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以牙还牙

    野蛮娇妻宠不得,以牙还牙

    她轻轻的咳嗽了一会儿以后,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抬眸与他对视,“难道你不觉得你太八卦了么?”

    “我这是关心你!”慕霄理所当然道。~ !?爱残鮤璨

    殷溪桐啧了一声,“小慕子你什么时候变成关心我的了?我还以为你很讨厌我呢!”

    慕霄撇撇嘴,在心里嘀咕,她倒是有自知之明。

    但其实,他也不是很讨厌她,特别是经过上次的绑架事件,他发现她有她率真的一面,怪不得南宫那么在乎她…嫦…

    “小慕子,你到底为什么讨厌我啊?我还以为经过上次的事情以后,我们应该会成为朋友才对!”

    殷溪桐摸摸下巴,想想上一次他对她不是还挺好的么?还背她走了很长时间呢!

    慕霄抬眸与她对视,“我……也没多讨厌你……身”

    宋唐虞一听,立即挑眉,“都带着咱表格前度上门来叫嚣了,还说不讨厌?”

    “我不是……”慕霄蹙眉反驳,“我跟苏晴只是刚好来这里吃饭,你不懂就不要给我乱说!”

    宋唐虞有些惊讶他会这样反驳,敢情这人性子是变了啊?竟然会因为这事情而据理力争?

    殷溪桐也很满意他的回答,给了他一抹笑容,“呵呵,那么小慕子,咱们以后多多谈心交流啊!”

    宋唐虞一脸惊讶的看着她,“桐桐,你要跟这厮谈心交流?大魔王可会灭了你!”

    慕霄也很诧异,这丫头这是要跟他做朋友?

    殷溪桐不甚在意耸耸肩,“难道我就不能跟人谈心交流么?他凭什么灭了我?”

    最重要的是,慕霄不是他的发小么?她啊,当然要跟他打好关系,让他给她将南宫莲华从小到大的囧事都说出来,当南宫莲华威胁她的时候,她也可以拿他的囧事出来反驳他啊!

    像现在,她总是被他欺负得惨兮兮的,越想越憋屈呢!

    宋唐虞摇摇头,“那么你就试试看了!大魔王吃醋了可会很严重,你可要保重,别三天下不了床啊!”

    他意有所指,殷溪桐恼怒的瞪着他。

    他是不是不提就会死啊?

    后悔,超级后悔!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他们完全沉浸在他们的话题中,完全都没有理会坐在一旁的苏晴,苏晴就像是被他们撇在一边似的,完全融入不了他们。

    她紧握住拳头,刚才被打乱了的心情久久都不能平复。

    她以为,这丫头只能得到名分,却没想到原来南宫莲华已经好了。

    她所有没得到的,这个丫头都得到了,心里觉得非常不平衡!

    她跟南宫莲华在一起这么多年,却什么都没得到,凭什么她一个突然出现的丫头能给得到他的所有?凭什么?

    孩子?他们要生孩子?

    苏晴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她的脸色就变得难看,心中的恨更浓。

    殷溪桐不经意往她一瞥,对上了她满是恨意的眼神,顿时吓了一大跳,愕然的看着她。

    她想,自己跟她没那么大的仇口吧?她怎么用恨不得将她煎皮拆骨的眼神看着她了?

    苏晴也很快就将那目光收敛住,垂下眼梢,依旧没有说话。

    殷溪桐却觉得胆怯怯,这女人不会找她的麻烦吧?

    宋唐虞察觉到她的异常,关心询问,“你怎么了?”

    殷溪桐撇撇嘴,摇摇头,“没事,被吓了一跳而已!”

    宋唐虞打量了她一眼,见她是真的没事,这才点点头,“你也吃饱了吧?我们回去了,大魔王还要我吃饱了就赶紧将你送回去!”

