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大魔王的怒火

    野蛮娇妻宠不得,大魔王的怒火

    医院。∥ 。!爱虺璩丣

    殷溪桐怔怔的坐在病床前,夏乔陪在她的身边,一同看着病床上沉睡着的段澜景身上。

    只见他额头缠着绷带,脸色略显苍白,还没有醒来。

    嘭的一声,病房的门被推开。

    殷溪桐跟夏乔同时转过头去,见到了正站在门口喘息的南宫冷情嫜。

    “澜景,澜景怎么了?”南宫冷情赶紧迎了过来,在见到儿子面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的时候,视线都变得模糊,眼底尽是心痛。

    她家宝贝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殷溪桐跟夏乔站起来,给她让座散。

    听到她的询问,殷溪桐与夏乔对视了一眼,殷溪桐轻声开口,“失血过多,有些虚弱,伤口缝了针,医生说今晚会醒来。”

    “桐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南宫冷情轻轻的握住段澜景的手,放在手掌心轻轻摩挲。

    这个儿子她可是从小到大都无微不至的呵护,就是怕他会受伤,毕竟他身体不好,很容易就会发生什么并发症。

    现在,脑袋竟然被人敲破了,这又怎么能让她不生气?

    殷溪桐脸上露出愧疚的神情,垂下眼梢咬住下唇轻声说,“对不起,澜景是为了护着我才受伤的。”

    “这不是你的错,是那个疯女人做的好事!溪爷,你一点错都没有!”夏乔维护着她,这分明就不是她们的错。

    殷溪桐知道罪魁祸首是梁静情那个女人,但是那个女人的目标是她,澜景是为了保护她才受伤。归根究底,还是她连累了他。

    她微微叹了一口气,低头跟南宫冷情道歉,“对不起,是我连累了澜景!”

    南宫冷情听得一头雾水,“这怎么回事?怎么是你连累他了?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殷溪桐还没开口,夏乔就帮她诉说,“是那个女人想要伤害溪爷,然后澜景英雄救美,就被那个女人砸破头。说起来,就是那个女人的错!”

    “那到底是什么女人?为什么莫名其妙的伤害你们了?”南宫冷情很生气,“还好澜景没有事,如果出了什么事我看谁给我交代!”

    听着她的话,殷溪桐愧疚的将头埋下。

    南宫冷情见状,给了她一抹安抚的笑容,“桐桐,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你不必愧疚!还有,那个女人是谁?竟然敢伤害我们南宫家的人,我们绝对不会轻饶她!”

    胆敢伤害她儿子的人,她绝对不会放过!

    儿子可是她的命,她从来都舍不得他受一点苦,现在竟然被人砸破了脑袋,南宫冷情说什么都不能原谅那个人!

    夏乔也在添油加醋的数落着梁静情的罪行,而殷溪桐的目光就落在段澜景的身上,微微叹了一口气。

    还好,他没大碍,不然她切腹都抵不了自己的过错!

    “桐桐,你们也累了,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照顾澜景就可以了!”南宫冷情的声音突然传来,将殷溪桐从自己的沉思中拉了回来。

    她刚想开口,病房的门又被打开,宋唐虞探头进来。

    “怎么回事?”宋唐虞赶紧走进去,将殷溪桐上下打量了一眼,见到她完整无缺以后才吁了一口气。

    他又见到躺在病床上的段澜景,还有他那缠着绷带的脑袋,眉头骤然紧蹙,“澜景怎么会伤了?”

    当段澜景受了伤的时候,宋唐虞刚好打电话过来询问她的行踪,好让南宫莲华来查问,谁知却听到了谁说谁受伤的事情!

    那个时候,殷溪桐都没顾得及聊电话,也不知道究竟是跟他说了什么。

    她将刚才跟南宫冷清说过的话再说一遍,宋唐虞立即哼了一声,“到底是哪个女人这么不要命,竟然敢对你跟澜景下手?”

    殷溪桐撇撇嘴,淡然回答,“我们班的一个女生!”

    “你们班的人这么危险?我看啊,还是赶紧转到另一个班去吧!”宋唐虞脸色严峻,“天知道我刚才听到你的话的时候都快要吓死了,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呢!如果你真的出了事,我可就真的要切腹了!”

