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我要你的身上全都是我的味道

    野蛮娇妻宠不得,我要你的身上全都是我的味道

    “笨蛋!”

    他低沉的嗓音传来,语气中明显的不悦。~ .@爱虺璩丣

    殷溪桐不甚高兴的挑起眼皮往他睨了一眼,她怎么又成为笨蛋了?

    南宫莲华捕捉她的目光,冷哼一声,捏捏她的脸,“你还是觉得自己没错?”

    这时候如果回答是的话,他一定会揍她屁股,所以她还是选择闭嘴比较安全嬗。

    南宫莲华眯着凤眸盯着她,“怎么不说话?是没话好说,还是觉得没必要跟我解释?”

    总是被他用这种态度对待,殷溪桐也忍不住开口反驳,“那你到底是想要我怎样解释?能说的刚才不是说了么?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不就是没接你的电话么?你就不能不要这么小气了?况且刚才可是紧急关头,我又怎么有时间去接你的电话?”

    话到了最后,在他的目光下,她的声音越说越小,最终还是将嘴巴闭上,却又觉得很委屈览。

    不就是他要她解释嘛,她现在解释了,他怎么还用这种眼神看着她?

    那目光如冰,盯得她全身发紧。

    南宫莲华俊容如同覆盖了一层薄冰,像是压抑了很久才将愠怒的情绪压回去,声音比平时都要冷上几分,“明知道那人总是欺负你,你还笨得将自己送上门去!同学生日?关你什么事?这摆明就是整你的局,你还偏要去,我说你笨,你还不承认?”

    他一字一句都狠狠击中她的心,殷溪桐眼眶禁不住一阵酸热。

    她倔强的紧抿着嘴唇,死死睁大眼睛就是不让该死的泪水掉落,即使声音已经哽咽她却当做没这回事,“我知道她想要戏弄我,可我也不是笨蛋,白白让她欺负!你问乔爷,明明就是我们占了上风,她根本就欺负不了我!是她自己发疯才会做出那种疯狂的事情,这根本就不是我笨的问题……”

    南宫莲华冷哼一声,蕴含着冷怒的黑眸冷凝着她,“我是这样的意思么?你厉害,你得意,但是你为什么让自己陷入那种危险当中?如果不是澜景,躺在病床上的人可是你!你就是这样子照顾你自己?你还想我不管你?这样子你要我怎样不管你?是不是我给你自由,不管你了,你就将自己整得进医院?”

    看着他越发冷厉的凤眸,与逐渐阴沉的脸色,殷溪桐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其实不是在骂她,而是在关心她……

    心一软,眼眶湿意更浓,蓦地往他身上扑了过去,搂住他的脖子,将下颌搁在他的颈项,贴着他的耳朵讨好道,“对不起……”

    南宫莲华被她一抱,心中的怒火也消退不少,原本冷酷的神色也慢慢恢复常色,微微叹了一口气。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让你担心的。梁静情邀请了全班参加她的生日宴会,我毕竟跟她是同学,也不好不去,不只是没面子,也说不过去,不然别人都说我装清高。我原本也只是想露一下脸就走,就像你说的,那个女人就是讨厌我,处处找我麻烦,为难我,结果她还是被我跟乔爷气得半死!我真的不是故意去找麻烦的,只是麻烦总是喜欢找上我!而且我也没想过害澜景受伤。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以后发生这种事情我一定会告诉你。”

    她认真跟他解释,将整件事情完完整整的说给他听,丝毫不隐瞒。

    说到这,她抬眸与他对视,一双眼眸宛如黑琉璃一般清凉灵动,讨好撒娇,“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么?别生气了。”

    生气的南宫莲华很可怕,她也会害怕,她还是喜欢宠着自己的他,即使是那个总是调戏她,欺负她的南宫莲华总比生气的他好。

    南宫莲华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将她推开一点点,深邃的眸光盯着她,“你是真的知道错了,还是只是在敷衍我?”

