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撩动人心

    野蛮娇妻宠不得,撩动人心

    “小笨蛋。‖ ~*爱欤珧畱”

    卧槽!她经历了一番生死搏斗,好不容易脱险了,他不仅没有关心她,竟然还骂她是小笨蛋?!

    殷溪桐不满的从他怀里抬眸瞪向他,刚想要将自己的不满向他发泄,可他的阴影却笼罩着她。

    还没反应,他的俊脸就在自己眼前放大,唇上一热,她蓦地的瞪大眼。

    卧槽!这厮竟然当众吻她?屙!

    “闭上眼睛!”南宫莲华边吮吻着她的唇瓣,边跟她呢喃。

    殷溪桐下意识闭上眼睛,唇就像是火辣辣的烧,被他亲吻得呼吸都乱了序,那种唇舌交缠的缠绵让人不可自拔的迷恋上,将自我都忘却。

    不对!这样是不对的介!

    即使她的理智在心里跟她斗争,不应该在公众地方做出这么没节操的行为,可她却被南宫莲华高超的吻技迷得头晕晕,哪里还能反抗?

    慕霄就站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毫不在乎别人眼光的两人吻得天荒地暗,真想遮住脸,大喊我不认识他们,绝对不认识他们……

    但是,南宫莲华吻得很霸道,那种强悍的占有欲表现得淋漓尽致,那一刻,慕霄很清楚,殷溪桐是他生命中很重要的人,谁都不能动她!

    他在心底微微叹了一口气,突然又自嘲的笑笑。

    慕霄啊慕霄,你到底在想什么?

    老板娘都被那正在接吻的两个人强大的气场震慑得说不住话来,更不要说其他的客人,都很想拿出手机将这名激情的一幕拍摄下来,毕竟男的俊女的俏,养眼啊!

    待南宫莲华放开她的时候,殷溪桐呼吸得急促,思绪也慢慢回神。

    她蓦地瞪大眼,捂住自己的嘴愕然的看着他,这才想起这混蛋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吻她,而更可恨的是她竟然被他迷得跟他一起堕落!

    脖子有些僵硬的往四周看了看,就发现周围的人的目光说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天!这脸丢大了!赶紧下一道雷将她劈死算了!

    这时,慕霄的声音凉凉的传来,“雷大哥说它今天没空,饶你一命!”

    殷溪桐的目光移向他,眼眸中闪烁着的是火苗。

    这厮摆明了就是揶揄她,挖苦她,嘲笑她,亏她刚才还跟他出生入死,他竟然这样子对她,真混蛋!

    在她开口要教训慕霄的时候,南宫莲华长臂一伸,就将她搂进自己怀里,顺势就将她的嘴唇捂住,不让她开口。

    殷溪桐不满,挣扎,想要将他的手拔下来。

    凭什么不让她说话?她抗议!

    南宫莲华没理会怀里挣扎的丫头,冷凝的目光落在慕霄的身上,冷声质问,“为什么你会跟她在一起?”

    刚才听说还有一个男人的时候就觉得很奇怪,却没想到竟然是他。

    慕霄一直表现得很讨厌殷溪桐,南宫莲华不得不怀疑这件事情跟他究竟有没有关系。

    慕霄在他用质问的语气跟自己说话的时候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南宫,你这是什么意思?怀疑这件事情跟我有关?”

    “既然你自己都清楚,那么就不需要我多问,该怎样回答你应该很清楚。”南宫莲华冷冽的目光看不出情绪。

    慕霄却觉得心凉,“就算我跟这丫头再不对盘我也不会将她绑了!她的破坏力这么强悍我可不是她的对手!还有,我也没必要将自己跟她绑在一块,那根本就是自虐的行为!”

    他们做兄弟这么久,他竟然会这样子怀疑他,他是不是太失败了呢?

    原来,这段时间以来,他失去的是他对他的信任么?

    慕霄心里很难过。

    南宫莲华闻言,与他对视良久,沉声道,“对不起,不过,你跟她怎么会一起被绑了?”

    能够听到南宫莲华说一句对不起可不容易,慕霄也很诧异他竟然这么快就跟自己道歉?

