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人生不能都毁在床上

    野蛮娇妻宠不得,人生不能都毁在床上

    乖……乖你妹啊!

    那个说她乖的男人,却狠心的将她折腾了一夜!

    她都被迫说了千百句喜欢他,那厮竟然还温柔的惩罚她,这就是她乖乖听话的下场?

    真是卧了个大槽!

    殷溪桐华丽丽的错过了开学典礼,被迫在家休息了好几天才回去上课嫦。∑ 。*爱虺璩丣

    回到学校的她,精神还不振,只因为昨天那厮还是不放过她,两人在床上闹了好久,以至于她现在还是顶着两个熊猫眼出现在这里。

    再不来上学,一眨眼一学期就过去了。

    她才刚打了个呵欠,眼前就出现一阴影燃。

    殷溪桐挑着眉看着她,眼眸闪烁着揶揄的光芒,“哟,别一开学你就来出现在我的面前行不?不然我都还以为你在暗恋我呢!”

    梁静情知道她总是喜欢说废话惹自己生气,所以她现在就没当没听到她的话,死死的瞪着她,“殷溪桐,之后你都不敢出现在补习班,那是因为害怕了吧?哟,还真听话呢,要你赶紧退学你还真退了,要不你现在也给我退学?”

    “别自我感觉良好啊,我是烦了上学见到你,上补习班还要见到你。”殷溪攻击笑回去。

    梁静情咬咬下唇,将那股火苗压回去,“殷溪桐,我也不想跟你一般见识,如果你跪下来求我,说你是我的手下败将的话,我们以后就河水不犯井水!”

    殷溪桐哈哈大笑,那目光,就像是在看笑话。

    没错,在她看来,她梁静情就像个笑话!

    “你脑袋没问题吧?我为什么要跟你下跪?我怎么又是你的手下败将了?我有跟你比过什么么?还河水不犯井水呢,一直都是你在找麻烦,我看你该回去检查一个你的脑子有没有问题了!”

    “殷溪桐,你信不信我将你的破事都爆出来!”梁静情黑着脸警告。

    殷溪桐不甚在意的撩撩耳朵,“说吧说吧,我看我也还不是很红,先谢谢你帮我打广告啊!”

    什么私生女被包养的,随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对她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种话又不是第一次听,她根本就不痛不痒的。

    殷溪桐这态度让她假装的高雅有些破裂,紧咬住下唇怒瞪着她,“你别给我太得瑟了!”

    殷溪桐白了她一眼,“你爱咋咋地!”

    好困!

    她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觉,不再管她。

    明明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梁静情还是被气得半死,绞尽脑汁都想要狠狠的教训她一顿,只是想来想去都还没想到好办法。

    跟在她身边的一名女生拉了拉她,跟她劝说着,“算了,静情,就不要跟她那种人计较那么多,那只会气坏自己而已!”

    另一名女生也接着说,“对啊,她那种女人根本就不配跟我们说话,你不要管她啦!”

    梁静情心有不甘,但还是被她们劝说着先离开。

    段澜景侧头看了趴在桌子上的殷溪桐一眼,很快就将头转回去。

    殷溪桐这一趴,很快就睡着了,直到被人低吼着了一声。

    “殷溪桐!你给我站起来!”

    殷溪桐被惊醒,下意识站起来,睡眼惺忪的眼睛在对上讲台上数学老师熊熊烈火的眼睛的时候立即清醒。

    数学老师黑着脸指着黑板上的那道数学题,“你,上来解答这道题!”

    “……”殷溪桐一阵沉默。

    “还愣怔做什么?赶紧上来!”数学老师脸色又不佳的往她吼了一声。

    殷溪桐欲哭无泪,只能磨蹭磨蹭着上去,因为她完全没听课,一点儿都不懂。

    结果,最后还是被数学老师轰了出去,在门口罚站!

    殷溪桐撅撅嘴,揉揉太阳穴,忍不住叹息。

    好累,浑身都没力气,现在她只想睡觉!

