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贱人就是欠教训

    野蛮娇妻宠不得,贱人就是欠教训

    卧槽,大魔王怎么会知道她在说谎?

    殷溪桐下意识往卧室四周巡视了一眼,别是有什么隐形摄相机吧?

    心里骤然胆怯怯!

    “怎么,不回答,那是默认了?”耳边又传来了他低沉的嗓音。‖ *.爱虺璩丣

    本该是迷人的嗓音,现在在她听来却紧张的吞咽口水,硬着头皮否认,“怎么可能!我说的都是事实啊,没骗你!嫜”

    “哦?”明显怀疑的语气,让殷溪桐心跳骤然加速。

    撒了一个谎,就需要很多个谎来圆!

    殷溪桐也就只能继续否认,“我真没骗你,你不相信我也罢!锟”

    “桐桐,你知道的,我最讨厌就是别人欺骗我,老实回答的话还可以商量。”南宫莲华诱导着,殷溪桐差点都老实交待,最终还是理智让她悬崖勒马。

    他不就是想要骗她跟他说实话么?她才没有那么笨!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话究竟真假,对吧?

    想通了以后,她都变得懒洋洋,直接往床上一靠,舒舒服服调整姿势,“我知道你讨厌别人骗你,可我真的没骗你啊!我不过就是没接到你的电话而已,你怎么像询问犯人一样对我?我又没做错了什么!”

    “真的没骗我?”南宫莲华再询问一句。

    殷溪桐忍不住翻白眼,“你好啰嗦,我都说了没有,你还想要我说什么?没事我就挂了,我要睡觉!”

    “你都不想我么?”他突然转移话题。

    “想啊,想死我了!”殷溪桐有些不耐烦的回答。

    南宫莲华不满的哼了一声,“你这是在敷衍我!”

    她就是敷衍他!

    在心里腹诽了一句,殷溪桐才开口否认,“没有啦,我是真心的,但是我现在真的想睡觉!”

    挂电话啊挂电话,不然她难保自己跟他继续聊下去会说溜嘴,被大魔王抓辫子可就不好了!

    南宫莲华叹息的声音传来,“你不想我,可我想你了。”

    她最无法抵挡的就是他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一听就忍不住心存怜惜,顿时觉得自己十恶不赦,忏悔中。

    “我想你的!”

    “我知道你不想我,你不用勉强自己说你想我,我不在你一定很高兴吧?没有人管你,你可以自由自在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你嫁给我不就是想要得到这种自由么?现在开心了吧?”

    殷溪桐听着他用这种语气说着这种话一点都不开心,甚至还有些着急,“我才没有,你别这样子,我是真的想你!因为太想你了,我怕自己跟你聊电话太久,等下会想你想得睡不着而已,你不准这样子污蔑我!”

    夏乔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就听到她说着这话,随即挑了挑眉,促狭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殷溪桐侧着身子背对着她,继续跟电话里头难缠的男人说着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话,“我不骗你,真的好想你,你快点回来!”

    南宫莲华虽然也知道这丫头这话不怎么可信,可他听完以后心情确实挺好的,也就不逗她。

    “好了,我相信你,我明天再给你电话,这一次如果你再敢漏接的话,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殷溪桐对着手机做鬼脸,但是嘴里却乖乖的应允。

    好不容易终于将他打发,殷溪桐一转身就见到夏乔不怀好意的盯着她。

    殷溪桐白了她一眼,从床上起来,抓起睡衣就准备去洗澡。

    夏乔将她拉了回来,揶揄调笑,“哟,跟你家男人缠绵完啦?真的好想你,你快点回来!”

    她学着她刚才哀怨的语气,学完以后立即哈哈大笑,嘲笑着她。

    殷溪桐羞怒得红了脸,“我那只是演戏好不好!你别给我露出这种眼神行不?”

    “哦?演戏啊!”拖长尾音,明显就是不相信的语气!

    殷溪桐哼了一声,赶紧走进浴室不管她。

    谁想他了?她就是演戏,这是演戏!

    也不知道这句话究竟是说服别人呢,还是说服她自己。

    两个人终于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觉的时候,时间的指针已经准备指向二,快要凌晨两点钟。

    夏乔侧着头看着她,“溪爷,其实我觉得你自从跟他结婚以后,好像开心了很多。”

    殷溪桐一听,顿时一怔,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脸颊,她真的开心了很多么?