    殷溪桐赶紧点头,“我是真的知道错了,绝对没有敷衍你!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她又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臂,轻轻摇晃着,讨好的意味浓郁。

    见他还是用那不明深意的眸光盯着自己,殷溪桐有些着急,“我真的没骗你,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南宫莲华将眸光收回来,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沙发的扶手,“除了那个女人,你在学校还跟那些人有过节?”

    殷溪桐不满的指指自己,“我像是那会跟别人有过节的人么?那都是别人自己来找我麻烦的好不好!”

    南宫莲华眸光一深,“我是问你有还是没有。”

    殷溪桐赶紧摇头,挽住他的手臂就往他怀里靠,“真没有,相信我吧!”

    南宫莲华哼了一声,“我怎么觉得你的话一点都不可信。”

    殷溪桐大呼冤枉,“谁说的?我就只说实话好不好!你别总是怀疑我,我长得这么聪明伶俐,人缘极好,怎么可能总会跟人有过节?”

    能够脸不红,气不喘的称赞自己,估计也就只有这个丫头了。

    南宫莲华的骨骼分明的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黑眸认真盯着她,“我会让魏莫一给你换个班。”

    殷溪桐不甚在意的点点头,反正到哪儿都是一样。

    不过……

    “能不能直接让我转学呢?”殷溪桐有些懊恼的看着他,“其实吧,在那种贵族学校,每个班都是一样!多得殷穆琦给我宣传,大家都知道我是私生女,每个人都看不起我,我讨厌那里!”

    结果,转学这么久,她一个朋友都没交到。

    南宫莲华蹙眉,眼底闪烁不悦,“谁看不起你?”

    殷溪桐耸耸肩,“很多啊,应该知道我的人都看不起我吧!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我都习惯了!”

    只是有些时候,她还是想要认识朋友,放学以后可以几个闺蜜一起去逛街,吃冰,聊天。

    这种事情,自从她跟夏乔分开在不同的地方以后,就再也没有试过。

    南宫莲华沉思了一会,大手轻柔她的秀发,“魏莫一这学校的师资是本市最好的,况且你高三了,也不好转学。乖,忍一忍,上大学以后就好了。”

    虽然早就料到这答案,但是真的听到还是会觉得失望。殷溪桐垂下眼梢掩饰眼底的失望,微微点点头,然后往他怀里一靠,“其实也没什么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反正我从来都不在意他们。”

    南宫莲华搂住她的腰,在她额头上落下炙热的轻吻,给她承诺,“放心,我保证,不会有人敢再在你的面前说闲话。”

    “嗯。”她难得乖巧的点点头,在他怀里找寻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困了?”南宫莲华低沉的声音传来。

    殷溪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微微点点头,都懒得回答。

    今天有些精疲力尽,而且又被他责备了一场,即使结果他没再生她的气,但她还是觉得力气都耗尽。

    “先去洗澡再睡!”南宫莲华见到她的衣服上还染了一点点血,显然那是段澜景的血,这让他下意识紧蹙着眉头。

    刚才没注意,现在冷静下来才从她的身上闻到淡淡的血腥味道。

    这不是他喜欢的味道,脸色骤然变得冷凝。

    殷溪桐没发现他的变化,窝在他的怀里不愿意起来。

    南宫莲华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往卧室走去,直接将她抱进了浴室,往花洒下一放,拧开开关,温水立即将他们两个人都淋湿。