    还好,她没事,那么他也就安全了。

    殷溪桐叹了一口气,目光又落在还在昏睡中的段澜景身上,“我没事,澜景帮我挡了,应该很痛的!”

    “只要你没事就好!”她没事他才能交差!

    南宫冷情闻言,斜睨了他一眼,“唐虞,难道澜景有事情就没关系么?”

    宋唐虞一听,干笑几声,“当然不是!表姐息怒,我也很担心澜景的!怎么,澜景还没有醒来么?”

    “你看他像是醒来的样子么?”南宫冷情回了一句。

    宋唐虞摸摸鼻子,他好像又碰了一鼻子的灰了!

    “反正澜景现在也没有很大的问题,你们都回去吧!”南宫冷情吩咐道。

    宋唐虞也点点头,看着殷溪桐跟她说,“走吧,我送你们回去!”

    殷溪桐刚要开口,放在口袋中的手机倒是响了起来。

    她拿出来一看,果然是南宫莲华。

    他就像他昨天所说的,今天还是会给她打电话,而也是这个时候,殷溪桐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手机有好几通未接电话。

    惨了惨了,她竟然又没有接到他的电话!

    宋唐虞侧头斜睨了一眼,“大魔王给你打电话了?你倒是赶紧接啊,不然他可是会很生气的!”

    殷溪桐撅撅嘴,心想她已经没接到,他现在应该已经很生气了!

    不过,她还是硬着头皮接听,不然罪名更严重。

    “为什么你还是没接电话?难道又是手机没放在身边不知道?”南宫莲华一开口就是质问。

    殷溪桐心虚的抿了抿嘴唇,“不是,我没注意到!”

    如果这一次她还是选择相同的谎言的话,就一定会被他狠狠的惩罚,因为南宫莲华可不是蠢蛋!

    “你现在在哪里?”他也不罗嗦,直接询问。

    殷溪桐听他的语气,总觉得他好像在生气,琢磨着要不要老实告诉他?

    在她犹豫间隙,段澜景悠悠醒来,南宫冷情随即一脸惊喜的大喊,“澜景,澜景你醒了!”

    声音太大,就连电话里头的南宫莲华都听到,眉头微蹙,“澜景?我姐也在?你去他们家了?”

    “不是……”殷溪桐见到段澜景醒来也很高兴,但是面对着电话里头这个人的质问,她却好像开心不起来。“在哪里?”他的声音又沉了几分,再听不出来他在生气的话,她都该去跳楼了。

    她抬眸看向宋唐虞,想要征求他的意见,但是他却侧头躲闪她的目光,不理她!

    殷溪桐不满的瞪着他,他可是她的奴隶,难道他忘了么?竟然敢不管她的死活?

    但是宋唐虞就像是打定了主意,不想再趟这趟浑水!

    “想到你的借口了么?”南宫莲华冷冷的声音再次传来。

    殷溪桐有些欲哭无泪,“你先别生气,我现在在医院……”

    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抢白,“你为什么会在医院?受伤了?我不是让宋唐虞保护你么?他给我死到哪里去了?”

    “不是我……受伤的人不是我……”

    现在,她倒是宁愿是她自己!

    如果是她受伤的话,估计南宫莲华就不会骂她,责备她了吧?

    但是很可惜,受伤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她!

    她挫折的叹了一口气,听着耳边传来他低沉的嗓音,“那家医院?我现在就过去,你给我好好想想该怎样跟我交代!”

    殷溪桐才刚说了医院的名字,电话里头就传来了嘟嘟的声音。

    宋唐虞追问,“大魔王跟你说了什么?别是又将过错推到我的身上吧?”

    殷溪桐斜睨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吓唬他,“你,死定了!”

    宋唐虞一脸愕然,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声说,“我为什么要死定了?你又没受伤,我又没做什么,你可别污蔑我!”

    殷溪桐耸耸肩,“反正都是死,你死我死都是死,所以大家一起死吧!”

    宋唐虞立即一副天要塌下来的表情,他想,他现在赶紧滚还来不来得及呢?

    殷溪桐在心里叹息,抬眸就对上段澜景专注的目光,将心事都放下,对他微微一笑,“澜景,你还好吧?”