    夏乔接着说,“你别不相信,我跟你一起长大的我还能不知道么?现在的你呢,脸上的笑容比从前都多,而且比从前更加生机勃勃,朕心敢安慰,这都是那个男人的功劳吧!”

    “才不是!”殷溪桐躺平,看着天花板发呆。

    夏乔啧了一声,“你就死撑吧,明明就是!其实这样子也挺好的,你跟他过一辈子我很放心!”

    殷溪桐忍不住嗤笑,“啥意思呢你,你还真当自己是我老母啊,还放心呢!”

    夏乔却理所当然的看着她,“我可是一直都当你是我女儿一样照顾你!你能幸福,我当然是放心了!”

    殷溪桐微微叹了一口气,突然扑过去将她紧紧抱住,“乔爷,我好爱好爱你啊!”

    人生最幸福,莫过于能够认识到这么一位能够交心的好朋友。

    这朋友,简直比男人更好使!

    “好了,别煽情了!”夏乔一把将她推开,“很晚了,我要睡觉,不然明天都不用见人了!晚安!”

    殷溪桐也微笑着跟她说,“晚安。”

    成为人妻以后第一次跟朋友睡在一起,感觉真是好极了,比跟南宫莲华躺在一起的时候要舒服多,因为那厮每一次都将睡觉这静态活动变成了一次技术的较量!

    *********

    周日,街上人来人往。

    殷溪桐跟夏乔继续逛街玩儿,而这一次,她可是老老实实的将手机铃声调到最大,心想这一次应该不会再错过某人的电话了吧。

    中午,殷溪桐就接到了班里的人发过来的信息。

    殷溪桐看了一眼以后就跟身边的夏乔说,“乔爷,我们班有个女生生日,在酒吧开生日趴,你跟我一起过去吧!”

    夏乔诧异的挑眉,“你什么时候跟你们班的女生这么好了啊?竟然还会邀请你参加生日趴?”

    殷溪桐撇撇嘴,“哪能啊,我看那些女人邀请我也是不怀好意的,你就跟我一起过去见识一下吧!”夏乔欣然答应,“行啊,让我看看你那班同学究竟想要玩什么。”

    当她们两个人来到的时候,酒吧里面已经聚满了人,果然是将他们班的人都请来了。

    这里虽然是酒吧,但是却被装饰成宴会厅似的,就连播放的音乐都是悠扬的乐章。

    有人在吃东西,有人在聊天,有人在跳舞,果然跟一般的party一样,毫无特色。

    夏乔靠在她的耳边跟她说,“看起来挺无聊的呢!我们确定要呆在这里啊?”

    说实在的,夏乔更宁愿出去外面转几圈!

    还以为说是在酒吧开party会比较好玩,但是谁知道地方是在酒吧,可一点酒吧的气氛都没有。

    殷溪桐也撇撇嘴,“先待一下吧!既然别人请我来么,我就算是做做样子也要装得像样一点。”

    “哟,殷溪桐,你可来了!”穿着鲜红色抹胸洋装短裙的梁静情抱着手臂似笑非笑的走了过来。

    殷溪桐看着她,淡然道,“生日快乐。”

    梁静情抿嘴一笑,“谢谢!这位是?”

    她将目光落在了夏乔的身上,明显的不屑。

    “我朋友,我想你不介意吧?”殷溪桐挑着眉看着她。

    梁静情继续虚伪的笑着,“怎么会呢?我很欢迎!随便玩,玩得开心一点!不过,你们身上穿的是什么啊?”

    殷溪桐与夏乔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是简单的牛仔短裤t恤,很休闲的穿着,跟这里每个人都穿着洋装果然格格不入。

    跟在梁静情身边的跟班之一轻蔑的哼笑一声,“想必你们是没参加过party不懂得要穿礼服吧?没关系,以后多多参加你们就会知道上流社会的规矩了!”

    夏乔沉了脸,殷溪桐脸色也不佳。

    她冷眼看着那个女生,只是眼神就已经让那个女生胆怯的往后退了一步,不敢与她对视。

    殷溪桐这才将目光收回来,冷眼看着梁静情,“看来我们是穿得不适合,那么我想我们还是先走,你们玩得高兴一点吧!”

