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第667章

    从张真人的住所出来,司徒乾知看到等在屋外的聂风华。

    “师父跟你说了什么?”她的直觉一向很准,这一次,她觉得张真人的忽然出现绝不是一个巧合,更何况人家都已经说了是特地来找司徒乾知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张真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是盯着她看的,所以,这件事应该和她有莫大的关系。

    司徒乾知只是看着她,忽然上前,将她拥入怀中。

    他的力气很大,几乎是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和自己合二为一。

    善德王宠妻,这事天裕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他们虽然会在外人面前偶尔打情骂俏,却从不曾如此亲密过。

    “你……怎么了?”聂风华只觉得今日她的夫君情绪有些不对劲,但此刻的她如果再不出声的话,恐怕会成为史上第一个被人拥抱窒息而死的人。

    “聂风华……”当司徒乾知连名带姓叫她的时候,声音总是格外低沉,“如果你再不跟我说你爱我,恐怕以后都不会有机会了呢。”

    啊?

    什么意思?

    聂风华整个人像点了穴一样站在原地,这是什么情况,明明没有说过爱她的人是他好吗,为什么今天忽然要她先说出口?

    “殿下,有……很多人。”她迟疑了一下,终究是找回了一点自己的理智。

    他的情绪看上去很不好,她刚才有一瞬间甚至心软了,但很快,她就恢复了神智。

    果然,她说了这句话,司徒乾知就松开了手,然后浅笑低头看着她:“师父这次来,问我怎么娶了你,还问我你是不是忠心服侍我,我当然说是,可他老人家眼光毒辣,说你压根没有完全爱上我,我自然不服,所以跟他争了几句,他就说要带我回山上去。”

    他说了很多,几乎是没有喘息,一口气说完。

    像是解释给她听,更多的,是像解释给自己听。

    聂风华笑了笑,她不笨,准确的说,她非常聪明,可司徒乾知现在的样子,就算是个普通人也能感受到他在撒谎。

    可这种事情,为什么要撒谎呢?

    聂风华知道这一点上司徒乾知和她是同一类人,只要他不愿意说的,就算是逼也是逼不出来的。

    所以,她听完他的絮絮叨叨之后只是笑了笑:“怕是又要让老人家失望了。”

    也许更失望的是他,但司徒乾知却还是眯起眼睛笑了起来:“是啊,我们一直都是合作关系,还好,我们定的是终身的联盟,比起其他盟友更加坚固一些罢了。”

    “是啊,我一直都记得。”记得不会首先栽进去,也不可能第一个说“我爱你!”

    然后司徒乾知很自然地拉起了她的手,二人离开的时候,司徒乾知转头看了一眼张真人的住所。

    “我真的不用去拜访一下你师父吗?”聂风华迟疑地问了一句。

    “师父远道而来,有些乏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司徒乾知这样回答。

    就在他出那个房间之前,他说:“人这一生总要做一些不要命的事,因为有些是本就比命重要。师父,答应我,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