    “呀!你干什么?!”殷溪桐马上被淋得清醒,头发湿哒哒的将眼睛都遮住,阻碍了她的视线,让她非常不悦。

    而且衣服都黏黏的贴在身上,浑身都很难受。

    南宫莲华沉默不语,大手在她的身上摸索,不一会儿就将她的衣服都脱掉,就剩下黑色的内衣裤。

    “你……”她才刚开口,滚烫的吻就落下来,带着好闻的气息,直抵她的口腔内壁,辗转着卷住她的舌头火热的亲吻交缠。

    四片唇瓣交缠在一起激烈吮*吸啃吻,空气中瞬间爆开暧昧的喘息与乱序的呼吸声。

    殷溪桐不知道他突然发什么疯,透过水流眼眸水雾迷蒙的看着他,身体却因为他的亲吻而澎湃如潮涌,理智也在他的挑*逗下崩塌。

    这吻吻得持久,当被放开的时候,殷溪桐浑身发软,气喘吁吁,如果不是被他抱住,她早就瘫软坐在地上。

    南宫莲华直接将她抵在了墙壁上,额头抵着她的,深邃凤眸底下暗燃一簇危险的流光,手指指腹轻轻摩挲她被自己吻得红肿的唇瓣。

    “南宫莲华?”殷溪桐眼底闪烁着一抹迷茫,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发情?

    身后靠着冰凉的墙壁让她不由自主的哆嗦颤抖,伸手迫切的抱住他,想要吸取他的暖意。

    南宫莲华突然用手指轻轻的将她的下颚挑起,滚烫的唇舌再一次强势侵入她的口腔,如鹰隼一般精准捕捉到她的舌头逗弄撩拨,那吻住她舌尖的力量仿佛要将她的灵魂吸走。

    再次被吻,殷溪桐热切回应,紧紧搂住他的脖子,整个人都靠在他的身上,因为她不想再靠着那冰凉的墙壁,只想得到暖透心的温度。

    “吻……吻够了么?”在他再一次要亲吻上自己的唇的时候,殷溪桐喘息着开口。

    在这样子吻下去,她都要窒息而死了。

    南宫莲华爱抚着她的脸,拂过她的唇眼,唇边笑意越深,“我要你的身上全都是我的味道!”

    这句话暗示性十足,殷溪桐习惯性的红了脸,却做出了平时她绝对不会做的动作,那就是亲自帮他脱衣服。

    她从来都只是意思意思的反抗,哪里会像现在一样那么主动?

    只是那颤抖着的手指跟他的衬衣搏斗着,好不容易才将他的纽扣解开。

    她讨好的仰起头吻上他的唇,毕竟今天自己将他惹怒了,也让他担心了,主动的讨好会让他气消,她想让他高兴。

    难得她主动,南宫莲华一脸享受的接受她的服务,而殷溪桐做多也就是帮他脱衣服,顺势摸了两把,其他的,她脸皮薄,做不出来。

    即使她什么都不做,南宫莲华的身体依旧因为她而激动。

    两人在浴室里缠绵了一次之后,殷溪桐已经被做得浑身无力,最终还是被他抱了出来。

    他亲自给她擦干身子,穿上睡衣,除了在浴室那一次以后,他没再动她。

    毕竟,她今天经历的事情足够多,他也不想她太累。

    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口,他沙哑着声音跟她说,“晚安。”

    **********

    当魏莫一来到幻舍的时候,南宫莲华已经坐在里面品茶。

    而宋唐虞正耷拉着脑袋坐在他对面,一副委屈无助的表情。

    魏莫一干笑几声,迎了过去,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南宫,怎么这时候找我出来?”

    现在已经快要凌晨,他可不知道他这个时候找他出来能有什么事。

    再看看宋唐虞,明显就是一副做错事的模样,他可不懂他做错事能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南宫莲华放下杯子,漆黑如夜的眸光往他身上一瞥,低沉的嗓音传来,“老魏,我的女人在你的学校上学,你说,你是不是有责任保护她?”

    魏莫一一听,敢情这事情还是跟那丫头有关系啊!

    他不明所以,虚心询问,“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桐桐在学校挺好的吧?”

    南宫莲华眸光一闪,眼底燃起一簇冷光,“挺好?班里的同学都在排挤她,更甚者有人欺负她,你说这叫挺好?”

    魏莫一蹙眉,“这是发生什么了么?”

    他也没听说那丫头在学校受到什么伤害啊,可是眼看南宫莲华的脸色不怎么好,他心里没底,难道还真是发生了什么?

    南宫莲华冷哼一声,“这次伤的是澜景,再有下次,你那学校给我关闭得了!”