    “没有睡好么?”耳边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立即把殷溪桐吓了一大跳。

    她睁开眼,侧着头就对上了段澜景那双深邃的眼睛,诧异的开口,“你怎么也在这里?!”

    她可是被罚站,别跟她说他也被罚站……

    段澜景耸耸肩,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但是态度已经表明一切。

    “小舅带你去哪里玩了?你好多天都没有来学校。”他继续询问。

    脑海中闪过一些不可见人的限制级画面,殷溪桐立即干笑一声,“呵呵,有点小事!”

    那种私密事当然只能是她跟南宫莲华自己知道,又怎么可能说出口?

    “你跟小舅感情真好。”他的声音继续传来,殷溪桐有些猜不透他的态度。

    见她紧盯着自己,段澜景抿嘴淡笑,“我以为,你不会喜欢上我小舅!”

    殷溪桐没有说话,她也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对那个混蛋有了那种叫做喜欢的感情。

    明明就总是被欺负,可是他不经意的对她展现温柔,她就无法自拔陷入这温柔的陷阱,越陷越深。

    南宫莲华给她的,是她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的东西,所以她才会对他有了如此深深的眷恋,眷恋着那种美好。

    段澜景突然叹了一口气,抬眸看向蓝蓝的天空,“我小舅很帅,很有魅力,做什么都是最完美的,走到哪里都总是吸引着别人的注意,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跟他相比!我跟他差多了,是吧?”

    话音一落,他的眸光又落在她的身上。

    殷溪桐认真的看着他,目光无比的虔诚,“澜景,别妄自菲薄!南宫莲华有他自己的优点,可你也有你自己的优点!而且你现在也很帅很有魅力,你看我们学校多少女孩子喜欢你,追着你跑了,所以你根本就不用跟他比!”

    段澜景嘴角掀起,露出点淡笑,“但是这里面没有你,对吧?”

    “呃!”殷溪桐顿时语塞。

    段澜景噗嗤一笑,微翘的凤眸含着笑意,“我开玩笑而已,你不用太紧张。”

    殷溪桐撇撇嘴,“一点都不好笑!”

    “可你曾经喜欢过我,我已经完满了!”段澜景重新将目光移向蓝天白云,淡淡笑意在嘴角弥漫。

    殷溪桐挑眉睨了他一眼,开玩笑道,“谁没有试过暗恋?如果当初你说你娶我的话,说不定我还真跟你在一起呢!”

    结果就是,他没有,而她嫁给了南宫莲华。

    殷溪桐是在感慨,冥冥中早有注定,谁跟谁走在一起,都是上帝的安排!

    缘分,其实就是很奇妙的东西。

    段澜景目光含笑的回了一句,“那我现在跟你说,你会跟我走么?”

    殷溪桐随即挑着眉看着他,“这话你在南宫莲华的面前说才对!他敢说好我就跟你走!”

    “你很相信他。”这是陈述句,段澜景笑意淡然。

    殷溪桐耸耸肩,这种自信都没有的话,那么她就不叫殷溪桐了!

    虽说那厮是经常欺负她,可他也就只允许他自己欺负她,对她的独占欲强得根本就不允许别的男人接近她!

    不是她自大,而是她现在已经看透了他!

    越想,殷溪桐就越得意,仿佛她是真的将南宫莲华整个人从里里外外都看穿了一样。

    段澜景侧头看着她,刚想询问她在傻乐什么,一旁就传来了数学老师不悦的声音,“我是让你们在这里聊天么?下课后到办公室来找我!”

    殷溪桐跟段澜景都抿着嘴唇没说话,刚好,下课的钟声响起了。

    课室内。

    梁静情死死的瞪着他们一同离开的背影,恨得脸都青了。

    “静情,为什么澜景好像对她很好呢?他们俩什么关系?”跟班之一好奇询问。

    跟班之二也疑惑开口,“对啊,段澜景好像就只跟她一个人说话!别是她连段澜景都勾搭上了!”

    梁静情紧握住手中的铅笔,一用力,铅笔都成了两截,“她敢给我勾*引澜景试试看!”

