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包你一辈子

    野蛮娇妻宠不得,包你一辈子

    距离开学的日子也近了,也就是说一段折磨完了又要开始另一段折磨。「 .*爱虺璩丣

    只不过让殷溪桐惊讶的是,看完演唱会的第二天开始,他竟然不用她去上补习班了。

    南宫莲华边收拾行李,边跟她说,“我要出差,你也快去收拾一下你的东西。”

    “我跟你一起去?”殷溪桐诧异的指着自己。

    南宫莲华已经收拾得差不多,将拉链拉起来,转头看着她,“怎么,你不愿意?不是说想去玩么?我抽时间陪你去!嫦”

    殷溪桐脸上立即露出惊喜,“真的?”

    “假的!赶紧给我去收拾东西!”

    殷溪桐一听,赶紧从床上跳下来,笑呵呵的去准备收拾自己的行李土。

    真难得他竟然愿意带她出去玩,她当然不会浪费这么个好机会。

    “我们要去多久?”殷溪桐边收拾边询问。

    “大概等我们回来以后,你学校也开学了!”将东西都装好,南宫莲华就拎着行李袋出去。

    殷溪桐笑意更灿烂,这样子更好啊,终于不用天天到补习班报道了!

    不过估计梁静情那个女人很爽,还以为她是真的怕她所以退学!呵,就让她得意吧!

    她很快就将东西收拾好,就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就拎着行李袋匆匆忙忙的冲了出去,一把抓住了南宫莲华的手臂,像是邀功一样跟他炫耀,“我东西都收拾好了,我们什么时候走?”

    南宫莲华挑着眉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你确定你就穿这样子去?”

    殷溪桐低头一看,脸立即羞红,卧槽,她怎么会忘了自己身上穿着的是睡衣!

    她赶紧又冲回房间将睡衣换下,穿上了简单的t恤短裤,又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

    “我好了,走吧!”

    南宫莲华拎着两个人的行李袋,与她一同出门。

    南宫莲华这一次是去h市出差,从本市坐飞机飞过去大概需要两个钟。

    殷溪桐从左上飞机以后就很兴奋,已经开始计划着接下来的日子究竟要怎样玩。

    可是太过期待,却总会让人失望。

    从飞机降落的那一秒开始,殷溪桐就逐渐在失望。

    第一天,南宫莲华就撇下她,让她自己一个人在酒店,而他就去忙工作了。

    好吧,这才第一天,她忍!

    结果一连三天,她都是在酒店度过,而那个说是要抽时间带她去玩的男人却一直忙得连人影都勄见着!

    第四天,殷溪桐是真的坐不住了。

    既然不能出去玩,她还不如在家呢!

    殷溪桐赶在南宫莲华起床之前醒来,翻身压在了他的身上将他弄醒,当他睁开眼,她就大声跟他说,“今天我不要再待在酒店!你不能陪我的话我就自己出去玩!”

    这叫声势夺人,先把自己的立场说清楚,不能再被他耍得团团转!

    南宫莲华打了个呵欠,目光慵懒的看着她,“你想去哪里玩?”

    殷溪桐一听,顿时一脸惊喜,“你终于有时间陪我了?”

    可南宫莲华却摇摇头,“抱歉,今天我还要过去工地看看,我找人陪你,你想要去哪里?”

    虽然他没说不准她去,但是他不能陪她,殷溪桐眼里还是有着掩饰不住的失望。

    她叹了一口气,趴在了他的胸膛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他结实的胸膛,控诉道,“你说过你会抽时间陪我的!”

    “抱歉,暂时还没办法抽时间,再过几天就好,你……”

    “行了,我知道了!”殷溪桐大声打断了他的话,“我会自己找乐趣,你忙你的吧!”

    南宫莲华挑眉,坐起来,连带将她扶起来,挑起她的下颌与她对视,嘴角噙着淡笑,“生气了?就这么想要我陪你?”

    殷溪桐脸颊一红,恼羞的反驳,“屁!我才没有想你陪我!”

    南宫莲华知道这个丫头口是心非,心情顿时变得很好,刮了她的鼻子一下,“我什么时候有骗过你了?再过几天我就能陪你,你这几天先跟别人去逛逛吧!”