    魏莫一一脸惊愕的看着他,眼底闪烁着震惊,“不是吧?!澜景受伤了?他没事吧?伤得怎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南宫莲华冷凝的眸光往耷拉着脑袋的宋唐虞身上一瞥,沉声道,“宋唐虞,你说。”

    突然被点名,宋唐虞身子颤了颤,抬眸看向魏莫一,跟他一一道来。

    听到最后,魏莫一就有些不满,“这又不是在我学校里发生的事情,他们都在校外,难道我还要负责他们的安全?”南宫莲华抿嘴冷笑,“难道那女生不是你学校里的学生?我让他们两个人在你学校里上学,就是希望你能给他们一个安全的学习环境。不是说你学校是本市最好的么?培养出那种学生就是你所谓的最好?还好这次澜景没大碍,如果他有什么事的话,你要我怎样跟我姐交代?”

    魏莫一有些语塞,抿了抿嘴唇,偷偷看了他一眼,对上了他暗簇着火光的眼眸,随即缩了缩脖子,“好吧,这是我的错,你老想要怎么办?”

    他这发小么,生气起来可不是开玩笑的。

    魏莫一识时务者为俊杰,该认错的时候还是认错比较好。

    南宫莲华收敛怒意,俊容也渐渐恢复常色,“这次的事情就算了,不要再给我有下一次!还有,给桐桐换个班级,我不希望这个班里还是有这种人存在!”

    “行!我会安排,你老就别生气,桐桐没事就好!”魏莫一狗腿道。

    南宫莲华横了他一眼,目光就落在了宋唐虞身上,“我上次是怎样跟你说的?”

    宋唐虞心头一颤,赶紧认错,“是,都是我的错,是我没看好桐桐,我愿意受罚!”

    “罚,当然要罚!可是,你给我说说看,为什么我让你做的事情你没做?是因为你不屑听我的话,还是你对我的吩咐不放在眼里?”南宫莲华脸色冷峻,目光冷凝。

    宋唐虞赶紧解释,“不,都不是!其实我也是迫不得已的啊,是桐桐她不愿意我跟着她,她都哭给我看我了,我除了答应她的要求还能怎样?我知道我错了,以后我会狠下心肠来的!”

    桐桐,对不起了,他也就只是想要活命而已!

    “是么?”南宫莲华眯着凤眸看着他,语气里有着怀疑。

    宋唐虞差点都举手发誓了,“天地良心,我绝对没有骗你!老大你要罚我,我毫无怨言!”

    南宫莲华盯着他看了很久才将目光收回来,“宋唐虞,扫厕所一个星期!”

    宋唐虞一听,脸都黑了。

    靠!又扫厕所?!他这经理做得真是窝囊啊!

    这时,房间的门被打开,贺深跟慕霄一同出现。

    贺深见到他们都在,很诧异,“哟,怎么这个时候你们都在?我还以为只有我们两个无聊的光棍会这个时候出来喝一杯!”

    魏莫一无比哀怨的往一旁的南宫莲华瞥了一眼,他可不是自愿这个时候来这里的,人家他原本可是抱着软乎乎的美人睡觉呢!

    南宫莲华的目光落在贺深身上,沉声道,“贺深,我有件事情要你帮忙。”

    “什么事?”贺深跟慕霄一同坐下,打开红酒,每人斟了一杯。

    “工商局那梁副局,我看他不顺眼,你帮去给他找点乐趣。”南宫莲华端起杯子,轻抿了一口。

    贺深有些好奇,“那老家伙得罪你了?”

    南宫莲华只是冷笑,没有回答。

    贺深一头雾水,与慕霄一同将目光看向在场其他人,用眼神询问到底怎么回事?

    宋唐虞好心跟他们解惑,“那老家伙的女儿欺负桐桐,伤了澜景。”

    简单的将事情给他们说了一遍,贺深明白的点点头。

    “你放心,我会好好逗一逗那老头的!”

    慕霄看着南宫莲华,询问了一句,“你女人没事吧?”