    “我看她现在已经勾*引段澜景啦,你看刚才段澜景可是主动犯错被请出去跟她一起罚站呢!”

    “就是啊,静情,你还没有跟澜景告白么?我看你再不出击,段澜景都要被她抢走啦!”

    身边的跟班在鼓吹着她,梁静情仿佛见到了他们两个人甜蜜在一起的画面,脸色骤然变得阴沉。

    “我不会让她有这种机会,澜景必定是我的!”

    “要不,我们整死她?”跟班之一兴致高昂的拉着她的手跟她提主意。

    梁静情蹙眉,“怎么整?”

    她们这班女人也早就看殷溪桐不顺眼了,正好抓住了这个机会,“这个好商量啊,我们这么多人,还怕没想到点子整她呢!你看她那嚣张的神情,难道你不想挫挫她的锐气么?”

    梁静情心一动,仿佛已经见到了殷溪桐跪在她面前求饶的画面,“好,你们说该怎么做?”

    “来,我们……”

    她们一班女人在策划着怎样整殷溪桐,而这个时候,殷溪桐突然打了个喷嚏。

    她擦擦鼻子,真痒。

    段澜景睨了她一眼,“感冒了?”

    “没事!”殷溪桐耸耸鼻子,“估计是有人在骂我吧!”

    数学老师说了他们两个人几句以后就放他们走,毕竟也就只是装装样子,不会读他们怎样的。

    正当他们两个人一同离开的时候,段澜景就被班主任叫住,殷溪桐一个人率先回去。

    当她走进课室,明显感觉气氛有些不一样。

    她挑着眉环视了那些女人一眼,撇撇嘴,没在意,回到自己的座位继续趴下打瞌睡。

    跟班之一推了推梁静情,跟她使眼色。

    梁静情蹙了蹙眉头,然后就走到讲台上,大力的拍了拍桌子,“大家,都听着!”

    课室里原本打闹的学生在听到她的话以后都停下来,纷纷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梁静情环视了一眼以后,才接着说,“后天是我的生日,我准备在酒吧开party,我希望大家都来参加,好么?”

    “好嘞!静情的生日趴我们当然会参加啦!”

    “对啊,是在酒吧么?我们还是学生,能够进入酒吧么?”

    “对啊,如果不让进去怎么办?”

    梁静情环视了他们一眼以后,才噙着笑意淡然开口,“你们放心,那家酒吧是我表哥开的,那一天就只开放给我们,所以你们放心,绝对很安全!”

    “好啊,到时候有得玩啦!”

    “静情,我们一起会参加的!”

    梁静情满意的听到他们的回答,微笑着点点头,目光就落在依旧趴在桌子上的殷溪桐身上。

    她眉头微蹙,往殷溪桐沉声道,“殷溪桐,我想你应该不会不给我面子的对不对?”

    被人点名,就算想要假装睡着没听到,估计那女人都会借题发挥。

    她懒洋洋的从桌子上抬起头来,往讲台上的她看过去,“你要我参加?”

    梁静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和善一点,对着她露出淡淡的笑意,“难道你不是我们班的么?我希望我们班所有的同学都来给我祝福!你应该不会这么不合群吧?即使我们之间有恩怨,但是在这种日子里,你该不会让我难堪才对,是吧?”

    殷溪桐无所谓的耸耸肩,“既然你请我去,我当然不好不给你面子!不过礼物就没了,我不习惯给不是朋友的人送礼物。”

    梁静情撇撇嘴,眼神里掩饰不住的轻蔑,“我也不稀罕你送我礼物!那么,就这么说定了!”

    段澜景回来,就只听到她这一句话。

    梁静情见到他,赶紧迎了上去,微笑着看着他,“澜景,我后面举行生日趴,你会参加么?”

    段澜景还没有回答,殷溪桐倒是帮他回答了,“澜景不能参加!他身体不好,那种地方对他来说是负担,你别勉强他!”

    在之前那学校的时候,段澜景也从来不参加这种活动,每天都是家里跟学校两头跑而已!