    提起南宫莲华,殷溪桐又忍不住啧了一声,却乖乖的跟他走。

    慕霄原本也想过去找南宫莲华聊聊天,但是现在带着苏晴显然是不适合,只能目送他们离开。

    这时候,苏晴的声音传来,“看起来你对她挺好的。”

    慕霄收回目光,看向她,“为什么这样说?”

    苏晴看着他,目光有些湿润,“慕霄,你还记得你说过你要帮我么?”

    慕霄一听,心骤然一沉,认真跟她说,“苏晴,我也跟你说过,南宫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你再苦苦纠缠,他还是不会回到你身边的,你还是放弃吧!”

    苏晴蓦地瞪大眼,“你要我放弃?我没有他可是会死,你要我放弃,难道你是想要我死么?”

    慕霄蹙眉,“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突然觉得,她好像变得跟自己曾经所认识的那个苏晴不一样了,苏晴明明该是婉约高贵的,明白事理,大方得体的,但是现在,他一点都感觉不到,他就只觉得自己面前的是一位泼妇。

    “你不是说我跟南宫才是最相配的么?你会帮我的对不对?慕霄?”苏晴抓住他的手臂,红着眼眸认真的看着他。

    慕霄张了张嘴,眉头紧锁,“苏晴,我是为了你好才劝你放弃。”

    苏晴脸上笑意尽失,红着眼眸看着他,“看来,你是不会帮我的了,是吧?”

    慕霄叹了一口气,“我希望你能幸福。”

    苏晴苦笑,“可你却不帮我了。”

    “南宫现在很幸福,如果爱一个人,不是应该祝福他么?”慕霄认真跟她说。

    苏晴摇摇头,“那么我呢?他幸福了,我就该不幸么?”

    “我相信你也会找到属于你的幸福!”

    苏晴突然站起来,垂下眼梢遮住了眼睛,冷得苦涩,“幸福?我的幸福就在他的身上,没有他,如何幸福?”

    “苏晴……”

    “你不帮我就算了!”话一完,她转身就走。

    慕霄站了起来,却没有追上去。

    他站在原地揉着太阳穴叹了一口气,他当初就不该帮她,只会让她越陷越深不可自拔,而南宫莲华早就抽身,两人渐行渐远。

    他重新坐下,露出一抹苦笑,慕霄啊慕霄,以后都不能再错了。

    **********

    从外面回到公司,宋唐虞谨记大魔王的吩咐,将殷溪桐送到他的办公室去。

    可殷溪桐宁死不从,凭什么要她去她就必须去?

    宋唐虞看着依旧霸占自己办公室的女人,真想跪下来求她,不然大魔王又会将过错推在他的身上啊!

    殷溪桐在他说话之前就将话说明白,“别跟我啰嗦什么,我说了我不去就不去!有种他就自己过来,凭什么要我过去我就得过去!得了,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能不能不要摊上他?

    宋唐虞在心里腹诽,撇撇嘴,只好给大魔王打电话报告情况。

    不是他不将她送过去,而是他家老婆大人不愿意离开他的小窝啊!

    宋唐虞将情况说完以后,南宫莲华一句话都没说直接挂了电话。

    他顿时胆怯怯的,心想这应该不是他的错吧?大魔王找麻烦也不能来找他的吧?他现在逃的话还来得及么?

    过了一会儿,南宫莲华的身影就出现在这里。

    宋唐虞顿时一喜,伸出手指指着那边的殷溪桐,那眼神就像是在说人就在那,赶紧带走!

    南宫莲华一进去目光就落在殷溪桐的身上,对上她眼里的愕然,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一句话都没说,直接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起来。

    殷溪桐愣怔了那么几秒钟才回神,却见自己已经被他拉着走,她果断挣扎,“呀!南宫莲华你干什么?!”

    南宫莲华直接将她从办公室拉出来,殷溪桐见到很多人都紧盯着她,她马上将嘴里咒骂的话都咽回去,却狠狠的瞪着眼前男人的后脑勺。

    可恶啊可恶!这个世界上就是这个男人最可恶了!