    南宫莲华抬眸往他看过去,宋唐虞倒是帮他回答,“桐桐怎么可能会有事?那个女人不被她欺负死就好了,不过澜景就不走运,被砸破脑袋。”

    慕霄想想也是,那丫头可不简单,平凡人又怎么能欺负得了她。

    “没事就好,你也不用担心。”他看着南宫莲华,沉声道。

    南宫莲华点点头,“没事。”

    这时候,房间的门又被打开,众人都将目光移向门口。

    出现在门口的人是苏晴,咧嘴给他们露出灿烂的笑意,“我听服务生说你们都在这里,就过来了……”

    慕霄指指自己身边的位置,跟她说,“你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过来坐下吧!”

    苏晴的目光追寻着南宫莲华,刚要开口,南宫莲华就放下手上的杯子站起来,“我先回去,你们随意。”

    听到这话,血色随即从苏晴脸上褪下。

    他现在,连跟她共处一室都不愿意了么?

    当南宫莲华越过她离开的时候,苏晴下意识抓住了他的手腕,喊了他一声,“华……”

    她想要他看看她,想要他跟她说说话,想要他给他一点笑容。

    只可惜,南宫莲华淡然的将自己的手从她手中抽回来,目光没在她的脸上逗留超过一秒钟,这让苏晴很难堪,原来他现在连看都不愿意看她?

    即使只是一眼,一个眼神,他也不愿意给她?

    他恨她,恨得对她没再有半点的情分?

    苏晴装扮勾勒得精致漂亮的眼眸储满泪水,不死心的向他离开的身影追了上去。

    坐在室内的几个男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还是魏莫一率先开口,“他们俩不是都结束了么?怎么苏晴还不死心啊?”

    他们的目光骤然落在慕霄身上,向他追问答案。

    慕霄一脸莫名其妙,摆摆手,“你们可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怎么不知道了?你不是跟苏晴挺熟的么?他们俩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分手的,你也不知道?”魏莫一的眼神分明就是不相信。

    慕霄摇摇头,“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再说,我跟她也不是很熟,她可能就太死心眼吧!”

    他都已经尽过力劝过她,可她就是不听劝,死不心熄,他能有什么办法?

    不过在他看来,就算苏晴再挣扎也于事无补,南宫就是那种说分就分,绝对不会拖泥带水的人,更何况他现在有了殷溪桐那丫头,那么就更加不可能再给苏晴机会。

    再者,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分手的原因,对于他们的事情,他们也没敢妄下定论。

    宋唐虞哼笑,“你这还跟她不熟啊?你之前不是很关心她的么?都站在她那边帮着欺负桐桐了!”

    慕霄冷瞥了他一眼,敢情这是在翻旧账?“我可没欺负那丫头,你别给我乱说!当初我也只是觉得南宫跟苏晴之间或许还有可能,更何况那个时候根本就不了解那丫头。”

    现在,他懂了,那丫头是南宫的宝,任何人碰不得。

    “我们还以为你当初是看上了苏晴才会为她抱不平,敢情原来只是因为你多管闲事啊!”魏莫一取笑道。

    贺深那盯着他的眸光也噙着揶揄促狭,惹得慕霄对他们翻白眼。

    “别想太多,我对苏晴一点心思都没有!”

    “谁让你这二缺总是做出让人费解的事情!”

    “就是,我们这些旁观的人看着都忍不住为你捏把汗!南宫现在还愿意当你是兄弟,你真该偷笑!”

    慕霄没理会他们的揶揄,在心里叹息,是该偷笑吧。

    南宫莲华刚走出去,苏晴就在他身后大声喊着他的名字,“莲华,等等我!”

    南宫莲华站在自己的车子旁,眸光冷冽,神色冷漠,对她,已经没有一丝的感情。

    明明都被他的眼神烧伤,但是苏晴却忍住心底的痛,红着眼眸与他对视,“我们不能好好聊聊么?”

    “我可不知道我还能跟你聊什么。”他的声音依旧醇厚而冰冷,宛如利刃狠狠刺中她的心。

    苏晴捂住胸口,只觉得很痛,却依旧死死强撑着,“我们的感情,真的到头了?”