    殷溪桐那时候可是非常关注他,知道他从来都不会参加party,更是知道他的身体负荷不了,更不要说酒吧那种地方。

    段澜景闻言,挑了挑眉,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梁静情不悦的紧蹙着眉头瞪着她,“我问的是澜景,而不是问你!”

    段澜景没有理会身边的女人,而是看着殷溪桐询问了一句,“你参加?”

    殷溪桐点点头,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你还是不要参加吧?那种地方对你来说没有好处的!”

    谁知道段澜景却抿嘴淡笑,“我去。”

    这个回答让梁静情一脸惊喜殷溪桐一脸担忧,而他的笑容更是让班里的女同学沦陷。

    段澜景笑啊,段澜景竟然会笑啊卧槽!

    她们可是第一次见到他除了面无表情以及冷漠之外的表情啊,能让人不惊讶么?不惊讶的都是怪物!

    殷溪桐担忧的看着他,“你真的要去啊?”

    他那身体,能去么?

    上次去他家的时候,他母亲就有聊到他的身体状况,殷溪桐也就知道了他的健康状况很差,依旧大病小病,从来都没间断。

    段澜景无所谓一笑,“我也没差劲到那种地步!如果我不舒服的话我会提前回去,你不用担心我!”

    殷溪桐一听,吁了一口气,咧嘴笑了笑,“那就好啦!”

    梁静情脸色一阵黑一阵白的瞪着他们两个人,听着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她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插不进去。

    这种感觉顿时又让她怨恨了几分,立即挡在殷溪桐的面前,挡住了他们的视线,“澜景,你放心,我们那天就只有我们班的同学,不会让你不舒服的!”

    段澜景淡然点点头以后就越过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梁静情被他的冷漠刺痛了心,转头睨了殷溪桐一眼,眼里还是无法掩饰的怨气。

    殷溪桐不管她,继续补眠去。

    晚上,月黑风高。

    殷溪桐洗完澡以后就顶着湿淋淋的头发趴在床上,南宫莲华开门进来就见到她这个模样,随即紧蹙着眉头。

    他都还没有说话,殷溪桐就率先指指一旁的毛巾,又指指自己,这才跟他说,“帮我擦干头发!”

    南宫莲华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丫头吩咐得还真是理所当然!

    “女人,当我是你的奴隶么?”

    话虽然是这样子说,但是他还是认命的过去给她擦拭头发。

    殷溪桐的目光依旧盯在自己手中的书本上,听到他的问题,只是随意的点点头,“你是我的佣人,赶紧的,我想要睡觉了!”

    南宫莲华闻言,突然俯下身子往她的脖子上啃了一口。

    殷溪桐立即躲闪,侧着身子一脚踢在他的胸口上,“别再乱来!给我好好擦头发!”

    可是南宫莲华却抓住她纤细嫩滑的小腿,头微微一低,就在她的白嫩的脚背上亲吻了一下。

    “呀!”殷溪桐激动的大喊了一声,脚趾头都要卷起来,他那动作简直就是连人的灵魂都要勾走似的!

    南宫莲华轻笑,对于自己造成的结果非常满意,刚松开手,她就一骨碌溜到一边去。

    “你能不能别总是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殷溪桐红着脸控诉。

    南宫莲华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又害羞了?看来对你的训练好不够!”

    “屁!只要你别总是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我好得很!”

    警告的瞪了他一眼以后,殷溪桐赶紧往被窝里躲。

    南宫莲花却紧蹙着眉头看着她,“头发还没干,你躺进去做什么?枕头都要被你弄湿了!”

    说着,他就走过去将她拉了出来,重新帮她擦干头发。

    殷溪桐舒适的靠在他的怀里,被他温柔的擦拭着头发,一阵阵睡意立即袭来。

    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他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中,“我明天要出差几天,你在家给我乖一点!”

    殷溪桐一听,瞪大眼眸转身看着他,“你要出差?去哪里?”

    南宫莲华随即捏了捏她的脸颊,哼了一声,“你这是兴奋呢,还是舍不得我?”