    殷溪桐撅撅嘴,点点头。

    好吧,有比没有更好,能出去逛逛就好了。

    吃过早餐以后,就传来敲门声。

    殷溪桐立即将目光移向那扇门,就见到南宫莲华正走过去开门。

    门一打开,就出现了一名有着大大的眼睛,健康的古铜色肌肤的漂亮女孩子,跟他们打招呼,“hi,我是琳菲,是李总让我过来的!”

    南宫莲华侧着身子让她进来,沉声询问,“李总应该跟你说过,让你过来当导游了吧?”

    琳菲微笑着点点头,“我知道,我一定会让你们有一个愉快的假期的,先生!”

    南宫莲华点点头,指指殷溪桐,“那么,你等下就带她出去逛逛,危险的地方就不要去!”

    “啊?先生你不一起么?”琳菲有些失望。

    殷溪桐见状,立即眯起漂亮的眼眸盯着她。

    南宫莲华淡然睨了她一眼,“你的任务就是要带她出去玩,其他不归你管的你不必问,也不必知道!”

    琳菲闻言,立即紧抿着嘴唇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那什么时候能够出门呢?”

    南宫莲华将目光移向殷溪桐,询问道,“你吃饱了么?吃饱了你就跟她出去逛逛吧,有什么事就给我电话!”

    殷溪桐点点头,突然站起来走到他的跟前,伸手给他整理了一下领带,“那你可要认真工作哦!”

    话音一落,她就在他的唇上亲吻了一口,然后状似示威似的往琳菲睨了一眼。

    南宫莲华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心情却变得很好,这丫头这是吃醋了呢!

    他也没时间逗她,抬手看了看手表,嘱咐了她几句以后就离开。

    琳菲在南宫莲华离开以后,脸上的笑容就淡了几分,“请问这位小姐,你什么时候可以出门呢?”

    殷溪桐抬眸睨了她一眼,“这么着急做什么?反正我今天包了你一整天,你乖乖听我的吩咐就行了!”

    她一说完又继续吃她刚才还没有吃完的早餐。

    琳菲有些憋屈,黑着脸站在原地等候着。

    殷溪桐在心里哼了一声,竟然对敢对她的男人放电,该死!

    殷溪桐一直吃早餐迟到十点多才跟她一起出门,再不出去,琳菲的耐性都被磨光了。虽然两个人之间产生着火苗,但是琳菲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导游,导游的职责丝毫没有因为私人感情而有多怠慢,总的来说殷溪桐对她的服务态度还是挺满意的。

    这个城市是著名的旅游城市,很多旅游景点,所以南宫集团的业务范围也准备扩展到这边,刚开始,是比较忙碌。

    逛了一遍名胜古迹以后,她们俩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喝咖啡休息。

    这个时候,这里都是游客,好不容易才找到位置坐下,殷溪桐马上点餐。

    琳菲坐在她的对面抱着手臂眯着眼睛盯着她,在见到殷溪桐点了五六件蛋糕甜点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开口,“养你这样的吃货还真不容易,你男人真辛苦!”

    殷溪桐抬眸睨了她一眼,哼了一声,“能够得到我他可是幸福得很!”

    不仅能够天天给他压,而且还能让他坐稳南宫集团总裁的位置,能不幸福么?

    琳菲却轻蔑的啧了一声,“有时候我还真的很不明白男人究竟在想什么,明明就是又帅又高又有钱的精英男,怎么就看上不咋样的女人,甚至是毛都还没长齐的丫头,你说,那男人是眼瞎了吧?”

    她意有所指,如果还不懂的话就是笨蛋了!

    殷溪桐立即沉了脸,琳菲却继续说,“我说,他是在包养你吧?啧啧!这个世道啊,年轻小妹妹就是贪慕虚荣!不过能够被他那么帅的男人包养,你应该觉得很爽吧?”

    殷溪桐面无表情的听着她不停的赞赏南宫莲华的英俊,贬低她,甚至将她跟贪慕虚荣挂扣。

    等她好不容易说完了,殷溪桐这才开口,“你说够了?”

    琳菲喝了一口咖啡,微笑着点点头,“怎样,我都猜对了吧?其实我这个人的第六感还挺准的,而且我也见得太多像你一样的人,你也不必担心被看穿,这也没什么,我不会看不起你的!”