    段澜景轻轻摇头,“没事,只是小伤。”

    “你脑袋都破了还小伤!”南宫冷情紧蹙着眉头,眼底尽是担忧,“妈可是差点被你吓坏了!”

    段澜景安抚一笑,“我这不是没事么?”

    说着,他又将目光落在殷溪桐的身上,“小舅正在来这里?”

    殷溪桐叹了一口气,耷拉着脑袋点点头。

    听他刚才的语气她就知道他生气了,他生气了的话,大家都不好受!

    他说了他今天努力赶回来,还真的回来了!

    可是却赶着回来收拾她,她的心情就高兴不起来。

    等待南宫莲华来到的这段时间里,宋唐虞原本想先溜走的,但是南宫莲华直接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就哪里都不敢去。

    也没多久,南宫莲华风尘仆仆的出现在他们眼前,却依旧帅气耀眼,只是俊脸阴沉着,眼神更是让人不敢直视。

    不敢直视的人有殷溪桐跟宋唐虞,谁让他们两个人是坐在同一艘船上!

    他先是跟南宫冷情打了招呼,目光就落在段澜景苍白无血色的脸庞上,沉声询问,“伤口还痛么?”

    段澜景淡淡一笑,“没大问题,很快就可以拆线。”

    南宫莲华点点头,这才将目光落在犯错两人组身上。

    他冷冽的眼眸往两个人身上扫视,醇厚的声音才传来,“给我老实说说,这两天都干什么了?”

    他没有称呼,但是这句话是跟谁的,相信某个人很清楚。

    而某个人也就是殷溪桐耷拉着脑袋委屈可怜的站在他的面前,小声说,“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就只是跟乔爷出去逛街而已!”

    “就这样?”南宫莲华双手插袋,眯着冷厉的凤眸紧盯着她。

    很显然,说谎的话就严惩!

    殷溪桐赶紧点头,“真的,除了逛街,没干啥!”

    “那澜景受伤跟你没关?”

    一听这话,殷溪桐就心虚,愧疚的往段澜景睨了一眼以后,才小声说,“对不起……”

    南宫莲华眸光闪了闪,“我没让你说对不起!”

    南宫冷情见状,马上打完场,“好了,这件事情也不是桐桐的错,桐桐都是受害人呢,是他们班的同学将澜景砸伤的,还好桐桐没有受伤呢!”

    南宫莲华依旧紧盯着她,沉声追问,“到底怎么回事?”

    话一完,抬眸又往一旁的宋唐虞瞪过去,“我不是让你看着她么?”

    宋唐虞缩缩脖子,被他瞪得有些哆嗦,内心却无比的委屈。

    这又是他的错了?根本就不是他的错好不好!

    他也想去护着他的女人,可是他的女人根本就不领情啊!

    “说话,哑巴了么?”南宫莲华冷凝的眸光往他身上射过去。

    宋唐虞恨不得躺在病床上的人是他,那么他就不用面对大魔王的怒火。

    “小舅,”段澜景突然开口,如深潭一般的凤眸盯着他,“我保护了桐桐,她没有受伤,你不用担心。”

    南宫莲华蹙眉,抬眸与他对视。

    段澜景对着他露出淡淡的微笑,“而我也只是小伤,没必要因为这件事情而生气。”

    殷溪桐也赶紧讨好的拉了拉他的手,跟他小心翼翼的撒娇,“你别生气,我都有乖乖的,是别人总是找茬,我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情!”

    南宫莲华冷眼看着她,不说话。

    殷溪桐还真最怕他这种表情,让人猜不透,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有多生气。

    她顾不得这么多外人在看着,自己扑进他的怀里搂住他的腰,在他的怀里抬起头来,继续撒娇,“好嘛,别生气了……”

    南宫莲华任由她抱着自己,落在她身上的眸光让人猜不透,低沉的声音传来,“我说过,对我说谎,严惩!”

    殷溪桐被严惩这两个人吓得缩缩脖子,委屈的撅嘴咬住下唇,“我哪里说谎了?我不就没有告诉你夏乔来找我玩而已嘛!”

    在他冷冽的眸光下,殷溪桐的声音越说越小声,最后还是识相的闭嘴比较好!

    深深的睨了她一眼以后,南宫莲华就将她推开,目光再次落在段澜景身上,“医生怎么说?”