    南宫莲华直接将她拉进了他的办公室,关上门,也将别人好奇的目光隔绝。

    一进去,殷溪桐就大力将他的手甩开,紧蹙着眉头不悦的瞪着他,“怎么,刚才不管我,现在又想要做什么?”

    南宫莲华冷眼看着她,“你这是在跟我发脾气?自己做错了,却跟我发脾气?”

    殷溪桐一听,立即反驳,“我怎么就做错了?想要去玩有错么?你这是不可理喻!”

    明明生气的人就是他好么!刚才可是谁不管她也不理她的了?

    “离家出走就是有错!”南宫莲华理所当然道。

    殷溪桐都懒得跟他解释,她都说了她不是离家出走了,他还这样子说她也没办法!

    南宫莲华往前走了几步,直接将她困在怀里,“你说,你错了么?”

    殷溪桐挣扎了几下,见根本就没办法将他推开,她蹙着眉抬眸看着他,对上了他幽深的凤眸,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态度也开始服软,“好吧,就当是我的错好了,那你能让我去玩了么?”

    南宫莲华闻言,随即挑眉,“什么叫做当?看来你根本就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该罚!”

    殷溪桐一听到罚这个字,赶紧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瞪着他,不准他再欺负自己。

    什么惩罚,明明就是占她便宜!

    南宫莲华好笑的看着她这动作,当他是色狼么?竟然这样子防着自己的老公?

    他直接亲吻上她的手,伸出舌头舔舐着她的手背。

    “呀!”殷溪桐最终还是忍不住推了他一把,觉得自己的手背被他舔得麻麻的,心跳都变得不正常。

    南宫莲华却抓住这个机会,扣住她的后脑勺吻上她的唇,将舌头探进她的口中,肆意吮*吸搅拌着她的舌头,缠绵深吻,不给她说不的机会!

    殷溪桐只觉得自己要被吻得窒息,想要推开他,但是他却将她紧紧扣住,根本就躲闪不了,只能沉浸其中。

    一吻过后,殷溪桐的脸色已经像苹果一样红晕。

    她恼羞的吼了一句,“混蛋!”

    南宫莲华不管她的咒骂,拉着她的手腕将她拉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让她坐下,而他站在她的身后用高大的身子笼罩着她,靠在她耳边轻声说,“你给我将这几份题做了,如果都达标的话,我会给你惊喜!”

    殷溪桐闻言,蹙着眉头看着他,“什么惊喜?”

    一直都听到他在说什么惊喜的,她是真的不知道能有什么惊喜!

    南宫莲华抿嘴轻笑,“说了是惊喜,说出来了还是惊喜么?”

    殷溪桐撇撇嘴,就怕那不是喜,是惊啊!

    “乖,给你两个钟!”南宫莲华轻轻的揉揉她的脑袋,就站直身子走到另一边去,拿着笔记本电脑坐在沙发上工作。

    殷溪桐看了看他,然后目光又落在电脑上,深呼吸一口气,还是听他的话,认真做题。

    两个人都安安静静的坐着做自己的事情,谁都没有打扰谁。

    殷溪桐也将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试题上,觉得这些试题还真的很难,她都觉得很头痛,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找来的,这该不会是拿来捉弄她的吧?她根本就没有把握能够达标!

    不过就算内心不停的在抱怨,但她还是认认真真的去做每一道题,完全不马虎。

    刚好两个钟过去,她也终于将试题都做完了。

    南宫莲华将笔记本电脑放下,往她走了过去,站在了她的身边,计算她的分数。

    殷溪桐一脸紧张的看着,觉得自己的手掌心都湿了,平时考试都不会有这种反应的呢!

    结果,却让殷溪桐很想死!

    她瞪着那个分数,不停的在自己心里跟自己说那是眼花,绝对的眼花!