    对上他幽深的眸光,慕霄原本难过的心情好像瞬间恢复,因为他从南宫莲华的眼眸深处见到了对自己的信任。

    他终于在心里吁了一口气,将之前自己跟殷溪桐的相遇跟被绑的过程说了一遍。

    殷溪桐好不容易将南宫莲华的手推开,一开口就抓住他的手臂跟他说,“你可别误会小慕子,小慕子可是跟我出生入死的人!”

    南宫莲华蓦地蹙着眉低头看着她,“出生入死?”

    殷溪桐一听,马上来兴致,将自己跟慕霄之前怎样逃脱加油添醋的跟他说了一遍,最后还强调,“我们俩双剑合璧,配合无间,这才死里逃生啊,不然你都不知道去哪里找我了!”

    南宫莲华似笑非笑的盯着她,“还真精彩啊!”

    殷溪桐有些不满,“你别用这种语气说话!不相信就算了,反正我跟小慕子清楚事情的经过!”说着,她又对着慕霄大声说,“小慕子,你可要记住,我们可是共患难的人啊!”

    南宫莲华脸色骤然一沉,慕霄笑得有些牵强,特别是南宫莲华那睨着他的眼神,更是让他噤声。

    少说几句总是对的!

    南宫莲华将她的脸扳正,让她只能看着他,“得意洋洋够了吧?我们回家!”

    “不行!”殷溪桐却扯住他往外走的身子。

    南宫莲华脸色更是阴沉,脸上表情明显的写着他很不高兴。

    奈何殷溪桐就像是看不见似的,硬是将他拉住。

    她说,“我刚才吃了那么多东西都还没结账呢,小慕子可也是一分钱都没,我们就等着你来结账呢!”

    南宫莲华听完之后,更是勾起嘴角冷笑,“敢情你刚才第一眼见到我笑得这么开心是因为你见到我知道不用吃霸王餐!”

    殷溪桐干笑几声,后知后觉的发现眼前的男人眼神怎么好像变得不对。

    她想,她应该没有得罪他吧?

    “嗯?回答我的问题啊!”南宫莲华挑着眉追问一句。

    他果然是生气了!

    只是殷溪桐不明白自己这话哪里惹他不高兴了?是因为她让他结账,还是因为现在没对他笑得高兴?不得而知啊!

    她只好讨好的拉着他的手臂摇晃,努力笑得灿烂,“我现在见到你也很开心!麻烦你结一下账行么?”

    果然,对牛弹琴也好过对她说道理么?南宫莲华冷哼一声,将她的手推开,转身就走。

    殷溪桐一惊,赶紧追上去,抓住了他的衣摆,“南宫莲华,你别生气嘛!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嘛!你就原谅我嘛!”

    南宫莲华冷哼一声,“你错了?很好,你说,你哪里错了?”

    殷溪桐咬了咬下唇,绞尽脑汁想了想,想得脑袋都要大了。

    他怎么就非要问根究底的?能不能给她一条生路走走?

    南宫莲华又转身要走,她赶紧又拉了一把,试探性道,“是因为我让你结账么?我可是你老婆啊,让你帮我结账一下又怎么了?你怎么可以因为这个生我的气!”

    南宫莲华差点吐血,咬牙切齿道,“我现在一句话都不想跟你说,你给我闭嘴!”

    靠!竟然更生气了?

    殷溪桐愕然的看着大步往前走的男人,心想男人心事你别猜啊你别猜!

    她站在原地跺了跺脚以后,还是赶紧跟了上去,“南宫莲华……”

    剩下的慕霄只能站在原地无奈的叹息,很显然他们两个人都将麻烦事留给他了。

    揉揉太阳穴,他也认命,再次借了老板娘的电话,打电话让人过来帮他结账……

    ***********

    殷溪桐坐在客厅沙发上,抱着抱枕紧蹙着眉头瞪着坐在另一边边看财经新闻边喝红酒的男人。

    从刚才一直回到家,这个男人竟然一句话都没跟她说过!

    她这究竟是犯了什么大罪,竟然有被他无视?

    心想自己才刚脱险回来呢,他就是这个态度了?

    有些委屈,又有些不服气,凭什么他可以这样子对她,而她要在这里难过?

    一时头脑发热,她竟然扬手就将手中的抱枕扔向他。

    南宫莲华没防备,整个人被扔了个正着,手中的杯子差点就摔了。

    殷溪桐自从抱枕脱手的那一刻就开始后悔,心想自己是不是失心疯了,怎么会做出这种挑衅的行为来了?