    话音一落,她就准备带着夏乔离开。

    见她要走,梁静情立即将她叫住,“殷溪桐,你才来就走分明就是不给我面子,亏我们还是同班同学,你这样也太不仗义了吧?”

    殷溪桐一听,刚转身话都还没说出口,前面一个端着个托盘的女生就往她撞过来。

    殷溪桐都还没反应过来,那女生倒是将托盘中的几杯鸡尾酒都倒在了她的身上。

    顿时,殷溪桐只觉得黏黏的,浑身都是酒精的味道,而脸色已经逐渐变得铁青。

    “溪爷,你还好吧?”夏乔赶紧细细打量她,见她只是湿了衣服别无大碍以后才吁了一口气。

    而那个撞她的女生还假惺惺的跟她说,“哎哟,对不起啊,我都没注意到你站在这里呢,弄脏了你的衣服真的很对不起,放心,我会赔给你的!”

    梁静情掩嘴偷笑,眼眸中冷意骤现。

    夏乔看不过眼,挽起衣袖就想要过去好好的教训她们一顿。

    殷溪桐将她拉住,对她轻轻的摇摇头,然后就挡在她的面前,冷眼看着那个女生,“赔当然得赔!我这衣服也不贵,可是对我来说意义更重要,你要陪我就给你打个八折,二十万吧!”

    “什么?!你还不如去抢!”那名女生一听,脸色都变了!

    殷溪桐冷笑,“我这人也不是不近人情,既然你赔不起的话,那么跪下来求我原谅怎么样?”

    “你!”那名女生气红了脸,要她跪下来那是根本就不可能!

    梁静情脸色也有些难看,见到自己身边的人被她压制住,心情很不快。

    她挡在了那名女生的面前,趾高气扬的看着她,“不就是破衣服一件么?我会买一件一模一样的回来赔给你!”

    殷溪桐嘴角笑意更冷魅,“我不是说了么?我的衣服可是有意义的!你以为赔一件就是一样的么?不想跪也可以!”

    说着,她就往食物区走了过去,拿了一杯鸡尾酒,然后就在里面加了乱七八糟的东西,看得那边几个女人脸都绿了。

    殷溪桐炮制完成以后,就端着那杯特饮过来,似笑非笑的盯着她们,“喝了这一杯,我就不追究!”

    梁静情气得脸都绿了,深呼吸一口气压抑着脾气,咬牙切齿道,“这个就不必,不就是二十万?放心,我赔!”

    殷溪桐满意点点头,突然手一扬,直接将那杯乱七八糟的鸡尾酒泼向梁静情,弄脏了她精心勾勒的美妆,还有身上那漂亮的裙子。

    殷溪桐这才满意的将杯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气得脸都黑了的梁静情,妆模作样道,“哎哟,真不好意思,手滑,弄脏了你的裙子!刚才那二十万就不用你赔了,让你用来重新买一条新裙子吧!”

    话一完,她就拉夏乔离开。

    梁静情恼羞成怒,差点没忍住爆粗。

    她咬咬下唇,示意身边的人将她们拦住。

    殷溪桐冷眼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女人,“让开!”

    梁静情站在她的身后跟她说,“刚才只是大家打打闹闹而已么,party还没有开始呢,你怎么就走了?”

    殷溪桐抱着手臂冷眼看着她,她倒是想看看她还想要做什么。

    梁静情虚伪一笑,“好歹今天是我的生日,即使你我关系不怎么样,但是我想你也会卖个面子给我对不对?虽然我说过不用送礼物,可别人都送了,你不送的话,就显得好像是我们看不起你似的!我看你也没什么准备,而我们这party还差一个搞笑环节,我想你会愿意送我这份礼物的,对不对,殷溪桐?”

    她话音刚落,就有人抱着一件衣服走了出来,递给她。

    殷溪桐冷眼看着眼前那件衣服,简直就是不能称之为衣服,就只有那么点布料,能够遮得了什么?

    梁静情见她没接过,嘴角笑意更深,“怎么?你该不会是害怕了吧?我想跳艳舞这种事情你应该没少干啊!不是被人包养的么?被包养的人,不会跳艳舞怎么行?别害羞,我们都是好同学,绝对不会爆料出去的,你尽管跳!”