    她最后那一科竟然只有七十九?真的只有七十九么?

    卧槽,那一分跑哪里去了?

    南宫莲华幸灾乐祸的看着她,“看来,你还是无福消受我给你的惊喜了!”

    殷溪桐立即抓住了他的手臂,哀怨的看着他,“别这么残忍啊!不就是只差一分么?你就当做我达标了不行么?”

    南宫莲华闻言,嘴角笑意更深,那深不见底的凤眸盯着她,殷溪桐瞬间觉得自己的灵魂像是要被她吸走一样!

    她立即撇开头,不敢再看他了。

    但是南宫莲华却将她的头扳正过来,与他对视,“想要我当你达标?那么你讨好我试试看!”

    她就知道,他不会这么好心!

    殷溪桐不满的撅着嘴,哀怨的看着他。

    南宫莲华笑意更深,“不愿意么?”

    “南宫莲华……”她立即挽住他的手臂对着他撒娇,“不要对我太残忍嘛!求求你了,把那什么惊喜给我吧!”

    南宫莲华挑着眉看着她,“这就是你所谓的讨好?我完全感觉不到你是在讨好我,我只觉得你好像是在威胁我!””殷溪桐顿时牙痒痒的,在心里咒骂了他几句以后,立即搂住了她的脖子,主动奉上自己的唇,跟他唇舌交缠,相濡以沫。

    “你还想我怎样讨好你!”她的纤纤玉手轻轻的在他的胸膛上抚摸,一直往下,眯着眼眸挑*逗着他。

    南宫莲华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突然抓住了她乱动的手,蓦地将她抱上了办公室,紧搂住她的腰,将吻落在了她裸露的锁骨上。

    “嗯……”殷溪桐觉得自己有些腿软了,特别是他带给自己的颤栗,酥麻酥麻的,完全用不上力。

    突然,肩膀上一痛,殷溪桐立即痛呼一声,将他的脑袋推开,“你干嘛咬人啊?”

    她赶紧看看自己的肩膀,竟然留下显眼的牙印了!

    南宫莲华却很满意自己的印记,完全无视她的瞪眼,“刚才是我在讨好你,现在轮到你讨好我了!”

    什么?!

    占尽了她的便宜却说那是讨好她的?她什么时候要他这样子讨好自己了?

    南宫莲华没理会她的瞪眼,伸出修长的手指指指自己的唇,意图很明显。

    殷溪桐牙痒痒的,立即往他扑了过去,就着他的脖子狠狠的咬了一口。

    南宫莲华有些惊讶,也痛了,但是却没有将她推开,任由她咬。

    殷溪桐现在是以牙还牙,他刚才咬她了,她就是要咬回去!

    咬完以后,她还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味蕾里是血腥的味道,甜甜的。

    南宫莲华在见到她的舌头的时候,眸光就变得幽深几分,喉咙滚动,在她没回神的瞬间再次亲吻上她。

    殷溪桐也狠狠的回吻他,坐在办公桌上,搂住他的脖子,肆意亲吻。

    两人身体贴得很近,殷溪桐明显的感觉到他某处正抵着自己,那触感,让她的脸颊滚烫起来。

    再吻下去,就要失控了……

    一阵敲门声响起,将他们两个人从旖旎中回过神来。

    殷溪桐第一反应就是将他狠狠推开,整理自己有些凌乱的衣衫,却又发现自己竟然还坐在桌子上,赶紧跳下去,差点就扭到脚。

    南宫莲华有些好笑的看着她慌张的模样,真想再抱在怀里继续啃。

    但是门已经打开了,出现在门口的人是南宫冷情跟段澜景。

    南宫冷情敏感的感觉到里面气氛有些暧昧,随即挑了挑眉,轻笑道,“我应该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那一刻,殷溪桐只想找个洞将自己藏起来,太丢脸了!

    南宫莲华耸耸肩,摸了摸她的脑袋以后就往南宫冷情走过去,“没事。你怎么来了?”