    而且那厮还在生气,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南宫莲华冷冽的眸光往她身上一瞥,她立即正襟危坐,勾起嘴角干笑几声,孬种的赶紧道歉,“对不起啊,一时手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可别生气哦!要不我给你扔回来?”

    可是南宫莲华就只是瞥了她那么一眼,就将目光转回电视上去。

    殷溪桐眨眨眼,心想这是什么情况?这厮竟然没有发飙?

    她撅撅嘴,最终还是很没骨气的往他挪了过去,一直挪到了他的身边,抬起眼眸看向他,首先看到来到就是他线条完美的下颌,紧接着就是那双魔魅的凤眸,突然发现他的眼睫毛好长啊。

    轻轻一颤,撩动人心。

    她下意识吞咽着口水,怎么突然觉得他秀色可餐呢?

    殷溪桐啊殷溪桐,什么时候开始你也竟然变成大色女了?

    她蓦地大力摇摇头,让自己清醒点,然后就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整个人都靠在他的身上,跟他撒娇,“我说,你怎么还在生气啊?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不说,我又怎么会知道你心里到底是在想什么嘛!”

    “连老公都在气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根本就不是一名合格的妻子!”南宫莲华还是没有看她,放下酒杯,淡然回答。

    殷溪桐一脸郁闷,他这是摆明说她不合格?

    啧,他又以为他自己合格么?

    不合格,不合格!他才不合格!离合格远着呢!

    当然,这话她也就只是在心里腹诽着,表面上还是对着他谄媚道,“我都跟你说对不起了嘛,你就好心告诉我好不好?我今天被人打,肚子还很痛,你还这样子对我,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你都不关心我!”

    一不小心,就将自己的心思暴露了。

    南宫莲华终于肯正眼看她,却眉头紧锁,“那些人打你了?”

    殷溪桐一见他这表情就知道有戏了,赶紧露出委屈的神情,点了点头,“对啊,那些人可狠了,一拳就将我打晕了,我现在肚子都还很痛啊!”

    “受伤了怎么不早说!”南宫莲华责备着,一双大手也没闲着,立即去掀开她的衣服。

    殷溪桐撅撅嘴,还不是他总是在跟她生气!

    将她的衣服掀起来,南宫莲华脸色立即变得不怎么好看,只见她的左腹一片淤青,在她白皙的肌肤承托下更显狰狞恐怖。

    殷溪桐见他脸色变得不怎么好,小心翼翼的开口,“其实,也不是多痛……”

    南宫莲华却突然站起来,拿着手机走向了阳台。

    殷溪桐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是觉得明明是在关心着她的伤势,却突然离开是很不道德的!

    “那些碰过她的人,都给我往死里整!”留下这一句话,南宫莲华就挂了电话,转身回去。

    殷溪桐见到他,刚想要开口的时候,南宫莲华就俯下身子将她搂进怀里。

    殷溪桐有些愣怔,这又是什么情况?

    南宫莲华揉了揉她的秀发,轻轻的放开了她,目光突然过于温柔,殷溪桐都一愣一怔的。

    “很痛么”他的声音传来,目光依旧盯着她肚子上的淤青。

    殷溪桐回神,摇摇头,“也不是……”

    剩下的哈她突然就说不出来了,被他的动作震慑得什么都忘记。

    只见南宫莲华俯下身子,轻轻的吻上她的淤青。

    他炙热的唇,碰上她的肌肤,那种战栗的感觉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心,怎么突然跳得那么快?扑通,扑通,她该不会是病了吧?

    “以后,不要随便乱跑!”他的声音再次传来。

    殷溪桐立即回神,下意识回答,“我没有乱跑!说起来,那些人会抓我,还不是因为你的关系!”

    想到这个,她刚才那种奇怪的感觉马上消失不见,哀怨的看着他。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他的老婆的话,那些人又怎么会抓她来威胁他了?说到底都是他的错!

    南宫莲华也想起林老板就是抓这丫头来威胁自己,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该将这丫头牢牢圈在身边,才能保证她的安全了?

    殷溪桐被他的目光盯着浑身寒颤,有些不自在的挪了挪身子。“你干嘛这样子看着我?”