    殷溪桐赶紧收敛自己的情绪,干笑几声,“当然是舍不得你……”

    “那么你跟我一起去!”

    “不!”

    她赶紧摇头,一抬眸,就对上他揶揄的眸光,随即心虚的笑笑,拉着他的手臂摇晃着,“反正你是去出差啊,我跟你去的话还不成了累赘,所以啊,我还是乖乖留在家里等你回来就好了!”

    南宫莲华哼了一声,“别死撑了,我知道你现在很想尖叫很想欢呼对不对?”

    殷溪桐笑得虚伪,“怎么会?你想太多了!你还没有回答我,你要出差多久啊?”

    最好是一头半个月么!

    她在心里嘀咕。

    但是南宫莲华却让她失望了,“最多不过三天,我会赶回来,后天你在家里等我。”

    殷溪桐很失望,才这么几天,还算是出差么?

    “你很失望?”南宫莲华又捏了捏她的脸颊。

    就算是也不能表现出来啊!

    殷溪桐想要补救,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她那心事早就被人看穿。

    南宫莲华往她的唇上轻咬了一口,“我每天都会给你打电话,随时随刻,你每天给我乖乖上学放学,一放学就给我回家,不准出去游荡,清楚么?”

    殷溪桐装乖巧的点点头,“你放心,我哪里都不会去,乖乖等你回来!”

    “你最好记住你说过什么话!我后天会尽力赶回来,你要在家里迎接我!”南宫莲华嘱咐道。

    殷溪桐胡乱点点头,反正现在先敷衍他,之后么,呵呵,之后要好好把握自由!

    那夜,南宫莲华当然没少折腾她!

    要出差么,也就是说有几个晚上没能抱着她睡,当然是要先抱个够!

    一觉醒来,他已经离开,只剩下餐桌上的早餐,证明他早上曾经存在过。

    终于得到了自由,没有人管着,殷溪桐差点没欢呼出声。

    但是她的开心维持不了多久,随着门铃声响起,她的美梦也慢慢破灭!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殷溪桐瞪着出现在门口的宋唐虞。

    她就知道南宫莲华那厮不会让她好过!

    宋唐虞无辜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你以为我爱出现在你的面前啊,还不是你家大魔王的吩咐,我这小人物能跟他说不么?”

    能的话他就不会灰溜溜的一大早晨来接她上学啊!

    他也够伤心的好不好,他好好一个大好青年就沦为了没前途的司机兼保姆!

    殷溪桐哀怨的瞪着他,“你应该据理力争才对!你的人生可不能任由大魔王打压啊,那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宋唐虞闻言,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当你能够翻身成功的时候你再来跟我说这句话吧!”

    殷溪桐一听,立即耷拉着脑袋,深深叹息。

    是啦,她也是被大魔王打压的可怜又可悲的人物!

    “虞美人,你也就意思意思一下就行了,不用真的天天来接送我上课下课!我不是小孩,我懂得自己坐车!”

    被他跟着,她哪里还有什么自由可言?

    她才刚刚约了夏乔过来一起玩啊!

    宋唐虞却一脸抱歉的看着她,“桐桐,你别怪我,我也只是听命行事而已!如果被大魔王知道我没有按照他的吩咐去做的话,他回来以后一定会杀了我!”

    为了他的小命着想,他还是不要冒险比较好!

    接送她而已,其实也没什么的!

    “你不说,我不说,他又怎么会知道了?”殷溪桐立即拉拢他,“你也不想浪费时间在接送我对不对?你想想你的美女啊,难道你不想跟你的美女们厮混么?”

    “别说厮混那么难听,我那是浪漫!”宋唐虞改正。

    殷溪桐白了他一眼,“你说浪漫就浪漫,那么你说呢?我刚才说得对不对?反正大魔王也不在啊,我们只要口供一致不就得了?”

    宋唐虞摸摸下巴,她好像说得也挺对的。

    不用去接送她么,他的时间马上就丰满了!

    殷溪桐又说,“还有啊,他不就只是去几天而已么,我啊,也不可能会弄出点什么事情来的,你放心,绝对不会让你难做的!”