    殷溪桐挑眉,“可我看不起你怎么办?”

    “什么?!”琳菲不明所以,疑惑的看着她。

    殷溪桐抱着手臂哼了一声,“你这智商该回炉再造了,这种等级,我都不想跟你说话,免得降低我的身份!”

    琳菲脸色变了变,“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说的不对?你不就是被他包养的么?你还想成为他的女朋友啊?”

    说着,她又将殷溪桐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底明显的轻蔑,“像他那种身份地位的男人,就算要交往都是要跟千金小姐交往,你看你身上穿的是什么地摊货,他会跟你这种一点品味都没有的人交往?打死我都不相信,所以你也别装了,你是什么货色大家都知道!”

    殷溪桐也认真的打量了自己的穿着一番,真的有这么地摊么?虽然不是名牌,但是也是从店里头买的好不好,可不是在路边买的!

    显然,她关注的重点错了!

    “人各有志,我懂的!我只是替他觉得可惜!”琳菲回想着南宫莲华俊美的倩影,双手合十,一脸期待,恨不得跟在他身边的人是自己。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么优质的男人,她的芳心蠢蠢欲动。

    殷溪桐单手托腮,挑着眉看着眼前明显发花痴的女人,“哟,你还喜欢上他了啊?”

    琳菲闻言,白了她一眼,“你懂什么?像他那种优质的男人,那个女人不爱了?”

    殷溪桐撇撇嘴,可惜他跟你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怎么,要不要我帮你牵线?”殷溪桐嘻嘻的笑着,漂亮的眼眸中明显闪烁着狡黠的眸光。

    琳菲眼前顿时一亮,“真的?”

    假的!

    殷溪桐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但是脸上却噙着笑容,“你也想被他包养么?我告诉你啊,他床上技术可好了,一定能让你欲仙欲死!”

    琳菲蓦地捂住自己的脸,绯红绯红的,眼睛都亮晶晶,一脸娇羞,“他会要我么?”

    殷溪桐忍着笑意点点头,“他喜欢***的!越***越喜欢!你在他的面前***一点,或许就能引起他的注意了!”

    琳菲点点头,将她的话牢牢记在心上,接着又追问了一句,“那他包养了你,他还会包养我么?”

    “当然!你看他那体格,一个人怎么能满足得了他!总之,你越***越好,他一定会喜欢!”

    殷溪桐觉得自己快内伤了,怎么会有这么2b的女人,她胡乱说说,她还真的相信啊!

    没错,琳菲是相信了,只因为南宫莲华真的很吸引人,只是一眼,她都已经深深迷上!

    “那你能帮我在他的面前美言几句么?”琳菲用那亮晶晶的眼眸紧盯着她。

    殷溪桐忍笑忍的很痛苦,点了点头,“行啊,你就只要主动一点勾*引他就行了!男人嘛,你懂的!今天跟我回去的时候你就可以展现你的***给他看了!”

    琳菲认真的点点头,还真的当她是前辈,完全相信她的话。

    她捧住自己的脸,傻笑着发呆,像是已经想到自己跟他滚床单的场景。

    呀,羞羞脸!

    殷溪桐边笑边吃蛋糕,心想等下可有好戏看啦!

    就因为这事情,琳菲对她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改变,不停的嘘寒问暖,热情招呼,跟刚才那个总是黑着脸,还以为欠她几十万的样子差多了!

    她们两个人逛到天色微暗的时候才回去,因为殷溪桐知道南宫莲华一般都忙到比较晚才回来。

    果然,当她们两个人回到酒店的时候,南宫莲华都还没有回来。

    琳菲像是很紧张,不停的搓手。

    殷溪桐睨了她一眼,“你要不要洗个澡,等下直接往他身上扑啊?”

    琳菲闻言,有些踌躇,“我这样会不会太快了点?他真的会接受我的么?”

    “你记得要***一点就行啦!”殷溪桐有些敷衍,看看时间,应该差不多回来了。

    刚好,这时候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显然是南宫莲华回来了。

    殷溪桐挑了挑眉,往她示意了一眼。琳菲点点头,将衣服纽扣解开几颗,又将肩部露出来,深呼吸一口气给自己打气。

    殷溪桐忍着笑意,找了个好的位置准备看好戏。

    竟然敢看不起她,贬低她,就是有被她整的觉悟!