    南宫莲华将目光收回,“以后,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

    殷溪桐一听,来精神了,“所以你也承认这是你的错对不对?还好我是跟小慕子一起被绑,不然只有我一个人,根本就斗不过他们!”

    南宫莲华盯着她,沉声询问,“什么时候跟慕霄这么好?你们俩不是宿敌么?”

    “谁跟他是宿敌啊,他才没那个资格!”殷溪桐哼了一声,“我可是个公私分明的人,看在他刚才背着我走了那么久的路的份上,我该表扬他的。”

    “他刚才背你?为什么?”南宫莲华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询问。

    殷溪桐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常,老实回答,“我们走了很久才从深林里走出来,我脚都要废了,是小慕子背着我走了很久,才看到有车子经过,我们才能搭便车。”

    所以说,这事件中,少了慕霄的话,她可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逃出来。

    慕霄那厮虽然平时是惹人讨厌了点,但是关键时刻还是挺有用的。

    南宫莲华伸手帮她撩了一下秀发,“以后,不要让别的男人背你。”

    殷溪桐顿了顿,蓦地眯着眼睛盯着他,“我说,你这是在吃醋么?”

    南宫莲华倒是毫不扭捏,回答得理所当然,“对!”

    这下子反倒是殷溪桐不知道该怎样反应了,突然觉得有些尴尬是怎么回事?

    南宫莲华不满她低下头,伸手将她的下颌挑起,认真的盯着她的眼睛,“你是我的人,我不允许你跟别的男人太亲密,我会吃醋,懂么?”

    “懂,懂了。”殷溪桐恨死了自己这般窝囊,怎么被他这么一眼,说话都说不好了呢?

    这不是她,这不是她,这不是她啊……

    南宫莲华离开了又回来,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纠结着自己的反应太过白痴。

    刚腹部一凉,她才回过神来,就见他正在给她腹部的淤青擦药。

    那小心翼翼的动作,那认真的神情,让她有些晃神。

    这男人,怎么可以一时冷漠一时温柔了?害她都不知道该怎样反应,只觉得自己被耍着团团转。

    好可恶!他真的太可恶了!

    她在心里腹诽一番,却又忍不住为他不经意的温柔而深深着迷。

    长到这么大,能够真心真意对她好的人没多少个,像现在这种受伤了被人悉心照料的经验更是少之又少。

    小时候总是被骂野种,她也总是跟那些骂她的伙伴打架,每一次都打得浑身是伤回家。

    回家不仅没有温柔的呵护,只有无尽的谩骂,还有狠狠的抽打!

    她母亲对她很严厉,觉得她不争气。

    那时候她总是在想,她怎么争气?她是私生女是不争的事实,她拿什么去跟人家争气?

    亲情,她从来都不奢求,因为那从来都不是她拥有过的东西。

    只要没有拥有过,就不怕失去。

    南宫莲华突然停下手,用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颌,轻声询问,“傻丫头,你在哭什么?我弄痛你了?”

    原来,不知不觉中她的泪水已经将脸庞浸湿。

    殷溪桐回神,抬手狠狠擦了一把,湿湿的,这种将脆弱暴露无遗的感觉让她慌张,恼羞着瞪着他,“你管我!反正不是因为你!”

    才不是因为他!他的温柔,她也不在乎!

    南宫莲华蹙着眉看着这丫头双眼泪眼婆娑,那脆弱的模样让他心生怜惜,叹了一口气,直接将她搂紧怀里,靠在她耳边呢喃,“哭吧,我在呢!”

    她才不想哭!

    殷溪桐在心里呐喊,但是眼泪却不听她的话,总是将她的视线变得模糊。

    这种脆弱让她觉得很陌生,而她也不想自己变得这么脆弱,这根本就不像她,不是她。

    她用他的衣襟狠狠的擦拭着眼睛,顺便连鼻涕都擦了擦,抬眸,已经是眼红红的兔子眼睛,眼泪都忍住,双眼泪汪汪,“我才不哭!”

    南宫莲华看着眼前倔强的丫头,闷笑出声。

    这丫头,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呢?可爱得让他想要一口将她吞了!

    而他,也付之行动,捧住她的脸,吻上她的唇。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