    周围的男生闻言,纷纷吹口哨,鼓掌热烈欢迎。“别太过分!你说谁是被包养的了?”夏乔看不过眼,立即为她抱打不平,怒瞪着她们。

    刚才如果不是殷溪桐拦住她,她早就呼她巴掌!

    梁静情抿嘴冷哼一声,“还能是谁?这不是公开的秘密么?我只是让她本色扮演,又不是要她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怎么就不敢了呢?”

    “放屁!你才本色扮演!我看你长这狐狸样,被包养的人才是你!”

    梁静情哈的一声冷笑,“我父亲可是工商局副局长,我需要去被人包养?也就只有她这种私生女才会做出那种缺德的事情!”

    夏乔气得脸红,还想要反驳的时候,殷溪桐拉了她一把,往她示意了一眼,夏乔才不情不愿的退下。

    殷溪桐抱着手臂冷眼看着眼前的梁静情,抿嘴冷笑,“你刚才说什么?有种,你就给我再说一次!”

    梁静情轻蔑一笑,“怎么,还不敢承认么?你啊,就是被男人玩烂的烂鞋,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了?竟然还敢缠着澜景!你是什么身份你竟然缠着他?跟你这种肮脏的人在同一个班里都是耻辱!”

    殷溪桐耐着性子等她说完,手一扬,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不只是将她打傻了,就连周围的学生都愕然的看着她们,根本就没想到她竟然会动手。

    夏乔幸灾乐祸的鼓掌叫好,贱人就是欠教训!

    “你,你竟然打我?!”梁静情难以置信的瞪着她。

    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打她!

    现在的殷溪桐,就像是被惹怒了的小豹子,那冷冽的眸光足以将她震慑住。

    殷溪桐笑,笑得妩媚,笑得魅惑,“要不要把另一边也给我打啊?”

    “我,我不放过你!”梁静情也扬起手想要报复。

    但是她手才一扬就被殷溪桐抓住,狠狠的一甩,直接将她摔倒在地,跌了个狗吃屎。

    夏乔嘲弄一笑,“活该!”

    瞬间,梁静情就像是疯了一样,对着周期的人大声喊道,“你们还站在这里做什么?给我抓住那个女人狠狠的扇她巴掌!”

    男同学纷纷往后退,置身度外,她们女生的事情他们才不想管。

    梁静情的那几名跟班马上冲了过去,不顾形象的跟殷溪桐还有夏乔厮打起来。

    段澜景进来的时候就见到这种情况,眉头骤然紧蹙,“这是在做什么?”

    她们一班女生厮打在一起,段澜景根本就没注意到殷溪桐也在里面。

    虽然殷溪桐自认身手还不错,但是面对一群疯女人还是有些招架不住。

    她听到了段澜景的声音,随即大喊一声,“澜景,救命!”

    听到她的声音,段澜景才发现那被围在中间,衣服头发都被扯得凌乱的女生是她,脸色骤然一变。

    “你们都在做什么?!放开她!”

    他低吼一声,有些女生赶紧放手,但是有些还继续跟殷溪桐愤愤不平的纠缠在一起。

    梁静情见到段澜景竟然这么关心她,脸都被气绿了,她不假思索的抓起了一旁桌子上一瓶红酒,直接往殷溪桐狠狠敲过去。

    “小心!”夏乔大喊一声,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殷溪桐一转身,见到梁静情来势汹汹挥动手中的酒瓶,根本来不得躲闪,下意识闭上眼睛等待疼痛的到来。

    就在那瞬间,她整个人被抱住,哐一声响,惨叫声在她耳边响起,而那声音却是那么的熟悉。

    她睁开眼,就见到段澜景一动不动的压在她的身上。

    她颤抖着手将他轻轻扶了一把,声音有些恐惧,“澜景?”

    映入眼眶,是他苍白的脸,还有从脑袋上流下来的不知道是血还是红酒的液体,染红了他的白衬衣。

    殷溪桐很怕,轻轻的拍着他的脸,叫喊着,“澜景,别吓我啊,澜景,你醒醒啊!”

    夏乔赶紧大喊着叫救护车,周围的同学才如梦初醒,有人打120,有人去找药箱止血,有人慌张的站在原地,场面有些混乱。

    而梁静情愣怔的站在原地,手上那握住半个红酒瓶,哐的一声,跌落地上,散落成碎片。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