    宋唐虞很怀疑,“你真的不会惹是生非?”

    殷溪桐瞪了他一眼,“拜托,你当我是麻烦制造机呢!我莫名其妙的怎么可能惹是生非?我最多也就是跟朋友出去逛逛街,唱个歌而已!安啦!”

    宋唐虞眉头紧蹙,心里总是不安,这个丫头真的能这么乖么?

    见他还是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己,殷溪桐立即拍拍胸口大声说,“我都跟你保证了,你还不相信我么?你看,我一直都没有惹什么麻烦啊,你说对吧?”

    “你上次可是被人绑走过!”宋唐虞提醒着。

    回想起那事情,他就有些紧张了。

    谁知道大魔王都得罪了些什么人呢,谁知道会不会又有谁回来绑她呢,如果真的再发生一次的话,不用大魔王开口,他直接去死就行了!

    殷溪桐一头黑线,“你想太多了!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根本都不用走出这扇门!”

    “不怕万一,只怕一万啊!”

    “那算了!懒得跟你这个笨蛋多费唇舌!”殷溪桐瞪了他一眼,非常不满准备出门。

    宋唐虞撇撇嘴,跟在她的身后跟她说,“桐桐,我这可是担心你啊!”

    殷溪桐哼了一声,坐上车子扣好安全带不理他。

    宋唐虞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好像里外都不是人了!

    开车开了一会儿,宋唐虞侧头睨了她一眼,“我说,你是不是约了什么人出去玩啊?”

    殷溪桐一听,立即扁着嘴委屈可怜的看着他,“我想要跟乔爷一起玩!虞美人,你还有良心的话你就该帮我!要知道,你上次害了我一次!”

    她指的是上次原本要跟夏乔一起去玩最后却被抓回去的事情。

    虽然后面南宫莲华带她去看演唱会她也很高兴,但是她更想要跟唯一的好朋友一起玩儿。

    她都这么久没跟夏乔玩过了,还真怕跟这唯一的朋友感情都变淡啊!

    她这个小模样还真的是惹人疼,宋唐虞叹了一口气,硬着头皮答应她,“好吧好吧,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千万不要闹出点什么事情来!如果你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记得给我电话,我随传随到!”

    殷溪桐眼前顿时一亮,给了他一抹灿烂的笑容,高兴的拍拍他的肩膀,“这才是我的好奴隶嘛!”

    宋唐虞轻笑着摇摇头,也不知道自己这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呢,希望她真的不要惹出什么事情来吧!

    宋唐虞就如他所答应的一样,当天下午就没有过来接她,不过还是给她打了电话,让她报平安他才放心。

    废话,不然真要出了点什么事,大魔王还不灭了他!

    明天就是周末,所以殷溪桐把夏乔约了过来一起逛街,一起吃饭,晚上又回他们家,明天继续玩!

    她跟夏乔已经很久没见,两个人一见面就是有说不完的话题,逛不完的街,回去之前还去看了一场电影,所以当她们回到家的时候,都快要十一点。

    夏乔也不是第一次来他们家,只不过上一次是他们结婚那天,也没怎么打量这房子,现在终于可以好好的打量一下!

    殷溪桐只觉得累趴,转头跟她说,“乔爷,你要先洗澡么?”

    “好啊,去哪里洗?”

    “我们房间啊,今晚我们两个一起睡!我已经好久都没有跟你一起睡了!”殷溪桐抱住她摇啊摇的,跟闺蜜在夜晚谈心,这种事情依旧很久没做过了啊。

    夏乔一听,斜睨着她,“我跟你一起睡,还是睡在你们的房间?饶了我吧,我躺在上面会不由自主想到你们两个滚床单的画面!”

    “呀!乱说什么!”殷溪桐脸色有些红,娇嗔的瞪了她一眼。

    夏乔却理所当然道,“难道我说错了么?哦,我记起来了,你说他不行的!那么,他就真的一根寒毛都没碰过你?就算真的不行,可他应该还是会对你动手动脚吧?”