    “我以为在美国的时候我就已经跟你说清楚说明白,我不追究,可也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的联系。你有你自己的选择,可既然你选择了就不要再回头苦苦纠缠我。你该清楚我的为人,我不要的东西,再好,我都不要。更何况,已经是被弄脏了的东西!”

    苏晴那瞬间只觉得眼前一黑,脚步踉跄了一下,整个人仿佛摇摇欲坠。

    脏了的东西……她,对他来说只是东西?

    她深呼吸压抑着快要决堤的泪水,声音哽咽颤抖,“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这问题一点意思都没有,我从来都不是个往回看的人!”南宫莲华留下这句话就坐上车子开车离开。

    苏晴站在原地,泪眼婆娑的看着他的车子从眼前呼啸而过。

    就像他,也从她的生命中离开一样,痛得难以喘息。

    他,根本就从没爱过她!

    如果爱,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手?

    如果爱,又怎么会把她抛下?

    如果爱,又怎么会对她这么绝情?

    她那么爱的男人,却从来都没爱过她,那一刻,苏晴很想死。

    手机的铃声将她从悲伤欲绝的思绪中拉回来,木然的将手机从口袋中拿了出来,放在耳边,一把略显沙哑而冷酷的声音传进她耳中,“苏晴,我的耐性有限,什么时候回到我的身边?”

    这一时,这一刻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苏晴只觉得怒火攻心,对着电话里头的他低吼,“都是你!该死的你!是你害他不要我的,都是你的错!”

    耳边传来一阵冷笑,宛如地狱使者的笑声让她不寒而栗。

    苏晴身子不由自主僵住。

    “别挑战我的耐性,我脾气不好,伤着谁了,你可别怨我!”

    苏晴只觉得他像是恶魔,追逐着她,不给她逃亡的机会,绝望笼罩着她。

    “我再给你一个月时间,你再不回来,可别怨我!”

    手机里有传来了嘟嘟的声音,苏晴也像是虚脱了一样,整个人瘫软坐在地上,愣怔的看着前方,就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可惜,电话一被挂断,电话里头的男人根本就听不到她的低吼。

    “呜呜……”最终,眼泪还是忍不住掉落,就像心情,跌落谷底,悲伤弥漫。

    一步错,步步错,她的人生,就只能继续错误下去?

    明明是属于她的幸福,为何却变成了别人的专属?

    她恨!上帝为何这么不公平?她怨!为何要对她这么残酷?

    她坐在这里又哭又笑,就像疯子,路人遇见够立即转弯而走。

    一名服务生走进来将这件事情告诉了魏莫一他们,毕竟苏晴是他们所认识的人,店里的人都清楚他们的关系。

    慕霄眉头紧蹙,率先走了出去,魏莫一他们几个人跟随其后,宋唐虞完全是看好戏的心态。

    苏晴那个女人他也认识,只可惜他从小就很讨厌她,只会装柔弱,博取南宫的怜惜,他看着都觉得恶心。

    当初还以为南宫莲华必定会娶她,他都做好了要唾弃他的准备,谁知道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又一村,结果他竟然娶了殷溪桐。

    人生在世,很多事情都天注定。

    宋唐虞忍不住感慨。

    他们走了出去,果然就见到苏晴坐在地上哭得悲伤。

    慕霄眉头紧锁走了过去,将她扶起来,“苏晴,你这是怎么了?”

    苏晴哭得伤心,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投进他的怀里,哭得伤心。

    慕霄轻轻的拍拍她的肩膀,安抚道,“别哭了,有什么事情严重到你要哭呢?苏晴,看开一点吧!”

    她只是继续哭泣,将泪水都快要将他的衣服弄湿,肩膀抖动得厉害。

    魏莫一他们见状,促狭的目光落在慕霄身上,“她就归你负责了,我可要回去抱女人睡觉,再见!”

    贺深也给了他一抹笑意,“我也要走了,慕霄你记得把人照顾好啊!”