    说着,他的目光就落在了她身后的段澜景身上,再见到他的目光往殷溪桐递过去的时候,下意识往旁边挪了挪,挡住他的目光。

    殷溪桐现在脸颊娇红可爱的模样,他不想被人看到!

    南宫冷情将他的动作看在眼里,嘴角笑意更深,将手中的盒子拿起来扬了扬,“我做了些饼干,带点过来给你们尝尝,顺便带澜景去医院看看!”

    后面的殷溪桐一听到这话,担忧的开口,“澜景生病了么?”

    南宫莲华闻言,眉头骤然紧蹙。

    段澜景嘴角弧度加深,抬眸看着南宫莲华,目光像是挑衅。

    南宫冷情呵呵的笑道,“应该不是很大的毛病,澜景最近咳嗽得厉害,先去看看比较保险!桐桐,过来,尝尝我做的饼干吧!”

    殷溪桐赶紧走了过去,接过南宫冷情手上的盒子,轻声说了句谢谢。

    “坐下来慢慢尝尝吧!”

    她就拉着殷溪桐坐下,一同品尝她带来的亲手做的饼干。

    她们两个人就坐在一起边吃边聊天,没有理会那两个对视中的男人。

    段澜景率先将目光收回来,落在了殷溪桐的身上,“喜欢的话就让来我家让我妈教你,我妈一定很愿意教你的!”

    殷溪桐还真有股想要学的冲动,听到他的话,眼眸立即亮晶晶的,“可以么?”

    南宫冷情微笑着点点头,“可以啊,你可以让莲华带你来,我会给你们做好吃的!”

    南宫莲华双手插袋,面无表情的往段澜景瞥了一眼,这才开口道,“姐,不是要带澜景去看病么?还是赶紧去吧,身体比较重要!”

    脑公冷情闻言,也点点头,“也对!那么莲华,你有时间就多带桐桐来我们家吧,我无比欢迎。”

    南宫莲华点点头,“我会的!”

    段澜景离开之前,侧头跟殷溪桐说了一句话,“我不知道暑假要做什么作业,你能找个时间来我家给我讲讲么?”

    殷溪桐下意识点点头,“可以啊!”

    段澜景抿嘴轻笑,南宫莲华的脸色却沉了沉,殷溪桐也还不知道自己又惹某个人生气了。

    南宫冷情跟段澜景离开以后,这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殷溪桐完全不知道危险已经来到,依旧高高兴兴的吃饼干。

    当手中的饼干被抢走以后,她才不悦的抬眸瞪向他,在见到他眼底的火苗的时候,心里骤然咯噔了一下,努力去回想自己怎么又惹他了,却是什么都没想到!

    觉得他的目光很渗人,殷溪桐有些不自在的咬咬下唇,“你又干嘛了?我没惹你吧?”

    南宫莲华伸手将她的下颌抬起,眯着凤眸紧盯着她,“你真的好本事,总是能够将我的好心情破坏!”

    殷溪桐觉得很怨,“我什么都没做!”

    南宫莲华哼了一声,放开她,站起来,表明他现在正在生气!

    殷溪桐撅撅嘴,想了想,想到了什么,随即嗤笑,“不要跟我说你这是在吃醋!拜托,我都说了我跟澜景啥关系都没有,这种莫名其妙的醋你也吃啊?”

    南宫莲华却紧盯着她,沉声道,“不想我生气就不要总是当着我的面跟别的男人暧昧!”

    “我什么时候跟别的男人暧昧了?”殷溪桐大呼冤枉!

    南宫莲华没回答,反问道,“知道惹我生气了后果是什么么?”

    殷溪桐立即捂住耳朵,“我不知道,什么都不想知道!”她不想听,他还是说了,“那就是,你梦寐以求的惊喜没了!”

    不想听,还是听到了!

    殷溪桐一惊,赶紧扑过去抓住了他的衣襟,“你答应我的!”

