霎时间有些愣怔呆滞,过了那么几秒钟才回过神来。

    “什么叛逆期,才不是……”

    南宫莲华有些感慨,嘴边都漫开欣慰的笑意,“眨眼间,你也到了叛逆的年纪了!少年,好好享受你的青春吧!该谈恋爱就去谈恋爱,不要总是惦记着桐桐,那是你小舅我的人,她一根手指头你都不能碰!如果你找不到喜欢的人的话,小舅给你介绍。”

    他这番话可是认真的,他是真的觉得他到了谈恋爱的年纪,也就只有让他谈恋爱,他才不会总是想着来搞破坏。

    青春期的孩子,是需要多点的关怀。

    他又想到家里那个正处于青春期的丫头,他是不是也该给她上一堂教育课?

    不过想想也就算了,那丫头可是从来都不知道烦恼是什么,每天就只会惹是生非,跟她说再多了道理都是废话。

    段澜景见他突然笑得灿然,眉头下意识紧蹙,“我没有叛逆!还有,我还没有差劲到需要你介绍女朋友!”

    南宫莲华敷衍的点点头,让他躺下,给他盖好被子,“那么你就自己努力去交一个。现在,你给我睡觉。”

    段澜景觉得他这根本就是敷衍他,不悦的蹙着眉想要坐起来,却又被南宫莲华按回去躺好。

    段澜景躺在床上看着他,“小时候不管我要什么你都会给我,可长大以后你都不把我当回事。”

    南宫莲华眼底燃起一簇不明意义的眸光,给他盖好被子,“因为你已经长大,你会有你自己的人生,想要什么就靠你自己去争取,失败了那也是你自己的问题,不是所有人都必须要围绕着你转!现在,你给我睡觉,不要再啰嗦。”

    段澜景瞪着他,精神爽利,“我睡不着!”

    “睡不着也得给我睡!”

    “小舅,像小时候一样,给我唱摇篮曲吧!”

    “……别给我废话,快点给我睡!”

    “你唱摇篮曲,我必定很快就会睡着。”

    “不想睡就别睡,等你眼睛累了,你自然会睡!”

    南宫莲华也不管他,走到外面给殷溪桐那丫头打电话,想要看看那丫头现在到底是睡了,还是跟宋唐虞那二货在玩儿。

    段澜景微微叹息,在心里嘀咕,还真无情。

    南宫莲华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殷溪桐正窝在沙发上抱着枕头在看综艺节目,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南宫莲华有些狐疑的蹙眉,“你在干什么?还没睡?”

    “我在等虞美人给我买宵夜!”

    “小心变成大肥猪!”

    “我天生丽质,吃不胖!”

    南宫莲华轻笑,嘱咐道,“吃饱了就赶紧睡,别弄得太晚。”

    “现在就等虞美人回来啦!话说回来,你怎么还没睡?在医院睡不着么?还是你害怕医院阴气重啊?”殷溪桐揶揄道。

    南宫莲华都懒得回答她的问题,续而嘱咐,“明天我回去送你去上学,今晚你就早点睡,不要给我赖床。”

    “你能赶回来么?”

    “我会。早点睡吧,晚安。”

    听到他话里的道别,殷溪桐有些依依不舍的感觉,“晚安。”

    今夜,没有他的大床,必定很空旷,让人止不住的寂寥。

    隔天,天刚微亮。

    南宫莲华早就醒来,等南宫冷清来到以后他就离开。

    他对殷溪桐,从来都没有开过空头支票,在她梳洗完穿好校服,准备吃早餐的时候,南宫莲华就回来了。

    宋唐虞功成身退,赶紧溜。

    南宫莲华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在见到她眼肚的阴影的时候,眉头微蹙,“昨晚没睡好?”

    话音一落,他就将涂好果酱的土司递给她。

    殷溪桐打了个呵欠,接过以后大大咬了一口,边吃边单音回答,“嗯。”

    “为什么?想我了?”

    给了他一抹白眼,可殷溪桐也没有反驳。

    昨夜她辗转难眠,明明眼皮很重,但是滚来滚去都睡不着,总觉得那床太大,她自己一个人卷缩着,也没有熟悉的温度包裹着她,她很不喜欢。

    所以,昨夜她华丽丽的失眠,今天还要让他得意一番,心情有些不平衡。

    将手中的土司啃完以后,她才开口,“你今晚还用去医院过夜么?”“你说你想我的话,我就不去。”南宫莲华心情大好的逗她。

    会理他的就不会是殷溪桐了!