    殷溪桐却红了脸,瞪着那张大床,脑海不由自主想起了一些限制级的画面。

    夏乔盯着她,突然揶揄的取笑,“哟,你怎么还脸红了?快给我说说,你们都干了些什么了?他是不是用一只手就能够让你欲仙欲死了?”

    “你闭嘴啦!”殷溪桐转过头去,不看她。

    夏乔却笑嘻嘻的走到她跟前,八卦的追问,“别不好意思啊!我可是你的好闺蜜呢,这种事情就是要跟好闺蜜分享!你们虽然不能做,但是他也应该会让你欲罢不能的吧?真可惜了他这么健美的体魄,竟然中看不中用……”

    “他才不是!”殷溪桐红着脸反驳了一句。

    夏乔挑眉,“什么不是?”

    殷溪桐捂住脸,只觉得太过滚烫了,这种话题即使是跟最好的朋友还是会觉得很害羞啊!

    她往床上一扑,夏乔也跟着扑上去,趴在她的身边好奇追问,“别说一句不说一句的,我可猜不中你想要说什么啊!”

    殷溪桐转头看着她,“我被人骗了!”

    “哈?”莫名其妙说了这么一句话,夏乔不懂。

    殷溪桐撅撅嘴,“我不是跟你说过嘛,大家都在说他不行,说他有毛病,可是说他有毛病的人才是有毛病!新婚夜他就将我折腾死了,哪里像是个不行的样子!”

    夏乔大吃一惊,“敢情你们还真滚过了啊!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都没跟我说过?”

    殷溪桐一头黑线的看着一脸激动的她,“这种事情,我要怎么说?!”

    “就张开嘴巴说啊!这可是很重要的好不好!你都已经是女人了啊女人,可不是女孩了啊!”说着,夏乔又八卦的追问,“对了,你跟他做滚的时候有什么感觉啊?第一次是不是真的很痛啊?除了痛呢?是不是欲仙欲死了啊?”

    殷溪桐白了她一眼,“这么想知道,你去找个男人滚一次不就知道了!”

    “人家这不是怕痛嘛!要滚当然是要跟最爱的人滚啊!你是我的好朋友嘛,当然是该跟我好好分享才对!”

    夏乔眨眨眼,亮晶晶。

    殷溪桐啧了一声,拍拍脸,让自己正常点,现在不是脸红的时候啊!

    “说嘛,说嘛!别收着藏着啦,好东西就是要分享的啦!”

    “无可奉告!”

    就算是最亲密的好朋友也没办法说出那种话来啊!

    夏乔,你真的够了!

    “那我今晚真的要在这张你们滚过的大床上跟你一起睡觉?被你家男人知道的话他应该不会宰了我吧?”

    “床单每天都换的好不好!别说得那么龌龊!”

    殷溪桐下床,走过去打开衣柜,找出一套睡衣出来给她,让她赶紧去洗澡,不要再啰嗦!

    将她赶进浴室以后,殷溪桐才觉得这个世界安静了。

    她边揉着自己的肩膀,边从卧室走出去,拎起自己的包包跟夏乔的进房间,将夏乔的扔在一旁的椅子上以后,她就打开自己的,将冷漠了一整天的手机拿出来。

    手指下意识按了一下屏幕,在见到那显示着十多个未接电话的时候,她在心里大喊了一声卧槽!

    惨了惨了!她好像忘了大魔王说过会随时随刻给她打电话的!

    按下明细一看,顿时觉得眼前一黑,果然全部都是大魔王的来电!

    这个时候,显然就是她跟夏乔逛街逛得很忘我的时候,完全忘记了这回事!

    她犹豫着要不要回拨过去,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大魔王再次找来!

    殷溪桐深呼吸一口气以后才接听,“喂,你还没有睡么?对不起啊,我手机扔在一边没注意到你给我打电话了!”

    在大魔王质问之前先道歉,罪会不会小一点?

    这时,南宫莲华冷冷没有感情的声音传来,“跟我说谎,罪加一等!”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