    总是耍着她玩很好玩么?殷溪桐怒!

    “那么就不要总是惹我生气!”

    殷溪桐一脸郁闷,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又怎么惹他不高兴了,这厮分明就是阴晴不定,真难搞!

    “怎么?觉得我说得不对?”南宫莲华挑眉。

    “对,你说的都是对的!那么我的惊喜呢?”

    管他难不难搞,答应给她的必须要给她,不然她就哭给他看!

    南宫莲华眯着凤眸盯着她,“那么就看看你今后的表现了。”

    殷溪桐一惊,“难道不是现在就给我么?”

    敢情他这又是在耍她的啊!

    南宫莲华揉了揉她的秀发,“乖乖的就有好果子吃!我期待你晚上的表现!”

    说完这话,他就回去工作。

    殷溪桐先站在原地气呼呼的瞪着他,果然是被他耍了,真可恶!

    她决定了,她一定要跟小慕子打好关系,将他的囧事挖掘出来,气死他才行!

    想着,她就气呼呼的坐回沙发上,拿出手机,开始给慕霄发短信。

    南宫莲华睨了她一眼,见到她气鼓鼓的样子,嘴角笑意更深,心情果然变好了,将目光收回,继续工作。

    ***********

    南宫冷情开着车,带着段澜景在去医院的路上。

    段澜景的目光一直都落在窗外,嘴角危桥,噙着淡淡的笑意。

    南宫冷情边开车,边睨了他一眼,沉声道,“澜景,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么?”

    段澜景闻言,将目光收回来,脸上的笑意也立即消失,淡然回答,“我知道。”

    “既然知道,那么你就不要再去撩拨桐桐了。你要记住,她现在是你小舅的妻子,也就是你的小舅母,于情于理,你都应该要跟她保持距离才对!还有,那可是你小舅,你的亲人,你不能做出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明白么?”南宫冷情认真跟他说。

    段澜景垂下眼梢,遮掩眼底深意,“妈,在你的心目中,小舅就比我重要么?”

    南宫冷情闻言,下意识蹙眉,“胡说什么呢?你可是妈的宝贝!”

    “那为什么当初你要我不要跟小舅争?你知不知道我……”后面的话段澜景没有说出口,将目光收回去。

    南宫冷情有些愣怔,张了张嘴,“澜景,那是因为你还小,股权什么的还不是你该去管的事情,而且我们也不需要……”

    “我说的不是股权!”段澜景打断了她的话。

    南宫冷情有些愕然,的那是很快就回过神来,“那已经成为过去,你要记住,桐桐现在是你的小舅母。”

    段澜景苦笑,“我……无论如何都比不上小舅,对么?”

    “澜景,我说了你是我的宝贝,跟你小舅不一样,你们都一样重要!”南宫冷情叹了一口气,“澜景,你别胡思乱想,你对妈来说真的很重要,我的宝贝怎么可能会不重要呢?”

    段澜景没有说话,重新将目光移到窗外,看着消逝的风景出了神。

    南宫冷情还是紧蹙着眉头,儿子这反映让她有些无助,“澜景,妈真的很爱你。”

    “我知道。”段澜景淡然回答。

    但他这反映还是让南宫冷情有些难受,只能再次重复,“真的,妈最爱你了,所以你要健健康康,不要生病!”

    “我知道。”段澜景还是一样的回答,没什么表情。

    南宫冷情看着他,在心里叹息,“我知道,你还是怪我了。可我真的没有偏心,我担心你的健康,跟你小舅斗,你也斗不过他,不想你受伤。”

    段澜景抿着唇露出淡笑,“是么?我知道,反正我就是病秧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掉,根本就没有权利去言爱。”

    “澜景!”他这回答让南宫冷情心里难受,“不要轻易说什么死的话!妈不会让你死!”

    段澜景将目光收回来,对上母亲泛红的眼眸,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