    “什……你们……”慕霄都还来不及反对,他们两个人就赶紧离开。

    苏晴等于麻烦,他们可不想再把麻烦揽在身上,更何况南宫可是摆明了不想跟她有瓜葛呢,谁知道这女人会不会弄出点什么事情来,他们可不想与南宫之间产生什么膈膜。

    宋唐虞幸灾乐祸一笑,“美人在怀啊,小慕子,你好好珍惜吧!”

    “宋唐虞!”慕霄不想跟苏晴单独相处,可宋唐虞哪里理会他,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慕霄只觉得头痛,特别怀里的女人还继续哭得伤心,他都不知道该怎样劝说。

    他深深叹息,跟她说,“苏晴,我送你回去吧。”

    他半抱半推的将她弄上车,给她系好安全带以后就开车送她回去。

    苏晴坐在位置上,眼泪还一直流,慕霄只好将纸巾递给她,让她自己擦。路途上,她因刚哭过而略显哽咽沙哑的声音传来,“慕霄,你也觉得我很烦了么?”

    慕霄侧头睨了她一眼,“不是。”

    苏晴苦笑,“别骗我了,我知道你们都烦我,恨不得我消失吧!”

    “我从来都没有这种想法,苏晴,即使你跟南宫分手了,可你依然是我的朋友,别太执着,有些东西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

    她眨了眨眼睛,眼泪还是继续滚落,顺着脸颊蜿蜒而下,“就像他所说的,他不要的,就绝对不要,更何况是脏了的东西……”

    慕霄蹙眉斜睨了她一眼,忍不住追问了一句,“苏晴,你跟南宫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分手?”

    他原本不想太八卦,但是这个问题一直都盘踞在他心中,不问不快。

    在他看来,他完全发现不了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问题。

    抑或是,这是他们之前的事情,他这个旁观者根本就看不清。

    苏晴闭上眼睛苦笑,选择沉默。

    她不愿意说,慕霄也不追问。

    他只知道,南宫从来都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不要的是什么,他这兄弟的,该站在他的身边无条件支持他。

    **********

    南宫莲华是趁着殷溪桐睡着的时候出门,他原以为她太累会一睡到天亮,但是这显然是他想得太理所当然。

    当他小心翼翼爬上床,准备搂住她一起睡觉的时候,耳边就传来了她清脆的嗓音,“你去哪里了?”

    南宫莲华在黑暗中挑了挑眉,眼底闪烁诧异,“你醒了?”

    殷溪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因为这不是摆明的么?难道她现在是在梦游?

    她突然往他身上嗅了嗅,眉头紧锁,“酒精的味道!”

    南宫莲华闷笑一声,长臂一伸,将她搂进怀里,“我才喝了两口,你也能够从我身上闻到酒精的味道,真厉害。”

    “你别给我转移话题,你到底是去了哪里?”殷溪桐在他的怀里挣扎,对这个问题非常执着。

    刚才她突然醒过来,习惯性的伸手想去去触碰他,但是谁知道只摸到一片冰凉。

    她看了浴室,没有,外面也没有,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他不在。

    他竟然趁着她睡着的时候出去,丢下她自己一个人在这里!

    简直令人痛恨到发指!有好玩的怎么可以不带她?

    即使现在没开灯,南宫莲华都能够描绘这丫头现在的表情,必定是用那漂亮的眼眸蕴含着怒火气冲冲的瞪着他。

    他只是一想,就觉得她可爱得紧,根本就没有半点威信可言。

    “你在嘲笑我?”虽然没看到,但是她分明感觉到他的胸腔在颤抖,摆明就是在笑!

    他这么可恶,竟然还嘲笑她?

    南宫莲华抱紧她,另一只大手按住了她的后脑袋,准确的捕捉到她的唇,大声的啵了一口,“出去办点事,现在不是回来了么?这么想我?”

    殷溪桐在黑暗中给了他一个白眼。

    这人脸皮简直就是厚到连子弹都打不穿!

    ********

    明天继续加更。。。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