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9.第669章

    接受降书的过程顺利的无法想象,宝通国这边全程都是垂头丧气,似乎连半点反抗的意思都不曾出现过。

    不到五个月的时间,攻下六座城池,用的只是三个月的粮草,完全没有天裕的后援军。

    攻打一座城,就装备一点粮草和兵器,接着就是动用了在大润几十年根深蒂固的势力,虽然又有粮草又有人力,但毕竟有限。

    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居然攻打到了宝通最中心的位置,眼看就要破除他们的京都,这个时候,宝通其实也已经到了无兵可用,无将可派的地步了。

    等聂风华等人进城的时候,宝通君已经坐在龙椅上断了气。

    “现在你应该可以放心了?”司徒乾知看着聂风华上前探明真伪,“如果他还有一丝希望可以打败我们,他又何必自杀?”

    只有真的绝望了,才会寻这条死路吧?

    聂风华松了口气:“也许是我太多疑了。”

    “好了,我们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司徒乾知捋一下她的头发,“你都很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为了速战速决,他们本着士兵能收编就收编,不能收编就处死,将领一律处死的原则,让宝通国内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很快无兵无将可用。

    这种方式虽然残忍,甚至可以说有时候是在滥杀无辜,但确实是最快速有效让整个宝通垮掉的方法。

    他们没有时间玩大仁大义,玩民心所向,他们就是要别人对他们害怕,听到风骑营就闻风丧胆。

    什么残忍,暴行,没有人性,这些外界的评价对他们夫妇二人完全没有任何影响。

    他们的世界从来就只有他们二人而已,他们彼此懂得就已经足够,不需要再多个别人来懂。

    “太宗。”二人的对望很快就被不速之客打断了。

    张真人站在对面,面色有些不渝,不过很快平和了下来。

    聂风华不觉得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位“夫君的师父”,除了第一天他来军营想去请安被某人阻拦之外,其他方面可以说是礼数周到,从未有任何偏差。

    令她奇怪的是,司徒乾知似乎刻意不让他们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但她却又能明显感觉张真人欲言又止的的样子,而且每每看到他们站在一起的时候,眼中是慢慢的不赞同。

    可当初司徒乾知下山住进聂家,不都是这位得道仙师一手促成的吗?

    也许,还是他一手策划的呢。

    这中间又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师父,你怎么来这里了?”司徒乾知笑起来,“我这里很忙,怕是对你老人家招待不周呢,你还是留在军营中自然有人伺候你。”

    张真人摇摇头:“为师何时需要别人伺候过?”

    司徒乾知被堵了一句,又看看聂风华:“师父,你说过,下山那****已经出师,有些事情就让我自己做主吧。”

    张真人看看他,又看看聂风华:“你真是无可救药了。”

    “是的!”司徒乾知笑起来,“可也许结局没那么差呢,师父,你说是不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