    南宫冷情随即将段澜景的病情说了一遍,最后补充了一句,“就是失血过多,身体很弱,需要好好静养,其他的都没有问题,不用担心。”南宫莲华微微点点头,接着询问,“谁做的?”

    夏乔马上开口,“那个自称她老爹是什么工商局副局长的女人!太可恶了,她还一直骂溪爷呢!”

    她这话是跟南宫莲华说的,因为她看得出南宫莲华很疼她的好友,一定会为她撑腰!

    南宫莲华想了想,“梁副局的女儿?”

    夏乔不知道是不是,看向了殷溪桐。

    殷溪桐撇撇嘴,点点头。

    见到她点头,南宫莲华眉头紧蹙着,“是那个曾经将你推下楼的女生?”

    殷溪桐有些诧异的看着他,还真没想到他竟然还记得那件事!

    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已经很悠久,毕竟,那一天可是他们相识的第一天。

    那个时候,她可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

    缘分,其实真的很奇妙。

    南宫莲华不用她回答就已经知道自己说的对,在心里冷哼了一声,“既然她一直找你麻烦,为什么你都没跟我说?”

    他的女人在学校竟然一直都被人欺负,而他却一无所知,这种感觉真是糟糕。

    殷溪桐无所谓耸耸肩,“她也没怎么能欺负到我,我都没给好果子她吃!估计这一次是被逼急了吧,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梁静情那个女人是个疯子,她从很早之前就知道,只是没想到她会疯到这种程度,还是因为她太恨自己的缘故?

    她也没怎么在乎,反正她绝对不会让那个女人欺负得了就是了。

    南宫莲华不悦的冷哼一声,“你厉害,你真行,可怎么还会发生这种事情?以后你如果还瞒着我这种事情,你就别怪我限制你的自由!”

    殷溪桐一听,有些心惊,什么叫做限制她的自由?

    南宫莲华也懒得跟她解释,跟南宫冷情说了句先回去,就拉着她的手离开。

    殷溪桐只来得及跟宋唐虞说了句让他将夏乔送回去以后,人就已经被南宫莲华拉远了。

    宋唐虞盯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擦擦额头,一把虚汗。

    他看向夏乔,询问了一句,“我这算是安全了么?”

    夏乔抬眸嫌弃的白了他一眼,“真窝囊!”

    “……”沉默一会儿以后,宋唐虞就追上去,跟她据理力争,他才不是窝囊,而是大魔王太变态了啊!

    ********

    车内,气氛有些冷。

    殷溪桐已经第n次偷偷转头瞥了他一眼,话到了嘴边,最终还是吞回去,深深叹息。

    其实嘛,她也没犯什么大错不是么?犯得一直都给她脸色看么?她都已经道歉了,也撒娇了,还想怎样?

    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车子已经回到家。

    南宫莲华解开安全带,冷酷的声音传来,“下车!”

    他率先下车。

    殷溪桐在心里跟自己做好了心里建设以后才跟着下车,跟在他的身后回家。

    即使是回到家,他也就只是冷着脸坐在客厅那张意大利进口沙发上,看都没看她一眼,就更加不要说跟她说话了。

    殷溪桐站在原地有些踌躇,究竟是要扑上去耍赖求原谅,还是跪在地上哭啼啼的哀求呢?

    很显然,这两种她都不想!

    说起来,她也不就是没接到他的电话比较大罪么?其他的根本都不是她的错好么!他又没有说不准她跟夏乔一起玩,也没有说不准带夏乔回家玩……

    “过来!”

    他低沉的嗓音突然传来,吓了她一跳,也将思绪拉了回来。

    他依旧维持着刚才那个动作,眼尾余光都没有瞄她一眼,殷溪桐还是胆怯怯的,却还是硬着头皮往他走了过去。

    她想,他应该不会揍她的,对不对?

    她磨磨蹭蹭的来到了他的身边,玩着手指等着他开口。

    “坐下!”他低沉的声音再次传来,殷溪桐只觉得自己心肝都颤了颤。

    默默的坐在了他的对面,继续低着头玩着手指,一副我没错的模样。

    她都已经跟他说了对不起,如果他还不消气的话,他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她说多无益!

    **********

    明后两天万字更新。。。。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