    她耸耸鼻子,哼了一声,“你爱去不去!”

    南宫莲华闷笑,还是说这让她放心的话,“我今天会在家里陪你,别担心。”

    “我才没有担心,你别想太多!”殷溪桐红着脸反驳,却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南宫莲华眸光闪烁,笑意意味深长。

    一直到坐上车子离开,殷溪桐都还在强调着自己根本就没有说过要他陪,她一点都不稀罕!

    南宫莲华没理会她的别扭,心情愉悦的开车将她送回到学校。

    车子停下来,他下意识侧头看向她。

    殷溪桐低着头将安全带解开,嘴里还在呢喃着,“我才不担心,我一点都不担心,谁管你去哪里睡觉!”

    南宫莲华突然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挑起她的下颚,在她还没回神的时候在她的唇上轻吻一口,目光暗笑的盯着她,“别再念了,唐三藏都没你那么啰嗦!我知道你很想我,我晚上一定会陪你睡觉。现在,下车回去上学吧!”

    “你乱说!我才没有想你!”

    绯红着脸说着这话好像不怎么让人信服。

    南宫莲华轻笑着摇摇头,突然又往她靠过去,“不下车么?还是你想我再吻你……”

    他话都还没有说完,她就赶紧溜下车,免得这男人又乱来。

    南宫莲华将车窗降下,对着她的背影大声说,“下午等我来接你。”

    殷溪桐转头对着他做了个鬼脸以后就快步往学校跑了进去。

    南宫莲华有些哭笑不得,发动车子离开,回去公司上班。

    下课的铃声响起,门外也传来了喊声,“殷溪桐!”

    殷溪桐原本正在跟赵紫槐聊天,听到这喊声,往那边望过去,就见到宋小妮紧蹙着眉头站在门口瞪着她。

    殷溪桐很无语,怎么少了一个梁静情却又来了个宋小妮。

    “殷溪桐,你出来,我有话想要问你。”

    殷溪桐不为所动,“你有什么话就站在那里说。”

    宋小妮瞪了她一会儿,见她还真的是不愿意出来,她也没辙,只好站在门口跟她大声说,“你是不是对静情做了什么?为什么她父亲落马,她也退学了?”

    此话一出,班里的学生纷纷将目光落在殷溪桐身上。

    殷溪桐只觉得好笑,“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虽说这些事情必定是南宫莲华让人弄的,但是这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好不好!

    她脑袋是秀逗了才会来质问她做了什么让梁静情的父亲落马!

    如果她自己真的这么能耐的话,她以为她还能站在她面前质问她么?早就让她洗厕所去!

    宋小妮也觉得自己鲁莽,但不管这事情究竟跟她有没有关系,殷溪桐都是一个不能得罪的人!

    宋小妮站在原地沉思了好久以后,就一言不发自顾自跑掉,殷溪桐只觉得莫名其妙。

    赵紫槐好奇的询问,“桐桐,那是你以前班里的同学么?看起来都不怎么好相处的样子呢。”

    殷溪桐耸耸肩,“管她呢,反正我跟她们一点交情都没有!”

    赵紫槐点点头,也不甚在意,转移话题,“对了,你今天可以跟我一起出去逛逛了么?我昨天自己一个人逛一点意思都没有。”

    殷溪桐闻言,有些抱歉的看着她,“对不起啊,阿紫,今天恐怕还是不行呢。”

    赵紫槐漂亮的眼眸中闪烁着失望,“你好忙啊!”

    殷溪桐无奈一笑,“我家里人会来接我回家,我没办法外出,要不明天?我回去跟他说说看!”

    “你家里人对你这么严啊,下午放学都不准出去外面走走?”

    殷溪桐可怜兮兮的点点头,“对啊,我好可怜!”

    赵紫槐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那表明他们很关心你,在乎你,你该高兴才对!”

    是么?

    殷溪桐撇撇嘴,不置可否。

    果然,下午一放学,南宫莲华的车准时出现在校门口。

    殷溪桐跟赵紫槐一同从学校里面走出来,她远远就见到了那辆熟悉的奔驰。

    还有,站在车子一旁的南宫莲华?

    *******

    明天万字更新。。。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