    南宫莲华一进来,琳菲就直接往他身上扑过去,揪住了他的领带,露出一个自认很风***的表情,“老板,你回来了!”

    南宫莲华脸沉了几分,抬眸越过她就对上了殷溪桐无辜的双眼,他就知道,这个丫头又不知道在玩什么了。

    琳菲见他没反应,微微蹙着眉头,又往他身上靠近几分,用自己丰满的胸部去磨蹭他的手臂,“老板,工作辛苦了吧,要不要我给你按摩一下呢?”

    南宫莲华眼底顿时闪过一抹厌恶,大手一挥,将她推开,“滚!”

    琳菲被他这么一推,差点就摔倒,有些愕然的看着他,“老板?”

    难道她还不够***么?

    琳菲又将自己的衣服扯下一点点,露出深而诱人的乳沟,去引诱他的目光,“老板,我身材不好么?我身材比她更好啊,摸起来比她更舒服的,你要我吧!”

    殷溪桐在后面啧啧的摇摇头,原来女人也可以不要脸到这种地步,长见识了!

    南宫莲华往殷溪桐警告了一眼以后,才将目光落回眼前这莫名其妙的女人身上,冷声道,“很抱歉,我就是喜欢没胸没屁股的女人!对你这种大波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话一完,他就往殷溪桐走过去。

    琳菲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立即转身往他瞪过去,没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好身材竟然被人嫌弃了!

    南宫莲华才不管她,直接将眼前的丫头搂进怀里,往她的耳朵咬了一口,靠在她的耳边沙哑着嗓音跟她说,“你这丫头这是在玩什么?”

    殷溪桐无辜的看着他,“别人说我是被包养的,你说,我是被包养的么?你一个月给我多少钱包养我啊?”

    南宫莲华捧住她的脸再她的唇上咬了一口,“说包养也对,我包你一辈子,我的钱都是你的!”

    “这话可是你说的,别说过就给我忘了,回去就无条件给我钱!”重点是无条件,别总是用这个来调戏她!

    琳菲听到他们的对话,见到他们两个人亲密的动作,脸色就已经变了变。

    她后知后觉的觉得自己好像被耍了,眼前两人真的是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么?

    南宫莲华看着怀里丫头诱人的模样,只想将她压在床上好好疼爱,但是前提是不能有人在虎视眈眈的瞪着他们!

    他搂住殷溪桐,将目光落在了眼前愣怔着的琳菲身上,“今天辛苦你了,明天你不用来了!你现在可以走了,钱李总会给你!”

    “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琳菲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南宫莲华闻言,挑了挑眉,与怀里的女人对视了一眼,沉声道,“老婆,别人问我们是什么关系,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呢?”

    老婆两个字已经说得明明白白,琳菲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自己果然是被耍了,还是被耍得彻底,就像小丑一样演了一场戏!

    殷溪桐也扬起嘴角对着琳菲甜甜一笑,“啊,忘了介绍,这是我老公,我是南宫太太!”

    琳菲觉得自己的脸都被丢光了,瞬间扯好衣服就往外跑,没脸见人了!

    外人终于走了,南宫莲华也不再客气,搂住怀里的女人就往床上一压,在她的脖子上咬了一口,“这很好玩么?”

    殷溪桐躲闪着,眼睛亮晶晶的闪烁着光芒,“非常好玩!最主要是她竟然一直贬低我,我只是顺着她的剧本演下去而已,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傻相信我的话,我也没办法!”

    “可你竟然让别的女人往你老公我的身上靠,真是大方啊!”他脸上噙着笑容,但是殷溪桐知道现在的他可是非常危险,生气着呢!

    她干笑几声,讨好的亲亲他,“都给你吃豆腐了,你该开心才对!”

    南宫莲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是么?”

    殷溪桐认真点点头,露出无辜的眼神,“真的!你都没吃亏!”

    南宫莲华却吻上她的唇,边亲吻边说,“可我讨厌别的女人碰我,你要帮我消毒!”

    “怎,怎样消毒?”殷溪桐被他吻得呼吸不顺。

    “这样,这样消毒……”

    男人跟女人躺在床上怎样消毒?后面的内容当然是哔……自动消音中……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